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一百九十三章相公,咱们赶紧逃吧
    “你哥也太不是东西了!怎么能这么对你呢?今天那一巴掌,还是打轻了!”

    梅喜听罢攥着衣袍怒道,恨不能现在就冲上去再给沈悦海几个大嘴巴子。

    他想去京城,他就自己靠自己本事去啊?想靠父亲去不成,就百般牺牲妹妹?怎么会有这么狠心之人!

    “悦冰,你别哭了,甘仁武那样的男人,为他落泪,不值得。”

    萧岚依拍了拍沈悦冰的肩膀,安慰道。

    “我不是为甘仁武哭,我们已经六年没见,纵使之前再海誓山盟,也在他背叛我的那一刻起,便全部烟消云散。今日再见他时,我心中除了对他的厌恶,便再没有别的感情。可是我总觉得愧对卓宇,他那般期待这场婚事,今日却因为我搞砸了,我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沈悦冰带着哭腔说着,明明大喜之日,是夫妻二人这一生最该开心的日子,却因为她,闹成了这般模样,这让她心中怎能舒坦!

    “悦冰,我说过我不喜欢看到你哭,我也不想在你嫁给我的第一天,就因为我哭。”

    刘卓宇突然推门而入,显然已经站在门外多时。

    走至沈悦冰的面前后,刘卓宇将她抱在怀中,继续道:“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以后谁都不要再提了。至于那个甘仁武,他敢一次次的伤害你?我不会放过他的!”

    梅喜听到刘卓宇说不会放了甘仁武,知道他还在生气,赶紧开口道:“卓宇,你也别气了,我和岚依已经帮你教训过他了!不仅给他打的鼻青脸肿,而且还把他们脱光了绑在村头树上,身上写着‘我是猪头’,估计现在他还昏迷着,正在被人围观呢!”

    梅喜说完,想到当时甘仁武那狼狈的模样,就一下子又没忍住笑出了声,却听沈悦冰突然惊声道:“你们真的那么做了吗?!”

    梅喜的笑声被沈悦冰这话打断,以为沈悦冰是听到她们那般整治了甘仁武,所以兴奋,便点头道:“对啊,是不是很过瘾?不过像他那样厚脸皮的人,估计醒来后也不会有太大感觉,谁让他不要脸呢。”

    “你们快把他放了!他爹是京中大官,他随他爹,两人都好面子,你们这样,无疑是打了他们的脸,若是他醒来后,记恨上你们,那就不得了了!”

    沈悦冰急得直接掀开了盖头,脸上刚刚哭过的泪痕还挂在脸上。

    梅喜本来想说掀盖头不吉利,但想到今天盖头都掉落一回了,再提恐会惹人心情不悦,便住了口,只道:“他爹就算是大官,又能咋,难道还能因为我们绑他儿子,就抓我们进大牢吗?”

    “恐怕会比这还糟糕!以前在京中,一人不小心给甘仁武马车上溅上泥污,让甘仁武被人嘲笑,他们父子俩第二日便将那人绑在马后,快马绕京城街道跑了一周。最后那人身上体无完肤,再没见人见过他上街。”

    沈悦冰说着,攥了攥拳头,眼中满满的厌恶。

    这些甘家夫子所做的恶事,她要是早些知道,当年也不会瞎了眼与他在一起,最后还伤心那么久!

    “那,那也可能……”

    梅喜还想说什么,就被沈悦冰打断:“你们还是赶紧去将他放了吧,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甘仁武他就是个小人,切不能有什么侥幸心理啊!”

    沈悦冰越说越急,要不是她如今没办法出洞房,她一定现在就冲过去,把这事跟甘仁武说个明白,然后将事情全部揽在自己身上!

    拗不过沈悦冰,萧岚依与梅喜只得再次去了梅喜的村子。可是两人过去时,村头树上早已经没有了三人踪影,怕是已经被谁救下带走。

    看着空空如也的树头,梅喜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双目无神道:“岚依,这可咋整,我要是被抓了,我家小思和大真可咋办呐?”

    萧岚依扶起梅喜,安慰道:“打昏他的是我,就算有事,他也只知是我做的,跟你没关系。”

    她一开始也没想到甘仁武的来头居然还不小,下手就稍稍狠了那么一点…

    不过讲真,她还是觉得甘仁武该揍!

    “不行,你还有你家小星和你男人呢。”

    梅喜嘟嘴说着,抹了抹眼泪,骂骂咧咧道:“都是那个杀千刀的沈悦海!要不是他告诉甘仁武悦冰成亲的事,那甘仁武也不会过来闹事,现在给卓宇他们心里添了堵,还让咱俩也要进大牢了!他倒好,就看了出戏?”

    说到这,梅喜突然一顿,眼中泛起一丝坚定道:“不行,反正都要进大牢了,咱俩可不能便宜了这黑心人!走,咱俩好好教训他一顿去!光让他看戏?美的他了!”

    于是满是怨念的两人便一起溜进了沈家,趁着沈悦海如厕离开众人之时,一下子劈昏他,用拳头狠狠在他身上招呼了一通后,这才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粒灰尘的离开了沈家。

    就算是要进大牢,她们也得先让始作俑者在床上瘫几个月才行!

    晚上,萧岚依躺在谷祁苏怀中,犹豫了半天,突然开口道:“相公,咱们赶紧逃吧。”

    “怎么了?”

    谷祁苏闻言峰眉一蹙,原本还在萧岚依胸上的手也收了起来,翻身将萧岚依压在身下,看着她并没有开玩笑的小脸儿,亦是十分严肃,“咱们为何要逃?可是有人要欺负娘子?”

    “也不算是吧……”

    萧岚依闻言叹了口气,将今日在刘卓宇婚宴上的事情,都告诉了谷祁苏。

    “我本来就吃不得气,看着那甘仁武那么过分,就教训了他一下,哪知道他爹居然是京中大官?听悦冰说的,他们父子俩绝对都是小心眼,肯定会回来寻仇!”

    “我一个人倒是不怕什么,可我就怕牵扯到了我爹娘,还有你们。”

    “算了,明天我就跟梅喜商量下,看咱们之后要去哪个国都定居,反正月彦国是待不下去了,我的小金库,应该可以够咱们在新地方重新开店生活,等之后稳定了,也不碍事。”

    萧岚依自顾自的计划着,说完便叹了口气,要推谷祁苏下去睡觉。

    只是推了半天,却没法推动谷祁苏分毫。

    “怎么了?”

    萧岚依看着两人姿势,突然想到了什么,瞪了眼谷祁苏,道:“我今天可愁着呢,没心思陪你玩!你快下去!”

    “娘子想要搬离月彦国吗?”

    谷祁苏无视了萧岚依的话,突然询问。

    “当然不想,我在这生活了这么多年,要不是这次突发情况,我之后还想去莫桑城开店呢。”

    萧岚依嘟嘴说着。

    上一世她过的太不平静,所以这一世,她便想过的平静些,自己开开店铺,做做生意,当个小老板,每天数钱数到手抽筋就是她的梦想。

    可是奈何现在是王权时代,她在这里只有店铺,没有权势,还真是个麻烦事。

    想来等之后搬了地方生活,她还得想想怎么造个自己的势力?这么逆来顺受,闯祸就得跑的日子,真是一点也不美好!

    谷祁苏闻言抚上萧岚依嘟着嘴,有些委屈的小脸儿,道:“不想离开,娘子就别再想着要离开的事了,安心睡吧。”

    萧岚依闻言不悦的拍开谷祁苏放在自己脸上的手,愤愤道:“你说的倒是轻松,那可是京中的大官!之前的镇老爷杨容德就是因为绑小星的人贩子这事,被京中大官给盯上,逼得被迫辞官搬走,我这个小小的铺老板,那能斗得过啊!你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这臭男人,果然一点也不关心自己,他肯定想着如果自己被抓了,他就可以有新欢了!

    想到这,萧岚依直接抬腿将男人踢开,愤愤转身背对着男人不想搭理他。

    谷祁苏感觉到萧岚依可能是误会他了,看着萧岚依生气的背影,摇了摇头,一把揽过萧岚依,解释道:“娘子也说了,甘仁武与沈悦冰已经六年未见。朝堂变化多端,你怎知甘仁武的爹,还是朝中大官?万一,他早就被人弹劾,降职,或者直接撤了他的官呢?”

    “嗯…也不是没这个可能。”

    萧岚依闻言,想了想白日里甘仁武的草包脑子,再代入了一下他爹的模样,点头认同了这种可能。

    “所以娘子何必为了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愁呢?娘子就继续按着自己的计划,每天开开心心收银子,多好。”

    谷祁苏将萧岚依揽的更紧了些。

    “不过也有可能他爹官越做越大了呢?”

    萧岚依这话一说,自己都泄气了…

    要不她去搞个暗杀?到京城把那甘老头儿直接给宰了?

    不行。这个行动起来倒是挺爽,可她现在无权无势,暗杀完若是没有势力为她遮蔽,很容易被朝廷调查出来的……

    还是离开吧,离开这里,就都解决了!

    萧岚依还正想着呢,就听见谷祁苏坚定道:“没有升官的可能,他爹一定被撤官了!”

    “哈?你哄小孩呢?”

    萧岚依被谷祁苏的坚定语气逗笑,觉得这男人幼稚起来还真是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