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流之门 > 第663章 怒而无礼
    不少的牧民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见这么多部落兵在仓促地跑动,便自然而然地心生不安。

    胆小的就赶紧将门帘扎紧,然后才支起耳朵小心细听,好将外面的动静尽量做出分析。胆大的就干脆也武装了起来,一起随着人流同行,想要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们也不怕会被喝问,因为这些部落兵不仅有库赫仑的同族,也有来自各个群落的男子。故而算是周围所有部落的子弟兵,不至于会在彼此间发生什么敌意行为。而且部落兵的纪律也较为松散,所以也不会有人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不过此时的动静终究是影响到了野狐,需要有个相关之人为此负责,最好是能站出来解决一下。而这最有资格的人就在一处毡房之中酣睡,但却是没法继续睡下去了。

    因为正有一个牧民在不停晃动着他,并且还大声地呼唤道:“利石老爹!醒醒!利石老爹!快醒醒!大帐那边出事了!醒醒啊!千户调兵围了大帐!”

    叫人的这牧民就是被老萨满派出来的,能被叫入帐中陪宴也说明在部落中有点身份,而且必是头脑灵活、能说会道的人物。他在这会只想赶紧叫醒首领,好让利石出面去处理一下状况。

    这牧民还一边晃着,一边在心中疑惑地想到:“刚出来的时候还觉得帐中挺正常的,怎么一转身就翻脸了呢?”

    利石终究是稍微多喝了一点而已,并没有将自己灌到烂醉如泥,自然是经不住连续的晃动。在被折腾醒后便迷茫地坐起身,扭曲的面容似是带着些起床气。

    不过他似是奶酒喝得有些多,所以身体和脑子还是有些发懵,便只能断断续续地难受说道:“啊……什么?千户调兵?别,别晃……哎呦……你赶紧仔细说说,疼啊……”

    不过被问及的部众也并不知道太多,于是就简单地讲了一下自己所知道的事情。但能提供的消息也不多,只是说再来了一群南蛮而已。随后也不管利石乐不乐意,便连拖带拉地将其弄到了外面。

    利石虽然身心都有些不适,但一见外面的奔走的武装者便觉不对,当即就打了个哆嗦地清醒过来。许多的汗水便从体内发出,再经入夜后的风一吹便有些不舒服,只觉浑身都凉透了。

    等到他匆匆赶到大帐附近时,那里已经密密麻麻地聚了一片人,而且顶在最前面的都是部落兵。他们都持弓搭箭地列成了一线,各个是处于能快速引弓而射的地步。

    在他们的对面是从河青城来的几人,但这些人却是遭到了无礼的对待,所有人都被摁得跪倒在地上。每人的身后都有其他部落兵看管这,但有哪个家伙乱动便会踹上去一脚。

    势大力沉的踹击足以让人趴摔到地上,然后便也不管挨打者听不听得懂,马上便会喝令其起身继续趴伏。若是有人未能及时恢复趴跪的姿势,又或是不理解下达的口令,那么便会有部落兵继续从反面踹,直到其重新趴好为止。

    库赫仑也不复先前的矜持和威严,转而是当众就走来走去地放声怒骂。其中的内容也无非就是“奸商”、“南蛮”、“喂狼”之类的愤怒言辞,同一个上当受骗的平凡人毫无二致,可见是真被气得狠了。

    他一边漫无目的地谩骂,还不时地大口灌着南蛮酒。这酒就盛在一个晶莹剔透的透明容器之中,还因不停的移动而反复晃荡着。瓶壁上便一次次地被挂上酒液,然后又很快地出现许多流淌的痕迹。

    利石也曾想象过用此物盛酒会怎样,现在算是见识过了。不过他却无暇欣赏其中细节,而是对库赫仑现在的行为黑了脸。

    此人先是以权谋私地征调野狐部落的牲口,然后再以这些牲口抢了野狐部落的交易机会。现在又是将带来好运的游商如此对待,他莫非是喝完奶便要杀牛么?到底还讲不讲道理了?到底谁才是此地的主人?难道自己的到访客人竟也无法得到安全么!?

    仗着此时还存着些许酒劲,利石便强撑起几分力气,努力地推开层层的人群。护送他来此的部众见其艰难便主动上前,用力地将本部牧民及部落兵统统排开,好为部落首领腾出一条前进的道路。

    利石因此便能歇口气,他利用省下的力气便在行走中叫喊道:“这是在做什么?这是在做什么!?这些可都是我们野狐部落的尊贵客人!大家都是知道的,怎么能这么对待客人呢!?库赫仑!你就算是千户也不能如此无礼!这不是你的部落!”

    被问及的库赫仑此时正在火头上,当即就怒骂道:“滚!你个废物老骨头也不是好东西!再废话就喂狼!”

    如此的言语无礼且充满怒气,并且将起码的体面都抛在了天边,当场便将利石给气得脑门芯发炸。这老头儿只觉脚底下也跟着虚浮了很多,整个人都在走路中左摇右摆了起来。

    库赫仑见状便冷笑了一声,然后便继续撒火般地大口喝酒,大声地骂人。他还时不时地走过去,无端的将大脚踹向那些南蛮身上,丝毫不理会对方求饶的声音和动作。

    任谁都能看出他此刻并非处于冷静状态,此时硬要上前理论为免有些不明智。利石刚才的声讨就是撞到大石头上了,若是再狠一些恐怕会伤得更眼中,头破血流也许都是轻的。

    库赫仑这声喝骂虽然是畅快地逞了威风,但也不是没为他带来负面效果。当场便有大多数的人都面色微变,并以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了千户大人。其中既有野狐部落的牧民,也有里里外外围了数层的部落兵。

    因为草原上的生活恶劣,寻常牧民能活到中年已是少有,再要活到须发皆白的年纪就更少。每个老人都积攒了许多的见识和经验,同时也被认为是整个部落的福气,寻常人尊敬都还嫌不够呢,怎么还敢拉下脸大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