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五十六章从哪学来的甜言蜜语
    “为夫答应过娘子这辈子都不会背叛伤害娘子,便一定不会食言,娘子难道真的要因为为夫药谷谷主的身份,就将为夫这么久的深情以待,视若不见吗?”

    谷祁苏不知何时离开了萧岚依唇瓣,感受着她留于自己唇齿间的香甜,抬头托起她的下巴,“你躲了为夫这么多年,为夫恢复记忆后,最怕的就是你知道为夫身份,会再次带着小星离开为夫,所以为夫整日小心翼翼,掩藏身份,为的就是让娘子可以感受到为夫真心。”

    说着谷祁苏握住萧岚依垂于身前的手,附在自己胸前,“这颗心早就只为娘子而跳动,娘子可有感受的到?”

    可有感受到?

    手下附着的那颗心扑通扑通的跳动着,萧岚依又怎能感受不到。

    可他不是应该愤怒自己强上了他的吗?她才不信五年前他要大肆抓捕自己的时候,是想要告诉自己他那颗扑通乱跳的心,是为自己跳动这种鬼话。

    而且这男人到哪里学来的这么多甜言蜜语?竟是听的她这颗原本对他警惕异常的心,不自觉沦陷了…

    “娘子还不肯相信为夫吗?”

    谷祁苏看萧岚依久久没有开口,略微担忧,以为是自己解释的还不够真诚。

    可他冷心冷清了这么多年,就刚刚那些为表真心的话,还是这几个月有了小娘子以后突击学习的结果,这若再不行,那他可就真没辙了,难道要让他堂堂药谷谷主一哭二闹三上吊吗?

    不妥,甚是不妥。

    萧岚依看着谷祁苏灿若星辰的眸子,脑海似有夜空闪过。

    这眸子,可真像极了她初穿越来那晚,墨色夜空中那些星星点点的繁星。

    她不知道自己那晚与他疯狂之时,到底有没有看到他的眸子,但她知道小星诞下的那晚,她自窗边看到繁星后,就想到了那晚的夜色。

    “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时候恢复记忆的?”

    萧岚依终于开口,让谷祁苏一直提着的心,慢慢放下。

    这世间能让他谷祁苏这般提心吊胆,小心翼翼的,也就只有萧岚依一人了。

    “就在给娘子喂媚药那晚。”

    为表自己真心,谷祁苏这话着实诚实,看到萧岚依微黑的脸,谷祁苏赶紧解释道:“为夫可没有居心叵测,为夫那都是从娘子那里学来的,娘子可不能因此事责怪为夫。”

    “从我这学来的?我什么时候教你喂我吃媚药了!”

    萧岚依闻言气急拍桌。

    而且谷祁苏竟是那个时候就恢复了记忆!

    看来她还真是低估了谷祁苏这个药谷谷主的演技,竟是在他恢复记忆之后又被他骗了许久,这才让她发现他恢复记忆的事情,然后又蒙骗了她这么多日,今日机缘巧合,让自己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

    他何必再做药谷谷主呢?他直接去戏园子里演戏得了,伏耀大陆的最佳影帝奖,不被他谷祁苏领了,那怕是就没人敢领了吧。

    “娘子这话说的可不对,娘子莫不是忘了五年前到底是谁给为夫下的媚药,夺走了为夫除夜,然后还扔为夫一人在那荒郊野外,自生自灭的。”

    谷祁苏这话说的颇为委屈,若是让他药谷弟子看到,怕是会觉得他们家谷主一定是被人给掉包了。

    “谷祁苏你还真是给点颜色,你就开染坊是吧?五年前我给你下媚药?美的你!”

    当时她都被媚药焚身到神志不清,哪儿有时间给他下媚药去?

    看来这男人还是有假话,不能信!

    “不可能,为夫那日虽然受伤,可若没有媚药侵扰,为夫断不会让娘子压在身下,娘子又为何羞于承认呢。”

    谷祁苏依旧有些委屈。

    那毕竟是他的‘第一次’,虽然他在喜欢上萧岚依以后,就已经不气了,但那毕竟是他的‘第一次’没错。

    自家小娘子,何时这么敢做不敢当了?

    “我羞于承认?我看是你自己敢做不敢当吧!谁知道你当时是不是巴不得有个女子贴上去呢,现在又跟我装高冷?”

    萧岚依不屑的抛了个白眼过去。

    她觉得,这男人啊,就是不能惯,瞧瞧这才刚给了他点好脸色,还没表示原谅他呢,他就开始蹬鼻子上脸了?!

    “可为夫……”

    谷祁苏还想争辩什么,突然忆起某日他在药谷听到的弟子谈话,说是绝对不能跟女人讲道理,否则道理没讲通,那女人也得跑了。

    他可不能让他心心念念的小娘子跑了!

    于是谷祁苏果断终止了这场争执,从怀中掏出一包药粉,道:“若是娘子心有不甘的话,那这媚药,娘子今晚就亲自喂给为夫吧,这样也算是报了为夫当日给你下媚药的愁。”

    “你这心机男人!你当老娘傻的不成?!”

    萧岚依一把抢过谷祁苏手中媚药,心中气的险些失语。

    她可还没原谅他呢,他就又要哄骗她用媚药了?

    就算他的意思是让自己给他下媚药,可是自己下了媚药点了火,到时候灭火的不还得是自己?

    “娘子何出此言,为夫也是为了让娘子消气,这才出此下策,娘子若是不喜欢,那就不用了。”

    谷祁苏十分好脾气的说着,伸手就要将萧岚依手中媚药取回,认真请罪,谁知萧岚依在他手还未触及那药包之际,突然一躲。

    打量了会儿她手中媚药包,萧岚依秀眉一凝,勃然大怒道,“你这臭男人,果然这几日背着我偷偷去了花香楼!我告诉你谷祁苏,我就算是能原谅你瞒我药谷谷主的事情,我也绝对不会原谅你背着我去花楼找女人!你这是出轨!!”

    萧岚依说着直接将那媚药粉包拍在了桌上,身上刚被谷祁苏安慰下来的怒火蹭蹭上涌。

    她去花香楼,就是因为她要去捉奸的,本以为她这奸捉错了,是她自己想多误会了谷祁苏,还想借着这自己错怪了他的内疚,就把谷祁苏骗她的事情一举作罢,可是这男人居然还敢堂而皇之的把花香楼的媚药带在身上,并在这个时候给了她?

    这男人分明是要跟她叫板的节奏啊!

    谷祁苏被萧岚依的勃然大怒搞的有些不知所措,不过虽然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但小娘子生气了,他铁定是要赶紧哄啊,于是谷祁苏赶紧开口道:“娘子到底为何生气?为夫这几日外出,是因为药谷的一些事情。因为当时还未跟娘子坦白,就没有告知娘子行踪,绝对没有去过花香楼啊。”

    “没有去过?没有去过你这几日回来一日比一日晚,脸色也一天比一天差?而且你这盖了花香楼红印的媚药随身携带,装也要装的像一点吧!”

    萧岚依指着桌上媚药包的红印说着。

    她说刚刚谷祁苏怎么就那么刚刚好在花香楼,还救了自己?原来竟是真让自己给猜中了!

    “为夫除了今晚去救娘子,其余时间,真的没有……”

    谷祁苏说着,被萧岚依指红印的手指引着看到了那花香楼的红印,未说完的话戛然而止,脸色也黑如锅底。

    “呵,说不出来话了吧?”

    萧岚依看着谷祁苏黑冷的脸,冷笑道,心中确是隐隐有些不大舒服。

    果然男人的话,都不可信,刚刚,他也是在骗自己的吧…

    “娘子莫要误会,这是刚刚仙瑟夜来唤为夫去花香楼救你时,在路上给为夫的,为夫当时也没细看,就收下了,哪知…”

    哪知他竟是从花香楼里顺出来的!

    谷祁苏说罢攥圈,有些懊恼自己当时竟轻言相信了仙瑟夜他那套油嘴滑舌,唬人的鬼话,收了这盖有印记的媚药。

    当然,他更懊恼的,是他居然把这媚药拿给了萧岚依看…

    “仙瑟夜给你的?你倒是真会推脱责任啊,那你说说你这几日回来,为何脸色一天比一天要差?这可就扯不到仙瑟夜头上了吧?”

    萧岚依拿着从圣悦阳那里借来,本意就是要用来审寻谷祁苏的小皮鞭,往空中一挥,大有今晚谷祁苏不解释清楚,就别想睡觉的架势。

    “这……”

    谷祁苏闻言眼神暗了暗,一把将萧岚依揽入怀中,低声询问道:“若为夫身染无药可解之剧毒,娘子可还愿意跟为夫共度余生。”

    无药可解之剧毒?

    ‘苏哥哥的毒无无药可医,之前是一月发作一次,五年前从萧姐姐那里得到了重要的噬芽虫后,现在差不多已经可以控制到四个月左右发作一次。只是若想完全解毒,怕几乎已经没有可能了。’

    谷伊玥的话蓦然闯入萧岚依耳中,心得她一阵心悸。

    所以谷祁苏这几日脸色苍白…

    “你这两日一直单独外出,就是为了不让我知道你毒发的事情?!”

    萧岚依说着从谷祁苏怀中挣出,有些焦急的检查着他的身体,“你现在身体如何?需不需要回药谷解毒?”

    她记得谷伊玥曾说过,那毒若发作,便是彻骨寒冷与剧痛!

    “没有,为夫只是毒素即将发作,所以有些虚弱罢了,娘子莫要担心。”

    看萧岚依焦急模样,谷祁苏唇角不自觉微勾,抓住萧岚依焦急在自己胸前检查的小手,将她拉于自己身前,附身与她咫尺相视,“看娘子这模样,应当是已经从伊玥那里知道了为夫的毒,那……娘子可还愿意和为夫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