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七十八章被邀请去相国府
    不过话说灵素禧的孙女……那不就是夏钦的女儿吗?夏钦什么时候有女儿了?她好像没听谷祁苏提到过啊?

    “柒画,你可算来了,来来来,做娘旁边。”

    萧岚依还在疑惑,就听灵素禧突然朝着门口挥手。

    “今日竟是大家都在这里用膳,可是有什么重要客人?”

    古柒画的声音十分温柔,语速也极为舒服,让人听起来觉得有种春风拂过心间之感,让萧岚依只闻声,便觉十分有亲近之感。

    寻声看去,萧岚依就见一嘴角带笑,面容姣好的女子翩翩走来,那模样,岂止一个优雅了得。

    “哇噻,夏钦哥哥,这就是你娘子?”

    谷伊玥见到古柒画后,眸中惊艳非常。

    她十分怀疑灵素禧到底是不是去把哪家仙子给从云端拽下来,嫁给她儿子为妻了?

    “当然了。”

    夏钦说着,忙起身去了古柒画身边,扶着她一道入座,“刚刚娘说她竟是带着你去庙里上香了?可真是辛苦娘子了。”

    “这有何辛苦的,娘都是为了咱们孩子,这才在路上提议要去求平安的,路上耽搁了些时间,让相公记挂了。”

    古柒画说着,抬头迎向萧岚依视线,对她淡淡一笑,这才看向夏钦道:“这几位我都还没见过呢,相公还不赶紧介绍介绍?”

    刚刚她与灵素禧一起回到山中后,便先去放置行礼,收拾房间,没想到现在一过来,就看到满屋的长老都在,热闹的不得了。

    “来来来,娘来介绍。”

    灵素禧闻言放下筷子抢着介绍,“这啊,是你亲家公,这个是亲家母,这孩子,就是你女儿以后的相公了!”

    灵素禧说着,还要再继续介绍谷伊玥她们,可她的‘亲家公表妹’还未说出口,就被夏钦给无奈唤住,“娘,您赶紧吃饭吧,再把柒画吓着,谁给你生孙女。”

    “啧,这怎么能吓着呢?你这孩子真是的,娘这是让你们提前适应下这个称呼,以后孩子长大了,想不这么叫,都不行。”

    灵素禧乐呵呵的说着,不过之后也确实没再打岔,让夏钦正儿八经的给古柒画介绍了萧岚依她们,这才又一起闲话家常,将这顿饭进行到底。

    期间大家的兴致都很高涨,整个室内热闹不已,更因为有辣椒提味的关系,这顿饭大家都胃口大开,可谓吃饱喝足,才做道别。

    “岚依的手艺可真是不错,下次若是再来山上,记得教上我一教。”

    已经走至山门,一直淡笑不语,看着众人道别的古柒画突然开口。

    “没问题。不过后厨的人今日已经学了几道,你若是想学,可以先把那几道菜学会,我回去就让人给你们稍点辣椒过来,到时候你们随时想吃,随时做。”

    萧岚依笑说着。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对古柒画莫名亲近,听着她的声音,就感到十分舒服,且一点也不觉得陌生,好似多年未见的挚友,却奈何她们只是第一次见面。

    这种感觉,还真是奇怪的紧。

    “那就劳烦岚依了,作为谢礼,小星在剑幕山中,我也会帮你好好照顾,你回去后,也莫要太记挂。”

    古柒画说着抓着萧岚依的手,用柔柔的眼神,将她看了又看。

    “好。你如今有孕也别太费心,小星那孩子,其实很聪明的,让他一个人在这,正好可以锻炼锻炼他。”

    随后萧岚依与古柒画这两个今日第一次见面之人,竟又寒暄了数句,结束谈话之际,便是萧岚依与谷祁苏他们离开之时。

    一群人浩浩荡荡离开山门,夏钦揽住自家依依不舍,目送萧岚依离开的古柒画,吃味道:“为夫还是第一次见到娘子对人这般上心,看来岚依弟媳的魅力,还真是够大。”

    “相公,成亲时,你对我可是不冷不热的很,怎得如今,连女人的醋都吃?”

    古柒画侧眸看着夏钦,身手抚上他的俊脸,眼神似乎有些飘散。

    “娘子,你可是还在在意为夫当年态度?”

    夏钦抓住古柒画附在自己脸上的手,眸中自责满满。

    当年他娶古柒画,是因为灵素禧逼得太紧,并且冷不丁带来了古柒画就让他成婚,着实让他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便已经被送进了洞房。

    这可是逼婚啊!想他堂堂剑幕山山主,还这般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就突然被逼婚了?他怎么着也接受不了灵素禧的这般做法!

    可当时事情已成定局,就连他爹也跟着灵素禧一起,逼迫他就范,让他莫要再任性。

    不过他那是任性吗?他纵然已经成了一山之主,也还是想要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最起码,也得让他娶个他心仪的女子,而不是他娘心仪的女子好吧!

    所以一开始他很排斥古柒画,纵然后来夏钦发现古柒画真的很好,确实如娘所说,自己定会喜欢上他,但一开始的夏钦,就是别不过这个劲儿,并且刻意疏远古柒画,做了许多他现在想来都有些过分的事情。

    但这几年下来,古柒画的温柔贤淑,默默辅佐夏钦,帮夏钦把这剑幕山打理的井井有条的种种,都润物细无声的将夏钦的怨打散,尤其是这两年,他已经到了离不开古柒画的地步,他们也即将要有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一切看起来都是这么美满和谐,但他终是怕古柒画还会在意当年之事……

    “在相公眼中,我就是那般小心眼吗?”

    古柒画嘟嘴笑说着,看夏钦有些无措的模样,笑的更是开心,“好了,不逗相公了,相公这两年的改变,我都看在眼里,那便就够了,以前的事情,还提它做什么?”

    “好,不提以前的事了,以后为夫一定会好好疼爱你和孩子的。山外风大,咱们回去吧。”

    夏钦说着揽了揽古柒画身上披风,带着她一起进了山门。

    入门前古柒画突然转头看了看萧岚依她们下山方向,眼神闪烁,“以前的事,果然还是不提的好……”

    ……

    萧岚依与谷祁苏他们下山后,便回了客栈收拾行装,不到半个时辰便已经由仙瑟锦驾着马车,与圣悦阳的豪华大马车一起,离开了玉尔村,原路返回往月彦国赶去。

    路上因为少了萧琪星,紫苏,以及仙瑟夜这几个闹腾的家伙们,马车中的氛围一下子就变的有些低沉,就算是谷伊玥玩心大起想要和小孝闹腾会儿,但小孝的性子本就不是欢脱型的,再加上他体内还未被压制住的寒毒,让他这几日更显死气沉沉,整日坐靠在马车一角,笑的十分勉强。

    于是谷伊玥托腮无聊了两日,便找到事做了,每到一个城镇,就会拉着萧岚依过去采购药材,然后借着在马车上的空闲时间,置起了药,以求可以压制住小孝与谷祁苏身上之毒。

    看起来,谷伊玥的制药还是十分有效,等快到斌禹城时,谷祁苏与小孝的状况,都有所好转,脸色也比之前几天要好上不少。

    山中茶肆。

    “夫人,公子,你们当日救了小翼,我叔父外婆对此甚是感激,如今你们路过斌禹城,要不就去相国府坐坐,让外婆好好招待招待你们,以尽地主之谊,如何?”

    圣悦阳喝着手中的茶,提议道。

    还有两个时辰,就能到斌禹城了,不过此刻已经到了午膳时间,几人便找了这山中供旅人暂时歇脚的茶肆,做短暂休息,吃些干粮,再做赶路。

    “公主的好意,我就心领了,不过我们当时救小翼,只是举手之劳罢了,公主上次不仅让我们住了你的公主府宅,而且还在玉尔村中给我们提供了住处,帮了我们不少忙,这便就扯平了吧。”

    萧岚依毫不在意的说着,况且她真觉得那次救了小翼,自己其实也没做什么,让别人几次三番的感谢,她可受不了。

    不过圣悦阳看起来也是铁了心的想要邀请萧岚依,闻言嘟嘴道:“夫人这话可不对,我帮你们的,都只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已,哪能和你们给十六弟的救命之恩相比?况且这次要不是谷主与伊玥帮忙,让十六皇弟身子恢复的那么快,得以参加了弟子选拔大会,如愿进山,怕是十六皇弟的心愿就要落空了。”

    说罢圣悦阳看向谷伊玥,给她使眼色,请求道:“伊玥你就劝劝夫人吧,不然我外婆知道我认得你们,还任由你们过相府而不入,直接离开斌禹城,我外婆,怕是要埋怨我了!”

    “就是啊萧姐姐,既然悦阳师姐都这么说了,咱们就去吧。反正咱们就算赶着离开,今日也必须得在斌禹城中留宿,顺便过去看上一看,也不碍事的,不是吗?”

    谷伊玥接受到圣悦阳的眼神后,赶紧劝说萧岚依道道。

    她记得圣悦阳曾说过,她最喜欢的,就是她那个对她,还有圣栎翼都很好的外婆,听圣悦阳这意思,她此番邀请,一个是想要感谢几人,另一个,就是不想让老人遗憾。

    对此,她怎能不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