笔趣阁 > 大肚王 > 第918章 盾牌碎裂
    为了安全起见,庄剑伸手在旁边的弹壳里抓了一把,嘎吱嘎吱,手指微动,弹壳在掌心里转动摩擦,发出难听的声音。

    啸天正扒在沙袋上,露出半个脑袋往外张望,两只前爪指甲扎进沙袋里,固定着身体,后腿撑住沙袋,看得津津有味,听到旁边奇怪的声响,扭头盯着他的手掌看了一会,慢慢的倒退着回到地面,看着地上的那些弹壳,到处乱嗅,从里面选了一颗,喜滋滋的叼了,一溜烟窜回到小窝里。

    躲在盾牌后的先天顶着弹雨往前移动。

    巨大的冲击力对他也是极大的阻碍,好在先天修士力量比起后天大得多,这才是勉强的支撑下来,只是移动变得和龟速一样,一次也就是往前挪移一寸左右。

    子弹不断地打在盾牌上,叮叮当当响个不停,后面的先天低着头,既要往前走,又要分心关注空中激斗的飞剑,并没有发现他面前的钢板出现了无数小小的凹痕。

    盾牌并不厚实,也就是和人世间的防爆盾相差不多,倒不是没有材料,也不是举不起来,只是再重没有必要,里面掺杂了修士界的矿石,炼器师做过试验,飞剑一击也就是破开个豁口,都不能将它斩碎,枪林弹雨没什么好担心的。

    咔。

    一道细细的裂缝突兀出现,细如发丝,只是,先天低头忙着前进,忙着对抗两把飞剑,碎裂的声音又被子弹撞击的巨响给遮掩,根本就没有察觉。

    “快要完了。”庄剑敏锐的看到,淡淡的说了一声。

    龙公子呼吸变得急促。

    盾牌后面的人他始终没有看见,刚刚出来的时候喊的那声他也不熟悉,可龙家子弟再少也有几十个,他不可能每个人都熟,不看到人,没办法确认是不是他家的。

    咔咔咔。

    声音接二连三的响起,先天感觉到了什么,诧愕的抬起头。

    弹雨倾泻在盾牌上,刚开始是没能留下丝毫的痕迹,可是时间长了,金属疲软,终于抵挡不住,一枚就是一个弹痕,数量多了,整面盾牌就出现了无数的凹点,在第一道裂缝出现后,裂缝开始雨后春笋般的冒出。

    重机枪着弹点范围极大,别看十几挺照着他打,可实际上大半的子弹都飞去了旁边,那些后天并没有因为枪口转向了先天就变得轻松,依然是不断地遭受着重击,寸步难行。

    也就是这样,才是让先天能够顶下来,要是重机枪和重狙一样,弹弹到位,恐怕盾牌早就变成了碎渣。

    面前的重狙一直盯着,此时也都发现了状况,手指压紧扳机,呼吸放缓,随时准备发动攻击。

    战斗小组是两挺重机枪配合一把重狙,一直到现在重狙都没有发威就是为了这一刻。

    庄剑手张开又合拢,掌心里拿着五六枚弹壳。

    感知早就展开,空中飞射的子弹全在他的掌控之中,枪口射出来的弹头刚刚离膛就被他画出了轨迹,手指微动,弹壳调整着位置,随时准备飞掷出去将弹头打偏。

    “别紧张。”庄剑安慰着说道。

    咔啦。

    盾牌骤然间破碎。

    将近两米高的黑色钢板碎成了十几块,碎渣飞扬,在这一瞬间,龙公子身体猛地往前探出,双手紧张的抓住沙袋不放。

    “不是。”庄剑说道。

    飞扬的碎渣和四散的硝烟没能挡住他的视线,就在盾牌破碎的刹那他就已经看清,准备弹出去的弹壳又回到了掌心里,轻轻摩擦滚动,继续发出刺耳难听的声音。

    先天怪叫着,身体蜷缩成团,脚掌在地上用力一跺,迅疾的向着后方逃窜。

    重狙早就等着这一刻,在盾牌破碎的同时,手指扣动扳机,重狙发出轰鸣声,长长的火焰在枪口喷射出去。

    灵光罩被打得疯狂的晃动,巨大的力量袭来,使得先天的脚步更快一筹,只是,还没等他碰到身后二三十米的人群,灵光罩就已经承受不住重击,噼啪化成了光影飘散。

    空中的飞剑急着想要赶回去救援,两道白光死死将它缠住不放,叮叮撞击声不断,火星在空中飞剑,节奏快了一倍都不止。

    知道敌人要撤,杨大力他们怎么可能放走,使出浑身解数,二打一,无论对手如何变化都被拦下。

    两团光芒在手中出现,先天左右逃窜,一边准备撑起灵光罩,一边准备以攻代守破坏攻势,同时眼睛盯紧了飞来的弹雨,努力想要从中找出一条逃生的路线。

    先天修士能够看得清子弹的轨迹,可是面对的是千百枚的弹雨,脑袋瞬间宕机,至强处理器承受不了这样大的数据量,头发上耳朵里都冒出了淡淡的青烟。

    仅仅是左右闪躲了两次,一枚流弹在他身后的盾牌上反弹,以意想不到的角度从他身后打了进去。

    “啊……!”

    先天发出一声惨叫,身体踉跄,随即无数的子弹追击而来,还没能撑起的灵光罩飘散,身体被弹头撕裂扯碎,不过是瞬息功夫就炸成了一片血雾。

    前后看起来久,可实际上从他出来到最后被打烂,中间的过程也不过是半分多钟。

    通道里冲出来了七八个先天,和这家伙一样,被密集的弹雨压制。

    不是每一个先天都有飞剑,即便如此,腾起来的剑光也有四五把之多,除掉一把被柳依依努力纠缠着,其余的那些,眼看就要突破空间收购枪手的性命,在防线后面,十几道白光呼啸着飞出,以密集的剑网将飞剑给笼罩。

    几声清脆的撞击声响起,白光飞射远去,飞剑被打得在空中翻滚,不等远处的先天重新操控,重狙开始轰鸣,减速放缓的飞剑躲不过弹雨的轰击,瞬间被弹头打中,连续几枪后越飞越远,气得先天在盾牌后直吐血,不停捏动剑诀都没办法将它重新找回。

    解决了一个先天,战斗小组开始转移目标,加入到攻击行列,随着弹雨增加,几秒种后,又是一个先天被轰碎。

    “结束了。”庄剑摇头说道。

    看着飞散的血雾,龙公子明显的松了口气。

    暴露出来的先天都是散修,虽然没看清具体模样,也没看到身上的标记,不过那些服饰明显不是门派所有,这让一直担心紧张的龙公子不再揪心。

    龙家子弟迟早也会出现,对于龙公子来说,能够晚一分钟都是好事,说不定连续几次折戟后,蒙巍然会放弃这样的攻击,改成和人世间协商谈判。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