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五十二章那就要她吧
    看了眼面前仙瑟夜,一身煞气的萧岚依突然勾唇,诱惑道,“跟我一起吧,带你去个好地方。”

    “好地方?这么晚了,还能有什么好地方?”

    仙瑟夜被萧岚依的语气以及模样吓到,十二分警惕谨慎看着萧岚依,总觉得萧岚依这笑有点毛病。

    “一个你们男人都喜欢的好地方。”

    萧岚依依旧笑着,让仙瑟夜脊背更是有些微凉,抬手就要‘掐指一算’,却被萧岚依强硬语气打断,“别墨迹了,赶紧跟上。”

    萧岚依说完直接拉了仙瑟夜走出客栈,半点考虑时间也没有给他,两人身影很快淹没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之中…

    一炷香后。

    “这就是夫……公子说的男人都喜欢的地方?”

    仙瑟夜看着面前数个衣着暴露女子在门口拉客,进进出出也皆是男客的花香楼,笑的有些勉强。

    这地方,应该也是风月场所吧?

    他记得自己初来伏耀大陆时,见什么东西都觉得好奇,还曾因这地方只夜晚才开门,而且深夜也灯火璀璨,男客络绎不绝,一时好奇心驱使,进去过一次。

    谁知那次进去,他差点没被里面的数个女子给按趴在床上,还好他当时有银子,扔了几锭银子下去后,那几个女子便将注意力从他身上转移,纷纷眼睛泛光的去抢银子,他也得以趁着她们抢银子的时候,狼狈逃出。

    自此以后,他就长了记性,遇见这种灯火通明,只进男客的地方,就会自觉躲远,生怕那些饥渴到见男人就扒衣服的浓妆艳抹女人们盯上他。

    因为他的银子被偷光了,若是再不躲远,他怕是就没第一次那么幸运,能逃出那些女子魔爪了…

    “是啊,怎么,你不喜欢这地方?”

    萧岚依勾唇说着,语气中却没有半分调侃,更多的,是冷然。

    看着门口那些迎客的女人,萧岚依不自觉握了握从圣悦阳那里借来的小皮鞭,有种蓄势待发之感。

    这是玉尔村中最大,也是唯一一家花楼,若是谷祁苏那男人真出来偷腥,很可能就是来了这里。

    因为萧岚依实在是想不出来,究竟什么地方会让谷祁苏那个初来这里的男人,频频晚归,而且脸色还越来越苍白的?

    若是有,那就只能是这里!

    感觉到萧岚依周身冷意,仙瑟夜打了个哆嗦,诚实道:“公子,说实话,虽然我是男人,但我真不喜欢这地方。”

    “不喜欢?不喜欢更好!”

    萧岚依说着抬脚就要进店。

    “等等!”

    仙瑟夜被萧岚依的果断入内模样吓到,赶紧拉了她的胳膊,制止道:“公子,这地方也就看着好看,里面其实一点也不好玩,而且您这身份不太适合入内。要不咱们先回去,明天再来吧。”

    仙瑟夜不知萧岚依是专门为‘捉奸’而来,只以为他家这不省心的夫人,是因为瞧着这里好玩,一时好奇想要入内。

    这分明是要步他后尘的节奏啊,他既然已经吃过一次亏,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萧岚依也去吃亏。

    况且萧岚依还是个女子,那就给不适合进去了…

    “我怕是等不到明天了。”

    萧岚依语毕,反手就将仙瑟夜原本抓住她的胳膊,抓在了手中,任凭仙瑟夜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抗拒,也愣是将他给揪进了花香楼。

    这么大的地方,要是只有她一个人寻人,还不得等黄花菜都凉透了,才能找着人?

    花香楼内灯火通明,台上笙歌燕舞,台下男男女 女的嬉笑玩乐声吵杂入耳,里面的女子也都一个穿的比一个凉快,嬉笑间胸前波涛起伏的模样,引得她们身旁男子一个个面红耳赤,眼中欲 望尽显。

    呵,男人!

    萧岚依看着那一个个衣着富贵,沉浸美色而满是欲 望的嘴脸冷笑。

    “诶呦,两位小公子这是第一次来吧?”

    门口守客的老鸨眼尖瞧见了萧岚依与仙瑟夜,眼睛一亮,挥着满是香粉气息的丝帕便贴了过来。

    花楼中客人寻陪夜女子,有美貌、身材而分出的高低,这客人在花楼女子眼中,也是被分了上中下好几个等级。

    判定等级的首要就是他们的衣着,衣着富贵,布料上等的,就算长得丑,那也是上等大客户。再者就是模样好的,就算衣着不是太惊艳,但只要模样好,那也是楼中女子争相想要伺候的。

    萧岚依与仙瑟夜,显然属于后者,虽然衣着普通了些,但贵在模样好,已经在一进门,就被花楼老鸨分为了上等。

    而那些陪夜的女子也都纷纷瞧上了两人,在老鸨过来后,就跟着围了过来,一个个挤眉弄眼,展露风骚,甚至还有大胆的直接自荐,“公子,奴家香荷,唱歌跳舞样样精通,今晚就让奴家伺候二位吧。”

    那名唤香荷的女子身着黛色纱衣,肩膀胸脯在纱衣中若隐若现,说话间已经扭着小蛮腰靠近两人,涂了大红蔻丹的纤细手指也一起而来,要往仙瑟夜身上招呼。

    这动作可是吓坏了一直精神高度集中的仙瑟夜,在她还未碰到自己之前,一个激灵,赶紧往一旁躲闪,却不想这一躲,肘间竟是碰到一柔软之物,还未等仙瑟夜回头,就听一女子娇呼,声音酥麻惹人浮想联翩,“公子好坏~”

    仙瑟夜下意识打了个哆嗦,回头就见一淡青色纱衣的女子面色羞红的抱着她那沟壑极深的大胸脯,眼神既兴奋,又娇羞。

    见此,仙瑟夜又是一个哆嗦,像个受惊小鹿一般后退着,拉着萧岚依胳膊,恳求道:“公子,咱们回去吧…”

    那模样,好像他面前的不是一群娇滴滴给他频抛媚眼的女子,而是一群豺狼虎豹一般。

    “你是不是个男人啊,她们能吃了你不成。”

    萧岚依没好气甩开仙瑟夜拉着自己的胳膊,打量着着几个围着她们的姑娘们。

    “就是能吃了我。”

    仙瑟夜扁嘴嘟囔。

    让他算命可以,让他耍嘴皮子他也可以,但让他招架这种女人?饶了他吧!

    “二位小公子可有看中的姑娘?告诉妈妈,妈妈让你们直接领她们回房间~”

    老鸨也感受到了自家楼里姑娘们的热情,手帕掩面一笑,示意萧岚依尽管挑人后,眼神便一直在两人身上打转,尤其是看到受了惊吓的仙瑟夜,眼中的意味深长,让仙瑟夜觉得他下一秒就要被卖在这里。

    事实上老鸨心里也确实是在这么想。

    这年头像仙瑟夜这么羞涩的男子可不多见,这要是能让他成她们楼里的小倌,一定是个抢手的货!

    这时楼中央的莲池突然有了动静,一蓝紫色舞衣的绝美女子自莲池中央缓缓升上莲台,手间缎带挥出,随乐起舞,身姿轻灵,一舞倾城。

    原本吵杂嬉闹的楼中因为她的出现,而瞬间静谧,不管男人女人,都没有再出声,生怕会打扰台上女子舞蹈。

    老鸨看着众人反应,十分满意,直到舞至一半,这才收回视线,看向萧岚依,“公子选好了吗?是要让哪个姑娘伺候?妈妈我好给你们安排房间。”

    老鸨的话,明显是萧岚依她们选了女子,才能给她们安排房间,若不然,怕是要一直在这耗着。

    想了想,萧岚依目光看向远处那个舞姿倾城的女子,道:“那就她吧。”

    “谁?”

    老鸨闻言一滞,也不知道是真的没有听清楚,还是因为太过诧异,所以又问了一遍。

    “喏,就是台上那个,我们就要她了。”

    萧岚依不知那老鸨诧异什么,努了努嘴,示意老鸨自己选中的就是台上的那位舞姿卓绝的女子。

    她观察了许久,周围几个围着她们的妖艳女子,一看就是些难缠的,不是为了银子,就是为了皮囊,待会儿上去后,铁定会缠着她和仙瑟夜,让她们无法脱身寻人。

    而台上那个女子看起来倒是个冷清的,应该要比这些女子好摆平点,这样等过了老鸨这关,到了房间后,她也可以开始她的‘捉奸’了。

    毕竟她只是猜测谷祁苏来了这里,至于是否猜对,还不一定,直接闹事,显然不太明智。

    “这……”

    老鸨听到萧岚依确定的话语,面色有些为难,翘着兰花指,指了指周围的一众女子,道:“这些姑娘也都是我们楼中绝色,公子还是就在她们之中挑选一个吧。”

    “我就看中那个女子了,你快些给安排吧。”

    萧岚依闻言扬声,语气略有不悦,看老鸨还要拒绝,直接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扔到了她的怀中,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告诉老鸨,这人,她要定了。

    老鸨见到那么一大锭银子出现在她的怀中,顿时喜笑颜开,眼角的鱼尾纹也被她笑了出来,还是用手强撑着,这才没有让脸太过褶皱。

    只是把银子毫不客气的收入怀中后,那老鸨却并没有答应萧岚依的要求,一副作难模样,叹气道:“实不相瞒,公子看上的雪妍姑娘,是我们这的头牌,今日她也已经被人高价包下,待会儿舞完,便要去伺候那人,客官还是再寻其他姑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