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吕布有扇穿越门 > 第11章 忽悠荀彧
    此刻吕布正向外面客厅走去,准备去见一下荀彧。

    荀彧字文若,颍川颍阴人。东汉末年著名政治家、战略家,曹操统一北方的首席谋臣和功臣。

    荀彧早年被称为“王佐之才”,后因反对曹操称魏公而受曹操所忌,调离中枢,在寿春忧郁成病而亡。

    荀彧在战略方面为曹操规划制定了统一北方的蓝图和军事路线,曾多次修正曹操的战略方针而得到曹操的赞赏,政治方面为曹操举荐了钟繇、荀攸、陈群、杜袭、戏志才、郭嘉等大量人才。荀彧在建计、密谋、匡弼、举人多有建树,被曹操称为“吾之子房”。

    在去见荀彧的路上,吕布的脑海中就浮现出了荀彧的资料。

    总体来说,荀彧不但是个人才,还是个全才。

    但是这种人才有些死心眼,一开始全心全意地辅佐曹操,然后等曹操要称魏王,想要谋朝篡位了,荀彧又开始不答应了。

    这只能说明,荀彧忠的是汉室,而不是曹操个人。

    如果想要收复荀彧的话,除非吕布真的一心一意为汉室,否则的话,这点就是个绕不过去的坎。

    不过事在人为,总要试一试才知道成不成。

    很快,吕布就在客厅里见到了荀彧。

    因为四为句还有吕布字典吕布拼音的缘故,荀彧对吕布极为敬佩,是故才前来拜访。

    而吕布正准备拉拢荀彧,两人相遇,简直就是郎有情妾有意,相谈甚欢。

    不过没过多久,马日蝉、卢植还有杨彪等老一辈的文人先后到来,这些人聚在一块,就是为了编纂吕布词典的事儿而来。

    这些人一来,蔡府里就热闹起来,不觉中就搅扰了吕布和荀彧的清谈。

    荀彧提议道:“奉先,寒舍虽然寒碜了一些,但是胜在清净,不如到为兄哪里,不知奉先以为如何?”

    蔡府今天相当热闹,还是选个清净一点的地方为妙,对于荀彧的提议,吕布深表赞同。

    荀彧老家是颍川,不过在洛阳城还是置办了一栋三进得宅院。

    虽然规模不大,但是胜在清幽。

    到了荀府之后,在院子里却是碰到一个相貌与荀彧相仿,年龄却是要大上六七岁得青年。

    看到荀彧之后不由行礼说道:“叔父外出寻友,这么快就回来了?不知这位是?”

    荀彧扶起那个青年说道:“公达,我来为你介绍一下,这位便是创造出吕布拼音吕布字典的吕布吕奉先,奉先,这位是我侄儿荀攸荀公达。”

    居然是荀攸!

    说起来,荀彧的这位侄子荀攸也是位牛人,被称为曹操的“谋主”,擅长灵活多变的克敌战术和军事策略。

    官渡之战曹操之所以能够取胜,这位荀攸居功至伟。

    并且这位荀攸也是荀彧推荐给曹操的,如果能够收复荀彧的话,这可是买一送一得好事啊。

    而荀攸在听到吕布便是创建吕布字典的吕奉先之时,也不由大吃一惊,赶紧向吕布行礼道:“公达拜见奉先先生!”

    吕布赶紧将荀攸扶起,爽朗地笑道:“公达快快请起,切莫如此。”

    两人说了几句闲话,荀攸便告退而出,荀彧直接将吕布请进了自己的书房。

    两人分宾主坐下,荀彧不由问道:“奉先,不知你对现今天下局势有何看法?”

    吕布知道,荀彧这是试探自己来了。

    如果自己的回答不能令他满意的话,荀彧绝不会引他为志同道合得知己。

    吕布微微思索了一番,不由开口说道:“现如今政治腐朽,十常侍乱政,当今圣上无所作为,导致大权旁落,汉室天下,危在旦夕!”

    这是现今汉朝的最大弊政,不过这种话轻易是不能说出来的,因为说不巧是要掉脑袋得。

    吕布也是早就熟知荀彧的人品才敢直言,在外人面前,是万万不能说这种话的。

    听了吕布的话,荀彧不由长长叹息了一声。

    吕布不由试探地问道:“文若,如果汉室有危难的话,你会怎么做呢?”

    荀彧朗声说道:“国家危难,文若又怎能置身事外苟且偷生?唯有与汉室共存亡耳!”

    吕布不由和声说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续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文若,即便汉室倾覆,还有天下百姓!”

    “假如你执意与汉室共存亡得话,那么你又置天下百姓于何地?你苦读圣贤书,到底是要为一家一姓效力,还是要为天下百姓谋福祉?”

    吕布的一番话,说的荀彧久久说不出话来。

    半晌之后,荀彧才说道:“文若身受汉室之恩,自当舍身图报,不敢惜身!至于天下百姓,就拜托奉先了!”

    果然,这家伙没有这么容易被说服。

    如果这家伙能够这么容易就被说服得话,后来他就不会因为曹操自称魏王而服毒自尽了。

    吕布长身而起,侃侃而道:“我曾习过一部道法,观天地之变可见人事!如无意外的话,一年之后将会有一场席卷天下得动乱。文若,你还有一年的考虑时间,到时候究竟何去何从,希望你能给出一个让你自己满意的答案!”

    说完之后,吕布并不等荀彧作答,大笑数声,转身扬长而去。

    一年之后,也就是184年的2月,会爆发黄巾起义。

    吕布现在说出来,荀彧当然不可能相信。

    不过等到一年之后,黄巾起义一旦爆发,相信荀彧一定会对自己惊为天人。

    到时候再借机劝说荀彧的话,应该会容易一些。

    吕布走后,荀彧一脸不快地站起身来,对吕布的无礼颇为不满。

    这时候,荀攸从外面走了进来,不由问道:“叔父,不知你和奉先先生都谈论了些什么,奉先先生为人又如何呢?”

    荀彧不由摇头说道:“奉先此人,狂妄傲慢,不提也罢!”

    荀攸听后不由大惊问道:“叔父何出此言?”

    荀彧不由将刚才两人的对话,简单描述了一番。

    这下荀攸也是摸不清头脑了,只觉得奉先先生所说太过骇人听闻。

    不过荀攸行事素来周密低调,没有背后说人坏话的习惯,只是说道:“还是等一年之后看到底有无此事发生,再做定论吧!”

    自此之后,荀彧不喜吕布为人,极少和吕布接触,这种情况一直延续了一年时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