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一百九十九章有仇的报仇
    “夫人您饶了我吧,都是大人他逼我,他……”

    丫鬟正要把甘仁武威胁她的事情说出,谁知才刚一张口,就被甘仁武打断,“笑儿,我正要给你说呢!这女人为了让我宠幸她,她昨晚居然给我下药!刚刚还说我若不满足她,她就在你面前挑拨咱俩关系,然后自尽,我都是迫的啊!我甘仁武心里,就只有你江然笑一个人!”

    “不,夫人,不是这样的……”

    丫鬟听了甘仁武的话,心里咯噔一下,赶紧就要再解释,就被江然笑厌恶踢开,恶狠狠瞪了她一眼后,转身对身后丫鬟道:“知道该怎么做吗?”

    “奴婢明白。”

    那丫鬟附身回应,说完便挥手示意一同进来的两个小厮,直接堵了丫鬟的口,将她硬生生拖了出去。

    那丫鬟被一左一右架着,满脸泪痕的挣扎着,心中又怨又恨,却奈何被堵住了嘴巴,无从开口,终是留下一个怨愤的绝望眼神,消失在了厅中…

    “夫人,都是我一时不察,这才被……”

    “啪——”

    “你是个什么东西,我能不知道?要不是你管不住你的下半身,咱们能在这里吗!”

    江然笑实在是气急,根本没心思听甘仁武那恶心的甜言蜜语,往凳子上一坐,命令道:“赶紧给我把那个小半仙请过来,问问他这次祈福完,咱们什么时候能回去!”

    甘仁武脸上被萧岚依打的肿才消,今日便又被江然笑给扇肿,眼中闪过一丝阴狠,确是攥着拳头好脾气安抚道:“是是是,我这就差人去给夫人请他过来。”

    说罢甘仁武便直接挥手,示意门口那两个身影过来,准备吩咐他们去请那个他专门为了忽悠江然笑离府,而找来的小半仙过来。

    谁知门口那两个人实在太没有眼色,甘仁武挥的手都要抽筋了,他们也不为所动。

    都特么是瞎子吗?!

    甘仁武眼中泛出怒意,刚刚被江然笑搞的无处发泄的闷火瞬间被点燃,看向门口破口大骂道:“你们是没长眼吗!信不信本大人让你们……你们怎么会进来?!”

    看到门口似笑非笑的萧岚依与赵大真时,甘仁武脑子瞬间炸了,慌乱大喊道:“来人!快把他们两个给我赶出去!快点!”

    他们知道自己去抢亲的事,若是……

    “啧啧啧,我说这新来的镇老爷怎么只针对我们铺子,原来是那天要抢亲的甘仁武,甘大人呐!”

    萧岚依故意扬声说着,使她的声音,可以完完全全,一字不漏的传入江然笑耳中。

    怪不得他可以在刘卓宇成婚第二天就开始对他们铺子下手,怪不得他一个劲儿针对他们店铺,还扬言必须要将他们赶出去?原来都是因为这傻逼甘仁武就是他们新来的镇老爷?!

    刚刚来时路上的所有疑惑在此刻已经全部解开,所以现在……那就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报怨,开始反击吧!

    “什么抢亲?!刚刚是咒老娘,现在又是抢婚?甘仁武你行啊,到底趁老娘出去的时候,干了不少大事啊?!”

    果然听到萧岚依的话,江然笑顿时炸毛,本来已经忘记刚刚被甘仁武咒的事情,现在也全部想了起来,一拍桌子起身走向甘仁武,揪着他的衣领,挥手威胁道:“赶紧给老娘老实交代!”

    “什么抢婚?没有抢婚啊夫人!这两个人,因为这两天不服本大人管理,所以故意在这里挑拨离间啊夫人!你等着,我这就把她们赶出去!”

    甘仁武说着挥手示意暗处暗卫赶紧出来赶人。

    他一刻也不想再让萧岚依她们在这里多留,若是将沈悦冰的事情抖出来,江然笑那个母老虎还不得闹翻天了?

    府中暗卫不仅仅只有那日甘仁武带来的两个,甘仁武一挥手,竟是齐刷刷从暗处出来了六个暗卫,向萧岚依与赵大真两人包围而去。

    呵,果然不愧是尚书家公子,虽然被贬至明曲镇,身边还带着这么多保护之人。

    萧岚依冷笑一声,看着那六个武功了得的暗卫,手以成刃,主动出击。

    那些暗卫萧岚依能解决一次,就能解决两次。

    上次大婚时是两个?这次六个她也照样解决无压力!

    最后一个暗卫被萧岚依击倒的那一刻,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凝固了一般。

    厅中的江然笑与甘仁武都被惊呆,看着萧岚依一副不好惹的架势朝自己走来,甘仁武赶紧捂了脸颊,喊道,“你别过来,小心本大人……”

    甘仁武的话还没有说完,萧岚依就已经闪至甘仁武身旁,指尖迅速在甘仁武身上一点,不着痕迹封了甘仁武的穴道,让他无法出声说话。

    做完这一切,萧岚依转身看向江然笑,开始了她的‘表演’。

    “夫人,小女子说的千真万确!那日小女子村中有人成婚,大人跑去打断婚礼后,口口声声说挚爱那新娘子,还要让新娘子跟他走。小女子那日也在场,听了大人的话,便向大人提了您,让他莫要辜负您。谁知大人不仅不听,还说要休了您!幸好新娘子与新郎官情深至极,当众拒绝了大人,让大人没有得逞。

    大人今日之所以以夫人身子不适来封小女子店铺,便是因为当日被新娘子拒绝后生气,记恨上了小女子,觉得是小女子导致他抢婚未遂,然后报复小女子!”

    萧岚依说完一副无辜模样,看着脸色已经开始有发怒迹象的江然笑,恳求道:“夫人,小女子当时都是因为想要帮您,这才被大人记恨,夫人可是要给小女子做主呐!”

    萧岚依说的那叫一个情真意切,好像她当时真的帮江然笑说过话一般。

    不过演戏嘛,就得演真一点。

    不然甘仁武那个睁着眼睛说瞎话的鼻祖,还以为这世上就他一个人会演戏,就他一个人能将黑的说成白的呢。

    她萧岚依今天也要让甘仁武知道知道,什么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唔唔唔……”

    甘仁武闻言惊呆,强烈的求生欲让他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心里盛满了想反驳萧岚依的话,却因被封了穴道,只能吃力的唔唔着。

    江然笑的脸色随着萧岚依的话变了又变,看着的眼神中虽然冒火,但却突然看向萧岚依,质问道:“我凭什么信你的话!我与我家大人多年夫妻,你休要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

    “夫人,小女子所言句句属实,夫人若是不信,大可以去风西村中询问一下沈家女儿沈悦冰大婚之日的事情,到时一问便知小女子有没有骗您!”

    萧岚依眼神坚决的迎上江然笑的视线,回答道。

    “沈悦冰?居然是沈悦冰那个女人!!”

    江然笑听到沈悦冰三个字,刚刚还对甘仁武残存的一丝信任瞬间瓦解,看向直摇头说不出话的甘仁武,直接啪啪两个耳光打了上去,怒骂道:“都六年了!你居然还没有忘了那个女人!而且还找到了她,在她大婚时,说要娶她休我?当年你信誓旦旦跟我爹保证的话,难道你都忘了吗!”

    说完江然笑又是两巴掌上去,双眼通红到已经没有了理智。

    沈悦冰,那个甘仁武六年前为了娶自己,一脚踹开的女人,没想到这么久了甘仁武居然还是没有把她忘掉!那自己这么多年在他身边的陪伴到底算什么?自己当年非要嫁给他,让爹爹帮他又是为了什么?!

    现在他因为被人陷害,调任这里,自己还为了两人可以早点回京城,而专门去吃斋念佛,这就是他甘仁武给自己的回报?!

    “月红,给本夫人拿纸笔过来!本夫人要休夫!本夫人要回相府!”

    江然笑眼睛通红,声嘶力竭的喊着,手下甘仁武已经被她挠的满身是伤,听到她说要休夫,直接慌了,拽着她的衣袖,想要挽留,却只能干张嘴,出不了声。

    他这么多年能够一直让江然笑留在他身边,就是因为他那张能唬人的嘴,现在没办法出声,他完全没有了优势。

    看着江然笑已经开始动笔写休书,甘仁武眼一红就冲向萧岚依,龇牙咧嘴的模样恨不得把萧岚依给吃了。

    萧岚依很轻松的就躲开了甘仁武的攻击,趁着江然笑写休书之际,与赵大真狠狠将送上门来的甘仁武胖揍一顿,最后将他的脊柱给击断后,两人这才离开了此刻已经鸡飞狗跳的镇老爷府。

    甘仁武最后被打的几乎瘫在了地上,脊柱受伤,让他根本无法起身。

    江然笑气红了眼写下的休书悠悠然随风飘在了他的身旁,听着江然笑渐行渐远,命令月红即刻离开,回京中相府的声音,甘仁武便觉胸口一闷,吐出一口浊血,昏倒在了厅中…

    “岚依,刚刚打的,可真爽!”

    出了府衙大门,赵大真就兴奋的说着。

    刚刚他打甘仁武的时候,简直是把那次甘仁武破坏刘卓宇大婚时的怨气也一起施加在了上面,每一拳都是下狠手的,打的那叫一个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