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二十九章袭击萧岚依之人
    “小星乖,别看了,里面还有猪蹄酱肘子等着你呢。”

    谷伊玥看着桥上两人还不自知的拥吻着,赶紧挡在了小星身前,好脾气的用美食诱惑着萧琪星。

    她苏哥哥如今真是越来越大胆了,明知道儿子在这里,还不知道收敛,这样会带坏儿子的知道吗!

    “伊玥师傅,你为什么不让小星看爹爹和娘亲啊!”

    萧琪星疑惑说着,小身子左闪右躲的要看桥上,谷伊玥则是无奈的跟着他的动作,左挡右挡的不让他看。

    “他们两个有什么好看的,烟花才好看呢,这可是你爹爹专门为你和你娘准备的烟花,小星不看,多可惜。”

    谷伊玥依旧挡在萧琪星的身前,知道他铁了心的不进船舱去,便只能将他的视线往天上引。

    “伊玥师傅说的也有道理。”

    萧琪星闻言一怔,想了想谷伊玥的话,觉得她说的十分有理,点了点头,这才作罢不再想着要看桥上。

    此时正好一连升空的五朵烟花,接连炸响,照亮了半边天空,看的小星一阵开心,看着天空,拍手直叫好。

    呼,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这心思来的快去的也快,总算是解决了。

    见此谷伊玥松了一口气,看了看桥上谷祁苏与萧岚依那对金童玉女般的璧人,眼中露出一丝羡慕。

    若是可以,她也想和秦旭炎一起相拥看烟花…

    “啊——快停下,停下——”

    悠长且慌乱的尖叫声在人声鼎沸的湖畔显得十分微不足道,但那极速滑空袭来的身影,却让谷伊玥与萧琪星顿时警惕。

    在那身影即将撞上两人之际,两人齐齐运功离开原地,随后就听一声重重的撞击声在夹板上响起。

    厚厚的夹板被这一撞击,撞出了一条蜿蜒的裂痕,巨大的游船也因此抖了几抖,可见刚刚的撞击有多猛烈。

    只是刚刚从那人手中脱手的青铜制物件儿却没有因为那人摔下而停留,在空中发出嚯嚯的转动声,直直朝着萧岚依飞去。

    没有了拖着男人的重力,它的速度简直极速攀升,宛若离弓之箭,在空气的摩擦下,还隐隐泛出青光。

    “锵——”

    在那物件儿还未靠近萧岚依之际,谷祁苏便抬手将其稳稳握住,定在了空中。

    几秒钟后,刚刚还冲进十足的物件儿突然止住,周身青光随之熄灭,回归平静。

    谷祁苏依依不舍放开萧岚依,斜瞥了一眼手中平静下来的物件儿后,眼神凌厉的看向了湖中游船上与这物件儿一同出现,此刻已经摔昏在甲板上,一动不动的男人。

    “让我瞧瞧这是个什么东西。”

    萧岚依自然也察觉到了刚刚直朝她袭来的东西,好奇看着那物件儿,将它从谷祁苏手中接过,仔细打量起来。

    那是一个圆形罗盘一样的东西,通体青铜,上面还刻着许多奇怪的符号,有点类似星盘的感觉,却似乎比星盘还要复杂。

    只是不管萧岚依再怎么看,都觉得这就是个普通玩意儿,它刚刚到底是怎么自己飞过来的?

    “抱紧为夫。”

    谷祁苏的声音充满蛊惑传来,萧岚依下意识抱住了他的腰,随后便被谷祁苏带着一起驾轻功去了一艘游船之上。

    这船是?

    萧岚依还在疑惑,突然瞧见夹板上朝着自己挥手打招呼的谷伊玥与萧琪星,惊愕道:“伊玥?小星?你们怎么在这里!”

    话刚出口,萧岚依突然想到谷伊玥出糕点铺门时的异常话语,以及她当时不停催自己,说什么再不快点就要赶不上花灯之类的话,顿时恍然大悟,斜瞥着谷伊玥,道:“你刚刚是故意带着小星走丢的吧?”

    “嘿嘿,不愧是萧姐姐,就是聪明!”

    谷伊玥闻言一脸赞赏,但看着萧岚依并不怎么友好的笑容后,立刻跑过去撒娇道:“萧姐姐你就别生气了,我这可都是为了让萧姐姐看到这么美的烟花,才配合月笙哥哥的。”

    “你知道我刚刚有多着急吗!”

    萧岚依挑眉,表示自己完全不吃这套。

    “诶呀,萧姐姐,刚刚你在桥上与月笙哥哥一起看烟花时,不也很开心的嘛。所以我带走我小星,没有打扰你们,也算是将功抵过了不是,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谷伊玥继续眨巴着她那双宛若孩童般无害的眸子,恳求着萧岚依。

    “是啊娘亲,刚刚伊玥师傅放花灯时可卖力了,你就别怪伊玥师傅了好不好。”

    萧琪星见状拽着萧岚依另一条手臂为谷伊玥求情道。

    一左一右的两道无辜攻势,唰唰唰射向萧岚依,让萧岚依只能叹气摇头,点了点头,道:“下不为例,以后可别瞒着我做些让我担心的事情。”

    “好好好,一定不会有下次了!”

    谷伊玥伸出三根手指头朝天保证,看着那边谷祁苏正查看刚刚从天而降的男人,拉着萧岚依一起,走近询问,“月笙哥哥,他还活着吗?”

    刚刚这人摔下以后,她与小星急忙躲开,还没来得及查看男人情况呢。

    “撞到脑袋,昏迷了。”

    谷祁苏闻言起身,吩咐一旁船夫将人绑上后,看向萧岚依开口道:“船舱内有为夫准备的饭菜,多是娘子与小星喜欢吃的,咱们先去吃饭吧。”

    谷祁苏说罢,便左手揽着萧岚依,右手揽着萧琪星进了船舱。

    “这一家三口,搞的好像我是个多余?”

    谷伊玥跟在三人身后,看着三人并排进舱的背影,幽怨叹惜。

    船舱内十分奢华,和丰宴楼的包厢有的一拼,不过比起观赏船舱的奢华,那舱内一大桌子的饭菜才更加诱人。

    三人以后便在舱内边吃饭,边游湖赏灯,看着舱外两岸成双成对的身影,谷伊玥突然就有些失落。

    她刚刚一路过来,满脑袋都只想着要怎么才能不知不觉带着萧琪星躲开萧岚依,所以也没太在意那些擦身而过的情侣们。

    可现在就不一样了,静下心来,她居然发现到处都是成双入对的有情人,这地方,还真是不太适合她这样为情发愁,出来散心的人来玩。

    只希望这次的出来散心真的有用,可以让她回去后,还能如往常一般淡然面对秦旭炎对身边各种女人好吧。

    她纵然平时天不怕,地不怕,可这场轰轰烈烈的暗恋,她终究没有那个勇气去戳破…

    几人用膳接近尾声,船夫突然敲门而入,恭敬对这几人行礼后,汇报道:“公子,刚刚那个企图袭击夫人的男人醒了。”

    “把他带进来。”

    谷祁苏停下手中动作,命令道。

    他的眸中十分平静,像极了暴风雨前夕的宁静,只是里面还夹杂着些许冰碴子。

    直到那袭击萧岚依的男子被五花大绑,带进船舱后,他眼神中的冰冷终于找到了发泄点,冷冷看着男人,质问道:“是谁让你对我娘子动手的。”

    地上男人一身藏蓝色长袍,墨发微乱,却掩不住他俊美容颜,只是似乎刚刚摔懵的后遗症还没完全缓解,此刻他还是有些晕乎乎的,怔怔回应道:“什么对你娘子动手?在下从来不对女子动手。”

    “休要跟我装疯卖傻!”

    谷祁苏闻言眼中冰冷更甚,眼神中波涛暗涌。

    被谷祁苏语气打了个哆嗦,男人刚刚还迷糊的脑袋瞬间清醒,回神似的打量了一圈船舱,以及船舱中的谷祁苏等人后,男人这才试探询问道:“是在下刚刚砸下来时,不小心砸到了贵夫人吗?”

    “什么砸伤人?!月笙哥哥是在问你,为何会用这东西,袭击萧姐姐!”

    谷伊玥愤愤将罗盘状东西扔到男人面前,语气十分不耐烦。

    不知怎的,他瞧着男人模样,就觉得生气。

    “什么?用它袭击夫人?在下与诸位无冤无仇,怎会拿它袭击夫人。”

    男人被谷伊玥的话搞的有些蒙圈。

    他能记得的,就只是自己不小心触发了魂器,魂器便突然自己冲了出去。他为了不让魂器再次丢失,赶紧驾轻功抓住了魂器,谁知魂器速度太快,最后竟直接拖着他飞行数米。

    最后他实在是没有抓紧,这才让魂器脱手,来不及使用轻功,狠狠摔在了船上。

    难道自己摔下来后,魂器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冲出去了吗?!

    想到这,男人顿时明白了为何谷祁苏盯着自己的视线这般冷冰冰模样,抱歉解释道:“误会,都是误会,在下并没有想伤人的心思,只是无意触发了这东西,这才被带着滑行数米,最后手滑脱手,砸在了船上,而这东西并不是在下经常使用的东西,所以在下对它的控制实在欠缺,让它差点伤到了夫人,对此,在下愿意付重金致歉,还望诸位可以谅解。”

    “付重金?你这男人真以为银子能解决一切吗!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能给我们一个满意的交代,哪只手扔的凶器,就把你哪只手剁了喂狗!”

    谷伊玥拍桌炸毛道。

    这男人她虽然今天第一次见,可真是怎么看怎么觉得不顺眼。

    对于她看不顺眼的人,谷伊玥向来不会心慈手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