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二十章:吉人自有天相
    “怎么个不好法?”

    圣悦阳见此焦急询问。

    “卦象显示,十六皇子他现在有难,不过并不危及生命。”

    仙瑟夜说着,看这伏耀大陆上唯一一个信任他的圣悦阳眉头紧蹙,焦急的模样,想了一会儿,道:“既然你是第一个相信本司命的人,今日就多送你一卦,帮你看看十六皇子究竟什时候能有消息。”

    说着仙瑟夜便抓了铜钱,按照心中阴阳八卦之术,又再占了一卦。

    这次看到铜钱刚一落稳,圣悦阳便急急问道:“怎么样大师?卦象显示,我什么时候才能有十六弟的消息?”

    看到卦象时,仙瑟夜松了一口气,装模作样的抿了一口茶后,道:“多则十天半月,少则一两日便会有消息了,公主不必担心。”

    圣悦阳听后,并没有因为仙瑟夜的话松气,反而更加担忧道:“十天半月…可是你不是说十六有难,他能挺到那个时候吗?”

    “放心吧,十六皇子吉人自有天相,说没事,就一定会没事的。”

    仙瑟夜说着,收起龟壳铜钱,去向饭桌跟小星抢吃食去了。

    他刚刚下去后问了齐风才知道,原来‘公主’并不是一个官职,而是掌管一个国家的皇室女儿,那她的弟弟‘皇子’就应该是皇家的儿子。

    自古上位者的子女争端最多,这事儿他以前在他们那里的戏本子上听到过,没想到在这伏耀大陆上,还真是这样的。

    随后几人又再房间中开始闲聊,圣悦阳也从谷伊玥口中得知了萧岚依他们此番的动向,突然叹气道:“唉,若是十六弟没有出这档子事,估计也该张罗着去剑幕山了。”

    “民间都传皇家对剑幕山十分感兴趣,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萧岚依闻言挑眉,有些了然,心里对于那神秘的剑幕山,更感兴趣了。

    “是吗?我倒是不知剑幕山有什么特别的,当年我喜欢医,便去了药谷,弟弟尚武,便要去剑幕山。恰好这次剑幕山招募弟子,宫中好几个皇子都要去呢。”

    圣悦阳说到这里眼中隐隐有着怒意。

    她的十六弟,就是让那几个一起想要去剑幕山的皇子一同陷害!

    剑幕山到底有什么她不在意,她就只希望弟弟可以平安归来,可以赶得上他心心念念的剑幕山招募,若不然错过了这次,也不知还得何年何月才能再次招募。

    “悦阳师叔的弟弟也要去剑幕山?”

    一直埋头苦吃的萧琪星这时脑中才分析出圣悦阳上一句话中的意思,激动看着圣悦阳,仿佛要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人。

    因为谷伊玥一直被萧琪星当做师傅看待,所以圣悦阳这个谷伊玥的师姐,便理所应当成了小星的师叔。

    对此圣悦阳实在觉得愧不敢当,她怎么好意思让谷主的儿子喊她师叔?这称呼,让她实在有些忐忑。

    可现在谷主夫人明显不知道谷主身份,她也没办法过多阻止,因此只能掩下心中忐忑,有些惆怅的点了点头,“是啊,不过十六弟现在不知所踪,不然还能让他和小星一道过去。”

    “悦阳师叔别伤心,你弟弟一定不会有事的。”

    萧琪星看着圣悦阳那突然模样,也不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圣悦阳,便忍痛分了她块肉,企图可以安慰她。

    “好,有小星这句话,师叔就放心了。”

    圣悦阳柔声道,看着萧琪星那与谷祁苏有几分相像的小脸儿,不由再次被谷祁苏的隐婚实力折服。

    要知道当年她在药谷拜师三年,一直隐瞒着众弟子她是公主的事情,她就已经觉得自己很厉害了,没想到他们谷主才是更厉害的,平素里对人拒人于千里之外,冰冷如千年寒冰,背地里却娶了娘子,还有了这么大的儿子?!

    对此她真的是甘拜下风,佩服佩服呐!

    佩服过后,圣悦阳突然想起了什么,看向谷伊玥道:“对了伊玥师妹,你们今晚下榻之地寻好了吗?若是没有,正好可以住我那里。”

    “你那里?我们是要进宫住?”

    闻言谷伊玥挑眉,想了想之前与谷祁苏去了次月彦国宫中时,那宫里复杂的规矩,就摇了摇头,道:“还是算了吧,我自有惯了,可住不了那种地方。”

    虽然她去的是月彦国皇宫,可据说四国皇宫都那样,这斌喜国皇宫一定要的跑不了规矩复杂。

    她才不想好不容易放松的时间,去那里受罪呢。

    “不是宫中,我也不喜欢宫中繁杂规矩,所以父皇就给我在城中分了所宅院,这两年一直住在宅院里。不过因为这两日十六弟的事情,我便一直住在宫中,方便尽快得到消息。你们若是过去宅院住的话,也清净些,并没有外人打扰,只管当自家院落居住就好。”

    圣悦阳说罢,谷伊玥思索一会儿,点了点头道:“只要不是宫中就行,反正斌禹城这么大,进城时还听说要走到出城城门,驾马车都要大半日的时间,今日又想在斌禹城中玩玩儿,肯定是出不了城的,住一夜,也好。”

    说罢谷伊玥看向萧岚依,征求她的意见道:“萧姐姐觉得呢?”

    “若是公主不嫌弃,那便叨扰了。”

    萧岚依对此确实是没什么意见。

    因为就如谷伊玥所言,现在往城门赶去,也得到傍晚才能到出城的城门。

    到时候他们就算是出去了,在城外也没地方住,还不如松松散散在城中歇上一歇,养精蓄锐的好。

    “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回去给几位张罗客房,待会儿你们吃完饭,直接乘我送来的马车,让车夫带你们去我府上。”

    圣悦阳说罢起身,带着一直守在一旁的齐风朝包厢门口走去。

    “哪个不长眼的小兔崽子居然敢再我常舟应的地盘上,给我小舅子下药!”

    如同京剧吊嗓子的拉长音从门外传来,还没等圣悦阳反应过来,就见包厢房门被人狠狠踹开,若不是身旁齐风反应快,将圣悦阳带离原地,怕是刚刚那踹开的房门便要直接砸在了圣悦阳脸上。

    “常舟应?”

    圣悦阳不悦看着来人,打量了一会儿,道:“你是那个常侍郎的儿子?”

    “悦,悦阳公主?!”

    常舟应本来气势汹汹的脸,在看到圣悦阳那一刹那瞬间苍白,吞了吞口水,尴尬道:“踹错了,嘿嘿悦阳公主息怒,刚刚有群彪悍不讲理之人在这里欺负下官千里迢迢来城中串门的小舅子,所以下官这才一不小心惊扰公主,还望公主可以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下官这次的莽撞。”

    “彪悍不讲理之人?可是再说我们?”

    萧岚依侧眸看着门口怂包一个的常舟应,微扬的语气让常舟应忍不住心中微寒,探头在包厢内看了看,脸色更加苍白。

    四个大人,两个小孩,这不就是自家小舅子说的吗六个人吗?!可悦阳公主…

    常舟应怯生生转眸看向悦阳公主那张不怒自威的脸,想到悦阳公主一向得皇上宠爱,在城中无法无天的事迹,心情顿时跌落万丈冰窟。

    自家这不争气的小舅子,惹谁不好,竟是惹了悦阳公主的人?这不是再害自己吗!

    “不是你们,不是你们,怎么可能是你们呢,呵呵……”

    常舟应努力讪笑着,一张脸被他努力堆笑的像个盛开的菊花。边说边后退,眼看就要退出包厢,却被药力渐渐失效,努力爬上二楼的自家小舅子一下子又撞进包厢。

    “就是他们!姐夫把他们都抓紧天牢!就像抓昨天那个敢给我衣服弄脏的男人一样,抓紧去好好的打……”

    “你给我闭嘴!”

    常舟应闻言脸色更白,一巴掌呼在自家没脑子的小舅子脑门上,这才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

    小舅子这个暴脾气,被打后抱着脑袋,怒视常舟应,道:“姐夫你打我干嘛!”

    他今天已经够生气的了,好不容易才被同行的人把他姐夫给唤来了,以为能解气了,谁知道他姐夫居然也打他?!

    “常舟应,给本公主解释一下,那个昨日被你抓紧天牢的男人,是怎么回事?”

    不待常舟应回答他小舅子的话,圣悦阳便冷冷质问,吓的常舟应扑通跪地,直求饶道:“那人,那人他之前犯过事,昨日正好被我小舅子撞见了,所以下官这才让人抓了他归案,可没有胡乱抓人啊。”

    “没有胡乱抓人?”

    圣悦阳嗤笑一声,看了眼被常舟应踢出一个脚印的包间门,命令道:“齐风,将他们抓起来送去刑部对峙,若是查到常舟应胡作非为,立刻撤了他的官职,压进天牢!”

    “是。”

    齐风应声,眨眼间就拎了两人消失在了包间门口。

    居然敢踢她的门?闹事闹到她圣悦阳头上的,怎么可能会有好下场!

    “真是不好意思,让诸位见笑了。”

    圣悦阳歉意的回身与几人道歉,并不知道常舟应小舅子与萧岚依他们的恩怨。

    不过她不知道,谷伊玥可沉不住气不让她知道,将刚刚在下面的事情描述了一通后,圣悦阳这才知晓刚刚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