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远方的歌 > 第68章 那片神奇的沃土--20
    孙策和悦娣分了手,原因是孙策贪杯误事,二十多年来与妹妹悦娣的朝夕相处,让孙策有着深深的负疚感,在悦娣看来,他们之所以走不到一起,原因不仅仅是孙策的贪杯,更重要的是自己不在哥哥的身边,要是自己在哥哥身边,那路易斯也就不可能在哥哥身上下功夫,即便是哥哥犯同样的错误,也是犯在自己的身上,那就不叫什么错误,最主要原因的还是这个英语和他们各自的事业追求,哥哥追求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自己又不肯放弃对音乐的喜爱,以致于给了路易斯这样的机会,面对孙策这样的优秀人才,即使没有路易斯,也会有很多爱丽丝的追随,所以这样的结局虽然不容易被接受,但是也是在情理之中的。悦娣接受了现实,孙策却很难释怀,他心里想念妹妹,每次和路易斯肌肤相亲时,他的幻觉中总会出现悦娣的身影,让他情不自禁,让他堕入爱河,幻觉醒来,常常感到自责,一方面感到自己对不起身边的路易斯,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吃着碗里瞧着锅里,又感到更对不起的是妹妹悦娣,做梦都还在欺负妹妹,孙策这样的幻觉一直持续到孙克斯的降生,这种负罪感才稍稍有些消减。

    孙策虽然没有和妹妹保持恋爱关系,可是二十多年的交往,青梅竹马的时光总是让他感到甜蜜。成不了夫妻,可以成为兄妹,他们本身就是兄妹,他们一直以兄妹相称,孙策想到必须要拿出点实际行动,帮助妹妹,首先解决他的经济上的问题,其它问题还可以慢慢来,自己学的是金融专业,大的经济规律研究有难度,可要是让一个人摆脱贫困,那就不是问题了。

    孙策每周从美国给悦娣打来长途电话,一通话就是一两个小时,东聊西聊,油盐酱醋,孙策在闲聊中无数次的劝慰妹妹,遇到合适的男士,就找一个,悦娣告诉孙策,没遇到一个和他差不多的人,不合适,所以也不急着找。

    2006年冬天,孙策做了美国花旗银行次级抵押贷款高级分析师,身边有了一个五六十人的研究团队,他作为团队主管月薪高达3万美元,这年他30岁,悦娣29岁。工资是人民币1500多元。孙策团队发现中国的股票市场好像有机会,他决定帮悦娣挣上一笔钱,摆脱经济上的困窘。

    2006年12月3日这天,他要转给悦娣20万美元,悦娣无论如何也不肯收下。孙策知道妹妹是头犟驴,不肯收钱,孙策告诉她说:

    “悦娣,你先把这笔钱收着,这笔钱不是给你的,是我用来买股票,如果赚了钱,你就把20万美元和利润的百分之二十给我爸爸妈妈,其他的就留给你,作为你的开户的报酬,如果赔了钱,无论赔多少,都与你没关系,你必须要帮我这个忙”。

    悦娣说:“股票我又不懂,你自己搞就行了,为什么一定要我插手呢”

    孙策说:“我在美国,我是美国公民,没有资格投资国内的股票,现在中国的股票市场有了机会,我怎么能看到机会不去抓住呢”

    悦娣觉得有道理,把自己的工商银行银行卡号告诉了孙策,20万美元立刻到账,折合人民币154万元。悦娣在孙策转账的第二天就到宏源证券公司开通了沪深股票账户,证券公司基本上没有什么人,服务人员没有多少事可做,悦娣开户后,耐心细致的教悦娣怎么操作股票的买卖,直到悦娣比较熟练的运用程序。一切都准备结束,悦娣把孙策的154万元和自己的存款4万元都转到了股票账户上。

    一切由孙策指导,账户开通后半个多月,12月23日这天,上证指数2741点,孙策让悦娣买进了第一支股票,五粮液,孙策让她买入40万元,12月27日,上证指数2722点,孙策又让悦娣买进了贵州茅台60万元,12月29日,孙策让悦娣买入武汉特钢40万元的,最后,孙策让悦娣把余下的14万元买了万科地产,悦娣把自己的4万元也买了股票,她买入了工商银行股票。

    悦娣在元旦节后,把自己买了股票的事告诉了办公室里的老师,同时也告诉他们自己的前男友孙策,是美国花旗银行的高级分析师,孙策认为目前的中国股票市场上有机会,建议大家可以适当买一点,悦娣还说,自己已经把所有的钱都放到了股票市场了。

    老师们都有些自命清高,对于股票他们也颇有微词,加之悦娣人微言轻,没有人听她叨叨,在老师们的眼里,股票和跳楼就是同一个意思,这事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干的。悦娣无奈,他又把自己买了股票的事告诉了自己的同事兼好友,就是几年前教会自己做拌面的高树军老师、语文组长郭怀阳,音乐组长廖海星。这三位也有些将信将疑,但是架不住悦娣的游说,都开了户,买入了一些股票。

    悦娣天天看着自己的股票账户,每天都有几万元的波动,看到这么大的波动,她的嗓子眼就像塞进了棉花团似得发干,那三位只知道悦娣买了股票,并不知道她买了多少股票,他们都常常为几十元,几百元的波动而兴奋,时而高兴,时而垂头丧气,心理焦虑难安,好在整体上还是赚了一些钱,要不然李悦娣真不知道给他们怎么交代,悦娣被股票的波动吓的受不了,她不想干了,孙策告诉他,让她不要急,不要天天去看,该卖的时候,他会告诉的,一定不要去换股票,要坚信他这个高级分析师。悦娣把孙策的说法也同时告诉了那三位好友。

    股票买入一个月后,悦娣看到股票市值已经达到了223万元,净赚了65万,悦娣吓得要死,这简直是比强盗还强盗,比抢银行都来得快。买入股票的那三位好友也都赚到了近万元。他们天天中午钻到悦娣的宿舍,盯着大盘的波动议论纷纷,这一时期,HR卫视天天也有股评节目,几个家伙也不管悦娣是不是未婚女性,泡在悦娣家中不走,他们几次想看悦娣的账户收入,悦娣没有答应他们。

    这段时间,孙策和悦娣依然保持着每周一两个小时的通话,都在中午一两点钟,几个老师也想听听孙策对股票的分析,然后与HR卫视的说法做比较,看看他们的看法是否一致,悦娣干脆打开免提,让那三位听个够,他们还时不时的给孙策提一两个问题,孙策都耐心的给老师们解答。

    悦娣在4月之前,不在办公室议论这些事,偶尔有老师说起股票来,悦娣也随便说几句,进入到4月,学校老师们都开始在课后议论股票了,在路上,无论与谁见面,大家问的第一句话是“你家的股票怎样了”。那些曾经清高的老师们也在攀比着这里长哪里短了,仿佛一夜之间大家都成了股票分析师,什么K线,什么60天均线,什么一周走势,成了挂在嘴边的话题,个个逞能,人人讲得头头是道。

    上证综合指数已经达到了4500点,悦娣趁那三位不在,看看自己的股票市值,已经达到了280万元,净赚120多万了。要是按悦娣的工资计算,悦娣三辈子都挣不了这么多钱。

    老师们在办公室只有一个话题了——股票,路上无论见到谁都在问买股票了没有,赚钱了没有。很多没有开户的人急了,纷纷开户,证券公司门前排起了长龙,排队的黄牛们,直接把证券公司门前当成他家的大床,搭着帐篷住在了那里,一个开户排队号,买到了三千元,孙策电话告诉悦娣,不要急,沉住气,但是千万不要再往股票里投钱了,做好随时卖出的准备,悦娣的三个朋友,有点不相信孙策的话了,HR卫视分析师明明白白的告诉大家,中国股市即使涨到一万点,也没有什么可以奇怪的,语文组长郭怀阳又一次把家里的所有积蓄全部押上,他已经赚到了3万多元。此时不赚,更待何时,悦娣劝不住他,让孙策直接和郭老师通话,郭老师有一万多条理由应对着孙策的劝告,孙策也十分无奈。

    在上证指数4900点的时候,老师们都疯了,纷纷劝告、诱骗,欺瞒自己的家人,借钱投入股票,悦娣看到大家急切的样子,把孙策说的不能再投入的讯息告诉了老师们,老师们哪有一个听得进去,好像在说“只许你挣钱,不许别人挣钱,看你咋想的”,悦娣无奈,老师们拼命投入,甚至家里打酱油的钱,大家恨不得把自己的嘴都暂时缝起来了,先不要吃饭了,股票要紧,节省出钱来,投入到股票市场,等着大把大把的拿筐子往自己家装钱,那些自命不凡的人此时比任何人都跳得高,学校开大会,郭校长的第一句话成了,“同志们,下午好,今天这么高兴,大家股票都涨了吧”,有的老师想辞职不干了,他们认为:炒股票不比教书强得多吗,教书一天三五十块钱,还不够老子在股票上半个小时的收入。学校早就人心浮动了。悦娣的大哥二哥也想买点,悦娣把孙策的话告诉了她们,他们才勉强同意不买股票,可是二嫂孙丽蓉还是买了10万元基金。

    7月4日这天上午十二点,上证指数5420点,悦娣接到孙策电话,要她立即卖掉所有股票,这时的悦娣看看自己的市值已经343万元,净赚了185万元,悦娣用四万元买进的工商银行股票,总市值达到了六万九千元。悦娣把自己已经全部卖出股票的事告诉了办公室的老师们,并再次把自己前男友孙策的背景告诉了大家,希望大家马上卖出,可是一个听他的都没有,大家都讥笑他过于谨慎了,HR卫视分析师说一万点都不奇怪呢,悦娣卖出股票后的几天里,股票依旧疯了一样的向上涨,连续两天涨停,悦娣心理有点抱怨孙策,孙策告诉他,这是回光返照,马上就暴跌。终于在上证综合指数占到6124点时,中国石油发行了,当天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股票跌停,孙策打来电话告诉悦娣,让她告诉老师们,不要怕割肉,第二天赶紧卖出,悦娣的三个朋友都卖了出去,因为孙策苦口婆心的劝告了他们将近3个小时,其他老师们,哪有听悦娣劝告的,大家都认为,股票的涨跌都是正常的,还在议论着股票要涨到一万点。连续三天跌停,指数到了4500点,老师们闭嘴了,孙策告诉悦娣,让老师们赶紧卖出,否则血本无归,哪有老师听她的,此时卖出,基本上都亏损一两万元了,又是连续三天暴跌,指数到了3500点,HR卫视卫视的分析师依然在强调很正常,孙策仍然强调卖出,老师们已经亏损一半,哪里敢卖出了。“股票,你是我爷爷好吗,不要再跌了,股票你是我祖宗,不要再跌了,股票,你要是个人,老子愿意把闺女赔给你,求求你不要再跌了”,人们天天都在这样祈福。可是股票依旧慢慢的跌,每天都在跌。网上已经曝出有人跳了楼,孙策依然强调卖出,直到2300点,他不再说什么了,他说这时买卖都没有意义了,他告诉悦娣三年内不能再玩股票,慢慢等待下一轮吧。悦娣把钱全部转入到自己的银行卡上,要全部转给孙家常,孙策告诉父亲可以收回150万元,孙家常告诉悦娣只收150万,悦娣不依不饶,孙家常给她翻了脸,问他还认不认这个叔叔婶婶,还认不认孙策这个哥哥,悦娣没有办法,只好留下了余下的187万元,放着吧,以后哥哥要用,再给他,悦娣这样想着。

    悦娣用自己的7万元,又向大哥借了2万元,买了一辆崭新的捷达汽车。孙丽蓉投资的基金,在悦娣拼命劝导下,脱手较为及时,只损失了两千来块钱,问题不大。

    一切看似趋于平静,周围人看到悦娣每天开着自己的新车匆匆忙忙的出入校园,真是令人羡慕嫉妒恨,她常常在别人的指指点点中穿行,如芒刺在背。三个朋友欢天喜地,对她和孙策的崇拜达到了极点,他们虽然自己没有股票了,依然天天得意洋洋的欣赏着股票指数的下跌,孜孜不倦的议论着亲爱的股票,恰似抱着已经夭折的亲儿子,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家股票慢慢的下跌,他们浑身感到舒爽,比偶尔偷情都舒爽,一种莫名的满足感、成功感、成就感充满了他们的心间,他们意犹未尽赏析周围人的夫妻大战,幸灾乐祸看着别人家的骨肉分离,津津有味观赏着网上的跳楼报道,一切都那么理所当然。悦娣对他们有些厌倦了,她在心里不停的问自己,怎么能这样呢,还是朋友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