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三十一章快来护驾
    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吃饭时萧岚依总觉得萧琪星有些过度关心小孝,不仅一个劲儿询问小孝的身体,还不停往小孝碗里夹着他最喜欢的肉。

    这可真是奇了,以往都是小星被小孝照顾,吃小孝为他夹的菜,怎么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娘亲,这肉你吃吗?不吃就给小孝哥哥了。”

    萧琪星丝毫没察觉到萧岚依的疑惑,说着便把萧岚依面前的肉夹给了小孝,并且一个劲儿的‘劝肉’,就算小孝拒绝,也硬是要让他把全部肉都给吃了。

    娘亲说了,多吃了肉,身体才会好!

    “咦?怎么今天就只有素菜?悦阳公主不像是这么小气的人啊。”

    仙瑟夜因为昨晚与那辆被萧岚依勒令换掉的豪华大马车惜别,一时没注意时间睡的太晚,所以今早睡迟,一直到现在才过来。

    他的肩头,还有那只陪他一起惜别大马车的紫苏小圣兽。

    不过一人一兽到时,桌上的最后一块肉已经被萧琪星硬逼着小孝吃下,只剩下几道不能再素的清粥小菜,半点荤腥也没有了。

    “你这车夫起的比主人还晚,好意思要肉吃吗。”

    谷伊玥挑眉说着,语气微微挑衅,一下子就激起了仙瑟夜的逆反心理,当即反驳道:“车夫怎么了?车夫更要多吃肉,才有劲儿赶车,要不然我没劲儿了,你来赶车?”

    “我赶车?要是可以,我倒是想先把你给赶走。”

    谷伊玥嘟嘴与之斗嘴,饭桌上因为仙瑟夜的加入,顿时热闹了起来。

    紫苏为了不被卷入谷伊玥与仙瑟夜的争吵中,早在两人斗嘴时,就跳到了萧琪星肩头,此刻正打着哈欠,准备再补个觉先。

    “几位昨晚睡得可好?”

    圣悦阳一早从宫中赶回来,准备待会儿亲自给几人送出城去。

    “睡的倒是不错,就是这早饭不是太好。”

    仙瑟夜闻言中肯评价,指着桌上的‘全素宴’一脸怨念。

    圣悦阳顺着仙瑟夜的指引看到了桌上的饭菜,脸上顿时显出不悦,瞪了眼一旁女管事,开口道:“怎么能这么怠慢贵客呢?赶紧吩咐厨房多煮些膳食过来。”

    “是。”

    女管事被瞪有些无奈,点头应声后快步走出屋门,去向了厨房报备膳食。

    “悦阳师姐你就不用管他,谁让他自己起晚了的。”

    谷伊玥嘟嘴说着,跟仙瑟夜又大眼瞪小眼一阵,这才开口道:“对了悦阳师姐,那个常舟应,你怎么处置了?”

    “打了一顿,老实了,现在已经交给刑部核实他平日恶行。不过有他爹常侍郎去宫中求情,想来刑部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圣悦阳有些无奈的说着。

    不过昨天她胖揍常舟应时那可是实打实的为了泄愤去的,所以将他打的极惨,也算是帮萧岚依她们出了昨天中午的恶气,之后的事,就顺其自然吧。

    圣悦阳正想着,就听谷伊玥不满嘟嘴道:“那怎么可以,他这样胆敢与人一起伪造药谷证明的恶人,必须要严惩!”

    “伪造药谷证明?”

    圣悦阳闻言挑眉,看向谷伊玥,奇怪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看圣悦阳不解模样,谷伊玥当即拉了她,将昨日萧振傲糕点铺的事情,以及他们伪造药谷证明的事情告诉了圣悦阳。

    “什么?常舟应居然还参与了伪造药谷证明这事?!”

    圣悦阳听后怒气蹭蹭上涌,一拍桌子怒道:“不行,我待会儿回去就得告诉父皇这件事。到时候,就算常侍郎在宫里求破脑袋,父皇也一定不会再对常舟应手下留情了!”

    这个反应才对嘛。

    谷伊玥听完圣悦阳的话,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开口道:“那常舟应就交给你们皇室处决了,我们药谷,就负责惩治萧振傲一家与燕太医等人。正好可以借着这件事,让大陆上其他有歪心思的人看看下场,到时也好引以为戒。”

    “放心吧,只要是关于药谷的事,父皇绝对不会姑息,到时候常侍郎一家,定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圣悦阳说着,喝了碗清粥降了降火气,看着众人已经全部吃完早膳,这才道:“昨日管事说夫人觉得马车有些张扬,想要辆朴素些的,我今日便又准备了一辆新马车,夫人随我过去瞧瞧,若是满意,就可以将行李搬进去了。”

    “好,那便去瞧瞧吧。”

    萧岚依说着起身,随着圣悦阳一起去了正门看马车。

    这次的马车果然不再是先前那般夸张的镶金嵌银,取而代之的是暗紫色祥云花纹的车身,看起来低调且不庸俗,而且车身也要比她们的旧马车要大上不少,想来几人之后再乘马车赶路,遇不到客栈,都可以全部睡在车中了。

    马车外的低调萧岚依让十分满意,被圣悦阳扶着进去车内,萧岚依这才发现车内已经被圣悦阳换成了一套木质清雅的坐榻箱柜,茶几上茶具香炉,一应俱全,车壁与地板还都包了一层浅棕色兽皮,隔音且柔软,实在是低调中的奢华,不知要比她们之前在明曲镇租借的马车要高上几个档次。

    “夫人可还满意?”

    圣悦阳有些忐忑的询问。

    “当然满意,劳公主费心了。”

    萧岚依点头应声,让圣悦阳吊着的心终于放下。

    “唉,我的豪华大马车啊。”

    萧岚依才下了马车,就听到仙瑟夜幽怨的声音自远处传来,不过看到拉车马儿的一瞬间,他的眼睛又亮了,“这可是匹好马!”

    “这是宫中马场饲养的千里马,让它拉车,一天一夜也不用歇息……”

    圣悦阳解释着,突然脸色一变,看向空中。

    那里似乎有东西飞来!

    “怎么了?”

    仙瑟夜疑惑顺着圣悦阳视线看去,却什么也没有看到,回头时发现萧岚依居然也有些面色凝重的看着同一方向,周身气息略有防备。

    “你们到底在看什么?”

    无奈仙瑟夜又看向晴空万里,什么也没有的天空,心里直嘀咕萧岚依她们的异常。

    “啪……”

    圣悦阳抽出腰间小皮鞭在空中一挥,挡在了萧岚依身边,已经做好戒备之态。

    “我看到了!”

    此事仙瑟夜终于看到了天空中一黑色不明物体正在极速逼近,当可以看清那东西模样时,仙瑟夜脸上越来越兴奋,比见到那镶金嵌银的豪华大马车时还要兴奋数倍。

    “我的魂……”

    仙瑟夜话还没说完,那极速靠近他的物体便被圣悦阳手疾眼快挥动小皮鞭打飞,直直撞在了府宅门口的柱子上,乒乒乓乓坠地,回归平静。

    “来人,有刺客!快来护驾!”

    圣悦阳看到那‘凶器’落地,也不含糊,赶紧大喊侍卫出来保护,仙瑟夜则是大惊失色,一脸肉疼撒腿跑去门口处,看着地上毫不留情圣悦阳被抽飞的魂器,蹲下身子将它捡起,一边吹着上面的灰尘,一边捂着胸口满脸痛色。

    好像刚刚圣悦阳抽飞的不是这魂器,而是他的心一般。

    “上面有毒,大师快把那东西扔了!”

    圣悦阳看着仙瑟夜拿了魂器后就一脸痛色,以为上面有毒,说话间就要再度挥鞭抽魂器,让仙瑟夜恶狠狠瞪了一眼,道:“什么有毒!这是我的魂器,你再敢打一下,我跟你拼命!”

    “大师的魂器?”

    圣悦阳闻言一怔,赶紧收了自己挥鞭的力道,看了看仙瑟夜手中的铜盘,疑惑道:“可这东西刚刚来势汹汹,若不是我将它打到了地上,怕是它会直接砸到大师的啊。”

    “就算你不打,它也不会砸到我。”

    仙瑟夜叹气说着,想到刚刚圣悦阳那鞭,就更是心塞。

    幸好魂器坚硬,这才没被打坏,不然,他怕是要成族中罪人了。

    “这东西,是你的?”

    萧岚依不知何时出现在仙瑟夜身边,从他手中拿了他所谓的魂器,来回打量。

    “是啊夫人,这就是我说被偷人走的魂器,没想到它居然自己回来了。”

    仙瑟夜起身开心说着,完全没又注意到萧岚依眼神中的饶有兴味。

    不过他的魂器突然被触发自己回来了,难道是被小偷不小心触动了咒法?

    可是不能够啊,自己的咒法,绝非伏耀大陆之人可以猜到的,那突然被触发……莫不是大哥寻到了自己的魂器,然后触发的?!

    想到这,仙瑟夜一阵兴奋。

    如果真是大哥触发魂器,而大哥又不懂得如何驾驭魂器,那触发的范围最多不过百里,大哥现在很有可能也在斌禹城中啊!

    “小偷?所以昨晚那个拿着它的男人,竟是个小偷?”

    萧岚依挑眉,看着手中魂器,有些不可思议。

    “昨晚那个男人?”

    闻言兴奋的仙瑟夜突然一滞,随后抓住萧岚依的胳膊,焦急询问道:“夫人莫不是昨晚见到我大哥了?”

    “大哥……”

    萧岚依被仙瑟夜抓了胳膊,很不给面子的甩开了他的手,思考一会儿,道:“我记得,那人昨晚好像说了这是他五弟的东西。你在家,莫不是也排行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