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零七章突然转性
    不着急?仙瑟夜白眼一翻,无奈道:“我可听说圣兽不受伤,一受伤,那伤好的时间可就没边了!我这辈子,还能等你想起来吗?”

    他们历代守护圣兽,也没听过有圣兽受伤,这货倒好,忘了使命,还受了伤?

    要是让他知道他千里迢迢赶来,守护的圣兽事这模样的货色,他定不会跟三哥争着过来。

    果然他出门那日就应该看看天象,不该因为兴奋,直接背了魂器就奔来伏耀大陆的!

    这不,没看天象的结果就是——

    一来就被小偷盯上,偷了他所有东西……

    好不容易找到沉睡了千年的圣兽,还是这货色?

    他在他们那万人敬仰的司命,到底为什么要来这里遭这份罪呢?!

    “嗷嗷嗷嗷嗷——”

    能能能,我发现我那主人的血有愈合之效,与她契约时,我喝了一点,现在体内也有了一些她的能力,这愈合的速度已经很快了,就算原本需要一百年能好的伤,现在五十年不到应该就能好,这辈子,你能等到的。

    “……”

    五十年?那时间可真短!

    仙瑟夜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决定自己还是别跟这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兽计较了。

    他还是多给他按按脑袋,让它这只健忘的兽,赶紧想起来它的使命吧,不然它耗得起,他们仙家那事可耗不起…

    萧岚依出了萧家,直奔谷祁苏的成衣店而去,路上竟是突然碰到了正带着四个丫鬟,打扮的花枝招展,也往成衣铺去的赵筱熙。

    这女人,不会又是去找她家男人的吧?!

    萧岚依眼睛微眯,眸中泛出一丝危险气息。

    可能是与萧岚依交锋太多次,赵筱熙居然隔着茫茫人海,就感觉到了萧岚依的注视,回头看了眼萧岚依,竟是还心情大好的走向萧岚依,跟她打了个招呼,随后邀请道:“你也是去成衣店的?正好,我们一起过去。”

    赵筱熙说话间,竟是没有了平时的嚣张跋扈,也不似在谷祁苏面前的矫揉造作,竟是有一丝丝让人觉得舒心之感?

    这是转性了?还是……这是她新学会的什么招数?

    萧岚依挑眉,谨慎的从头到尾看了眼赵筱熙——

    手上没凶器…

    身边没打手…

    身后丫鬟也都是肩不能扛,手不能提…

    危险系数居然为零?

    “赵筱熙,我告诉你,萧月笙是我相公,我跟秦旭炎一点关系也没有,你别再纠缠我相公……”

    “我知道我知道。萧姐姐,我不跟你抢萧月笙了,我现在,已经找到了我的‘真爱’,走,我这就带你去瞧瞧。”

    赵筱熙直接打断萧岚依的警告,一副无良小媳妇的模样,就要带萧岚依往前走。

    只是走了几步,赵筱熙确是发现萧岚依并没有跟上来,疑惑回头,询问道:“萧姐姐,你怎么不走啊?”

    听闻赵筱熙口中又一声‘萧姐姐’,萧岚依浑身鸡皮疙瘩爆长,赶紧摆手道:“你可别叫的这么亲热,咱们俩没那么熟!”

    “诶呀,萧姐姐你就别见外了,咱们也是不打不相识,以后,咱们还有更多机会见面呢!”

    赵筱熙自说自话着,直接拉了萧岚依的胳膊,带着她就往前走,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恋爱的气息,整个人居然看起来十分具有亲和力?!

    这还是那个明曲镇出了名的疯婆子吗?那个被她移情,看上的倒霉男人,到底是个何方神圣?

    “萧姐姐,筱熙喜欢的人,就是他……”

    站在成衣店门口,赵筱熙红着脸指着里面正在众客人中忙碌的长曲,说罢便娇羞的用手帕挡住了脸,哼哼唧唧个不停。

    这般小姑娘似的娇羞模样,与萧岚依脑海中她炸毛打人的模样突然交叠,引得萧岚依不自觉打了个哆嗦,看向赵筱熙,不确定询问道:“你说的,可是长曲?”

    “对,就是他!”

    赵筱熙点头,小脸儿竟是更红了几分。

    “那我劝你还是别喜欢他了,他只是个店中小厮,也没有什么富贵身份,配不上你的。”

    萧岚依直接道。

    其实萧岚依心里更想说的是,像赵筱熙这样的大小姐,还是别祸害长曲那样的普通了!

    这才几个月,她就接连换了三个对象喜欢?赵筱熙的心里,是装了一座城吗?

    “萧姐姐,你怎么这么说话啊!长曲虽然没有什么显赫的家室,可是他人好啊!”

    赵筱熙闻言立刻不开心的看着萧岚依,嘟嘴道:“难道那萧月笙除了好看,还有什么别的富贵身份吗?他开店的银子,都是从萧姐姐那里拿的,萧姐姐不是照样喜欢他?萧姐姐,你应该最理解我的啊!”

    “理解个屁!”

    萧岚依闻言也不跟赵筱熙再打哈哈,直接道:“你这么个花心大萝卜,见一个爱一个,可别再祸害我家长曲了!”

    长曲在萧岚依心里可是个十分深得她心的伙计,有为青年一个,她可不想让赵筱熙这样变心比变脸还快的女人,去糟蹋了这么个好苗子。

    而且赵筱熙居然会喜欢长曲?

    虽然长曲确实长的是相貌堂堂,但与秦旭炎比起来,也稍有逊色,更别说是与天人之貌的谷祁苏相比了。

    所以赵筱熙会突然‘从良’,从对谷祁苏的疯狂追求中脱离,喜欢上长曲?要么这就是个赵筱熙想让自己掉以轻心的障眼法,要么,这就是赵筱熙一时兴起,准备换换‘口味’的临时之爱罢了,萧岚依绝对有理由相信,她过两日还会再喜欢别人的!

    听了萧岚依那么不给面子的训斥,赵筱熙居然没有生气,反而一本正经与萧岚依道:“萧姐姐,以前都是筱熙任性,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什么,还觉得家中有些钱财,就能得到所有想得到的东西,可是遇到长曲后,筱熙这才第一次体会到了心动的感觉,这次筱熙一定是认真的!”

    赵筱熙说着,回想那日初见长曲时,眼中的柔光更甚。

    她记得那是她来店中找谷祁苏,被谷祁苏不知道第几次言辞拒绝后的一天,被拒绝后的她,突然就觉得十分委屈,蹲在店铺门口撕心裂肺的大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