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五十五章你是药谷谷主?
    邬麒陌眸中罕见露出一丝惊艳,“靳家今日倒是送来了个好货色。”

    “公子莫不是真要…”

    雪妍见此有些慌张。

    她本以为,邬麒陌只是吓吓萧岚依,实则是要惩治与她,可现在看到邬麒陌眼中的惊艳,她便顿时觉得不妙。

    “你有意见?”

    邬麒陌峰眉微蹙,有些不悦。

    “没有,奴家这就去给公子守门。”

    雪妍见此赶紧摇头,掩下脸上没落,主动去了外堂。

    等到雪妍出去,男人这才转眸看向萧岚依,轻佻道:“小美人儿,靳家那老狐狸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不过本公子可不一样,本公子最知晓怜香惜玉,若不然,你以后就乖乖跟了本公子,莫要在回那靳家。”

    邬麒陌说着便要欺身而上,萧岚依一惊,赶紧打滚躲过,双腿在空中一璇,借由双腿之力,打挺起身,身体半弓着蹲跪在床榻之上,警惕看着邬麒陌,“这男人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我不认识你说的什么靳家,你要是缺女人,我待会儿出去就送你十个八个进来!”

    “呵,还在装?”

    邬麒陌根本不相信萧岚依的话,只觉得她是在欲擒故纵,而萧岚依的脸庞因为微怒而变得略微泛红,在此刻被半红的暖光映衬下,更是让人十分有‘食欲’。

    舔了舔唇角,邬麒陌显然已经不打算再继续和萧岚依纠缠,欺身而上就要将萧岚依扑倒。

    萧岚依见此又是一个闪身想要躲开邬麒陌,模样宛若惊弓之鸟。

    只是她此刻被邬麒陌封了内力,随身影迅捷,却终敌不过邬麒陌内力全开的阻拦,像极了被猫儿玩弄的老鼠,轻易又被邬麒陌抓了揽在身下。

    “你就乖乖做本公子的女人吧,靳家那边……”

    邬麒陌话还未落,突然脸色一变,一把抓住萧岚依的肩膀将她带离床榻,紧接着就听一声巨响,刚刚那两人躺着的床榻以及床榻后面的墙壁轰然倒塌,尘土飞扬的落了一地。

    “放开!”

    谷祁苏冷到冰点的声音传入萧岚依耳中,惊喜看向门口,就见自家男人周身似被包裹在淡蓝色冷气之中,脸上是萧岚依从未见过的怒意。

    “相……”

    “谷祁苏?!”

    萧岚依的‘相公’还未唤出,就听身后邬麒陌惊愕开口。

    那三个字重重砸在了萧岚依心头,让她脸上的欣喜一点点消散…

    “别碰她!”

    谷祁苏声音依旧冷若冰霜,说话间便以鬼魅速度快速出招,袭向邬麒陌,招招狠戾,夹杂着十足怒意。

    不足十招,谷祁苏便将萧岚依抢回怀中。

    身上怒意依旧滔天,连带着他的功力都似乎大增,一度将邬麒陌逼到绝境。

    “谷祁苏,你别欺人太甚!”

    邬麒陌被谷祁苏一掌击碎肩颈,错骨的疼痛让他吃痛蹙眉,身后似笼罩着一股一墨色煞气,与谷祁苏的浑身冷意相撞,竟是不分上下。

    只是因为受伤,邬麒陌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不甘心的看着谷祁苏怀中萧岚依,眼中阴霾翻滚,“算你狠!不过本尊看上的女人,迟早都是本尊的!”

    邬麒陌话落,屋内顿时浓烟四起,邬麒陌也在浓雾散去后,消失不见…

    “你为何要来这里!”

    邬麒陌消失在屋中,谷祁苏却毫无要追的心思,挥袖看向怀中萧岚依,语气微怒。

    若不是仙瑟夜因觉萧岚依今晚行为实在怪异,在她过来找雪妍之际,回客栈寻他过来,怕是萧岚依就要…

    一想到刚刚自己过来时看到的场景,谷祁苏就更觉生气,而他生气,周围温度就会骤降。

    此刻屋中空气俨然低至冰点。

    “你若这几日不晚归,我又怎会过来这里!”

    萧岚依才不惧谷祁苏的怒意,他生气,她更生气。

    “我……”

    谷祁苏被萧岚依的话堵的有些语塞,看着面前她发丝微乱,略有狼狈的模样,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罢了,娘子随为夫回去……”

    谷祁苏说话间想要为她将额前发丝别于耳后,哪知手还未碰到萧岚依,就被她警惕躲开,未说完的话,也卡在了喉间。

    “你为何要一直隐瞒我你药谷谷主的身份。”

    萧岚依躲开后,看着谷祁苏质问,语气之中十分有距离感。

    她没想到自己今日本是吃醋过来‘捉奸’,哪知竟是捉出了这男人的真身?

    而且他…他居然就是那个自己避之不及了多年的药谷谷主?

    “为夫无意隐瞒娘子,只是恢复记忆后,看娘子对药谷十分介怀,怕惊吓到娘子,这才一直未告知真实身份。”

    谷祁苏抬着的手尴尬收回,看着萧岚依那副警惕疏远自己的模样,心中微微叹气。

    他就是怕萧岚依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后,会变成这般模样。

    若是可以,他宁愿一直做萧岚依心中的那个‘盗墓者’,让她对自己毫无介怀。

    “若不是刚刚那人唤了你的名字,你准备瞒我到何时?”

    萧岚依静静看着谷祁苏,让谷祁苏根本看不出她心里的想法,这模样莫名让谷祁苏有些心慌,上前想要揽过萧岚依,又被她躲开了。

    “有话说话,别动手动脚,我还没原谅你呢。”

    萧岚依说着正欲再度开口,就听周围脑洞大开的议论声纷纷传来。

    “嚯,这么大动静,这是捉奸呢?”

    “啧啧啧,我看没错了,你瞧瞧这门口昏迷的雪妍姑娘,这怕是被这原配给打的吧?”

    “那这女的也太暴力了吧?你瞧瞧把人家床和墙也给拆了,绝对是个母老虎!”

    “……”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萧岚依瞥了眼门口因动静太大而慢慢聚集过来讨论的人们,有些无奈,隔壁因墙面轰然倒塌,而暴露无遗的一对男女,也正骂骂咧咧的着穿戴这衣服,准备冲过来与之算账。

    这里显然并不是说话之地。

    “走吧,回去后,必须给我都交代清楚。”

    萧岚依说着将自己扰乱发丝用簪子挽好,捡了地上皮鞭出了房间。

    那些看热闹的瞧着她手中皮鞭,以及她身上那副不好惹的架势,纷纷让路给她通过,就怕会被殃及。

    谷祁苏默默跟在萧岚依身后,用银子堵住前来拦路老鸨的怒气,与萧岚依一前一后的离开了花香楼,回到客栈。

    因夜已深,客栈中很安静,只有三楼圣悦阳带来的护卫的还在楼道中守夜,看到两人回来,护卫本是要上前打招呼,却最终忌惮两人身上散发出的冷漠气息而没有靠近,直到两人进入房间后,他们才纷纷松气。

    果然不愧是公主认识的人,这气势,真是让人胆寒…

    “老实交代吧,你恢复记忆以后,还一直这么处心积虑的待在我和小星身边什么目的?”

    房门已关,萧岚依一脚踩在屋中椅子上,手中皮鞭垂在身旁,质问着谷祁苏。

    武功虽然被封,但是这气场绝不能输。

    “娘子一直觉得为夫是别有用心?”

    谷祁苏闻言眼神微暗,神情伤感。

    这是他最不愿看到的场景。

    “难道不是吗?五年前那般大动干戈寻我三月,如今早已知晓我的身份,却一直隐瞒,不是别有目的是什么!”

    萧岚依言辞质问,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瞳孔一缩,警告道:“谷祁苏我告诉你,纵然你是药谷谷主,权势滔天,但小星是我的,你休想将他从我身边带走!”

    看着萧岚依如惊弓之鸟般怒视自己的模样,谷祁苏心头宛若针扎,眨眼闪至萧岚依面前,垂眸看着准备与自己保持距离的萧岚依,“为夫在你身边这么久,可有害过你?”

    看着萧岚依微怔模样,谷祁苏不由分说吻上她的红唇,肆意在她口中掠夺。

    这可恶的蠢女人为何这般迟钝,难道自己这些日子的真心,她全然没有察觉吗?

    萧岚依被谷祁苏这么猝不及防的一吻吓到,回神后想要挣扎,却因被囚着无法动弹。

    看着面前谷祁苏放大的俊颜,他那双温柔如水的眸子里似乎浸染着这几个月的朝夕相处——

    他给自己做饭他给自己捏肩捶腿,他给自己嗑瓜子,他一口一个娘子的跟在自己屁股后面,任由自己差遣,他还说,他这辈子也不会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

    都说药谷谷主生性清冷,不与人亲近,而五年前她也因贩卖噬芽虫一事,有幸得以感受过他的清冷,只是当时未能见其真颜,却不想五年后再遇时,他竟是被自己和儿子哄骗着带回了家。

    而他因失忆,对自己言听计从,甚至温柔如三月春风,哪里还有当年半分清冷。

    她曾多次怀疑谷祁苏与萧琪星模样相像一事,可谷祁苏的性子实在与传闻中的他大相径庭,再加之有谷伊玥为他打掩护,多次将自己的怀疑转移他处,便让她真的信以为真,以为他就是个误入歧途,武功高强的盗墓贼罢了。

    现在想来,当真是造化弄人,若不是今日这场乌龙,想必这男人,真能瞒上他一辈子?

    往日之事心头浮现心头,萧岚依刚刚还充满了愤怒与警惕的眸子,慢慢融化在了谷祁苏的温柔如水的眸中,让她觉得自己可能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深陷一个名唤‘谷祁苏’的沼泽之中,现在察觉之际,早已无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