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四十四章离开新河镇
    谷伊玥起身,擦了擦额上刚刚运功逼毒时所渗出的汗珠,看向靳水游,道:“这毒很烈,我再开几副清毒的方子,你带他回去后,记得一日三顿的喂他服用,不然毒素清不干净,他也活不了多久了。”

    “多谢伊玥小姐。”

    靳水游闻言拱手,面露恭敬的向谷伊玥致谢。

    他口中的‘伊玥小姐’是江湖上对谷伊玥的尊称,显然靳水游已经在这两次的交集中,猜出了谷伊玥的身份。

    “无妨,举手之劳罢了。”

    谷伊玥拱手给靳水游回以一礼,正儿八经的模样让见惯了她任性小孩子脾气的萧岚依忍不住笑出了声,“既然已经无事了,那咱们也该走了,小星还在等着咱们回去呢。”

    “说的也是。”

    谷伊玥闻言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转头与靳水游又交代了几句照顾白曲元的注意事项后,与之告别离开。

    至于仙瑟夜…那货早就在萧岚依提出要离开时,拎着紫苏一道钻进密林往山下赶去,生怕自己再多留一会儿,就会被萧岚依商量着与靳水游一起把自己给换了。

    他又不是个物件,谈什么换不换的?

    下次再让他见到靳水游时,他一定要拿魂器好好教训教训靳水游,让他把今日的捏肩捶背一并给自己还回来!

    等几人一起回到秀大娘家时,萧岚依可以敏锐捕捉到院中气氛的沉重,想来是因为重伤的陆圣元被送回来的缘故吧。

    萧岚依与谷伊玥对视一眼,两人心照不宣直接往陆圣元房间走去…

    长衣如雪人如玉,案后给陆圣元查看完伤势,此刻正挥笔写着药方的谷祁苏,让前来探视陆圣元的萧岚依不自觉着迷。

    目光触及到他手上药方时,萧岚依不觉一滞,出声询问道:“伊玥,你确定他不是你们药谷的人吗?不是说只有药谷的人,才会医术吗?”

    这已经不知道是萧岚依第几次向谷伊玥询问这个问题,谷伊玥早就习以为常,直接脱口而出道:“我确定月笙哥哥不是药谷的人,这医术,没准是月笙哥哥在哪里偷学来的。我是看在月笙哥哥是萧姐姐相公,所以才不跟他计较这件事的。”

    说罢谷伊玥径自去了秀大娘身边,看着守在床边,一个劲儿抹眼泪的秀大娘,开口安慰道:“秀大娘,圣元才刚回来,还需要人照顾,您可一定要保重身子。”

    秀大娘先前一直沉浸在陆圣元重伤的悲伤里不可自拔,现在听到谷伊玥的声音,这才发现萧岚依她们回来了,忙止住了哭泣,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给两人道谢。

    这架势可实在吓坏了谷伊玥,赶紧把秀大娘从地上扶起来,好说歹说的劝说许久,这才让秀大娘激动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坐在床边,继续给昏迷中的陆圣元擦拭照料。

    “秀大娘,您这宅院布局似乎别有深意,能给我说说吗?”

    仙瑟夜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

    他从刚刚一进门,就注意到了秀大娘家屋舍建造似乎有些不同寻常,刚刚就一直在外面观察打量,越看越觉得这房屋的建造与五行八卦等玄学紧密相连,有些实在忍不住好奇,这才过来询问。

    “别有深意?”

    秀大娘闻言手上动作戛然而止,眯着眼睛想好一会儿,看向仙瑟夜,“玄不玄学的我倒是不知,不过这院子,是我儿子与儿媳给我建造的,我之前体弱多病,但自入住一来,就没生过什么病了,不知是不是跟公子所说的玄学有关?”

    “当然是了!”

    仙瑟夜闻言忙不迭点头,语气有些惊喜。

    根据这屋子建筑的朝向坐落位置看,屋子的整个布局,就是专门镇病驱邪的,秀大娘入住以后就没生过什么大病,明显就是这宅院镇病驱邪的布局起了作用呐!

    “秀大娘,您儿子儿媳现在在哪?我能不能找他们多问问这宅院的事情?”

    仙瑟夜有些激动,只是话落,就见秀大娘神情顿时没落,满是褶皱的眼眶又渗出了晶莹的泪珠,“我那儿子儿媳,在十年前就无故失踪,听人说,他们已经……”

    秀大娘最后的话实在难以说出口,但萧岚依她们心中已经有了结果,暗暗递给仙瑟夜一个眼神让他不要再继续追问,可仙瑟夜心中对于陆氏夫妇的兴趣实在强烈。

    佯装看不到萧岚依给他的提醒,仙瑟夜再度开口道:“可是秀大娘,这只是猜测不是吗?你把他们生辰八字告诉我,我帮你给他们占一卦,算算命数怎么样。”

    秀大娘一听这话,又惊又喜,忙抹了脸上的泪水,看着仙瑟夜惊喜道:“公子竟是会占卜算命之术?”

    “当然。”

    仙瑟夜点头表示肯定。

    虽然算人命数,极其耗费气力,但对于陆氏夫妇的兴趣,让仙瑟夜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仙瑟夜是萧岚依这个救了她家孙子的恩人朋友,秀大娘自然不会怀疑,得了仙瑟夜坚定的回答后,就赶紧将儿子儿媳生辰八字告诉了仙瑟夜,模样十分期待。

    “你别……”

    谷伊玥正要拆仙瑟夜的台,让他别乱骗人,就被萧岚依扯住衣角拦下,“由他去吧。”

    看秀大娘这般激动,怕是已经将多年前失子的悲痛与希望全部寄托在了仙瑟夜身上,此刻打断,实在残忍。

    被制止后的谷伊玥悻悻闭了口,看了一眼那边准备开始算卦,派头十足的仙瑟夜,甩了个白眼过去,警告他说话小心些,便拿了谷祁苏写好的药方,去帮陆圣元抓药去了。

    占卜的结果很快出来,仙瑟夜看着魂器显示,脸色显的有些阴晴不定。

    卦象显示,陆氏夫妇二人还尚在人世,但这卦运却显示为‘凶’…

    想来陆氏夫妇十年前突然失踪并不是偶然,此刻他们的情况,也并不太好。

    思索再三,仙瑟夜并没有将这一占卜结果全部告诉秀大娘,只告知了秀大娘两人命数成谜,他看不透。

    “罢了罢了,这事已经过去十年,老婆子我也释然了。”

    闻言秀大娘长叹一声,眼中虽有失落,却十分平静的接受了仙瑟夜的话。

    已经十年了,她本就不应该再期盼他们还活着的。现在只希望圣元能度过此劫,别让她再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谷伊玥很快便从外面抓药回来,回来时还告诉萧岚依,靳水游他们已经将剑贾山匪人全部捉拿,刚刚已经压着那些匪人大张旗鼓的从镇子上离开,为的就是告知镇上所有百姓匪人已经被擒,他们再也不用再受匪人迫害。

    “那个邬霏嫣最后有抓回来吗?”

    萧岚依听后询问道。

    邬霏嫣那女人,可是这件事中最该被惩治的。

    “这就不知道了。我也没见到他们,只是出去抓药时,听那刚开铺子的药铺老板说的。而且那邬霏嫣暂时没了武功,应该跑不远的。”

    谷伊玥耸肩说着,拿药进了陆圣元房间,给秀大娘交代了些熬制草药的注意事项,以及每日的服药用量后,便要告辞离开。

    秀大娘知道几人要离开,非要挽留,质朴的热情让萧岚依她们一直等到吃了午饭后,才与之告别,驾着马车出了新河镇,往天翎国驶去。

    照这个速度下去,再过几日,她们就能到剑幕山下了。

    ……

    “娘亲娘亲,爹爹好厉害,猎了这么大一头野猪回来,咱们快烤烤吃了吧!”

    夕阳西下,一临河山下,萧琪星兴奋的蹦跳着朝萧岚依跑去,他的身后是即便拖着一头百斤野猪,也能优雅如谪仙的谷祁苏。

    明日他们就能到剑幕山下的村子了,今晚的夜宿,便是此次去剑幕山拜师的最后一段轻松时刻,等到了剑幕山下的村子后,萧琪星就要与小孝开始调整状态,然后迎接五日后的剑幕山弟子选拔大会。

    而这头庞然大物般的野猪,就是谷祁苏为了自家黑洞儿子,以及无肉不欢的小娘子,特意去猎的。

    “哇塞,姑爷这猎野兽的功夫可真是一绝啊。”

    仙瑟夜才把火堆生好,就看到了谷祁苏手中的庞然大物,眼睛一亮,赶紧上前接过野猪,道:“等着,我现在就把它给处理了!”

    谷伊玥也爱凑热闹,与仙瑟夜一边斗着嘴,一边把野猪给大卸八块,在河边清洗干净后,上火架烤制。

    大火烤制的野猪肉很快就开始金黄流油,等到肉熟后,再加上萧岚依调制的一些调料,香味就更加勾人,引得萧琪星直流口水,目不转睛的盯着仙瑟夜手中的烤肉,期待着待会儿入口的味道。

    “这串好了,先给小星吃吧,小孝,你的待会儿也好了,你再等会儿。”

    仙瑟夜说着就要将手中烤肉递给萧琪星,哪知才递了一半,突然手一疼,烤肉的木串瞬间从手中脱落。

    眼看烤肉就要落地,萧琪星赶紧伸手去接,眼前却吹过一道怪风,萧琪星接肉串的手被拦截,肉串也不见踪影。

    “谁抢了我的肉串!”

    萧琪星看着面前消失的肉串,吃惊中带着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