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五十四章非要拔了他的皮不可
    那个男子?

    几人闻言心下又是一叹,表情都有些失落。

    没想到萧岚依竟那般迷恋雪妍,竟因为对雪妍感兴趣,也开始打探起那个包了雪妍的公子了。

    可是再不甘心,她们也没有萧岚依手中的皮鞭硬。

    于是对萧岚依的问题,有问必答,把那三日前突然出现在他们花香楼,其面容身价都让人趋之若鹜,恨不能倒贴上去的大金主的事情,告诉了萧岚依。

    不过说实话,对于那个总在她们开工时间过来的男人,她们纵然想要倒贴伺候,与之多接触接触,也因需要陪其他客人而没有机会去,能给萧岚依的信息也就少之又少。

    不过从她们给出的信息里,萧岚依还是总结出了那人的一些特点。

    比如‘俊郎如神祗降临’,让见惯了各色男人的她们也实在惊艳他的模样。

    再比如‘总带着拒人千里之外之气’,因为这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让她们即使与他擦肩而过,也不敢直视他的眸子。

    最后还有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那就是那人三日前突然出现,包了雪妍后,一连三日都接连过来,今日更是下午就过来了。

    这三点被总结出来后,萧岚依的内心简直无法再平静。

    这一条条特点,简直像是为谷祁苏量身打造,就连今日他是中午出来的事情,也都分毫不差的对上了!

    所以谷祁苏其实是因为喜欢舞艺高超的女子,才会一连三日背着自己独自外出,来这里找雪妍的?

    想到这里,萧岚依粉拳紧攥,眸中两簇因愤怒而冉冉腾升的小火苗噼里啪啦的燃烧着。

    那个口口声声说爱她,永远不会背弃她的男人,居然为了个会舞乐的风月女子,就背叛自己?她今天,非要扒了他的皮不可!

    萧岚依此刻完全沉浸再被背叛的愤怒之中,周身骇人戾气几乎溢满整个房间,让那些不明所以的女子们面面相觑,原本还想伺候两人过夜的想法全都心照不宣的从心底里剔除。

    现在她们就只想赶紧离开。

    萧岚依这个阴晴不定的公子,实在是让她们伺候不来!

    于是屋中情况突然变的十分微妙——

    仙瑟夜这个一开始精神最紧绷,巴不得离开的人,此刻因在桌上发现他最爱的美酒,而忘却一切担忧,尽情沉醉在美酒之中。

    萧岚依这个原本淡定入屋的人,此刻确是双眼冒火,完全沉浸在愤怒之中。

    “你留下,其他人,可以离开了。”

    萧岚依突然开口,带着愤怒的眼神冷不丁看向香荷。

    “我,我吗?”

    香荷突然被点名,心哐当一下坠入崖底,面上血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散去,脸色苍白。

    而其他女子听到萧岚依的话,皆是心头一喜,与香荷的面色瞬间苍白相比,她们离开时脸上的欣喜与幸灾乐祸,简直让香荷有些抓狂。

    “带我去雪妍房间。”

    等几个女子出去后,萧岚依这才开口。

    竟是让自己带她去雪妍房间?萧岚依这是要去抢人了吗?!

    香荷闻言心下微惊,却不敢拒绝,赶紧点头道:“好,奴家这就带客官过去。”

    说着香荷就往门口走去,因为紧张,还一个踉跄差点撞上门槛。

    雪妍的房间,在花香楼的三楼。

    一路上萧岚依手握皮鞭,满身煞气的模样让路过客人姑娘纷纷侧目打量,目送着萧岚依离去背影,寻思着这位小爷绝对是个喜欢刺激的…

    “哐当——”

    雪妍房间的木门被萧岚依直接一脚踹开,因为夹杂着内力与怒火,这一脚直接将那木门踹成了几块,哐哐掉落在地。

    屋内暧昧的娇呼声因萧岚依的踹门而顿时止住,余下重重的喘息声,充斥着萧岚依的耳鼓。

    室内一片旖旎,空气中都仿佛带着丝暧昧的气息。

    看着如此场景,萧岚依不用想也知道刚刚经历了什么,而床上那两个隔着纱幔的肉色身影,更是让萧岚依所有理智全部崩塌。

    “你个偷腥的臭男人!看老娘今日不扒了你的皮!”

    萧岚依大喝着挥鞭而去,背后笼罩着的冲天怒火,随着那挥在空中的一鞭一起,重重袭向床上两人。

    “啪——”

    皮鞭狠狠抽打在了朦胧的纱幔之上,纱幔应声断裂,被皮鞭的力道带着飞落半空,随后飘然坠落在地。

    只是床塌上的场景,却让萧岚依有些怔了。

    床上那个被自己一闹,慌张中带着羞涩,赶紧往身上裹被子的女子,确实是雪妍没错,可那个早在纱幔坠地之前,便已经披上衣袍的男子,却并不是她想象中的谷祁苏模样…

    那男子模样俊美,五官挺立,浑身上下散发着的气势,竟与谷祁苏不分秋色。

    只是那男子身上却是有着一股谷祁苏所不可能拥有的痞气。

    这不,被萧岚依坏了‘好事’的他,此刻不仅没有一丝怒意,也无半分慌张,反倒是似笑非笑的披着他那棕黑色绣花长袍,胸膛半露,斜依在床榻之上,轻佻的眉眼不停在萧岚依身上上下打量,突然红唇一勾,好笑道:“偷腥的臭男人?美人儿可是在说我?”

    这一出声,便更显他的痞气,可萧岚依总觉得这男人不似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他的身上,似乎有着一股让萧岚依十分抗拒的气息。

    不过今日这事,显然是她因为种种巧合而搞错了,并且她还直接闯了人家房间,还坏了人家的好事…

    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萧岚依讪讪将手中皮鞭往身后藏了藏,佯装随意的左顾右盼了一会儿,笑道:“这房间看起来不错,我就来参观参观,你继续,继续。”

    说罢萧岚依转身就要离去,哪知身后突然一阵飓风袭来,快若闪电。

    而那人的目的,竟是自己的腰间?

    察觉到男人目的,萧岚依眼神一凌,身下玉手蓦然成爪,死死扣住了男人即将搭在她腰间的手腕,并且暗自用力,“公子这是做何?你床上的美娇娘,可还在等着你呢。”

    男人听了这话,低沉着嗓音轻笑道:“美人儿你坏了本公子的好事,就想这么离开?最起码,也得弥补弥补本公子不是。”

    话说间男人那只没有被萧岚依抓住的手,就要再往萧岚依腰间揽,被萧岚依直接璇身躲过,并且快速将他被擒住的手弯于身后,准备将其制服。

    男人显然武功不弱,察觉萧岚依意图后,直接将她拦于半路,逼迫萧岚依放开自己的手腕后,竟直接就要袭胸?

    没想到这人居然是个登徒子?!

    萧岚依见此微怒,刚刚因坏了男人好事,而略有歉意的情绪全部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要教训登徒子的狠戾。

    两人随后就在屋中缠斗起来,你来我往间,萧岚依竟与男人不分伯仲,几乎平手。

    只是这男人的武功路数十分奇怪,并且变幻莫测,一时之间让萧岚依根本无法看破。

    为了改变如今局面,萧岚依主动化攻为守,开始密切观察男人武功路数,准备寻找招式漏洞,一举挤破男人进攻。

    然而男人似乎对萧岚依十分感兴趣,尤其是在知晓她会武功的时候,眼中的那丝玩味更甚,对她也是密切关注。

    在萧岚依化攻为守之际,男人就敏锐察觉到了她的意图,武功招式开始十招一换,毫无章法,让萧岚依守无可守,最终被男人逼到墙角囚住,不仅被剿了皮鞭,而且还封了内力无法动弹?

    “你个色胚,快放开我!”

    萧岚依声音微怒,看着面前气定神闲中夹杂着几丝玩味的男子,惊愕于他武功高强之际,也对他现在的行为十分抗拒。

    她不过是踹错门而已,好好跟自己打个商量,没准自己就会再给他找十个八个美人儿送过来,供他免费消遣。

    可谁知他就是个登徒子?

    这样的男人,也不知道在外面用容貌骗取了多少女子芳心,自己今晚这一踹,破坏了他的好事,没准还替天行道了呢!

    “色胚?美人儿今日自己送上门,不就是想让小爷我好好玩儿玩儿吗?”

    邬麒陌闻言不仅一笑,肆意靠近着萧岚依,在她耳边暧昧吹上一气,语调轻浮道:“美人儿可以不必再演下去,今晚本公子就顺了你的意,好让你可以回去交差。”

    邬麒陌说着,将逼到墙角的萧岚依直接打横抱起,大步流星走向床榻,而那床上雪妍竟早已穿戴好衣物,站在床边静待男人过来,“公子,要奴家帮忙吗?”

    “帮帮帮,帮你妹的忙啊?这可是包了你的男人!”

    萧岚依闻言怒瞪着雪妍,却哪知刚刚还恭敬温顺的雪妍,竟是突然转眸给了萧岚依一个警告的眼神,让萧岚依顿时一怔。

    这雪妍,似乎和刚刚在舞池中看到的有些不太一样啊……

    不过此刻的情况并不由萧岚依想太多,身子的突然失重感后,她直接就摔在床上,头上挽发银簪被邬麒陌蓦然抽去,一头墨发翩然而下,散落满肩,刚刚束发的硬气模样,顿时软媚,女子模样尽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