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八十一章入住相国府
    这小子够可以的,被圣栎斯那小子带节奏,嫉恨她,刺杀她也就算了,现在自己都要出面给他讨回村子了,他还这般不知道感恩,还怀疑她?

    她圣悦阳脾气一向不好,可忍不了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质疑!

    “信信信,老朽信公主,还望公主回宫后一定要为我们桃花村讨回个公道呐。”

    桃父适时出现挡在桃也容的面前,佝偻着身子不停感谢着圣悦阳,这才将圣悦阳的怒意打散,瞪了眼桃也容,道:“本公主会用实际行动让你知道,你今日对本公主的怀疑,是多大的不敬!”

    说罢圣悦阳甩袖离去,驾着她那架豪华大马车,与萧岚依的低调小马车一起,继续往斌禹城赶去。

    这次几人没有再像之前回程路上慢悠悠的赶路,而是直接命车夫快马加鞭,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斌禹城内。

    “齐风,你带着公子夫人们先去相府,我与离老伯回趟皇宫,办完事,就去相府找你们。”

    圣悦阳一到城中,就急急自马车探头出来命令,随后与萧岚依她们打了招呼后,便急匆匆随即吩咐车夫往皇宫赶去。

    今日新仇旧恨,她要一并跟圣栎斯算算清楚!

    “唉,这皇宫中的事情,最是麻烦,还是我们药谷最逍遥快活。你说是吧,苏哥哥。”

    谷伊玥掀帘看着圣悦阳离去背影,摇头感慨,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谷祁苏,却并不期待他的答话,反倒是又转头出去,跟准备带她们去相府的齐风闲聊道:“你说你们公主这次进宫,胜算几何?”

    “十皇子年岁虽小,心机却颇深,这次敢这般大肆用公主名号做事,定是有一番计划。不过这次之事,公主不一定能占上便宜,但公主手上还有离老伯这张王牌,想来十皇子一定想不到,当时他害十六皇子时,会有目击证人吧。”

    齐风坐在马车边缘,一边赶着马车,一边跟谷伊玥分析着。

    他跟着圣悦阳贴身保护多年,算是圣悦阳最信任的人,所以圣悦阳有事便会与他商量,他也因此对于圣悦阳,以及圣悦阳周边皇宫之事,知之甚多。

    谷伊玥听了齐风的分析,了然点头,“如此便好,我之所以会问你,便是怕悦阳师姐那般真性情之人会在圣栎斯面前吃亏,现在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公主再怎么真性情,也是自小在宫中长大,吃什么,也吃不得亏,伊玥小姐便尽管放心吧。”

    齐风勾唇说着,引得谷伊玥也不禁笑出了声,“你说的对,悦阳师姐什么都吃得,就是吃不得亏。看来我还真是白担心了。”

    随后两人又是说笑一会儿,便要到相府,齐风眺望着相国府门口已经出来的老夫人容虞桂等人,开口道:“想来刚刚派出通报的侍卫已经将公主手书传到,老夫人都已经率人出来相迎了呢。”

    谷伊玥一听这话,也顺着齐风视线看去,果然瞧见瞧见相府大门前,已经站着不少人了。

    看了一会儿,谷伊玥突然蹙眉,拍了拍齐风的肩膀,小声询问道:“相国大人和老夫人,人都怎么样啊?凶不凶?好相处吗?我刚刚一个劲儿撺掇着萧姐姐来,是想着有悦阳师姐在,怎么着也不会出岔子,可如今悦阳师姐进宫惩治坏人去了,就只剩下我们,还真心有些不踏实。”

    “伊玥小姐放心吧,相国大人与老夫人在斌禹城可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待人友好,没有架子,况且你们又是救过十六皇子的人,相国大人和老夫人自然会将你们奉为上宾,不会有事的。”

    齐风说话间马车已经到了相国府门口,齐风与迎上来的老夫人行礼后,便请萧岚依她们下车。

    “姑娘别来无恙啊。”

    看到萧岚依时,容虞桂对她慈祥一笑,又看了看上次没有见到的谷祁苏,谷伊玥他们,都对其表示了十分友好的感谢后,这才请几人一道入府,“悦阳书信来的匆忙,老身一得知消息便赶紧准备,客房饭菜都准备的匆忙,还望几位贵客莫要嫌弃。”

    “劳老夫人费心了,不过我们只是路过此处,看看老夫人而已,并不打算夜宿,老夫人就不用再多准备了。”

    萧岚依跟在容虞桂身后,走在相国府通往大厅的路上,眼神不自觉的打量着相国府的花草树木,竟觉得十分赏心悦目。

    “这怎么行,你们舟车劳顿这么久,大老远从月彦国去了天翎国,现在又从天翎国要回月彦国,这么折腾了好些时日,怎么着也得好好在我相国府歇上一歇!”

    容虞桂的态度十分强硬。

    第一次萧岚依送圣栎翼回来时,曾拒绝了她入府一歇的提议,她那时担忧圣栎翼身体,无心顾念别的,便没有强行留萧岚依,这让她之后想起这事,就心里不舒服了好久,总觉得只给银子,怠慢了恩人。

    想来是老天听到了她的心声,便又将萧岚依她们送了过来,这次她无论如何,也是要好好让恩人在府中歇上一歇,尽尽地主之谊,顺便报报恩。

    “可是……”

    “姑娘就莫要再可是了,悦阳丫头都跟老身说了,不管你们住不住相国府,你们今晚都是要留宿斌禹城中的,既然这样,老身怎能眼睁睁看着恩人们住在外面客栈?恩人就莫要推辞我这老太婆的好意了,等以后姑娘回了月彦国,我老太婆想报答你们,怕是都没机会喽。”

    想必是自己太过严肃,会引得萧岚依她们拘谨的缘故,容虞桂的语气中还透露着几丝微不可查的逗趣儿意思,引得气氛一下子活跃了不少,再加之相国府环境也十分让人心悦,并无压抑之感,几人被多番劝说后,便同意了留宿。

    等萧岚依她们到达大厅时,下人们已经将饭菜全部布好,那满满当当一大桌子的饭菜,可着实让萧岚依她们目瞪口呆。

    这还是匆匆忙忙准备?那若是精心准备,还不得满汉全席全来一套?

    果然她们的突然造访,是让容虞桂费了不少心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