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二十四章谁要灭谁
    “侍郎家的亲家?侍郎家亲家就能卖假货了吗?”

    谷伊玥闻言开口,看向那油光满面,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继续道:“造假药谷证明,开店欺骗百姓,依照伏耀大陆规矩,可是要永久撤销开店资格的,本小姐一直等着你出来,就是想问问你这养生堂中到底有没有真正的药谷证明?若是没有,即便你是皇上的亲家,都免不了被撤销开店资格!”

    谷伊玥说着起身,挺胸抬头的与男人对峙着。

    虽然身材比那大肚便便的男人要矮小纤细不少,可气势却丝毫不见有弱,甚至还比那男人更加硬气不少。

    “无知小儿,休要口出狂言,乱污蔑老夫造假药谷证明!”

    那中年男人被谷伊玥质问,气愤的从鼻子里喷出一股热气,指着原本挂着药谷证明的墙壁道:“我家店中的药谷证明一直张贴在墙上供人随便鉴别,你……”

    话说了一半,中年男人老脸一怔,看着空空如也的墙面,对店中伙计咆哮道:“我的药谷证明呢?!”

    这声音简直如同炸雷,吓的伙计一抖,赶紧蹲下身子将还未被燃尽的药谷证明‘残骸’捡起,“这,这呢……”

    伙计弱弱说着,将手中的纸张残骸递给男人看。

    “你说这是我的证明?!”

    中年男人看到黑焦的证明后又是一怔,随即撒腿冲向伙计,抢过他手中的证明‘残骸’,打量半晌,身体开始颤抖起来,好半晌菜咬牙道:“谁烧的!这是哪个王八犊子烧的!!”

    伙计被中年男人吼的一脸唾沫星子,可是却不敢抱怨,指着谷伊玥道:“就是她烧的。”

    伙计说完,心下一横,直视着中年男人,询问道:“可是老板,不是听说药谷证明不会被火烧坏吗?怎么咱家的一烧就着……”

    伙计说的很委婉,可是明白人一听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那个大腹便便的男人当然也知道是什么意思,心疼拿着那张已经被烧的药谷证明,瞪着伙计没好气道:“道听途说的话能信吗!你看看咱店中的证明烧成啥了,当初买它……当初去药谷办的时候,可是花了不少银子的啊。”

    “药谷证明可是不需要给银子的,我说老板,你这是假证明的事情,看来已经确定了呢。”

    谷伊玥嗤笑着看着男人,对门口一众看热闹顾客道:“大家刚刚可是听见了吧,药谷证明一向是有真材实料的商家,带着他们要贩售的东西去药谷申请开店许可,通过后便可以贩卖带有药谷记录的药物食品。可这家店居然造假药谷证明,又怎么可能卖的是真东西!大家以后要吃真正的养生糕,还是去月彦国的明曲镇买吧,那里糕点可是药谷亲自批准贩售的。”

    “你这混账休要乱误导众人!那家铺子才是作假!我家可是正正经经用噬芽虫制成的糕点!”

    中年男人听着谷伊玥的话气急,连带着证明被烧的怒火一起冲向谷伊玥。

    谷伊玥见状秀眉一挑,刚要动手就见眼前光速划过一物,随即便听那中年男人惊叫一声,捂着嘴巴面色痛苦,似乎被什么东西打到了,疼的他一度说不出来话。

    “这么多年不见,大伯你这嘴巴还是学不会说实话啊。”

    萧岚依说着起身,缓步走至中年男人身边,嗤笑继续道:“杨长如呢?这店,我想也有她的‘功劳’吧?”

    “你,你是……萧岚依?!”

    萧振傲看了萧岚依半晌,突然大惊失色。

    五年前他们一家在明曲镇想让萧红叶做梁家少奶奶一事时,因为得罪了萧岚依,最后被谷伊玥找来的药谷之人搞的在月彦国几乎无法立足,这才狼狈逃到了斌喜国。

    现在好不容易日子过好了,怎么就又遇到这女人了?!

    “对啊,是我你不开心吗?居然盗用了我的招牌,仿制了我的糕点,还污蔑了我的店铺,我竟是不知道,你们这么想念我啊?”

    萧岚依说着对萧振傲冷冷勾唇,“不过你也知道,我这人记仇,得罪了我的人,要么就早早逃到我看不见的地方,要么就等着迎接我的报复。”

    说到这,萧岚依顿了一顿,看了一圈这个铺子后,这才继续道:“不过看起来,你们是想挑衅我要多一些的,那这次,我也不会对你们手下留情!”

    “哼,不对我们手下留情?萧岚依,你以为我萧振傲现在还是那个可以任你宰割的萧振傲吗?!”

    萧振傲说着,眼睛斜眯着看着萧岚依,勾唇恶笑道:“我告诉你萧岚依,当年你毁了我们的所有,让我们一家在月彦国无法立足,这次你自己送上门找事,那咱们就新仇旧恨一起算!”

    “我也正有此意。”

    萧岚依迎着萧振傲的恶笑,唇角弯起一丝带着狠意的玩味,瞥了一眼萧振傲手中快烧完的纸张,道:“当年只赶你们走太便宜你们了,还没有帮我爹娘抱那些年你们欺压他们的仇呢,这次又让我逮到你们盗用我招牌,伪造药谷证明?”

    “你别胡说八道!这就是真正的药谷证明!你们两个敢胆敢烧药谷证明的刁民,才是明着要与药谷作对,我这就让我女婿过来,把你们给抓进大牢,然后交给药谷处置!”

    萧振傲说着,瞪着一直在看热闹的伙计,道:“还不赶紧找姑爷过来!在店里呆了这么久,还一点悟性也没有!”

    伙计被骂,瘪了瘪嘴,虽然不高兴,但还是道:“刚刚小马已经去叫了,想来姑爷一会儿就到。”

    “呵,那就好。”

    萧振傲闻言舒了一口气,这几年间吃肥的脸笑成了快破皮的包子。

    要说他现在这女婿,萧振傲可真是满意的不得了。

    五年前虽然萧红叶嫁给他女婿的时候,他女婿家还没有这般富贵,而且也住在小镇中,可是三年前有一个机遇,他亲家竟是直接成了侍郎,举家搬到了斌禹城。

    萧振傲一家就是那个时候沾了侍郎亲家的风头,一块来了斌禹城,然后在第二年药谷将噬芽虫列入医书后,开了这个铺子的。

    要真说,他们有现在的一切金钱富贵,可都是拜萧岚依所赐。

    不过这都是萧岚依欠他们的!这次,他一定要把萧岚依给关进天牢,让她永远也出不来,然后养生堂这个招牌的主人,就永永远远是他们家的了!

    萧振傲越想越开心,看着萧岚依的视线越来越幸灾乐祸。

    “老板,老板不好了!”

    伙计小马气喘吁吁的声音穿过人群传了过来。

    “什么不好了!老板我好着呢!”

    萧振傲本来沉浸在要将萧岚依除掉的开心中不可自拔,一下子便被小马的话完全破坏。

    冷眼看着从人群中挤进来的只有小马一人,萧振傲不悦质问道:“姑爷呢?!不是让你去叫姑爷吗?这样的办事效率,是不想在店里干了吗!”

    “不,不是的。”

    小马闻言赶忙摆手,在萧振傲面前插着腰,顺气好久,好半晌才喘过来气,开口道:“我刚刚去侍郎府上找姑爷,可是侍郎府中现在一片混乱,说是姑爷他中午被悦阳公主带走了!”

    “被悦阳公主带走?”

    萧振傲一听悦阳公主,肥脸一僵,赶紧追问道:“可知道是怎么回事?”

    “说是大夫人家那个穷弟弟今天中午又惹事了,让姑爷去处理,谁知道他得罪的直接是悦阳公主认识的人,就直接让抓了起来……”

    小马将刚刚从侍郎府中听来的话都告诉了萧振傲,随后道:“不过老板放心,侍郎大人已经进宫面圣了,想必姑爷一定会没事的。”

    “哼,早就说了那正室家的穷亲戚就别联系了,非不听,现在终于出事了吧!”

    得知事情原委后,萧振傲突然冷嘲热讽道。

    反正他亲家如今在朝堂上十分得皇上喜爱,这次常舟应被抓,一定也能平安出来。倒是闹出这一出,那个一直压在萧红叶头上的正室夫人,估计在常家的地位要一落千丈喽。

    待会儿回去可是得让杨长如好好给萧红叶说道说道,让萧红叶趁着这次难得的机会,把那正室给挤走,取代她正室的地位,这样他们家以后在斌禹城说话就更硬气了!

    今日不仅能除了萧岚依这个在他们心里扎了五年的‘针’,还能把在侍郎府中压着萧红叶的正室挤走,今日可真是吉星高照的大吉之日呐!

    萧振傲越想越开心,但当他那顶张油光满面的笑脸,看见萧岚依听到常舟应被抓后,突然扬起意味深长笑意的唇角时,突然就定住了。

    赶紧收了笑,萧振傲立刻恢复威胁模样,道:“小崽子,你可别以为我女婿来不了,就能任你猖狂了,我告诉你,你们可是烧了药谷证明的人,就算我女婿不来,我也能直接把你们押送至府衙。这辈子,你们就在天牢里度过吧!”

    “你女婿可是叫常舟应?”

    谷伊玥想了一会儿刚刚那小马的话,突然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