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二十六章带去交给监刑长老
    店铺又一次归于平静,伙计们开始将店铺中以及门口灯笼的油灯点亮,一下子照亮了整个铺子。

    “燕太医来了!”

    一直到门口围观群众们等的有些不耐烦之际,大柱略带骄傲的声音这才自众人身后传来。

    刚刚吵吵嚷嚷的店门口瞬间安静下来,众人纷纷向后看去,并且自觉让出一条路,供燕太医与大柱直达店内。

    大柱恭恭敬敬将燕太医迎进了店内,跟萧振傲耳语几句后,便立于萧振傲身后不再说话。

    “劳烦燕太医特地过来一趟,实在是店中遇到了不长眼的闹事之人,实在猖狂,草民这才将您请来,让您给草民说句公道话呐!”

    萧振傲点头哈腰的迎着燕太医,用衣袖弹了弹店中木椅的灰尘,这才请燕太医入座。

    燕太医也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与同样四十多岁肥头大耳的萧振傲相比,他的气质实在要高上不少,而且也没有任何发福的迹象,看起来确实很有太医的派头。

    只是萧岚依看着他,总觉得有些不太舒服,觉得他的眼神太过浑浊,里面掺杂了太多的功名利禄,让人不自觉心生疏远。

    “闹事的,就是她们?”

    燕太医坐正后,斜瞥了一眼自他入内,就一直盯着他的萧岚依母子,瞧着两人衣着简朴,眼中蹦出一丝不屑,却在瞧着萧岚依面容时,又露出一丝不可说的惊艳,心中龌龊的小心思顿时萌生。

    “是啊燕太医,就是她们!她们不仅来到店中就闹事,而且还将我们店中的药谷证明给烧了!实在是猖狂,燕太医你瞧瞧。”

    萧振傲说着,将那烧毁的证明递给燕太医。

    燕太医看也没看,直接拍案起身,对着萧岚依怒道:“好啊你这胆大包天的民妇,在我燕太医担保的糕点铺也就算了,居然还敢堂而皇之的烧了我药谷证明?你是想像药谷挑衅是吗!”

    “燕太医莫不是因为这家店铺是你担保,就偏袒他们?明明事情还没了解清楚,就这么质问我,明显是不打算公平对待啊。”

    萧岚依厌恶的看了眼燕太医,尤其是刚刚他对自己露出的那一丝丝龌龊神情,让她实在是有些反胃。

    “你……”

    燕太医被萧岚依这么一说,本是生气,可门外围观群众多数赞同萧岚依的话,众说纷纷,让他面子上稍稍有些挂不住。

    捻了捻胡须,平静了下内心,燕太医这才继续道:“本太医自然是不会因为这家店铺是我担保,就偏袒他们。但是他家药谷证明,是经我提交药谷,颁发给他们的,你贸然烧了我药谷证明这事,就已经十恶不赦,剩下的事情,本太医根本不用再问!”

    “这么说,这家店的证明是真的喽?”

    门外围观群众发言。

    “那是当然,这可是经本太医手办理的!这么多年都未有人敢质疑,谁知今天突然蹦出了这么个无知小儿,还烧了证明?明摆着是挑衅我们药谷!”

    燕太医铿锵有力的说着,背对着众人,面对萧岚依的目光,确是嘲讽中带着丝**。

    萧岚依将萧琪星抱在怀中,并不想让他看到燕太医的龌龊模样,随后质疑道:“那太医可否能解释一下,为何别家铺子的证明火烧不坏,这家铺子的证明一点就着?莫不是太医你自己造假,一不小心在今天被我们发现了?”

    “休要胡说八道!”

    燕太医一听这话当场炸毛,眉毛高挑,怒道:“你不仅烧了药谷证明,而且还污蔑本太医?本太医今日就让你坐穿牢底!”

    “燕太医你先别急着气啊,把为何这家铺子的证明会一点就着解释清楚后,我们帮你一起抓她押送见官。”

    围观群众见状不满开口。

    他们等了这么久,可不是来看燕太医生气抓人的,他们就是想知道,这家证明到底是不是真的?若是真的,又为何会被点着?要不然,他们哪会从下午一下子等到天黑。

    “这……当然是因为申请的时间不同。”

    燕太医强行解释着。

    反正药谷向来神秘,谷种事情,门口那些愚民都是道听途说的,他现在怎么说,就是怎么对,他们根本没有办法来辨别真假。

    这般想着,燕太医说话更是硬气,挺胸抬头继续道:“我们谷主十二月生,生辰当月,申请的证明才是不怕刀火的特制锦布,其余时间都是普通纸张,需要妥善保管才行。”

    “奥~原来如此,那这铺子的证明,看起来确实是真的。”

    “幸好是真的,不然这几个月一直买糕点的银子,可就打水漂了。”

    “是啊,这糕点二两银子十块,可真是够贵的。”

    “……”

    众人闻言纷纷松了一口气,开始讨论起来,萧振傲也终于松了一口气,心里还微微欣喜,暗道自家铺子经过这么一闹,估计以后在城内就会更加出名,到时候,糕点价格就又能再提高了…

    他现在满脑袋都是银钱,丝毫没有注意到已经带着一群药谷弟子走进店中的谷伊玥。

    “咳咳。”

    谷伊玥清了清嗓子,提醒那个背对着门口,面朝店内萧岚依的燕太医看过来,随即质疑道:“我怎么不知道我药谷证明,是分为两种的?燕太医,你说的,是药谷新政策吗?”

    “伊,伊玥小姐?您怎么来了?”

    燕太医听到这声音的瞬间,身子就僵住了,好不容易才转过身,看着那个他这辈子也不会忘记的女人脸庞,刚刚眼中的所有浑浊,都变成了害怕。

    “伊玥师傅,你终于回来了。”

    萧琪星闻着谷伊玥手中的肉香,小脸兴奋的朝她跑了过去。

    “对不起啊小星,刚刚我又去了趟城中药谷府,所以回来的晚了点,你赶紧拿去跟你娘一起吃吧。”

    谷伊玥说罢将手中吃食递给了萧琪星,看着他跑回萧岚依身旁后,这才起身,看向燕太医道:“我不来,不就听不到你胡说八道了?而且你手上那东西可不是萧姐姐烧的,是我烧的,你有意见吗?”

    “没,当然没意见了,这种东西,该烧!”

    燕太医这话几乎脱口而出,刚刚的信誓旦旦欺骗众人的嘴脸在此刻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深深地恐惧。

    此刻他只想赶紧离开这里,这个忙他不帮了!

    “燕太医,这怎么跟你刚刚的话不一样啊,你不是说烧了就是要与药谷做对吗?”

    围观群众认识谷伊玥,也知道她刚刚烧了药谷证明,可是他们实在想不通,怎么燕太医在这个真正烧了药谷证明之人面前,就突然怂了呢?

    “燕太医,你告诉他,为什么这东西该烧。”

    谷伊玥微笑看着燕太医,无害的模样让燕太医心颤。

    别人不知道谷伊玥到底有什么手段,他可是清清楚楚知道,而且他曾经在药谷对女弟子毛手毛脚被惩戒,谷伊玥当时给他下的毒,他刻骨铭心,这辈子也不会忘记!

    “你怎么不说话呢?还想尝尝那时的滋味?”

    谷伊玥语气似有不耐,看着燕太医,眼露嘲讽。显然,她也记得在药谷时的做派,并且对给他下毒惩戒的事情,记忆犹新。

    “因为,因为……因为它是假的!真正的药谷证明,不会被烧毁!”

    看着谷伊玥渐行渐近,燕太医几乎是将这话喊出来的,说完他便如同泄气的皮球,瘫在了地上,被一群刚刚被谷伊玥带来的药谷弟子压到了谷伊玥面前。

    门口围观群众闻言哗然,对燕太医指指点点不停,对于谷伊玥的身份,也诸多猜测。

    “把他带走,交由药谷监刑长老处置。”

    一直站在谷伊玥身后的男子突然开口命令道。

    那男子名唤庄七墨,是照顾在斌禹城中府邸的府邸主管事,刚刚谷伊玥去药谷府唤人过来,他便跟着一起来了。

    “知道了庄师叔。”

    那些压着燕太医的弟子恭敬回应,带着燕太医离开了糕点铺。

    “站住!”

    萧岚依看着渐渐往后门口溜去的萧振傲,冷声何止了他的继续逃离。

    闻言萧振傲哪里会听话真的站住?直接被这两个字震的脑中一个激灵,迈腿冲进了后堂。

    他虽然知道萧岚依在月彦国认识可以随意调动药谷弟子的人,可他做梦也没想到,萧岚依身边的谷伊玥就是那个可以随意调动药谷弟子的人。

    他刚刚就不应该让谷伊玥出去的!

    萧振傲还在懊恼,后襟却突然被人拽住,加上他正要逃跑往前的冲劲,前襟瞬间勒住了他的脖颈,迫使他不得不停下脚步。

    “岚依,你不知道,大伯开这个店,其实都是为了你啊!”

    看实在逃不走,萧振傲直接开始唱苦情戏,一副慈祥长辈的模样,回头看着萧岚依,“你看,大伯在这斌喜国开店,让斌喜国更多的人都知道你月彦国的养生糕,以后你店铺开多了,再来斌喜国,那可是直接有口碑了,是不是。”

    “什么口碑?卖假货,还把价格抬高的口碑?”

    萧岚依挑眉,语气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