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流之门 > 第125章 前景未知
    四娘听她这么一说就自嘲地笑了一下,然后摸了摸鼻子。她想起了围堵黑棍家那晚的事情,卫都不敢生受大人的称呼,自己又算什么大人啊。

    不过她也并不打算去解释什么,就伸手招呼了她们,然后当先跃进了草原之中。

    麻姑见状也赶紧跟上,她的个子虽小,但托了到这里就变得轻便的好处,万一走散了也只需跳高一些便能对周围环境看个大概,所以她并不惧怕迷失在这里的漫漫高草之中。

    这下营地中倒是只剩下王涛了。平时就无人交谈,孤身一人的他也就只好愣愣地坐在黑色的基座台阶上发会呆,然后翻动一下烤肉。

    再过一会他便去检查一下小鸡的情况,到时候会视情况作出相应处理。或者剔除死鸡并添加新鸡,然后继续对其他的脏器验毒,或者给幸存下来的小鸡面前再放进另外一小丁肉。

    不过这枯燥无聊的独处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约半个小时之后便有小股的狩猎队嬉笑着歌唱着回来了。

    他们不仅从筐中倒出了一大堆的虫子,更是将双手两腋下各带着的四只也扔在了地上。他们倒也不担心会搞混,临走之前各队都已经商量着划分了各自收获物的堆放点。

    做完这些后,这队狩猎者们也并没有留下来休息一会,而是继续说说笑笑地转身重回草原。不过这次是选了略有些距离的一条路线,几乎与之前的路线平行。

    看来他们是要将这里细细地清扫一遍了。可见在改变了分配规则之后,他们的积极性也大为提高,无师自通地非常愿意为自己的好处而加班加点。

    四娘拉着红衣走在草丛之中,却并不是很认真地去仔细侦查哪里有虫子,反正这些蠢物们会自己跳出来的。麻姑默默地走在她们的后面,如同两人的影子。

    “所以那姚浦泽是劝你们去南城或西城,还跟你们用黍跟你换了草鞋?还有别的么?”四娘在同红衣的闲聊之中知道了这个事情,便暗暗地记下了。她心思一动便又追问了一下。

    红衣想了想便答道:“有啊,他还说因病死了四家呢,不过这都是前天他跟我说的事情了。还不知道昨天、今天会再死多少呢。唉……”

    四娘也觉得烦心,最近的事情都是好的坏的接连着发生,然后还逐渐地堆积在了一起让她头疼,哪怕是稍微打个盹也会丧失对事态发展的把握。

    这么多事情的日子还真讨厌啊,平时那种半个月才打一次架的轻松日子难道就一去不复返了么?

    红衣见她没接茬,于是就又试探地问道:“四娘,我看这里挺不错的。虽然荒了些,但是肉多啊,而且还没啥病的。要不咱们到这里避一阵?”

    四娘闻言心动了一下,可是想了想之后还是觉得不妥,便说:“咱们来了这一天都不到,哪里知道这里有没有啥麻烦事?外乡人到了咱们的城里立刻会觉得气氛有异,但他们要是路过城外村落或者野人的地方,难道就能立刻看出不对来?”

    说着她还看了回去,红衣赶紧就摇了摇头。这就如同随便伸出个腿来,她也不知道是谁啊。

    四娘随意地用棍子抽着长草,然后又说:“队伍分散了,眼看着是力量也分散了,当然应付这些虫子是绰绰有余的。我原想的是散开了分头捕猎会收获大些,但现在看来到也是个好事,万一出了麻烦事也不至于一起折在这里。”

    然后她郑重地对红衣说:“这个事情回去后你先别跟别人说,我到时候把大家聚齐了再问意见。这趟出猎之后你们就带着收获继续帮忙吧,别再跟着队伍外出了,还是有些冒险了。”

    连番遭遇的事情加上情况不明的前景,让感悟到变化的四娘察觉到自己对事情的掌控能力显得相对不足。而且一堆堆的问题还在逐渐地变得跟麻烦,所以她在处理事情的时候也变得谨慎了些。

    她回头看了一眼烟柱,确定营地是在自己的正后方,心中想的却是黑门对面的家乡。她在想:“也许冒险的事情可以不必由自己和手下来做呢?”

    此刻营地中的王涛正拿着木棍,将面前的这些虫子按照种类分成了三堆,再用木炭在树皮上画上了它们大致的样子。

    这种树皮画他自开始验毒不久后便已经陆续地制作了数份,为的是标记出所记录的虫子在哪些部位有毒。毕竟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回头要是一不小心记错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其他外出的队伍也陆续地回来了,他们也都选择了在放下猎物之后就立刻返身草原。投入到狩猎和丰收带来的轻松游戏之中才是他们更愿意参与的事情。

    对于丰富食物的渴望,尤其是对大量肉食的渴望使得他们沉溺于过度的杀戮中不可自拔。在这缺乏计划的搜杀中他们并没有清楚地确定那些各种各样的虫子们哪些好吃,哪些部位有毒。而是不分种类、只看大小地予以捕杀。

    在这场由他们带给这附近的浩劫之中,也只有较小的虫子才能幸存下来,究其缘由却仅仅是因为比它们肉多的虫子还没被消灭光。这些只对大个头虫子感兴趣的恐怖杀戮者们甚至都懒得去驱赶它们。

    这样带来的负面影响就是狩猎队带回来的虫子种类是越来越多了,而小鸡的数量却在不断的验毒中逐渐减少,以至于跟不上对新品种的测试。

    王涛正拿着细草挑着肉丁,另一手中握着瑟瑟发抖的黄色小鸡。

    他用两根指头固定着它被撬开的尖嘴,然后将肉丁小心地塞进去。直到确定手中的这一只确实将测试的样品吃下肚之后才将其塞回洞中,然后再去依此招待下一个还幸存着的小鸡。

    虫子种类太多,有毒的总会有几个的,在这样的检验中毒死了几只小鸡很正常。而随着帮众们带回来的虫子种类越来越多,待检测的部位也越来越多。

    所以到现在还活着的小鸡都是已经吃得不能再饱了,于是就只能对它们采取强制喂食的办法来完成检测。他都不能确定过会如果这些小可怜要是挂了,到底是被毒死的还是被撑死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