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一十四章送我去相国府
    “我们也去瞧瞧!”

    谷伊玥闻言给萧琪星使了个眼色,两人很有默契的一前一后跳下马车,下车后又同时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舒展了下筋骨,这才走向马车前那个‘不明物体’旁。

    “呀!这怎么是个人啊!”

    谷伊玥原本以为这是滚落的石块,因此第一眼看去时也没太在意,谁知瞧见那有胳膊有腿的小人儿后,让她顿时一惊,赶紧蹲下身子给他查看伤势。

    萧琪星也跟着谷伊玥一起蹲在了男孩身边,看着路上那个浑身是伤,已经昏迷却依旧疼到皱眉的男孩,心疼的给他擦了擦脸上的脏污。

    看谷伊玥已经给他查看完伤势,萧琪星这才询问道:“伊玥师傅,这个哥哥他怎么样了?”

    “啧啧啧,这伤的可真是重,身上不仅擦伤多,就连肋骨也摔断不少,不过万幸的是没有伤到内脏。想来应该是在山上玩耍,不小心从高处坠落的吧。”

    谷伊玥摇头说着,回头看了看背后的高崖,目测这小孩就是从那里滚落下来的吧?可真是够惨的。

    “伊玥小姐,咱们要救救他!”

    这时一直站在一旁没有说话的仙瑟夜突然开口。

    那小孩衣着富贵,虽然只有**岁模样,可他的眉宇间确是有股不俗之气。

    司命的直觉告诉他,救下这小孩,一定不会有错!

    “怎么,又是你神棍的直觉?”

    谷伊玥闻言挑眉,语气中火药味十足。

    她还记着那日她在萧家哭时,这货嫌弃她的模样。

    要不是这几日要靠他赶马车,谷伊玥估计早就把这个胆敢嘲笑他,这两天还一直口无遮拦的男人给抓了回去做药人了!

    “什么神棍的直觉?我是司命!这叫老天爷的直觉!”

    仙瑟夜强调道,随即也不再与谷伊玥犟嘴,与她讲着道理,开口道:“这再怎么说也是个小孩子,是条性命,你身为医者,不应该救救他吗?”

    “我不是医者,我是毒者!所以你最好别惹我!”

    谷伊玥闻言白了眼仙瑟夜,虽然是在反驳他,与他犟嘴,却还是蹲下身子给小孩的身上做了简单的包扎与固定。若不然,就小孩如今这般浑身断裂的模样,根本无法移动。

    萧琪星看谷伊玥再为男孩固定,赶紧蹬蹬蹬跑上马车,将马车外的情况告诉了萧岚依。

    “萧姐姐,这小孩怕是玩耍时不小心从山坡上滚下来,摔成了重伤,我给他做了简单的接骨处理,咱们正好待会儿要进城,到时候顺路把他送到医馆吧。”

    谷伊玥话落,便已经让仙瑟夜将固定好的小孩抱上了马车。

    她手头没有治疗骨伤的药物,顶多能帮小孩接个骨,若是再深一步的治疗,就只能去医馆了。

    萧岚依已经在刚刚萧琪星口中了解到了些情况,看着那重伤的孩子被送进马车也没拒绝,躺在谷祁苏怀中,打量着那被放置在马车地板上的小孩。

    这小孩,看起来可不像是普通人。

    这是萧岚依看到小孩后的第一感觉,因为他一身衣物虽然已经被滚下山崖时毁的七七八八,但上面的金丝绣线却十分扎眼,普通人家的小孩,可断然穿不起这般大手笔的衣物。

    这样的孩子,居然会玩耍时从山坡上不小心摔下来?萧岚依心里实在是接受不了这个推论,不过看他还是个孩子,又摔伤在自己马车前,顺路送他去医馆,也并不麻烦,就当是积德行善了吧…

    马车一路咯吱咯吱往斌禹城行去,车上的气氛因为小孩的伤势,而显得有着压抑。

    “恩…”

    因为看着小孩胳膊上被山石割破的伤口一直血流不止,萧琪星便与小孝一起,想帮他上药,谁知这才一碰小孩,就听他痛苦的闷哼了一声,软而浓密的眉毛深深蹙起。

    “咱们轻点。”

    萧琪星见状手下动作更加轻缓,生怕再弄疼了他。

    不过伤口有些已经沾到了衣服,为了更好的上药,两人便得将衣服从伤口中拉开,没几下便把小孩疼醒,浓密睫毛颤抖着睁开,看到萧琪星与小孝后,原本谨慎,凶狠的眸子中突然蒙上了一层疑惑,“你们是谁?”

    男孩的声音有些沙哑,小孝见此给他倒了杯茶,抬着他的脑袋给他喂了些水,这才看向萧琪星,示意萧琪星来回答男孩的问题。

    “我叫小星,他是小孝哥哥。你从山崖上摔下来,刚好摔在了我们马车前,身上骨头断了许多,伊玥师傅就给你固定了身子,将你带上马车。我们准备送你去斌禹城中的医馆医治。”

    萧琪星努力给小孩解释着,希望他可以听懂自己的话。

    他刚睁眼时的凶狠,可真是吓了自己一跳。

    “摔下山崖?”

    男孩闻言蹙眉,感受着身上的痛感,竟是自嘲一笑,看向萧琪星,命令道:“送我去相国府。”

    “相国府?相国府是哪里?”

    萧琪星闻言又是满脑袋疑惑,看向萧岚依求助。

    “相国府是朝中相国大人的住府,斌禹城是皇都,相国府就在那里。”

    接收到了萧琪星的求助信号,萧岚依解释道,随后看着那说话语气习惯了命令的小孩,挑眉询问,“你是相国家的公子?”

    男孩听到萧岚依的声音,这才知道原来马车中不止只有他能看得见萧琪星小孝他们,还有其他人。

    刚刚放下警惕的眼神又恢复了一开始的谨慎,开口道:“送我过去。到时候相国大人定会给你们厚礼,不会亏待你们的。”

    “哥哥,受伤了还是去医馆比较好。”

    萧琪星十分中肯的建议道。

    他本来还以为‘相国府’是个什么大医馆呢,刚刚萧岚依一解释,他才知道那就是大官的府邸。

    受伤了,找大官?那还不如直接找大夫要好!

    男孩听了萧琪星的话,眉头一蹙,明显是有些不大高兴,但看着萧琪星一脸天真的模样,终究是叹了口气,道:“相国府中有大夫。”

    “哦~原来是这样啊。”

    萧琪星了然点头,看向萧岚依道:“那娘亲,咱们就送这个哥哥过去吧,大官家里的大夫,医术定也会好些。”

    “好。”

    萧岚依点了点头,并没有拒绝这个请求。

    这小孩本就看起来身份不凡,所以他提及相国府,萧岚依也并不惊讶,将他送到相国府还是医馆,其实也没事太大差别。

    男孩听到萧岚依应声,心中暗暗松了口,想到自己坠崖过程后,眼中迸出一丝冷意…

    之后马车便没有再遇到什么情况,一路赶往了斌喜国国都斌禹城,在预计的晌午十分,恰好入城。

    城中因为菊花节的举办而热闹非凡,刚一进城,就能听到马车外吵杂的人声,与城外的静谧相比,简直是两个世界。

    一向喜好热闹的谷伊玥听到这动静,与萧琪星两个脑袋一左一右趴在马车车窗,掀帘往外看去。

    “叉烧包,大羊腿,卤肉卷……”

    萧琪星留着口水给众人报着菜名,身在马车中,心却早已经飞到了各种美食的摊位上,再也没法收回来。

    “咕噜噜——”

    终于抵挡不住美食的诱惑,萧琪星揉着小肚子,收回一直被美食诱惑的眸子,看向萧岚依,不好意思道:“娘亲,小星想吃……”

    “已经中午了,小星确是该饿了。”

    萧岚依揉了揉儿子的脑袋,看着地上因为受伤,此刻额头上已经渗满冷汗的男孩,道:“你可知这城中有什么好点的酒楼?”

    “我只听过丰宴楼,其他的,不知道。”

    男孩艰难的说着,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又道:“送我去相国府,到时候,我会让相国大人设宴款待你们。”

    “相国大人?算了吧,我们这种平头百姓,还是吃些普通的东西便好。”

    萧岚依耸肩说着,转眸对同样想出去马车外的谷伊玥道:“伊玥,要不你带小星小孝先去丰宴楼吧,等我把这孩子送到相国府后,就去丰宴楼找你们。”

    她这次救人,本就是顺路,她可不想再生事端,万一扯进这斌喜国的一些纷争中,可就不好了。

    “好啊好啊!”

    谷伊玥早就迫不及待想跳下马车出去玩了,听闻此话,忙不迭点头,招呼着萧琪星与小孝就要下车大吃一顿。

    “好生照看两个孩子,切莫贪玩。”

    下车前谷祁苏突然开口,显然并不相信让谷伊玥照顾孩子。

    “知道了知道了,月笙哥哥尽管放心。”

    谷伊玥回头嬉皮笑脸的与谷祁苏保证着,掀了马车帘就往驾车的仙瑟夜耳朵上招呼,“停车停车,本小姐要下车。”

    仙瑟夜毫无防备,被谷伊玥揪了个正着,惊的他差点没从马车外沿上掉下去。

    “你这疯女人轻点!这是可是人耳朵!”

    仙瑟夜蹙眉拍开谷伊玥的手,赶紧勒紧僵绳,叫停了马儿。

    “我告诉你,虽然你说你是什么劳什子的药谷小姐,可我还是司命呢!再对我不尊敬,小心我找到了我的魂器,给你好看!”

    仙瑟夜揉着自己被捏红了的耳朵,愤愤放着狠话,谷伊玥则是如同没听到一般,已经带着萧琪星与小孝下了马车,准备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