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一百九十二章一掌劈昏
    萧岚依闻言心中一滞,拉了梅喜的胳膊,驾轻功自众人头顶掠过,悠悠落在了人群中央。

    人群中央站着五个人,沈悦冰,沈悦冰的爹,刘卓宇,赵大真,还有一个衣着华贵,众人蹙眉,唯他独笑的吊儿郎当男人……

    “呦,这天降美女啊这是!”

    那吊儿郎当男人看见萧岚依与梅喜突然出现,眼睛一亮,回头看着刘卓宇,道:“兄弟你看看,这就有两个现成的美女,你听我的,别娶悦冰了,这俩你随便挑一个,我做主,把她嫁给你!”

    男人这话一出,周围气氛已经跌至冰点,刘卓宇与赵大真更是脸一黑,挥起拳头就要往男人脸上招呼,却不想还未靠近男人,就被突然出现的两个黑衣人直接弹开。

    “呵,还想打我?真是不自量力!”

    看着被弹开的刘卓宇,男人嗤笑摇头,转而含情脉脉的看着沈悦冰,道:“悦冰,这么多年,你都未嫁他人,定是还念着咱们当年情分,你就跟我走吧,我先允你做妾,等我回京以后,一定想办法把江然笑那个母老虎给休了,抬你做正室!”

    “住口!甘仁武,今日悦冰大婚,你若真有良心,就赶紧给我滚出我们沈家!”

    甘仁武的话才说完,就听沈悦冰旁边一直黑着脸的沈宏南咆哮道。

    他双手紧紧攥着,额上青筋尽显,若不是忌惮他身前的两个黑衣人,沈宏南一定现在就冲上去,好好在甘仁武那张让人生厌的脸上招呼几拳!

    “哈哈。”

    甘仁武闻言不怒反笑,嬉笑着走近沈宏南,道:“岳父,当年之事,是小婿的错,小婿现在已经知错,这次过来,就是要补偿悦冰的。”

    “你这畜生休要乱叫!当年你为了名利,抛弃悦冰,引得悦冰垂泪数日,到现在已经六年了,你才想起来要补偿?还是来破坏悦冰的婚事?怎么能有你这般厚脸皮的人!”

    沈宏南气的跳脚,奈何两个黑衣人贴身在甘仁武的身前挡着,让他无法靠近。

    胸口憋着一口闷气,气的沈宏南几乎昏倒,还是刘卓宇瞧见他摇摇欲坠的身子,赶紧扶住了他,这才没有让沈宏南一头栽在地上。

    “爹!”

    沈悦冰盖头早已在听到甘仁武声音后掀起,含泪看着被气到几乎发昏的沈宏南,眼中冷光划过,“甘仁武!六年前你背弃我,与偷偷江然笑成婚之日,咱们就已经情断义绝,今日我与卓宇大婚,你若是来祝福的,我必以礼相待,但你若是来找事,我沈悦冰今日就算是拼命,也要将你这畜生赶出去!”

    沈悦冰说话时,声音凌然,看着甘仁武的眼中只有疏离与厌恶。

    “悦冰,你的性子,我还能不知?咱们当年那么深的感情……”

    “啪——”

    一个巴掌落在了甘仁武的脸上,打断了甘仁武的话。

    “你说的那都是多少年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六年了傻逼,你孩子都能打酱油了吧?”

    萧岚依鬼魅一般突然出现在甘仁武面前,打断了他还未说完的恶心人话语。

    她算是听明白了,这男的就是一渣男,六年前劈腿别人,背叛了沈悦冰,现在知道沈悦冰大婚,又来抢婚?什么便宜都让他占了可还行!

    “你,你这女人居然敢打我?”

    甘仁武捂着被萧岚依打到发肿的脸颊,不可置信的看着萧岚依。

    “打你?打你都是轻的!你要是耽误了卓宇与悦冰的吉时,我还踹你呢!”

    萧岚依说着又在男人脸上呼了一巴掌。

    她记得自己刚进来时,这傻逼说过要做主她和梅喜的婚姻大事来着是吧?他算哪根葱?这般信口开河,不打打,都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本少爷最引以为傲的脸,你,你这女人居然打了两巴掌?!”

    捂着两边肿胀的脸颊,甘仁武简直要喷火了,愤怒的朝着那两个见自己被打两次都无动于衷的黑衣人,吼道:“你们两个都是吃屎的吗!让你们保护本少爷,你们保护到哪儿去了!还不赶紧给这女人一点颜色瞧瞧!”

    不过甘仁武话落,预想中两个黑衣人的保护,并没有到来,反倒是迎来了萧岚依的第三第四个巴掌,“傻逼,你口臭就别乱污染空气行吗?这大好的喜宴,再被你给熏臭了!”

    “啊!!你,你……”

    甘仁武被打的懵懵的,可心头的怒火确是蹭蹭上涌。

    他最重视他的脸,他的容貌,这女人居然一连打了他四个巴掌?!

    “我怎么?还想再试试?”

    萧岚依扬手威胁,甘仁武下意识躲闪,看着依旧在原地没有动作的黑衣人,气的他冲上去一人给了一脚,大吼道:“你们是死了吗!还不赶紧……”

    “砰——”

    “砰——”

    两个黑衣人被踹后,直挺挺倒地,吓的一众围观之人都赶紧后退几步,生怕那两人以死,沾上了晦气。

    “你,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甘仁武终于怂了,怯生生的看着萧岚依,腿抖个不停。

    虽然他的脸是他最重视的,但他的命,此刻才是最重要的!

    “做了什么?你想知道吗?”

    萧岚依语带威胁,突然瞧到一旁喜婆焦急做手势暗示时辰将至,不敢再耽搁后,也不再与之废话,直接一掌劈在其颈间,将其劈昏,看向一众围观之人,冷声道:“不知道现在什么时辰了吗?赶紧张罗着把新娘子送上花轿,迎回村子!”

    萧岚依的手起掌落,一下子劈昏甘仁武的动作,实在惊呆众人,纵然他们心里懊恼一场好戏就这么结束,但却都是很惜命的急忙离开,各回各处,忙着自己该忙的事情。

    “卓宇,吉时快到了,你先赶紧接悦冰回村拜堂,剩下的事,拜堂后再说。”

    萧岚依说着,回头看了眼被影响心情,脸色都不是很好的几人,继续道:“都开心点,这烂人的目的,就是找咱们晦气,咱们若是真的因为他坏了心情,可就真的着了他的道。赶紧收拾收拾心情回村,乡亲们都还在等着。”

    “岚依说的对,先拜堂,不能让这烂人坏了心情!”

    梅喜也是劝说着,帮沈悦冰捡起盖头,仔细为她盖上,示意一旁喜婆赶紧带着沈悦冰上轿。

    刘卓宇看了看天色,深吸一口气,缓和了下发黑的脸色,与沈宏南交谈了几句,匆匆上马,带着送亲队伍往流岳村赶去。

    “梅喜,带着绳子,咱们惩治坏人去。”

    萧岚依目送送亲队伍离开,转身走入沈家,看着地上昏迷的三人,活动了下筋骨,暗道好久都没遇到这么恶心的人了,今日让她又碰到了,可是得好好给他们点颜色瞧瞧,要不然,他们都不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

    萧岚依与梅喜回到流岳村时,新人已经拜过了天地,村中人都在热热闹闹的吃着酒席。

    刘卓宇穿梭在众宾客之间,虽然脸上是笑着的,可是他的心情明显已经被破坏,以至于关问琴见萧岚依回来后,直接拉了萧岚依询问道:“刚刚在悦冰娘家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瞧着他们回来都怪怪的?”

    因为有萧岚依的警告,那些迎亲队伍的人回来后,都没敢多说什么,关问琴实在问不出什么,这才将希望寄托在了萧岚依身上,企图可以问出个头绪。

    “哪里怪怪的?是关姨想多了吧,我们去陪陪悦冰,她一个人在洞房中,一定无聊的很。”

    萧岚依笑说着,说完便礼貌告辞,拉着梅喜一起去了沈悦冰所在的洞房。

    难道真是自己想多了?

    关问琴看着两人离开背影,一脸疑惑,被宾客中的一人喊了一声,赶紧变换笑脸,投入宾客中,热情招待去了…

    萧岚依与梅喜到达婚房,推门而入时,两人都听到沈悦冰的抽泣声。

    沈悦冰的盖头还未揭开,因此并不知道进门的是谁,听到门声便匆忙抹了眼泪,警惕道:“是谁?”

    “悦冰,是我,岚依,还有梅喜。”

    萧岚依转身将房门关上,与梅喜一人一边的坐在了沈悦冰身旁,安慰道:“今日之事都是意外,你的为人,我们也清楚,你不用担心卓宇和我们会误会什么,只是那甘仁武到底是什么人,怎得会突然从京城赶来抢婚?”

    “是我大哥告诉他的吧。”

    沈悦冰长叹了一口气,继续道:“大哥他喜欢京城,一直不甘心在村落里居住,爹爹因为我,发誓再不去京城,大哥便记恨上了我,多番与我争吵,让我劝爹爹回京。可爹爹哪里只是因为我的事情,才发誓再不去京城?所以不管我说与不说,爹爹都不会再改变心意。哥哥不听,只觉得是我不想回京,还曾威胁我让我去求甘仁武做妾,我当然不会同意。之后我遇到了卓宇,哥哥知道后便百般阻挠,但爹爹支持我,而且还答应了成亲,哥哥前两日突然告诉我说,我这亲一定成不了,谁知今日就……”

    沈悦冰说着眼泪就又落了下来,打湿腿间喜袍,颤抖的肩膀让人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