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三十九章所谓人各有志
    “打打打,你知道什么叫以理服人吗?那霏嫣师姐一定就是个跟你一样的蛮横女人!”

    仙瑟夜迎着谷伊玥的怒瞪,也有些生气。

    他本来很感动谷伊玥可以跟着萧岚依来救他,可是她这么暴力不分青红皂白的救法,到最后一定会伤及无辜的好吗!

    “你,你这臭小子!我就不应该过来救你,让你被那霏嫣师姐糟蹋了才好!”

    谷伊玥被仙瑟夜的话气的生气跺脚。

    她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她好心来救人,还被被救的人指责蛮横?明明是那几个人阻拦她踹门人的错,她根本没错!

    “我知道你想救我们是好心,可你有没有想过,你若是这么踹门出去,寨中百十号人都会冲过来阻拦,到时候你与公子会武功,可以逃走,你让他们怎么办?他们不拦着你,难道要在你惹出的混乱中,被误伤致死吗?”

    仙瑟夜说着,虽然还是对谷伊玥蛮不讲理的行为有些不满,可说话的声音还是降低了几分,尽量安抚她的脾气。

    谷伊玥闻言如同被泼了一盆冷水,将她脑袋里的怒火全部浇灭,眼神闪躲半晌,嘴硬道:“那我可以和萧姐姐可以把那些人都解决了!”

    “你们确实厉害不错,可昨日抓我来的人几乎瞬息就将我带离了马车,轻功可谓了得,而且听屋中这些被抓的人说,外面的弟子虽然之前都是借着剑幕山的名声为非作歹,但他们也是有两把斧子,才敢到处作恶的。你跟公子就算厉害,也敌不过他们人多,而且都会武功啊。

    到时候万一连你们也逃不了,被他们抓了钉在门外十字架上,纵然之后有人过来相救,你们也免不了受些皮外伤。

    所以与其选择这种大家都会受伤的方法离开,为何不一开始就从长计议,采用智取的方式呢?”

    仙瑟夜难得正经,一条条的给谷伊玥分析着她这么贸然的行为,有多危险。

    “小夜说的对,伊玥你还是冷静些,咱们慢慢商量。”

    萧岚依突然出声。

    她很少会对仙瑟夜的话表示赞同,不过这次仙瑟夜的话,确实有道理。

    看谷伊玥还是有些不太甘心,萧岚依拍了拍她的肩,继续道:“这些被害的人们,家中也有担心他们的家人,若是单单只救两人,咱们此番过来就太不值得了?而且你不觉得这样踹门被他们追杀离开既不帅气,又不潇洒吗?咱们离开,怎么着也得让他们铺红毯相送不是。”

    萧岚依这几年带儿子也不是白带的,面对谷伊玥这种被娇纵到心思脾气都像小孩一样的大小姐,安抚她生气的脾气,她最有一手。

    果然,听了萧岚依的话后,谷伊玥定定点了点头,赞同道:“这样离开,确实不太潇洒,那萧哥哥有什么好办法吗?”

    “坐那慢慢说吧,我还要向他们了解一下寨中情况。”

    萧岚依说着将谷伊玥拉至刚刚仙瑟夜躺过的软榻,让她在上面歇歇,吃些水果降火,自己则是好言与那些被关在这里的男子解释了她们此番的来意,以及想要救他们的想法。

    那些男子知道了原由后,当然不会再责怪谷伊玥的冲动,好言与之和好,并且十分配合的将寨中他们所能知道的情况,全部告诉了萧岚依他们。

    “这么说,寨中虽然武功最高的是剑贾山山主,但最有话语权的,其实是他的妹妹,那个被众人尊称霏嫣师姐的女人?”

    萧岚依听了众人的描述,分析道。

    “是啊,只要是那个‘霏嫣师姐’说的,山主都会满足她,这不,就连她纵欲无度,要男人,那山主都全部支持,不知道祸害了多少男子,真是可恶!”

    冯昱仁叹气说着。他就是那个先前告知了萧岚依他们陆圣元消息的男子。

    “那个女人确实可恶,若是想让她再不祸害男子,还是得给些教训才是。”

    萧岚依若有所思的说着,询问道:“你们可知这寨中现住有多少他们的人?”

    “我觉得应该有二三百个,因为我来时,只宅子门口都是乌泱泱一群人,绝对不下一百,在加上在寨中看到的人,加起来绝对不少于二百!”

    “我觉得没那么多……”

    “我觉得要有三百多了吧……”

    “……”

    众人被问到后纷纷开口,不过却因为被抓进来的方式以及时间长短不一,众人对寨中人数的说辞有些不大统一。

    最后萧岚依根据众人提供出的消息,大概预估出了寨中的总人数应该在二百人上下。

    而寨中专门习武的人有百十号,其他还有近百个虽然没有专门学过习武,但都身强力壮,曾做过山贼,论力气,论凶悍,他们都是有的。

    所以真只有谷伊玥和萧岚依的话,正面迎敌绝对是可以直接拉黑的做法。

    “擒贼先擒王,既然那‘霏嫣师姐’在寨中最有话语权,那咱们就从她下手。”

    萧岚依勾唇道。

    到时候只要将那个始作俑者‘霏嫣师姐’擒住,他们不仅能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抱怨,好好教训一下那个纵欲无度,还到处祸害男人的女人,还能完全操控寨中弟子,让她们铺红毯欢送?到时候可就是洒洒水的小事情了!

    萧岚依的提议得到了众人一致认可,不过怎么才能接近‘霏嫣师姐’现在却成了一个问题。

    因为白日里萧岚依她们进来时,听到那‘燕师兄’说过,‘霏嫣师姐’因为昨夜纵欲过度,好像是需要休息几天。

    坐以待毙,显然时间太久,他们谁也不想再在这里多待。

    于是众人便就此事开始了讨论,纷纷想着办法,迫切要见那个他们之前恨不能这辈子也不用见到的‘霏嫣师姐’…

    门口突然传来开锁扯锁链的声音,打断了众人的谈论。

    现在还不到吃饭的时间,难道是又有男子被抓了?

    众人齐齐看向门口,心情复杂的等待着大门开启。

    “吱呀——”

    门被从外面推开。

    预想中的门一开就会被快速推进来男子,然后快速关门的场景并没有出现,众人只见一个男子悠悠打着扇子从门口走入,看着众人面带笑意。

    “好久不见了诸位。”

    那男子看到屋内众人齐齐对他施以注目礼,展颜一笑,俊郎的容颜看起来更加惑人。

    倒是个十分俊郎的男人,只是他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似乎有些不大好。

    萧岚依在心里暗暗评断着,对于男子似乎很熟悉这里的模样,有些奇怪。

    “史飞龙,你还好意思回来!一点男子的尊严也没有!”

    冯昱仁生气看着男子道。

    “尊严?要尊严能做什么?像你们这样,被一直关在这里吗?”

    史飞龙闻言不屑一笑,看着与冯昱仁一样鄙夷他的众人,继续道:“我现在可是嫣儿最喜欢的男宠,在寨子里,我说什么,那些匪人就得听什么,比在这里呆着,要舒坦多了!”

    冯昱仁听着史飞龙略带自满语气,冷哼道:“哼,人各有志,你若喜欢伺候女人,给女人当男宠,我们也无话可说。”

    “你们就算有话说,也得憋着,不然我一句话,你们就得在门口桩子上了。”

    史飞龙挥着手中折扇,小人得志的说着,看到众人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心中刚刚被别的男宠挤兑,无处可撒的怨气,终于得以舒缓。

    “那男宠你这么厉害,今日不想着怎么讨你主人欢心,过来我们这里做什么?也不怕沾了我们的怨气,以后‘霏嫣师姐’不再宠幸你了!”

    冯昱仁十分不客气的加重着话中的‘男宠’以及‘宠幸’,以此来证明着自己对他的不欢迎。

    “冯昱仁,你别太过分了,别以为咱们一个镇上长大,我就会对你小子手下留情!”

    史飞龙被冯昱仁毫不遮掩的鄙夷激怒。

    他来这里是来找痛快的,可不是来找晦气的!

    “你可别说你是和我一个镇子的!圣元与咱们自小一起长大,他现在在外面整日受苦,命悬一线,你却在巴结那个一直伤害圣元的女人?你的良心,能过意的去吗!”

    冯昱仁激动说着,额上青筋都因为生气而高高鼓起。

    “那是他自己不识抬举!”

    史飞龙嚯的收起折扇,生气说着,“嫣儿要宠幸他,是他的荣幸,他不好好伺候,还寻死觅活?我倒觉得,将他挂在外面,是便宜他了!”

    “你!”

    冯昱仁被气到失言,双拳紧紧攥着,强忍着自己想要打人的冲动,“史飞龙,没想到你小子居然是这么个没良心的东西?今天起,我冯昱仁就跟你情断义绝!以后再见,就是仇人!”

    “要真说这样,那可真是太好了!”

    史飞龙闻言不怒反笑,随后庆幸道:“我还怕你会因为我得宠,而乱攀关系,误导寨中弟子呢,这样倒是省的我再去解释。”

    “好,很好!”

    冯昱仁抹着牙挤出这这三个字。

    他对史飞龙,真的是失望透顶,他现在最希望的就是能用拳头招呼上史飞龙脸,将他这个没良心的烂人给打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