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巡捕 > 第52章 初占上风
    时间往回倒退一点,当藤青山练完功回来后,发现营地里只有那三十名核心弟子,却不见关绿的踪影,顿生疑惑,以往他们都是一起的。

    “你们看见关统领了吗?”藤青山问道。

    “关统领刚刚遇上了一个仇人,自己追去了!”有人回答道。

    “仇人?什么样的仇人?你们怎么不去帮忙?”藤青山皱眉道。

    “关统领不让我们去帮忙,她说她很快就会回来。”有人叫屈道。

    “是吗?那你们有看清那人的长相了吗?”藤青山好奇道,他没听说关绿有什么仇家在外面啊,而且还特地嘱咐不让人帮忙,此事充满了蹊跷。

    “没看清,当时距离有些远,我们只能看见那是一个年轻男子,具体长相却是看不清。”

    “是啊是啊!”

    “这就奇怪了,那关统领又是如何认出来的?”藤青山奇道,其他人闻言,也是相互摇头,表示不解。

    搞不懂,藤青山也就不打算再在上面细究,既然关绿不让人帮忙,就说明她对自己有信心,应该没什么危险。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在这等她吧,一切照旧。”藤青山说道。

    “是!”

    第二天早上。

    藤青山看了一眼关绿的帐篷,那里丝毫没有动静,不由得眉头深锁。

    “关统领昨晚一直没回来,我怕她了出什么事,你们有谁记得她昨天傍晚是往哪个方向走的?”将众人召集起来后,藤青山开门见山的问道。

    “好像是往槐城方向,不过他们有没有进城就不得而知了。”

    “嗯,我去接应关统领,在我或关统领回来之前,就在山下等着,不要上山。”藤青山总有些不放心,还是决定亲自走一趟。

    “藤都统,让我们跟您一起去吧!”

    “对方只有一个人,带不带你们都不打紧,但他们已经走了一夜,我一个人反而速度更快些。”藤青山拒绝了众人的好意,果断走向马棚,准备牵马。

    就在这时,远方传来马蹄声,没一会儿,就有单骑向这边赶来。

    “来人止步,报上名来!”马上就有两个核心弟子上前拦住了对方。

    “敢问诸位好汉可是归元宗弟子?”来着顺从的止步下马,拱手问道。

    “正是,你是何人?来此何事?”藤青山止住了自己向马棚的步伐,转身向这边走了过来。

    “小人是一过路武者,贱名不值一提,是你家关绿关统领差小人来传个信儿的。”来者从藤青山身上感受到了压迫,不敢造次,连忙恭敬的说道。

    “哦?如何证明?”藤青山并没有表示相信或者不相信,而是十分理智的问道。

    来者也不着恼,微微一笑,从怀里掏出一张折叠的纸,递了过去。

    藤青山接过,打开一看,上面一个字都没有,只盖有一方印信,正是黑甲军统领印信,这足以说明对方是真的。

    在确定对方的身份后,藤青山脸上露出笑容,道:“你是什么时候遇到关统领的?不知关统领让你传什么信?”

    “小人是大概一个半时辰前遇见关统领的,她让我带的话是:'我一切安好,尔等一切照旧,不日即归!'这是关统领原话,小人一字未改。”来者答道。

    藤青山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关统领许了你什么条件?”

    “大人敞亮!”来者听到藤青山主动提及此事,不由得松了口气,他就怕对方在得到想要的后不认账,“关统领许诺小人将信送到后,会得到白银二百两。”

    “咦?”藤青山惊讶了一下,他还以为这人会狮子大开口,他都已经做好了教训一番对方的打算,没想到此人如此识时务,不由得对其刮目相看,赞许道:“你,很好!给他三百两!”

    银钱自然有人帮藤青山给付,来者得到多出五成的跑腿费后,连忙千恩万谢,喜滋滋的走了。

    “既然关统领没事,那咱们今天任务照旧…”

    ……

    昨夜,郑穆和关绿两人十分有默契的没有打扰对方休息,经过一夜的修整后,两人又毫不客气的玩起了“跑得快”的游戏,一路穿郡过州,偶尔在干上两架,惊掉了一路的下巴。

    虽然郑穆的战斗经验逐步提升,但目前还是处于下风,不过值得庆贺的是,在两人第四次交手后,郑穆就不需要再靠耍流氓才能脱身了,当然,不需要耍流氓并不代表郑穆就不耍了,有便宜不占王八蛋,郑穆可没那么高的觉悟。

    这种肉眼可见的进步,让关绿心惊胆战,再也不敢小瞧郑穆,要说一开始她只是因为出于女性被占便宜后的羞恼心理,才会追着郑穆不放,那么现在她就完全是抱着“既然已经得罪了一个天才,那就要将其扼杀在摇篮里”的决心,势要杀之而后快。

    当然,到这个时候,关绿如果还不知道郑穆是在拿她当陪练,那她可真就是一个傻子了,这让她又多了一条追杀郑穆的理由。

    “小子,难道你就只会跑吗?”关绿再一次用激将法激将道。

    “你不追,我不就不跑了!”郑穆骑在马上,回头调笑道。

    《神行百步》再是玄奇,一口气跑跑数千里,那也受不了啊,所以早在第三天,郑穆就弄来了一匹马,平时自己跑,累了就骑马,相当于一人双骑,机动骑兵的标配,关绿自然也是一样,不然早就跟丢了,不过郑穆是绝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

    “好,我不追了!”忽然,关绿这一次不再按套路出牌,十分光棍的“吁”了一声,让马停了下来,作势就在此止步,准备回扬州,不跟郑穆玩了。

    郑穆:“……”

    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顷刻出现动摇,他没想到这妞都追到这份上了,居然选择放弃,要放弃也早该放弃了。

    【肯定是欲擒故纵!】郑穆暗恨道,可是即使知道对方欲擒故纵,那又怎么样,万一对方真的顺水推舟不玩了呢?

    两人此时已经直接穿过了青州,到达了幽州地界。

    扬州还是初秋时节,而幽州却早已入冬三分了。

    天地一片银装素裹,凛凛西风中,一男一女骑在马上,隔着百米远相望,白雪,黑马,俊男靓女…咳咳,勉强算是俊男吧,如果不看他们彼此的表情的话,这绝对是一副温馨暖人的画卷。

    深吸一口气,郑穆准备出杀手锏,只见他毫无征兆的往脸上一撕,一张人皮就被撕了下来,露出里面明显更加帅气的脸蛋,笑道:“还记得怡红院里消失的那五个黑甲军吗?不才,区区,在下,正是你们归元宗重金悬赏却一直未得的幕后黑手,怎么样,惊喜不?”

    关绿愣了一下,继而咬牙切齿,道:“你这淫贼果然擅长易容!”难怪刚才那张脸和现在这张脸跟她第一次看到的都不一样。

    喂,这不是重点好吧!

    好像看出了郑穆的心里想法,关绿十分傲娇的抬起下巴,不屑道:“区区一万两赏银,你也好意思说重金?好了,这种小事我根本懒得理会,这次我还有任务在身,就当你一马,希望你下次别再让我看见…”其实关绿也不想就这么放弃,她只是故作姿态罢了。

    “哎,既然如此,那就没办法了!”郑穆先是唉声叹气,接着脸色一变,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道:“不过,我现在的战斗技巧和战斗经验也提升了不少,正好要换个更强的陪练…好走不送!”

    关绿一口银牙差点咬碎,眼前这个臭男人的嘴巴也太怂了,比小女子还小女子,一点儿也不愿意吃亏。

    “你找死!”关绿脸色漆黑,打马冲了上去。

    “额…”郑穆愣了一下,随即大喜,也取出一把刀迎了上去,前段时间他都是用拳头,也该练练刀法了。

    “当!”

    “好刀!”“好剑!”

    关绿吃了一惊,她自己这把剑是加了特殊材料的,可谓削铁如泥,没想到对方的刀能挡得住,而且看样子连个缺口都没崩掉。

    吃惊过后,就是更深的恼恨,这家伙明明有此利器在身,却偏偏不用,就是为了拿自己练他的拳法,这再一次击碎了关绿的骄傲,是可忍孰不可忍!

    可是越打下去,关绿越是觉得不可思议,要说之前郑穆使出的拳法虽然同样入不得关绿的法眼,但好歹不是大路货,而现在郑穆使出的刀法那就是地地道道的路边摊,基础的不能再基础,可问题是,就是如此基础的刀法,却被对方练到了如此地步,这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这得花多少年时间才能练到这种如臂使指的境界,有那个时间,练什么不行?而且关绿绝不会认为对方是那种搞不到高级一点的刀法的人。

    这令关绿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正确的修炼方式就是像对方这样从基础练起?】

    突然,关绿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冒出这一诡异的念头。

    【怎么可能?我怎么会这样想?】

    “你这是瞧不起我吗?”忽然,耳边传来郑穆质问的声音。

    “啊?”关绿有些迷糊,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郑穆嘴角抽搐,黑着脸道:“跟我战斗,你居然还敢分神,而且一而再再而三,你这是对对手的极大不尊重!”不知为何,郑穆变得有些敏感。

    “哼!尊重是给值得尊重的人的,你一个淫贼,还有脸谈尊重?”关绿一脸不屑。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郑穆就有些火大。

    “张**贼闭**贼,我怎么了我?是看到你洗澡了,还是半夜爬上你的床啦?我特么的什么事儿也没干,就平白无故被你骂淫贼,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以为你是西施还是貂蝉?别自以为是了,就你这冷冰冰的臭脸,躺在那儿让我采,小爷我还没兴趣呢!”郑穆“突突突”的一口气说了一大堆,顿时感觉神清气爽,积了大半个月的郁气一扫而空,当然,之前交战时故意占便宜,他选择性的忽略了。

    “你…”关绿脸上气的发白,胸前起伏不定,双目圆睁,手中的动作都为之一滞。

    虽然她有时候想起当时的场景,她也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冤枉别人了因为一般做坏事的人被人撞破只会惊慌失措,下意识的反应就是逃跑,不会是像郑穆当时那样一脸懵逼。

    可是,就算你是被冤枉的,你一个大男人犯得着像个长舌妇一样尖酸刻薄吗?

    要不是关绿一直是个女强人,换个心理素质差的,保不准当场就会被骂哭。

    “呀呀呀,我要杀了你!”好吧,女强人也是有情绪的。

    因为关绿的分心和情绪化,再加上又是两人都不怎么熟悉的骑战,这次的战斗,郑穆终于如愿以偿的占据了上风,这还是自两人交锋以来头一次。

    【所谓兵不厌诈,我还真是机智!】郑穆暗自得意,压着别人打的感觉就是比被压着打爽,爽一百倍,一千倍,丝毫不以为耻。

    这次是郑穆主动收的手,因为关绿手中的剑都已被他挑飞,战斗力十成去掉了六成,再打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宝剑落地,关绿呆了一下,然后喝道:“你为什么不杀了我?这样一绝后患,以后就不用担心有人想害你了。”

    “谁放你一马了,真是自作多情…”郑穆大咧咧的道,“你这次状态不佳,根本就没有起到磨练的作用,等你调整好状态,咱们明日来过!”

    郑穆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有多伤人自尊,特别是像关绿这种一直高高在上的人来说。

    “自以为是的人是你!你凭什么认为我一定要配合你!”关绿都快气疯了,郑穆这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简直太讨厌了。

    “哧,你在我'手上'吃了这么多亏,以你的骄傲,会甘心就这么算啦?”郑穆特地在'手上'两字上加重了语气,再配合他那一脸贱贱的表情,这种行为要多恶劣就有多恶劣。

    方法恶劣有什么关系,只要有用就好。

    郑穆可是一个十分务实的人。

    结果显而易见,这是阳谋,关绿就算知道郑穆在激她,但那又有什么办法,她确实不甘心就这样退走,有时候想要保持理智是很困难的。

    不过,郑穆也没得意多久,因为关绿这个女强人做了一件出乎两人预料的事。

    “靠!疯婆子!”

    ps:那个,关绿不是女主,特此申明一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