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一百九十一章八人抬的轿子
    “别别别,说真的说真的,老头儿,我这两天接了个大活儿,过两天就能拿银子了,你就留我在这马棚住两日,到时候拿了银子,我都给你还不成吗!”

    少年说着直接夺了老者手中的扫把,揉了揉自己被打疼的胳膊,暗道怎么这伏耀大陆的人都这么暴力的?能不能有爱一点,可怜可怜他这个初来此地,就被人偷的只剩身衣服的外来人?

    来者是客,懂不懂点待客之道了!

    “你说说你,年纪轻轻,有手有脚,让你给我客栈做活,给你吃住,你偏不,非要整天在外面坑蒙拐骗,做个神棍?你那骗人得来的银子,我可不要!”

    老者一听更火了,没有扫把,就抄起旁边竹竿继续追着少年打。

    这前面少年和他孙儿一般大小,初来时着实可怜人,说是从很远的地方渡海过来,盘缠干粮都被偷了,好不容易才来到这明曲镇,让自己收留他一晚。

    他心软,就答应了,谁知之后少年就不走了,让他在店里做活,他也不做,非说要找什么天命之人,找圣兽?还说要等他那个与他走失的大哥过来,再付自己房钱?

    他自己都是这般混子模样,他大哥能是个啥好东西?这等混账小子,就得打打让他长长记性!

    “什么坑蒙拐骗,小爷我在我们那好歹也是万人敬仰的司命,怎么着到这里,就成神棍了?真是个不识货的老头儿!要真说神棍,我在镇里遇到的刘半仙,他才是神棍,你要打,打他去啊!”

    仙瑟夜说话间又被打了几下,让他越发想念他宠他至极,又武功高强的大哥仙瑟锦。

    要不是他初入伏耀大陆,不知这里人的险恶,让小偷把联系大哥的魂器,还有那些他所带来的所有值钱物件都给偷了去,他怎么着也不会这么惨啊!

    “刘半仙在镇上摆摊多年,灵验的很,你这毛都没长齐的黄毛小儿休要再胡说八道!”

    这下子老者可是气急了,将仙瑟锦打到了门边后,就直接一脚把他从客栈后门踹了出去,看着仙瑟夜狼狈的模样,冷哼一声关起了后门。

    “你这老头……”

    仙瑟夜揉着自己被踹疼的屁股从地上站起来,想着刚刚老者的话,就觉得无语。

    这伏耀大陆的人怎么都是这样?明明自己真的司命在,给他们看天命,他们都不信,非要去信一个只会说假话,说好听话的神棍?能不能理智一点了!

    叹了口气,仙瑟夜掏出一块淡绿色玉佩,一瘸一拐往镇老爷府上走去,寻思着待会儿编个什么理由,先在府上住下。

    对了,这镇上的镇老爷,这就是仙瑟夜这两日遇到的大财主,说是流年不利,让仙瑟夜帮他驱驱晦气,好让他早点回京城做官。

    虽然仙瑟夜也不知道京城是哪个城,但那镇老爷与镇老爷夫人他看过了,不止福相不好,最近还有大祸端的模样。

    他虽然身上器物全没了,不过适当做法,还是能帮他们挡些灾祸的,至于能不能真让他们再回京城做官?这可真说不准,因为他们最近的大祸端,实在不小,若是躲过了,兴许还是能回去的吧……

    两日后。

    流岳村中鼓乐喧天,炮仗齐鸣,张罗了这么久的刘卓宇婚事,今日终于在今日热热闹闹的开始了。

    村中一向都是一家有喜事,整个村子都全民参与,因此一大早村中小孩就纷纷跑去刘卓宇家说喜庆话,然后一人讨了个瓜子,花生,还有糖果装成的喜袋,乐滋滋坐在村中土坡上,吃着手中喜袋里的东西,等待着新郎刘卓宇去新娘沈悦冰家迎亲的队伍经过。

    萧琪星就是其中一个,一大早就被小思他们拉着凑热闹去了。

    小孝不喜热闹,便在出门后,独自一人去了山中,说要趁着有时间,多练练武功。

    萧岚依与梅喜两人则是一大早就起来去了刘卓宇家,帮忙招待客人。

    今日整个村子的人几乎都要过来吃饭占喜气,所以一大早她们就忙翻天,也顾不得萧琪星他们那些孩子,只让他们别乱跑,就投身与人堆中,应付那些前来的宾客。

    计算着时辰快到了,刘卓宇在众人的推搡下,一身新郎红装,出现在众人视线。

    今日的他一脸喜气,头发高束,更显英俊,骑着高头大马,带着敲锣打鼓的队伍,与花轿队,浩浩荡荡去了隔壁村接新娘子。

    萧岚依本是不想去的,可是梅喜非说想去看新娘子上花轿,好说歹说,硬是拉着萧岚依跟在迎亲队伍后面一起去了隔壁村。

    “你说说你,自己也是做过花轿的人了,怎得还跟着未出阁的姑娘,喜欢看这热闹。”

    路上,萧岚依看着一直处在兴奋状态的梅喜,无奈说着。

    “今天卓宇请的花轿队,可是八人抬的大轿,我成亲时,大真还没钱呢,请的都是四人抬的轿子,我羡慕,还能不能让我看看了?”

    梅喜嘟嘴道,羡慕之情不用说出口,只看她看着那八人抬的大红花轿时的眼神,就能看的出来。

    一旁随着迎亲的赵大真听到自家娘子羡慕的话,凑着脑袋过来,一本正经道:“梅喜,你想坐这八抬的轿子,要不待会儿接完新娘子,我给你借来,让他们带你跑跑,你体验一下八人抬轿子的感觉,怎么样?”

    “行了吧,那感觉怎么能一样?”

    梅喜甩了赵大真一个白眼,看着他憨头憨脑的模样,又气不起来了,只得叹气道:“我看看就行了,你还是赶紧去队伍前面吧,待会儿还得帮卓宇去敲门呢。”

    “那行,我先过去了,梅喜你要是真想坐轿子,记着给我说,我去给你借来!”

    赵大真看着前面即将到达的沈悦冰家,也不再耽搁,说完便奔向了队伍前面,准备等到迎亲队伍抵达,打头阵上前敲门。

    “这大真,对你还真上心。”

    萧岚依又一次被赵大真的宠妻折服,虽然模样憨头憨脑,但是这种做什么都是以梅喜为主,朴实的宠爱,也实在难得。

    “那当然了,当年我就是看他对我好,才拒绝了我们村里那么多追求我的人,他现在敢不对我好!”

    梅喜挥着拳头女侠模样的说着,嘴角洋溢出的幸福感,已经代替了她看轿子时的羡慕。

    迎亲队伍敲敲打打,热闹了一路,终于到达了沈家。

    沈家门口也是闹哄哄的,几乎整个村子的人都过来凑热闹,赵大真乐颠颠的上前敲门,发了好几次红包,闹腾了好几次,这才被允许进门迎亲。

    因为人太多,萧岚依和梅喜在人群中挤来挤去半晌,百才终于进入院中。

    “我的天呐,风溪村的人也太热情了吧,我当年结婚可没这么大动静。”

    梅喜拉着萧岚依到了一处避人处,一边整着自己被挤乱的发髻,一边感慨着。

    “你瞧瞧这沈家气派的屋舍。那些村民们,怕都是想进来一探究竟的吧。”

    萧岚依看着沈家庞大且精致的院落,意味深长说着。

    虽然这院子没有她在镇上的大,也没有什么石榭湖景,但这宅院的建筑却每一座都用心打造,让人看起来便觉肃然起敬。

    “是啊,这院子还真气派。走走走,卓宇跟着喜婆接亲去了,咱俩好不容易来一趟,就在这院中转转吧。”

    梅喜此刻已经整好了发饰,被萧岚依提醒着看到了沈家不普通的宅院,好奇拉着萧岚依在院中闲逛。

    “你们两个是谁?趁乱在我家瞎转悠,是想偷东西不成!”

    刚转到后院,萧岚依与梅喜就听身后传来一不友好的男声。

    那是一个身着锦袍的男子,峰眉束发,模样倒也俊俏,只是他说话的语气,以及他现在微微生气的模样,实在是有些太不友好。

    “你家?你是悦冰的哥哥?”

    萧岚依看着那男人,蹙眉询问。

    她记得之前刘卓宇提到过,说沈悦冰家还有一哥哥沈悦海,还说他的脾气十分不好,兄妹俩的关系,似乎也一直很僵。

    沈悦海听到萧岚依说出了沈悦冰的名字,上下打量了下她和梅喜,突然不屑一笑,冷声道:“你们是那刘卓宇的朋友吧?迎亲就去前面,真是不懂规矩!”

    虽然确实是两人乱转,但此刻沈悦海的态度实在气人,一下子就激怒了梅喜。

    学着沈悦海一样,从鼻孔里冷哼一口气,梅喜语气强硬道:“什么‘那刘卓宇’?你就算不高兴,卓宇以后也是你家女婿!”

    “一个破村子里的臭小子而已,怎么配做我们家的女婿!”

    沈悦海一听这话,眼中泛出几丝生气,看萧岚依与梅喜还是没有要离开的打算,竟是直接冲过来推搡着萧岚依,要把她们推出后院,“赶紧给我滚去前院!待会儿,你们都要被赶出去!”

    “别碰我!长的人模狗样,怎么说话这么气人!”

    梅喜一下子推开靠近的沈悦海,想了想今日刘卓宇大婚,不便在此闹事,便拉了萧岚依,道:“岚依,这后院因为某人口臭,可真是给染的难闻极了,咱们赶紧离开吧。”

    “岚依?果然是那让我看着就不舒服的臭小子朋友,这名字,起的了可真晦气!”

    沈悦海听到梅喜喊的那声‘岚依’后,嗤笑嘲讽,也不知是想到了谁,眸光微闪,悠悠看着两人离开背影,开口道:“我劝你最好赶紧换个名字,不然也是个短命鬼!”

    “你说谁短命!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梅喜一听沈悦海这话,当即炸毛,回身撸起袖子,就要大干一场。

    她已经忍很久了,刚刚沈悦海说刘卓宇的时候,她就已经想动手,但碍于今日卓宇大婚,她不想徒增晦气,谁知道这男人还得寸进尺了?又是推她们,又是嘲讽萧岚依名字的,现在还咒萧岚依短命?他真觉得她们两个女人,不能拿他怎样吗!

    “哼,果然是那乡里小子的朋友,都是些乡间蛮妇!”

    沈悦海见到梅喜撸袖子的架势,下意识往后退了退,嘴上却依旧毒舌的嘲讽着两人,语气中的不屑将萧岚依也是惹怒。

    “乡间蛮妇?说的我不想让你见识见识都不行了!”

    萧岚依跟在梅喜身后,也开始撸起袖子,双手手指被她按的咯嘣作响。

    这么个不招人待见的东西,还敢咒她短命?不打打他,他就不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

    “你们,你们别过来,蛮妇!”

    两人气势汹汹的模样,吓的沈悦海不停往后退,眼中既嫌弃,又害怕,不自觉看向前院方向,不知道在等待着什么。

    “你不用看前院,你今天惹怒了我们,就算等会儿真有人过来,我们也不会放过你!”

    梅喜说罢一巴掌甩了上去,随后两人对着这一上来就口无遮拦的沈悦海就是一阵‘教育’。

    “今天谁都不准接悦冰……”

    前院突然传来一声不太清晰的声音,随后就是一阵吵闹。

    那声音并不似刚刚在玩闹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不大对劲…

    萧岚依与梅喜听到此声,手中动作微停,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的一人给了沈悦海肚子上一拳后,便往前院跑去。

    沈悦海被两人打的极惨,最后又被两人打了肚子,疼的他蹲在地上,抱着肚子直冒冷汗。

    而他的眼中确定是一阵兴奋,“闹吧,闹吧!就算是真的嫁给那个穷小子,也不能让你嫁的开心!”

    萧岚依与梅喜赶到院内时,就见所有人都挤在一堆,围成了一圈,看着人群中央方向,脸上满满的都是兴奋。

    “这是怎么了?”

    萧岚依拉了人群外的一男子询问。

    这人是刚刚和她们一起过来的一个轿夫。

    “好像是新娘子以前的相好过来抢亲了,我也不清楚,在这啥也看不到。”

    轿夫头也没回的回答着,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让他现在只想赶紧挤进去看看热闹。

    他就不该上那个茅房!要不然,也不会来晚了,占不上看戏的最佳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