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一十八章豪华的包厢
    “你再等会儿吧,掌柜不是说要给你再做一份吗?这份现在是我们的了。”

    谷伊玥对这盘水晶虾十分中意,但由于她直接是让小二招牌全上,所以多了份虾也没有注意到,没想到竟是这男人桌上上错的?还真是麻烦。

    “不可能!大爷我两盘全要!”

    那人说着已经走了过来,视线落到被几人吃剩一半的水晶虾仁时,顿时炸毛道:“果然是一群乡巴佬!不知道自己都点了什么菜吗,居然上了桌就吃?如果不是本大爷说出来,是不是你们就打算白吃了这盘菜?乡巴佬!!”

    “不就一盘菜吗?我们都吃了,也没法给你在吐出来,你就再等会不就行了,这么咋咋呼呼,也不知道谁才是乡巴佬!”

    谷伊玥素来不是能沉住气,随意被人吼的主,所以在她用全部耐心与那人好好说话后,那人还是这般不识趣儿的骂骂咧咧,当即也不再忍,直接起身一包药粉朝着男人撒了过去。

    男人躲闪不及,吸入药粉后,便觉自己一瞬间脱力,如一滩烂泥一般再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瞬间倒地。

    倒地之后的几秒钟时间,男人都是蒙的,抬头仰视着谷伊玥似笑非笑的小脸儿,慌张道:“你,你做了什么?怎不信我让我姐夫……”

    “你姐夫那么厉害你让他来啊!”

    谷伊玥打断了他嚣张的话语,并且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不屑道:“自己没本事,只会搬出你姐夫的名头?还真是让人瞧不起!”

    说罢谷伊玥转身坐下,无视地上动弹不得的男人,继续吃着饭菜。

    “我告诉你,我的人刚刚已经去请我姐夫过来了,你识相的话就赶紧给本大爷道歉,然后把本大爷请上去好好赔礼,要不然待会儿我姐夫过来了,你们一个都别想跑!“

    男人见状急急地上骂骂咧咧,虽然依旧是在撂狠话,但是他的声音却比一开始闹事时要弱了不少,看样子应该是谷伊玥的药物起了效果,让他只觉越来越无力。

    不过任凭男人再怎么喊,萧岚依她们一桌都没有要搭理男人的意思。

    酒楼中的客人也明显被谷伊玥这一出手给吓到了,一个个坐在大厅,精神紧绷的吃着饭菜,不敢再看这边动静。

    当然,即便是他们害怕,他们也并不同情那个地上的男人,只觉得他是罪有应得,并且都因为他的被整治,而有些暗爽。

    “本店伙计不小心上错了菜品,让姑娘心烦,是我们的不是,我身为店中掌柜,在这里亲自给姑娘致歉了。”

    酒楼掌柜突然上前躬身请罪,说罢看着地上骂骂咧咧的男人,又面露难色开口道,“只是不知姑娘对这位客官做了什么?可会危及生命?”

    虽然店掌柜对地上那一直骂骂咧咧的男人没什么好感,但是毕竟身在他们店中,他再讨厌那人,也得保证店中客人生命安全,断不能让人在他店铺中出事。

    “放心吧,这只是让他暂时脱力的药物罢了,等我们吃完饭,他的药效就差不多能解,不会危及生命。”

    谷伊玥说着,又听地上男人骂骂咧咧,秀眉一蹙就要再掏药粉,却听店掌柜及时开口道:“不知几位要不要去楼上包厢吃饭?包厢内可能会安静些,就当做是本店给众位的赔礼,不多收取费用。”

    “如此甚好,掌柜引我们去包厢吧。”

    谷祁苏闻言开口,看了眼谷伊玥,示意她不要再乱用药后,抱着萧琪星起身,跟着掌柜一起去了二楼包厢。

    谷伊玥被谷祁苏示意,也不好随意用药,给了那人一个白眼后,这才随几人一起去了二楼。

    刚一进入二楼,几人顿觉耳边一阵安宁,一直跟着掌柜走至最里面的包厢后,掌柜这才恭敬躬身开门,道:“众位请进,里面若是有什么不适,尽管跟小二提,饭菜待会儿就会送到。”

    “好。”

    萧岚依点头示意掌柜可以不用招待,这才跟着谷祁苏一起进入包厢。

    “哇~”

    这是几人进入包间后心照不宣的惊讶。当然,是除了谷祁苏与谷伊玥的所有人。

    只见包厢中上好桌椅摆放整齐,名人字画随处可见,雕花屏风与装饰器物也都精致的令人咂舌,一进入其中,只让人觉得一个字——贵!

    仙瑟夜这看看,那瞧瞧,口中不由咂舌道:“啧啧啧,这包厢可真是豪华,你们这伏耀大陆的人,过的可真是奢侈。”

    “什么我们伏耀大陆的人?说的好像你不是人一样。”

    谷伊玥闻言白了眼仙瑟夜,说出的话十分不客气。

    “你才不是人呢。”

    仙瑟夜回了一个白眼给谷伊玥,随后两人怒瞪半晌,齐齐冷哼不再搭理对方。

    她们两个因为一开始互相留没给对方留个好印象,因此现在见面怎么看怎么觉得对方不顺眼。

    并且仙瑟夜总是瞧不起谷伊玥这个药谷小姐,谷伊玥也总是不信仙瑟夜什么司命,什么算命的话,两人可以说是水火不容的典范。

    “咦,我想起来了,悦阳师姐说过她就是从斌禹城中来的,这铺子,不会是她吧?”

    谷伊玥看了会儿墙上的山水画,沉思一会突然开口,兴奋坐在了饭桌上,刚要问谷祁苏,就听萧岚依突然开口:“你说的悦阳师姐,可是斌禹城的悦阳公主?”

    “悦阳公主?”

    谷伊玥听了这话一怔,蹙眉想了一会儿,摇头道:“我不知道,我就记得悦阳师姐说她是斌喜国人,而且在斌喜国国都生活。”

    正好这时店中伙计进来送菜,谷伊玥便拉着伙计询问道:“小二我问你,这铺子的老板可是叫圣悦阳?”

    闻言伙计脚下一个踉跄,好容易才稳住身子,震惊看着敢直呼他们斌喜国公主名讳的谷伊玥,好半晌才道:“回客人的话,这铺子确实是悦阳公主名下的。”

    说罢小二赶紧将手中饭菜上桌,然后逃也似的离开,生怕谷伊玥会再说出什么让他吃惊的话。

    “悦阳公主?看来师姐果然是这斌喜国的公主啊,可真是藏的够深的。”

    谷伊玥无视了仓皇逃离的小二,感慨的同时,又看了看这富丽堂皇的丰宴楼包厢,突然笑出了声,“怪不得师姐之前在药谷就喜欢将房间布置的华丽无比,原来是自小住在皇宫习惯了,我之前还以为悦阳师姐是大陆哪个富商的女儿呢。”

    而且要不是知道悦阳师姐偏爱华丽,并且还十分喜欢百年前王大学者的字画,她也不会在看到这个包厢的中装饰以及字画的时候,立刻猜测出这是悦阳公主的铺子。

    “我们刚刚来时,遇到悦阳公主了。”

    萧岚依看着谷伊玥一个人自言自语时,突然开口。

    “什么?你们见悦阳师姐了?”

    谷伊玥闻言眼睛一亮,下意识看了眼谷祁苏,这才猜测道:“悦阳师姐难道也是因为今日的菊花节所以出宫游玩的吗?这样没准儿待会儿咱们去玩的时候,也能遇到她也说不定呢。”

    “她才不是来玩的呢,她是来找人晦气的。”

    仙瑟夜没好气的插话,想到刚刚那悦阳公主几鞭就毁了他们马车,就更是阴阳怪气道:“而且你那悦阳师姐刚刚可是霸气的把咱们乘了这么久的马车给毁了,咱们待会儿怕是还得换辆马车呢。也不知道公主到底是个什么官衔,居然让她这么无法无天,真是气人。”

    “马车?你是说悦阳师姐把咱们马车给打坏了?这怎么可能!”

    谷伊玥惊讶扬声,由于实在是接受不了这个消息,看向谷祁苏,询问道:“月笙哥哥,那小子是不是在胡说八道?悦阳师姐虽然脾气火爆了点,可怎么着也不会敢伤咱们的马车吧!”

    “他没有胡说八道。”

    谷祁苏淡淡说着,迎着谷伊玥充满质疑的眼神,突然道:“她来了。”

    谁来了?

    坐在谷祁苏身旁的萧岚依蹙眉,调动内力感知了一下,确实是感知到有人正在往他们包厢走来,而且不止一人。

    “叩叩叩——”

    脚步声停在了萧岚依包厢门口,敲门声紧接着传来。

    “进来。”

    萧岚依应声,门被从外面推开,进来了一男一女两人。

    女的是悦阳公主,男的是身着宫中侍卫铠甲,一看便知是在宫内品阶不低的男人。

    “谷……”

    圣悦阳进入包间内,第一眼就看到了让人无法忽视的谷祁苏,刚要拱手请罪,却哪知脑海中突然传来谷祁苏的声音:“不要唤我谷主,就当不认得我。”

    不唤谷主?

    圣悦阳闻言疑惑蹙眉,在原地躬身半晌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如何行事。

    她此番过来时,已经将她最珍爱的华贵马车带了过来给谷祁苏赔罪,可谷祁苏不让她唤他谷主?这是个什么意思?

    “你这女人居然跟过来了?怎么,刚刚在路上,还没闹够?”

    仙瑟夜看到圣悦阳进来后,下意识缩了缩脖子,谨慎的瞥了瞥圣悦阳腰上挂着的皮鞭,随时防备她掏皮鞭打人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