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八十八章被‘夜叉’堵截
    只是看着那边萧岚依还和梁少文相谈甚欢的模样,心里瞬间又有些不太美好,“娘,虽然梁公子喜欢的是我,可咱们,也不能就让那穷丫头一直跟梁公子见面下去吧,万一她对梁公子也有心思,勾引梁公子怎么办?!”

    “红叶说的对,走,咱们这就再去会会她!”

    杨长如说罢拉着萧红叶朝着萧岚依两人走去,脸上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

    那边萧岚依和梁少文还未意识到‘危险’即将将近,正聊到店铺装修找工人的事宜。

    “梁公子和我家红叶可真是有缘分,今日竟是又见面了呢!”

    萧岚依刚准备开口让梁少文帮她推荐几个镇上工人,就听见杨长如那让她作呕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闻言萧岚依与梁少文反应出奇的一致,身子齐齐一僵,停止了谈话,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奈。

    “是挺巧,不过我们还有事……”

    梁少文拒绝的话还没说完,就见萧红叶矫揉造作的扭着腰走了过来,捏着嗓子装娇羞道:“昨日红叶一天都没见到梁公子,简直是度日如年,甚是想念梁公子呢。”

    说罢,还给梁少文抛了个她自以为美丽,实则惊悚的媚眼过来。

    “呵,呵呵……”

    梁少文尴尬的笑着,后退几步躲着萧红叶的靠近,努力想要保持自己一贯的儒雅,可真当他面对萧红叶那张颇有男性化气质,还一个劲儿给他抛媚眼的脸厚,就再难儒雅,忍不住提醒道:“梁某不习惯与人靠的太近,姑娘自重。”

    这拒绝意味明显的话,若是别人听到,定不会再有靠近之举,可奈何萧红叶脸皮厚,听后竟是娇羞一笑,挥着小手帕,害羞道:“诶呀,人家就喜欢梁公子这般纯情。”

    “……”

    随后萧红叶又非是拉着梁少文‘寒暄’好久,期间梁少文推脱几次都被萧红叶天生的死皮赖脸功夫给打败,无奈只能一个劲儿的给萧岚依使眼色,想让萧岚依赶紧想想办法。

    萧岚依见状,眉头微蹙,看着萧红叶又要动手动脚,直接插在两人中间,将两人挡开,直面萧红叶敌视的眼神,淡淡道:“不好意思红叶姑娘,我和梁公子还有些事要办,你若无事,就请下次再聊吧。”

    她站在一旁也看了好久,梁少文对待萧红叶时浓浓的拒绝简直就在脸上写着,她就真不信这萧红叶如此迟钝,一点也感觉不到?

    “萧岚依,你快给我起开!你就是嫉妒梁公子喜欢我是吧!”

    萧红叶突然被萧岚依挡开,怒急喊道。刚刚捏着嗓子的装柔媚声音顿时破功,泼妇般的声音震的萧岚依耳朵生疼。

    她果然是真的脸皮厚!

    揉了揉发疼的耳朵,又擦了擦脸上不小心被萧红叶喷上的唾沫星子,萧岚依强忍心中骂人的冲动,咬牙道:“我说了,我们有事……”

    “岚依,大婶这几天都没见你进镇上来,可想你了,要不去大婶店里坐坐,咱们叙叙旧!”

    杨长如突然开口,打断了萧岚依的有事推脱,也打断了萧红叶的愤怒。

    萧红叶不明所以的看着自家突然变脸色的娘亲,刚想质问,就被杨长如用眼神制止,无奈只能嘟嘴跺脚,在一旁生着闷气,不知道一家娘亲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萧岚依也是奇怪,看着杨长如努力佯装和颜悦色,却一不小心自眼角闪过的算计,心中顿时了然。

    她想必是发现萧红叶无法攀上梁少文,所以想通过自己,为萧红叶跟梁少文制造相处的机会吧?

    真是做梦!

    思及此,萧岚依毫不留情开口道:“胖大妈,我可和你不熟,没什么旧好叙的。”

    杨长如今日的忍耐力还算不错,而且为了萧红叶可以顺利俘获梁少文的心,愣是在听到萧岚依叫自己‘胖大妈’后,也依旧淡定。

    一副包容胡闹小辈的长辈模样,笑道:“岚依,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咱们可是一个祖上的血亲,你大伯上次听说我们见你了,不知道有多开心,直说下次要让你去家里吃顿饭呢。你可别再耍性子了,趁着今日梁公子也在,就带着梁公子一起到大婶家里吃顿便饭,大婶一定好好招待你们。”

    “一个祖上的血亲?亏你还想的起来!当年你们一家抛下我们来到镇上,再与家中没了联系,就连爷爷去世时,爹找你们回去看一眼,你们都不肯,你现在好意思跟我说血亲?”

    萧岚依没好气的说着,提及这件事,就更懒的再与这两个母女说话,推开厚脸皮的两人,拉了梁少文就走。

    “你给我站住!”

    萧红叶看萧岚依竟是推开自己,而且还直接拉着梁少文衣袖,鼻子都要气歪了,疯牛一般的冲向萧岚依,被萧岚依侧身一躲,一个撒不住直接撞在了身后人身上。

    “艹!哪个没长眼的敢撞老子!”

    被萧红叶撞到的男人正好是个暴脾气,被撞后,不管三七二十一,揪着萧红叶就是一阵大骂。

    萧红叶早就惊呆,楞楞的不知所措。

    “你再骂一句试试?!真不知道是不是男人!让女人撞一下都撞不得,你是有多虚……”

    杨长如看着这突发情况,也顾不得再拦萧岚依,冲上去对着那壮汉就是一阵泼妇骂街式的谩骂,其彪悍程度,一看便是以前常年在村中与人争吵时练就的。

    身后吵闹声越来越远,萧岚依脚步不停,一个劲儿的拉着梁少文往前走,直至再听不到那吵闹声后,这才慢慢降下速度。

    看着一旁欲言又止的梁少文,萧岚依也不矫情,直接为其解惑道:“梁公子不是也知道,那一家人也是流岳村中村民,四年前搬来镇上的吗?所以她们在村中时,其实是我的大婶与大表姐,是我理论上的亲戚。

    不过在他们搬出流岳村后,我们就没了往来,我甚至连她们样子都记不得了,还是上次她们将我拦住,想打探我身世时,被村中人认出来,这才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