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一十九章镶金嵌银的豪华大马车
    “不是,我是来道歉的。”

    圣悦阳闻言尴尬的笑了笑,随后好脾气道:“我还给你们准备了新的马车,就在丰宴楼外,你可以随齐风下去看看,有什么不满意的尽管提。”

    说着,圣悦阳看向身旁护卫,道:“齐风,你带他去马车边看看,有不满意的,立刻满足。”

    “是,属下这就去。”

    齐风拱手,看着仙瑟夜因为听到圣悦阳来送马车而好奇起身走来,恭敬朝他点了点头,带着他下去看马车去了。

    “公主为何会想到要给我们送马车?”

    萧岚依这时开口询问,对于圣悦阳居然会找到这里,并且跟变了个人一样要给她们送新马车的行为十分不解。

    圣悦阳看着萧岚依与谷祁苏坐的竟是比谷伊玥还近,便知着萧岚依的身份一定不低,好脾气的开口道:“刚刚都是本公主心情不好,这才在街上无理取闹,挥鞭毁了你们的马车…”

    说到这里圣悦阳突然顿了顿,眼神看着空气,似是在蹙眉沉思,又好像是在倾听什么,一会儿后,这才继续道:“刚刚是本公主的失态,险些伤了你们,回宫以后本公主越想越觉得愧疚,怕因为此事,会给我斌喜国皇室留下污点,便打听了马车的来处,特地过来给你们送一辆新的马车,还望诸位可以原谅我刚刚的失礼。”

    谷伊玥听了圣悦阳的话,大概了解到了刚刚的事情,因此在圣悦阳话落,便赶紧给圣悦阳解围道:“没事没事,悦阳师姐不用愧疚,这件事都只是误会罢了,我们不会介意的,是不是,月笙哥哥,萧姐姐?”

    她在药谷和圣悦阳关系还不错,只是圣悦阳四年前便出师,不必再整日待在药谷,所以两人现在鲜少见面。

    药谷等级分明,弟子对谷主无理,乃最不可饶恕知错,她才不想好不容易才与圣悦阳见一次面,就要看到圣悦阳被谷祁苏惩罚,因此借着萧岚依也在,谷祁苏无法太明显拒绝的时候,让他口头答应原谅圣悦阳再说。

    “为夫听娘子的。”

    谷祁苏率先表态,一个‘娘子’将圣悦阳惊的差点下巴坠地。

    拽了拽身旁谷伊玥,用眼神询问着她自己是否幻听,得到谷伊玥正儿八经摇头表示她不是幻听以后,她的下巴终于彻底坠地。

    他们家一向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谷主,居然成亲了…

    而且她刚刚还得罪了那人……

    那女子既然能得谷主青睐,就应该不是个小心眼,一直揪着这件事不放吧?

    圣悦阳看着萧岚依的心情十分忐忑,萧岚依确是十分奇怪。

    为什么要他们要问自己介不介意?这件事,她介不介意有什么区别?人家可是斌喜国的公主,她纵然介意,难道还能在人家的地盘,对人家动手吗?

    况且这圣悦阳只毁了她们马车罢了,现在又给他们送来了一辆,还态度诚恳道歉,她更是没有计较的理由了,于是点了点头,道:“当然不会介意了,公主居然屈尊降贵过来与我们这等平民道歉,我若是再斤斤计较,岂不是显得太过小心眼了。公主还是莫要再介怀这件事的好。”

    闻言圣悦阳可算是松了一口气,满脸感激的看着萧岚依,道:“姑娘可真是大度,人美,心更美!”

    “……”

    这确定还是刚刚那个不分青红皂白,就挥鞭毁车的圣悦阳吗?她怎么觉得这公主是不是突然被人掉包了?

    “夫人,我去看了公主送来的马车,那简直是太豪华了!外面镶金,里面嵌银的,比咱们的破马车不知道好了多少倍!虽然你们伏耀大陆的人比较奢侈,但是不得不说,这样的马车,才配得上让我来赶车!”

    仙瑟夜从屋外走进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飘飘然的,回想马车富丽堂皇的模样,对屋中悦阳公主印象直接从负分提升至及格线,打量了一会儿她的脸,点头道:“还好你知错能改,你现在的面相很不错,应当是有贵人相助,助你度过了劫难!”

    “贵人相助,助我度过劫难…”

    圣悦阳闻言重复了一遍仙瑟夜的话,回想他刚刚说自己不听劝会有劫难,自己就真的在之后发现谷祁苏在马车上。在她以为自己在劫难逃的时候,忐忑过来以后,就遇到了为她解围的谷伊玥。

    这男人,难道真的会算命?

    “悦阳师姐别听这神胡说八道,他都是瞎说的,不用理他。”

    谷伊玥看圣悦阳深思不解的模样,赶紧开口道,谁知圣悦阳确是摇了摇头,坚定道:“不是,他说的很对!”

    说罢圣悦阳便不顾谷伊玥阻拦,走向仙瑟夜,恳求道:“不知大师可否会断人吉凶?本公主弟弟外出之后一直未归,如今已有两日之久,本公主实在是担心他的安危,大师可能帮我断一断他的吉凶?”

    “大师?你真的相信我是大师?”

    仙瑟夜闻言眼睛一亮,对圣悦阳的及格分之际飙升至满分。

    这女人虽然一开始泼蛮了些,但是她可真是识货!

    “当然了相信了大师!”

    圣悦阳闻言坚定点头,随后不好意思道:“实不相瞒,今日本公主今日之所以会心情不好出宫乱发火,便是因为本公主弟弟昨日便不知所踪,今日又在宫中听到那些嫉妒弟弟得父皇宠爱的人,赌咒他一定被人杀害,一时生气,这才不小心惹上了谷……惹上了不该惹的人。不过还好有大师提点,这才没有酿成大错,大师您看您能帮本公主看看弟弟吉凶吗?”

    最后一句话,可着实是圣悦阳为了让仙瑟夜尽心给他算命,而专门给他带的高帽子。

    不过这个高帽子,带的正中仙瑟夜脑门,让仙瑟夜一副遇到知音模样,拍着胸脯给圣悦阳保证自己一定给他算出她弟弟的吉凶。

    随后两人便去了包厢一角供人休息的软榻,由圣悦阳将她弟弟的生辰八字告诉仙瑟夜,仙瑟夜用他一直放在怀中的铜钱与龟壳来帮其算吉凶。

    “那个神棍,又开始唬人了!”

    谷伊玥见状嘟嘴,因为圣悦阳直言她相信仙瑟夜,并且看得出来她真的很着急她弟弟的安危,谷伊玥便硬是憋下了心中埋怨,跟着两人一起去了包厢一角,看仙瑟夜是怎么唬人的。

    萧岚依和谷祁苏则是对此事完全没有兴趣,任由几人闹腾,自顾自的陪着小星小孝吃饭,时不时还得给那只称圣兽的小东西夹一些饭菜。

    “不够不够,主人再多来些。”

    紫苏吃的很快,几乎萧岚依刚给它一小盘,它就能再五秒内解决,然后再问萧岚依要下一盘。

    “紫苏,我怎么觉得你最近食欲越来越大?都快赶上小星了。”

    萧岚依拿着被紫苏吃空的盘子,疑惑道,手上却还是给紫苏不停夹着饭菜。

    刚刚圣悦阳知道萧琪星比较能吃以后,就已经交代掌柜要给他们这个包厢一直上菜,并且记在她的账上,所以即便是紫苏吃的再多,也都能管饱。

    只是这货食欲见长,身上那小伤口却迟迟不见长好,这都好几个月了,还是可以看到鲜红的血肉,确是是让萧岚依有些担心的。

    “嘿嘿,本圣兽要恢复伤口,当然是需要多吃些才能好恢复,主人可莫要嫌弃我,到时候等本圣兽恢复了伤口,本圣兽一定会好好报答主人的。”

    紫苏声音乖巧的说着。

    可能是因为契约的原因,它对萧岚依的感情已经从一开始的迫不得已契约,变成了一种幸好与她契约的依赖。只要待在萧岚依的身边,紫苏就会打兽心里觉得十分安心。

    她的身上,似乎有着让它十分熟悉的气息,虽然,那气息很淡,却足以让它心安…

    “可你的伤口这么久了,还没有愈合的痕迹。”

    萧岚依说着扒开紫苏毛发,看着它毛发下还可以看到血肉的伤口,蹙眉道:“要不让伊玥带你回药谷找那些长老们瞧瞧?”

    “不用,圣兽轻易不受伤,一旦受伤就很难愈合,所以主人不用担心,它不是没有愈合,只是愈合的很慢而已,总有一天它会长好的。”

    紫苏用尾巴扶了扶萧岚依的胳膊,觉得它家主人不发火的时候还是挺温柔的。

    “好吧,那你赶紧多吃点,争取伤口早日愈合。”

    萧岚依说着又给了紫苏一盘菜,心里却有些期待紫苏恢复伤口后到底有什么能力。

    因为它不止一次强调它恢复以后,会很厉害,而且它再怎么说也是只自己契约了的小兽,要真是什么也不会,自己契约了它只会吃,岂不是很亏?

    紫苏并不知道萧岚依心中所想,觉得今天萧岚依真是无比贴心,摇着尾巴吃的十分开心,还在我们意念和萧琪星交谈,互相分享对美食的见解。

    简单来说……就是两个吃货在吃了饭菜以后,互相交流哪道菜好吃,哪道菜更好吃,哪道菜最好吃的没营养话题。

    “啧啧啧,公主,这卦象可不是太好。”

    包厢一角,仙瑟夜托腮看着龟背中的铜钱,脸色十分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