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五十七章我相信你
    萧岚依看着谷祁苏询问自己时,眸中的小心翼翼,与些许担忧,心头一软。

    他是怕自己会嫌弃吧?

    高高在上如他,有着那般显赫而又让人忌惮的身份,却因这毒,受尽苦楚…

    娇哼一声,萧岚依不悦道:“什么嫌弃不嫌弃啊,我萧岚依又岂是那般肤浅之人!”

    谷祁苏闻言微怔,还没待他露出欣喜,就见萧岚依突然贴上他的唇,在他唇上蜻蜓点水的咬了一口,土匪般一刮鼻间,宣告道:“喏,你已经被我盖过章了,以后你谷祁苏生是我萧岚依人,死是我萧岚依的鬼,想后悔也没有机会了!”

    “为夫这辈子也不会后悔!”

    谷祁苏话落,萧岚依已经被他打横抱起,走向床榻。

    他已经等不及要将这一颦一笑,一句话都能波动他心弦的小女人揉进他的身体,若是可以,下一世,下下一世,以后的每一世,他都要做她的人。

    床帏摇曳,一室旖旎…

    今日便是萧琪星最期待的弟子选拔大会,天才刚亮,他就自己起了床,去唤萧岚依他们起床。

    “娘……”

    似乎感知到萧琪星要来,谷祁苏竟是在他还未敲响屋门时,便已经打开了房门,并且将他的话截胡,“小星乖,让你娘亲再睡会儿,你跟爹爹先下去吃饭。”

    “娘亲怎么一睡客栈就总睡过头?之前在外露宿时,也没见她这般贪睡。”

    萧琪星有些担忧的嘟囔着,伸长脖子想要看看里面的情况,不过被谷祁苏不着痕迹的挡下,关起房门,柔声道:“你娘亲她这些日子一直在担心小星去参加弟子招募大会的事情,所以有些没睡好,小星今日可一定要好好努力,切莫让你娘亲再忧心你的事,知道吗?”

    “原来是这样啊。”

    萧琪星了然点头,攥了攥小拳头,坚定道,“爹爹放心吧,小星一定会好好努力,不会让爹爹和娘亲再为小星担忧。”

    “小星真乖。”

    谷祁苏抬手揉了揉自家儿子脑袋,欣慰一笑。

    多亏萧岚依,他才能有这么个又乖又健康的儿子,昨晚又将他身份一事说透,现在他心中了然无事,倒觉得轻松极了。

    只是昨晚被萧岚依允诺后,他有些激动,就苦了他家小娘子了。

    待会儿吃完饭,可得给她好好做顿药膳补补…

    “吱呀——”

    推门声传来,靠在床边醒神的萧岚依看向那个让她此刻浑身酸疼,需要歇息缓神才能起床的罪魁祸首,委屈道:“相公你昨晚的表现,可真不像是要毒发的人。”

    谷祁苏权当萧岚依是在夸他,点了点头,开口道:“其实为夫也觉得与娘子缠绵后神清气爽,一点也不像是要毒发的模样,这不,特来给娘子送些药膳,补补身子。”

    神清气爽个头啊,老娘腰都要断了!

    萧岚依白眼一个谷祁苏,看着已经坐在床榻边,要喂自己吃粥的谷祁苏,却又是一声轻叹。

    抬手抚上他的脸颊,萧岚依担忧道:“相公的脸色又苍白了些,这几日相公还是在屋中好好歇着,不用再为了避我而独自外出了。”

    “为夫没事,这毒跟了为夫多年,为夫早就习惯了。况且,它还未真正发作,一直被为夫的丹药压制,没准,这次就不发作了呢。”

    谷祁苏抬手抚平萧岚依蹙起的眉头,眼中柔光尽显,“为夫不喜欢看娘子蹙眉模样,为夫一定会尽快找到完全解毒之法,这样,便不用看到娘子为为夫担忧的模样了。”

    “好,我也会帮你找的。”

    萧岚依心疼的看着谷祁苏,想要夺过他手中粥碗自己喝粥,却被谷祁苏躲开,“娘子莫不是觉得为夫已经不中用到连喂你吃饭都不行了?”

    “谁会觉得你不行啊,昨晚腰都要被你折磨断了。”

    萧岚依小声嘟囔,又是伸手要接过粥碗,“我又不是不会自己吃,而且相公都已经给我做了早饭送来,吃这事,交给我自己就行了。”

    谷祁苏见此又是躲开萧岚依的手,“那可不行,为夫给娘子做饭,喂娘子吃饭,都是天经地义的,娘子可莫要抢了为夫‘活’,只管张口吃就好。”

    “又是天经地义?”

    听着似曾相识的话,萧岚依先是蹙眉,随即突然挑眉,“我想起来了!谷祁苏你个心机男人,当时就是这么死皮赖脸要搬进我房间的!”

    萧岚依的模样,让谷祁苏忍不住勾唇轻笑,宠溺的揉了揉她炸毛的脑袋,开口道:“为夫若是不死皮赖脸点,等你这害羞娘子自己开窍?那怕是等到小星成婚,也不一定能等到。”

    “我害羞?”

    萧岚依一听这话可就不服了,一拍床板,模样还挺横,“你这男人怕是忘了第一次是谁‘上’的谁!”

    这事她能吹一辈子~

    “是是是,娘子说的都对,如今木已成舟,为夫死也是你萧岚依的鬼,娘子还是赶紧趁热吃饭吧,一会儿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谷祁苏的笑十分宠溺,让萧岚依又不自觉沉溺在其中,再回神时已经被谷祁苏喂下所有早餐,而谷祁苏也正收拾着准备送碗筷出去。

    “相公,昨晚在花香楼,我……”

    “娘子不必说了,都是为夫不好,为夫不该瞒你真实的身份,又多次晚归,这才让娘子误会为夫,去了那危险之地。”

    谷祁苏打断萧岚依的话,语气微微有些降温。

    眼前突然闪出他赶到时,见到萧岚依被邬麒陌囚在床上的那一幕,周身气温骤降。

    死死攥着手中木质托盘,谷祁苏眼中气愤炸裂,“之前是为夫对那奸人太过仁慈,为夫定会帮娘子报那受辱之仇!”

    “你,当真一点也不怀疑我?”

    萧岚依挑眉询问,走至谷祁苏面前,想要更清楚看到他的表情。

    昨晚谷祁苏到时,她与邬麒陌那般惹人误会的场景,他却一点也没有要追问自己的意思。

    是怕问了自己会生气,还是他…

    “为夫怎会怀疑娘子,只是为夫断没有想到邬麒陌那等人物竟是会出现在花香楼,让娘子受委屈了。”

    谷祁苏歉意开口,眼中的愧疚让萧岚依心中微滞。

    他果然是自始至终都相信自己的,可自己之前却因他一连几日晚归,而怀疑他去花香楼找女人,并且还因为他的迟迟不归,直接冲去了花香楼寻人。

    与他相比,自己倒真显的太不理智了些。

    扑上前,自谷祁苏侧身环抱住他,靠在他的肩膀,“是我不该因为相公晚归而怀疑相公,以后,我定不会再怀疑相公任何事情,但相公也要答应我,不能对我说谎,可好?”

    “好,为夫答应你。”

    谷祁苏十分心悦萧岚依的‘投怀送抱’,刚刚因为想到邬麒陌时的怒意在此刻全部消散。

    他会好好保护她家娘子的,任何对他家娘子有企图的男人,他都不会放过!

    “诶呦喂,我说月笙哥哥,你和萧姐姐一大早就这么腻腻歪歪的,可真是让我这孤家寡人,羡慕嫉妒的很呐。”

    谷伊玥一面摇头,一面走进房间,眼中的调侃实在明显。

    萧岚依见此淡定放开谷祁苏,看着谷伊玥那副一大早找乐子的模样,勾唇道:“月笙哥哥?我怎么觉得伊玥你叫他苏哥哥会比较顺口一些?”

    “什么苏哥哥?我苏哥哥在药谷呢!”

    经过这短时间的‘精神紧绷式’给谷祁苏打掩护,谷伊玥现在对于萧岚依的试探早就免疫,想也没想,反驳的话就脱口而出。

    随后看着萧岚依,挑事道:“萧姐姐你莫不是有了月笙哥哥,还想着我药谷的苏哥哥?你这样,也不怕月笙哥哥会伤心。”

    萧岚依挑眉,“我倒是不知道,你苏哥哥,还会自己吃自己的醋?”

    “什么自己吃自己的醋啊?”

    谷伊玥下意识询问,随后就觉背脊发凉。

    看着萧岚依似笑非笑瞧着自己模样,谷伊玥干笑着看向谷祁苏,向他求救道:“月笙哥哥,你瞧萧姐姐今日是不是睡糊涂了,怎么竟说些胡话啊,要不你给她诊治诊治?”

    她的第六感告诉她今日萧岚依似乎有些不太正常。

    不对,是非常不正常!

    “我可没睡糊涂,我不仅没睡糊涂,我现在还清醒的很!”

    萧岚依撇嘴走向谷伊玥,在她身边转了好几圈,为她整了整衣领,道:“我只是没想到我这么信任你,你却一直跟苏哥哥一起瞒着我,即便是到现在了,还不打算说实话,真是让十分心寒呐。”

    “……”

    论心寒,谁能有她谷伊玥现在心寒?

    她现在简直要被萧岚依这意味深长,态度不明的话给搞的透心凉了好不好!

    而且这到底是怎么了?一大早就试探自己玩呢?

    早知道她就不进来了…

    都是仙瑟夜那个臭小子,一大早就不见踪影,让自己到处寻他,要不然,自己也不会撞见萧姐姐跟苏哥哥腻歪!

    “行了娘子,你就别吓伊玥了,伊玥自小不耐吓,你再给她吓出个好歹,我可没法向爷爷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