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八十七章信则有,不信则无
    “这,这……”

    厉老板闻言作难了。

    两千五百两,这已是低到零赚头了啊!

    可若是这商铺风水确实不好,自己若再不卖出去,影响自己财运可怎么办……

    此刻厉老板心中有两个小人儿在打架,一个主张‘赶紧卖’,一个主张‘再等等’。

    虽然战局一开始两个小人儿实力不分上下,你来我往,势均力敌,但最终,那个主张‘再等等’的小人儿被打败了…

    “好,成交!”

    厉老板咬牙说道。

    为了他以后的财运,他一定要赶紧把这风水有问题的铺子给卖了!

    这叫舍小钱,挣大钱,以大局为重!

    梁少文得知成交价以后,心里对萧岚依的佩服更是不用多说,毕竟厉老板这样的刁钻大户竟是有朝一日能栽在萧岚依这小姑娘手中,说出去,怕是都没人能相信。

    这丫头,果然总会给他惊喜!

    想来以后不管萧岚依再做出什么惊人的事情,他想,他都不会惊讶了。

    在梁少文这个‘见证人’的监督下,萧岚依与厉老板十分正式的签订了购买商铺的协议。

    尤其是当厉老板看到萧岚依一下自怀中拿出两千五百两银票,眼都不眨一下的递给自己时,厉老板这才知道,自己一开始瞧着萧岚依是个姑娘家,便瞧不起她有多么的肤浅。

    “萧姑娘,厉某有个不情之请,想请萧姑娘一定答应!”

    收了银票,清点无误以后,厉老板突然开口请求。

    “什么请求?先说来听听。”

    萧岚依闻言挑眉,心中对厉老板接下来想要说出的请求,竟是有那么一点点的预感。

    “不瞒萧姑娘说,厉某在这街上还有几处商铺,不知可否劳驾姑娘跟厉某一道去看看铺子,瞧瞧风水……”

    厉老板说到最后,就有点底气不足。

    因为他并不想再给萧岚依支付看风水的费用,但是他又对萧岚依所说风水一事十分认同,想让萧岚依帮自己看看铺子,好让他放心。

    看出了厉老板的心思,萧岚依也不戳破,想了想两千五百两就买下了这地段的铺子,这厉老板确实也挣不了多少钱,便也不吝啬帮忙,点头道:“当然可以,大家都是朋友,若是能帮到厉老板,小女子自是义不容辞。”

    闻言厉老板乐开了花,刚刚因为两千五百两跳楼价售卖商铺的低沉心情瞬间转好,带着萧岚依去看商铺时,还一个劲儿夸萧岚依仗义,并扬言以后大家都是朋友,有事尽管找他!

    萧岚依闻言也很满意。

    毕竟厉老板混迹明曲镇商圈儿多年,自己跟他搞好关系,以后真过来镇上了,指不定哪天就真需要他的帮忙了呢。

    所以在帮厉老板看商铺风水时,萧岚依还算尽力,不仅帮他给它们做了简单的分析,还将改风水的方案也都给厉老板罗列的仔仔细细。

    厉老板听了萧岚依的分析后,对萧岚依更是钦佩,对萧岚依谢了又谢,还保证萧岚依开业时,他定会到场捧场…

    “萧姑娘,不知这风水一说,可是真的?”

    萧岚依与梁少文一道回去时,梁少文突然问起。

    他一路下来,听萧岚依分析完厉老板各家商铺情况,觉得‘风水’一说,还真是有点儿意思。

    只是因这些学问都摆在嘴头上,深想下来,又觉得有些唬人了。

    “这事吧,我觉得就像鬼神之说一般,信则有,不信则无。”

    萧岚依说完,还心情颇好的给梁少文分析道:“就比如梁公子的玉药楼吧,风水就很好,所以梁公子不管信不信风水,你那玉药楼,都一定能继续稳拿明曲镇第一药铺的称号!”

    “那就借萧姑娘吉言了!”

    梁少文看着萧岚依说话时的俏皮,心情也被她感染,嘴角勾起一抹满足的弧度,与萧岚依一路说说笑笑,往镇口走去。

    街头一角,萧红叶突然一副捉奸模样的盯着人群那头相谈甚欢的萧岚依与梁少文,焦急道:“娘,你瞧,梁公子身边的,是不是萧岚依啊?!”

    她这两日思念梁少文的紧,因此没事儿就拉着自家娘亲在街上转悠,寻思着准备跟梁少文来个‘偶遇’。

    算算日子,大大前天偶遇过一次,前天又偶遇了一次,昨天没见到,今天终于又见时,怎么就又见到萧岚依那个穷丫头和他梁公子在一起了!

    杨长如此刻也看见了萧岚依与梁少文,目光不怀好意的在远处萧岚依与梁少文身上打量着半晌,咬牙道:“确实是萧岚依没错……看她和梁公子那般聊天的模样,应当是很熟悉,她那日果然在骗我们!”

    她那日不是说只是普通朋友吗?这般喜笑颜开的与之聊天,怎么看也不是普通朋友!

    杨长如攥紧了攥拳头,目光变的有些狠戾。

    “娘,那怎么办啊,梁公子见我就跑,却和她聊的那么开心,是不是不喜欢我啊!”

    萧红叶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眶,揪着杨长如的衣袖一个劲儿询问。

    看女儿这般模样,杨长如很铁不成钢的道,“红叶怎么又开始不自信了,娘和爹不是告诉过你吗?那梁公子见你就跑,是因为他喜欢你!见到你就紧张!萧岚依那个穷丫头,他不可能喜欢的!”

    这是杨长如一贯给萧红叶洗脑的话。

    每次萧红叶开始怀疑自己魅力,或者开始踌躇时,杨长如便会给她灌输她最美,只有她才配得上梁少文得话,让她增加自信。

    反正无论如何,杨长如一定要将自己女儿嫁给梁少文这个她千挑万选来的‘金龟婿’。

    梁家那么有钱,到时候,她可就是梁家少夫人的母亲了!到那时,看谁还敢再说她是流岳村来的村妇!

    萧红叶也习惯了母亲的洗脑,听了后还觉得无比有理,脑海中那些梁少文见她就跑的惊吓场面,愣是被她扭曲成了害羞的表现后,点头应和杨长如道:“娘说的对,梁公子一见到我就那般紧张,一定是害羞了!”

    这般想想,她心里就舒坦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