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五十八章亲生儿子
    谷祁苏的话,听在外人耳中可谓是十分宠溺,可听在谷伊玥耳中,就是入脑了一堆浆糊,把她本来就被萧岚依态度搞的迷迷糊糊的脑袋,更是搅的一团乱。

    而且明明是苏哥哥让自己别暴露他的身份,多为他打掩护的,可他今日怎么这么不小心,竟是说什么‘自小’‘爷爷’?这是跟着萧岚依一起睡差了脑袋不成?

    想至此,谷伊玥几步走上前,探上谷祁苏额头,感受着他额头的温度。

    “没发烧啊?可这怎么就不正常了呢?”

    眼看谷伊玥的小脸就要皱成十八个褶的小包子,谷祁苏赶紧道:“伊玥别再奇怪了,昨晚娘子已经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伊玥你以后便不用装作不识得我了。”

    “什么?知道了?!”

    谷伊玥惊呼,看了看萧岚依,又看了看谷祁苏。

    她到底错过了什么?

    谷祁苏那般行事谨慎,处处不留痕迹的人,明明已经隐藏的够好了,怎么一夜之间,就功亏一篑,让萧岚依知道了真实身份呢?

    莫不是……说梦话了?

    “唉,伊玥一直觉得苏哥哥为人沉稳,心思缜密,却没想苏哥哥竟是败在了说梦话上,苏哥哥以后睡觉也得万分谨慎呐。”

    谷伊玥自顾自的叹着,看谷祁苏的眼神,就让谷祁苏知道她脑袋里估计又想了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抽出手给她脑袋一个爆栗后,开口道:“我去送食具下去,你有何疑问,就问娘子吧。”

    那感情好,她现在脑袋都要成浆糊了,哪哪儿都是疑问,急需解惑!

    “原来昨晚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啊。”

    等到萧岚依把昨晚之事与她说了后,谷伊玥这才了然一切,可是随即就颇有埋怨的看着萧岚依,“这么好玩的事,萧姐姐你怎么不叫上我一起?反倒只带着那仙瑟夜那个神棍一起过去……”

    说到这,谷伊玥一顿,一拍脑门猛的想起了自己为何会过来的原因,看着萧岚依询问道:“萧姐姐可知仙瑟夜去哪里了?今日一早就没见他,刚刚去他房里,发现他的床铺是冷的,似乎一夜未睡…莫不是,他留宿花香楼了?!”

    谷伊玥被自己这个猜测搞的有些兴奋。

    她还不知原来仙瑟夜那个神棍竟是这般风流,只知他平日里也就动动嘴上功夫,这次,竟真是去做了?

    等待会儿他回来,自己可是要好好逗逗他去!

    “他去哪里了,我倒是不知,不过看他昨日那么忌惮那些花楼女子的模样,似乎不像是会留宿那里的。”

    萧岚依对谷伊玥的猜测,稍有异议。

    只是仙瑟夜到底会去哪里呢?昨晚要不是他及时将谷祁苏唤来救了自己,怕是自己就要倒霉了。

    本还想今日午膳给他加个鸡腿吃呢,没想到,她后来竟是一夜未归?

    难道是被那些花楼难缠的女子们给被迫扣下,然后…

    想到这,萧岚依打了个哆嗦,默默为仙瑟夜默哀三秒钟后,看向谷伊玥,道:“待会儿若是仙瑟夜回来,你尽量少与他打闹,他…也不容易。”

    不容易?他一夜未归,和不容易有什么关系?

    谷伊玥被萧岚依说的糊涂,平展的眉头都要被她皱成一个川字,“萧姐姐,你这话是什么……诶,萧姐姐你别走啊,我还没搞明白呢!”

    只是萧岚依还早在她要询问时,就已经脚底抹油溜出了门外。

    那般可能涉及少儿不宜的事情,谷伊玥还是不要知道好…

    剑幕山下,高台之上,一白须老者拉长着声音,以内力灌声,一个个名字的点着他手中名单。

    那都是之前报名,今日参加弟子选拔大会的人,点到名字的便要去台前列队。

    人群中谷伊玥有些无聊,左顾右盼一会儿,扯着萧岚依的衣袖,兴奋道:“诶,萧姐姐,那不是那日在客栈门口的蛮横小世子吗?啧啧啧,今日也是那么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小小年纪,一点也不可爱。”

    顺着谷伊玥的视线看去,萧岚依就见景炎博与赵若彤也深处人潮之中。

    景炎博虽然只有六七岁模样,但神情做派都显的十分老成,此刻负手而立,侧颜像极了一个人。

    只是像谁呢?

    萧岚依蹙眉,眼神在景炎博侧颜不停打量。

    只是还没待萧岚依对自己这奇怪念头想出个什么所以然来,就听谷伊玥继续道,“不过之前在月彦国,我听说这小世子可是四皇子景晗毅最宠爱的世子了,可如今与他同住客栈四五日,每日就只见他和他的一些侍卫老奴们进出客栈,他那四皇子爹爹来看他一眼都没有过,果真是传言不可信呐。”

    “我听那说书的,都说四皇子是皇上最宠爱,最有机会夺嫡的皇子,所以他整日忙于皇宫正事,为皇上分忧,又岂能管得着这小世子的事情。”

    萧岚依淡淡开口,眼神依旧在景炎博身上流转。

    “这能是理由吗?以前我爹爹就算在忙,有再重要的事,只要我要出远门,或者有事,他都会赶着过来陪我,没时间也能挤出时间。”

    谷伊玥嘟嘴反驳。

    突然瞧着那景炎博的小身子,觉得他似乎也挺可怜,不由长叹一声,感慨道:“这老天爷果然是公平的,纵然皇家的人出生起就注定位高权重,可终究是要在权势身份之上,再多失去些什么的。”

    “博儿。”

    一华丽马车上下来的蒙面妇人在众侍卫丫鬟簇拥下,走向那被萧岚依她们讨论许久的景炎博。

    “母亲?!”

    景炎博蓦然回首,瞧见那蒙面妇人后,小脸儿上是掩不住的喜色。

    这想必是他这几日以来,最开心,最像个孩子的时刻。

    随即母子俩便在人群中寒暄聊天,萧岚依也在那女子来后,收回视线,“你瞧瞧,人家哪里需要咱们担心。”

    “我这不是无聊嘛。”

    谷伊玥古灵精怪的嘟了嘟嘴,收回视线看向台上老者,“不过都这么久了,怎么还没点到小星?”

    “这次剑幕山大肆招募弟子,整个大陆都已皆知,想拜师的人,有五万,也有两万,那日报名之时你是没有看到,一个个都争破了脑袋,生怕报不上名,瞧着这进度,怕是点完名就要到中午了。”

    萧岚依一副早有准备的模样,淡定说着。

    谷伊玥就不淡定了,她哪有那耐心等啊,小脸一蹙,撑手跳上马车沿,靠着马车门嘟嘴道:“早知道就先在客栈陪苏哥哥一会儿再来,现在苏哥哥怕是正一个人无聊呢吧。”

    “他身上有毒,最近赶路脸色愈加苍白,自是要在客栈休息的。”

    萧岚依说罢,转眸看向谷伊玥,“伊玥,现在事情已经说破,我也就直接问了。小星是谷祁苏的孩子,为何他没有遗传到谷祁苏身上的毒?虽然小星没有中毒,我应该开心,可这终究觉得是个隐患,让我担忧许久。”

    “萧姐姐你说什么?小星……真是苏哥哥的孩子?!”

    谷伊玥听罢惊呼。

    显然萧岚依之后的话,她一句也没有听清楚,满心思都停留在萧岚依所言‘小星是谷祁苏的孩子’上。

    她一直都以为谷祁苏喜欢上萧岚依,是这几个月的事情,而且她也很喜欢小星,觉得小星哪怕不是苏哥哥的孩子,她也没什么意见,况且萧琪星和谷祁苏又长的有些相像,一度让她觉得这都是天意。

    可是她现在听到了什么?小星居然真是谷祁苏的孩子,那不就说明,谷祁苏早就在五年前,就已经和萧岚依在一起了?

    等等,五年前…

    五年前在明曲镇苏哥哥好像是在大肆寻找一个女子,莫非那女子就是…

    “是我没错,五年前谷祁苏在明曲镇附近寻的女子就是我,小星也是谷祁苏的亲生骨肉。”

    萧岚依看着谷伊玥脸色从惊愕到迷茫,再从迷茫到疑惑,脸色变的可谓精彩,最后再瞧她回归惊愕神情看着自己时,就已猜到了她心中所想,直接回答。

    当年让苏哥哥寻了那么久的女子,还是萧岚依!

    谷伊玥闻言上下打量了下萧岚依,突然一拍马车道:“好哇,原来你们夫妻俩一直都是在耍我玩呢?”

    谷伊玥这一拍可是动静打了些,惊的驾车马儿直在原地踱步,有些躁动不安。

    萧岚依见此赶紧拉了缰绳稳住马儿,转头看向嘟嘴与自己置气的谷伊玥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不过这事说来话长,其中事情吵杂繁多,你只要知晓小星就是谷祁苏的亲生血脉这一点即可。”

    “说来话长…”

    谷伊玥闻言嘟嘴,眼中因觉得自己被欺瞒而生出的不满咕噜一转,就成了兴奋,“话长点才好,那这事萧姐姐日后一定要好好与我说道说道,我不怕话长时间久。”

    “好好好,日后得了空,我不仅给你好好说道说道,我还能给你写个话本子出来,让你好好看上三天三夜。”

    萧岚依无奈说着,觉得谷伊玥这小丫头果真是不知道着急为何物,“现在,赶紧回答我的问题,这事是关小星身体,可容不得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