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流之门 > 第171章 急返
    早来过一天的便以老人自居,笑道:“嘿嘿,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这处天地名为沃拿脂,所以轻重风物都不同于咱们家那边的,而且这里的日月起落也颇为不同。你看看,这里竟然只有一个小月亮!奇怪吧!”

    另外也有人点着头同意道:“哦?还真是这样的,昨天好像就只看到这个月亮来的,今天也只有它出来。你倒是心眼细致。”听这人说话,应也是个在昨日来过的。

    之前那好为人师之人又说道:“不仅只有一个小月亮,而且日夜也要短得多。等到了晚上的时候,还能看见天上还有俩大圆盘子,贼亮了。可不能一直盯着,不然盯久了头晕。”

    其他人都没这经历,所以赶紧问:“诶?这是为啥啊?”

    那人含糊地答道:“那玩意儿谁知道,问帮主去!”

    “哎对,帮主啥都知道。”

    这队人是边说着话,边向着营地返回的。

    因为返程不需要再捕猎,而且结合之前遇袭的经验,他们都聚在了一堆赶路。持棍者在前拨开草丛,背筐者居中带回猎物,持刀者殿后随时准备应对突发状况。

    他们无惊无险地回到营地后,便发现黑门那里多了红衣和王涛兄弟站在一块,想来他俩是一起过来的。

    这队狩猎者正想倾倒下猎物好继续返身狩虫,但是却被四娘叫住留下了。

    他们这时想起营地里另有一个狩猎队也没离开,并且就正闲坐在阶梯上休息闲聊。有人就过去跟相熟之人打听道:“有啥事?”眼神却是瞟了一下四娘。

    被问之人却是摇着头,表示不清楚。

    然而营地就这么大,他问的声音也没有刻意压低,自然被帮主听在了耳中。她却只是简单地说:“休息吧,筐先不用倒。等人来齐了,我有事要说。”

    威名积信在此,这一队人听她这么说也就干脆地坐了下来,正好休息闲聊。

    等其他两狩猎的队伍载着猎物陆续返回之后,四娘便在台阶的最高处清了清嗓子,向帮众们通报了从竹节被打死到卫老狗构陷北城帮的事情。

    这一番事情说出来时,引得帮众们一会拊掌叫好,一会哄笑跺脚,倒像是在听游唱人讲故事似的。他们竟一点都不担心其中的危险,却是把四娘给看呆了。

    她生气地拍着手问道:“喂喂!我们被卫老狗和姚老贼给阴了,你们竟不担心么?”

    帮中老人笑着答道:“这事每隔个几年都会有的,那些人时不时会揪着个事就发作。可也没见毁了我们,是不是啊,弟兄们!”

    “是啊!”帮众们哄笑着应到。

    “呃……是么?那以前都是怎么过去的?”四娘见大家都不在乎,就好奇地问到。

    另一人不在乎地说道:“躲一阵呗,躲一阵就可以出来了。”

    “诶?还能这样?”

    有人说:“可不?要办咱们的人自己就不是一条心,等过阵子就会自己闹起来了。等到那时候,咱们就是到他们门前晃悠也不打紧,他们自己还在互相闹着别扭呢。”

    这话说完之后,另有人说道:“就算他们是一条心也没啥,这个城混不下去了,还可以去别的城嘛。黑棍当年也是从别处这么来到这里的。”

    四娘点头受教了,总结道:“就是说要么先窝一阵,要么就跑到别的地?”

    其实她是这群人中最不舍得跑路的,祖宗的荣誉和现今的家业就在这里,一跑了可就全撂下了。

    “就是这么回事,他们不上心,自然就有我们的逍遥。”

    “要是上心了呢?”四娘赶紧追问到。

    有人不在乎地说道:“我们就滚蛋呗!”

    有人恍然大悟道:“诶?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啊!哈哈哈……”

    四娘的家业放在这河青城里也是排得上号的,哪里愿意听他们这样的胡乱建议?便骂道:“都别瞎扯淡了!今天打猎就到这里,现在都一起收拾虫子,等收拾完了就一起回去,听明白了吗?”

    又想赶回去处理事情,又舍不得眼下的收获,这倒不是四娘贪心,只是因为她知道自己的手下们一定舍不得这些。真要弃了这些回去了,反倒是一定会冷了大家伙的心。

    “哦……”

    “明白了……”

    帮众们眼下虽然都服从四娘的决定,但都显得有气无力的。他们自然是更愿意继续打猎。毕竟打到的肉大部分是自己的。可要回去办事的话,解决的问题大部分是马四娘的,对他们的威胁其实有限的很。

    啊,美丽的大草原,只好以后再来玩耍了。

    好在这里又不会跑。

    北城帮一众人等简单地收拾了一番之后,就被催促着踏上了回程,只留下一地掏空的虫壳和盖灭的余烬。

    等眼看着快到酒肆下面的地道之后,四娘就将手机递给王涛继续照明。她也不顾地窖里有没有埋伏,而是当先就跑进了院子,待找到金头后就劈头问道:“现在都是啥情况?公门的来了么?”

    金头也不知她想要问啥,就只说:“呃……来了啊。”

    最不想知道的情况终于是发生了,四娘“嘶……”地吸了口凉气,然后就拔刀在手。

    她倒是不准备以力抗法,那根本就是找死。如此做不过就是想给自己争取些时间,好收拾些金饼、黍肉还有换洗的衣物之类的,然后再顺着地道开溜。

    金头一见这动作哪里还不知道她意会岔了,就赶忙拉着衣角连声劝道:“别别别……不是,不是,不是……你听我说,就负责咱这片的克来了,就他一人,随便问了些事情之后就走了!你把刀收了,啥事都还都没有呢!”

    “诶?”四娘听他这么一说才放松下来,就问道:“怎么就克来了?你不是说卫要构陷咱的么?我还以为咱家已经被一堆城兵给抄了呢!这里的事情你细细说一下吧,要不然我把大家伙都叫回来还真不好交待。”

    金头看着从地窖里不断出现的帮众们,也觉得这么打扰帮里的狩猎计划挺过意不去的。他也不管院中还在处理虫肉老弱妇孺,便直接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给四娘又讲了。

    求推荐!求收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