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三十章:太便宜他了
    “姑娘莫动怒,在下只是因为不知该如何表达歉意,这才提出要付重金致歉,若是姑娘不喜欢这样的致歉方式,那在下便换种方式好了。”

    男人看着炸毛的谷伊玥,赶紧安抚,虽然被绑着有些狼狈,不过说话做派倒是彬彬有礼,看起来倒也真诚。

    当然,谷伊玥却并不吃这套,闻言直接道:“那就剁手喂狗!本姑娘喜欢这样的方式。”

    “姑娘是不是对在下有意见?”

    男人听着谷伊玥充满报复性的话,疑惑蹙眉,俊郎的脸上满是不解。

    “你砸坏了我们船,还用这凶器袭击萧姐姐,我当然对你有意见了!”

    谷伊玥迎着男人质疑视线,对着他又做了个恶狠狠的表情,毫不掩饰她对他的厌恶。

    “这话倒是没错,今晚之事确实是在下的错。”

    男人闻言点了点头,表示完全理解谷伊玥的愤怒,让谷伊玥有种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觉,心里更是不爽。

    “所以你就让我把你手剁了吧!”

    谷伊玥拔出腰间一直佩戴的短刀走向男人,一副真要剁他手的模样,拉了男人被绑在身后的手就要落刀……

    谁知短刀还未落下,谷伊玥便觉手上一疼,短刀瞬间易主,在男人修长的指尖打着转,竟是直接将绑着他的绳子割断。

    男人就这样自己给自己松了绑。

    “多谢姑娘的短刀,在下就知道姑娘不是那般心狠之人。”

    男人将身上绳子抖落,起身恭敬双手还刀,说出的话把谷伊玥气的不轻。

    怎么好像她过来,是专门给她送刀一样?这分明是他抢走的好不好!这厚颜无耻的男人!

    “你这男人会武功!果然是故意袭击萧姐姐的!”

    谷伊玥一把夺过男人手中短刀,摆好了要对战的准备。

    刚刚是她低估了男人,以为男人被绑着,就不用防备,可是现在,她也要动真格的了!

    “姑娘,在下真是无心之过,还望姑娘不要如此咄咄逼人。”

    男人看着谷伊玥一副要打架的架势,甚是无奈,实在是有些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如何跟谷伊玥解释,她才能相信自己。

    “你……”

    “行了伊玥,坐下来消消气,我来问他。”

    萧岚依也看出了谷伊玥似乎对男人有些个人偏见,让她闹一会儿解解气,便适时制止,看向男人,道:“你说你是无心之失,可为何外面那么多人,你这器物偏偏袭击我一个?”

    “这……实不相瞒,这是我五弟的东西,我真不太会使用它,刚刚学着五弟的方法念了句话,它便突然有了反应,自己冲了出去,我这制止不急,也让它给折腾成了这般,真不是刻意想要伤你的。”

    男人叹气说着。

    他也想知道这在五弟手中运用自如,听话异常的魂器,怎么到他手中,就成了伤人的凶器?

    果然他就只适合武刀弄剑,摆弄些简单粗暴的玩意儿,魂器这麻烦东西,他还真玩不来。

    “此话当真?”

    萧岚依扬声挑眉。

    “千真万确!”

    男人坚定点头。

    萧岚依与男人对视着,看着男人眼中不卑不亢,毫不心虚的坚定,点了点头,道:“好,那我便信你了,带着你的东西离开吧,以后不会用的东西,最好别乱尝试。”

    男人闻言终于松了口气,心道幸好这夫人比那姑娘讲理,不然他今天,怕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多谢夫人宽宏大量。”

    男人拱手道谢,拿了刚刚被谷伊玥扔在地上的器物,宝贝似的轻轻拍去上面灰尘,将其放在怀中,多番致歉后,这才退出游船,驾轻功离开。

    “萧姐姐就这么放他走了?也太便宜他了吧!”

    谷伊玥不满嘟嘴,坐在一旁总觉得不太过瘾。

    “怎么,人家分明是无心只过,难道真要将他的手剁了,你才甘心?”

    萧岚依打趣儿着谷伊玥,看着一旁一言不发,气场低沉的谷祁苏,疑惑道:“相公,你怎么了?”

    “没事,只是觉得这么放他离开,确实太便宜他了。”

    谷祁苏说着,看向男人离开方向,回想刚刚拦着那器物时,器物的冲力,峰眉微蹙,以内力传音,让游船周围的药谷弟子追上去将其捉拿。

    就算刚刚那人真是无心之失,他也要了解清楚那人差点伤到萧岚依的器物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不然他总觉得是个隐患。

    只是让谷祁苏没想到的是,追上去的弟子们最后竟都是空手而归,全都没能完成任务。

    据他们说,是因为那人武功太高,察觉到他们的追踪后,直接将凭空消失,任凭他们怎么找,也再找不到那人的身影。

    “凭空消失吗?”

    听着弟子的报备,谷祁苏眼中泛出一丝危险,却在萧岚依陪小星挂完祈愿条,唤他回府时,眼中神情快速恢复如常。

    “相公,你怎么自己跑到这里了?”

    萧岚依说着,好奇打量着四周,发现周围并没有发现其他异常后,这才道:“祈愿条已经挂好了,咱们回府吧。”

    “好。”

    谷祁苏顺从应声,回身揽了萧岚依,与她一起回到了拥挤的人流中,带着萧琪星与谷伊玥,回到了圣悦阳的府中。

    “娘亲,小星去把这些吃的给小孝哥哥送去,你和爹爹就先睡吧,小星待会儿自己去睡就好。”

    萧琪星虽然刚刚在外面一直喊累,不过一回到府上,就突然精神了起来,扬了扬手中包着吃食的牛皮纸袋,跟萧岚依报备着。

    “好,别和小孝玩的太晚,早点去睡。”

    萧岚依点头答应。

    圣悦阳府邸到处都有侍卫把守,萧岚依一点也不担心萧琪星的安全,因此交代了他早点睡后,就与谷祁苏回房去了。

    看着萧岚依与谷祁苏回房,小星这才拿着刚刚在外面买来的吃食,迈着小短腿儿颠颠去了小孝休息的卧房。

    “砰砰砰——”

    “小孝哥哥快开门,小星给你带了好多好吃的。”

    萧琪星声音在小孝门前软软响起,又乖巧,又兴奋。

    尤其是在说到‘好多好吃’时,语气中兴奋简直要溢出,恨不能现在就将那些他亲自品尝,觉得最好吃的吃食交给小孝。

    只是屋内虽然烛光闪烁,却一直没有听到小孝应声,让萧琪星不由有些担心,敲门的力道又更大了些,开口喊道:“小孝哥哥,你睡了吗?小星要进去了呦?”

    默数三秒钟,屋内还是没用动静后,萧琪星果断选择用蛮力推门而入。

    “砰——”

    门板因为萧琪星的神力砰的打开,屋中烛火也因为突然吹入的夜风摇曳不停。

    “小孝哥哥,你怎么?!”

    看着屋内痛苦倒地蜷缩的小孝,萧琪星脸色一变,吃食都顾不得了,直接赶紧冲向了小孝。

    吃力扶起满脸痛色,浑身冷汗的小孝,萧琪星赶紧朝门外呼喊道:“快来人啊,娘亲……”

    “别,小星别喊他们过来。”

    小孝焦急唤住萧琪星,大喘着粗气好久,才又艰难开口道:“扶我去床上……歇会儿就好了,不用,不用唤依姨她们过来……”

    萧琪星听着小孝虚弱的声音,略带哭腔道:“可是小孝哥哥你现在真的很严重,还是让爹爹过来给你看看吧?”

    “不,真的不用……”

    小孝每一句话都说的很吃力,萧琪星见此干脆不再与之说话,起身就要往门口跑。

    “小星,你若是将这件事告诉别人,我就离开你们家!”

    小孝用尽全身力气朝萧琪星喊道,说完这句话,他便直接瘫在了地上,在无力多说什么。

    “可是……”

    萧琪星被小孝的威胁唤停了脚步,回头看着小孝,眼中满是踌躇。

    他知道小孝哥哥的个性绝对是说到做到,所以他一点也不怀疑小孝哥哥说的他会离开的事情,可是小孝哥哥现在情况又真的很不好……

    最终,在小孝会离开他们家的威胁下,萧琪星屈服了,拐回去吃力将小孝拖到了床上,眼睛通红道:“小星不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可是小孝哥哥,你真的会没事吗?你可不能骗小星。”

    “我,没事……”

    小孝咬牙道,脸上的痛色似乎真的因为躺在了床上,而稍有减弱。

    见此萧琪星终于松了一口气,迈着小腿去洗了块湿布,手法笨拙的给小孝擦着脸上冷汗……

    第二日,萧岚依推开萧琪星的房间准备唤他起床,却发现萧琪星房间空无一人,床上锦被整整齐齐,一点也没有睡过人的痕迹。

    “这孩子,跑哪了?”

    萧岚依见状蹙眉,虽然心里有些担心,却也没太慌乱,想了想昨晚萧岚依回来时说的话,当即去了小孝房间寻找。

    果然,推开小孝房门后,萧岚依就看到小星正趴在小孝床上睡的正香,而小孝则被萧岚依推门的动作吵醒,看萧岚依在看萧琪星,便解释道:“小星昨晚出去玩太兴奋,给我讲了好多他看到的趣事儿,讲累了,便在这睡下了。”

    “果然是这样,真是这不省心的孩子。”

    萧岚依闻言了然,对于小孝的说法丝毫没有怀疑,叫醒小星给他与小孝洗漱以后,这才带着两人去了正厅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