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八十五章一辈子当朋友吧
    一听到秦旭炎的名字,谷伊玥就觉得心中一抽,眉头不自觉微微蹙起,看着萧岚依,无助道:“我……我不敢说。”

    闻言萧岚依不禁摇头,随后轻叹一口气,看着谷伊玥犹犹豫豫的模样,道:“这有何不敢说的?你平日里那般天不怕,地不怕,怎的到了自己的事情上,就怕这怕那的?”

    “我平日里是天不怕地不怕,可闯祸我行,情爱这事,我可真不行……”

    谷伊玥说完瘪了瘪嘴,“而且旭炎他,他从来都只是把我当做兄弟,完全没有对我表现出一丝别的情愫,我真不想自讨没趣儿,到最后朋友都没得做,不是更糟糕吗?”

    “那你就甘愿一辈子都做他的朋友?看着他娶妻生子……”

    “我不要!他怎么可以跟别人娶妻生子!不行!”

    萧岚依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谷伊玥激动打断。

    “萧姐姐你就别刺激我了,我可听不得旭炎跟别人在一起的事,一听我就心里不舒服,看到,心里就更不舒服了。要不然我也不会跟你们出来游玩这么久,还不就是想眼不见,心不烦嘛。”

    谷伊玥说着小嘴不自觉嘟起,想到那日与秦旭炎一起选发簪的女子,她心里就又是一股无名火。

    看起来散心这么久,还是没将她心里的火给压下去。

    要不她暂时先别回明曲镇了,等将心头这火压下去以后再回去?

    若不然她回去后一个不注意,在秦旭炎面前没控制住,让秦旭炎察觉她的心意,或者没察觉到她的心意,却因为她的无名火,觉得她小心眼可就不好了。

    “是啊,你倒是看不得他与女子在一起,出来游玩散心,现在他身边一个帮你看着他的人都没有,你再这般犹犹豫豫,到时候刺激你的,可就不是我,而是旭炎的婚书了!”

    萧岚依说着,突然一派脑袋,“对了,我可记得秦姨早就想抱孙子了,而且前些日子,旭炎的铁哥们儿梁少文和孟千烟也正式订了亲,秦姨就更着急了。在咱们出发去剑幕山前,她还曾来问过我娘有没有合适的女子,让我娘帮忙给旭炎牵线呢。我娘那里,我是给你压了下来,可保不准秦姨她除了我娘,还拜托了别人。伊玥你可不知道,那些与秦姨年纪相仿的女人们,平日里最喜欢的就是牵线搭桥的事,保不准这一个多月就已经……”

    “砰——”

    谷伊玥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小脸儿都白了,盯着萧岚依,怒道:“这件事萧姐姐你怎么不早说!要是旭炎在我离开的时候,被逼着成亲了怎么办?不行,他不能成亲,他成亲了我怎么办?”

    谷伊玥越说越激动,到最后,直接拉着萧岚依就往门口跑,“萧姐姐,咱们现在就走,日夜兼程的赶回去,没准还能阻止,不能让他成婚啊!”

    “那我劝你还是别那么急着去了。”

    萧岚依说着甩开谷伊玥的手,无视了她急得要哭的神情,悠悠道:“你想想啊,就算旭炎真的被逼婚,可你这面子多重要啊?你为了面子,也一定不能跟他说你喜欢他!

    所以你去了,顶多就是喝个喜酒,给他送点贺礼。这样早去晚去,其实都没什么差别,重要的是你身为秦旭炎的好朋友,一定得送一个大礼过去才有面子!

    正好现在咱们在斌喜国,若是你在这斌喜国的国都斌禹城内给他们买礼物,到时候带回去明曲镇送给他,那可就是从别国带回来的礼物,送出去肯定特别有面子!到时候啊,你不仅不会丢了面子,还能长些面子,更重要的是,你就能一直跟旭炎做朋友了,这多好……”

    “萧姐姐你疯了吧!”

    谷伊玥愤怒的瞪着萧岚依,双眼中小火苗蹭蹭上涨,完全失了理智的看着萧岚依,吼道:“没想到萧姐姐你居然是这样的人,不帮我也就算了,还一个劲儿的咒我们两个不能在一起,只能一辈子做朋友?我讨厌你!”

    “伊玥你这可就不讲理了啊,我怎么就是咒你了?分明是你自己非得将心意憋着不说出来,要和他做朋友的,我这是在帮你,你怎么反倒怪起我来了?”

    “我,我……”

    萧岚依一脸无辜的说着,将谷伊玥问的根本说不出话来,我我我了半天,也没说出个连贯的句子。

    见此,萧岚依继续道:“这常言说得好,女追男,隔层纱,若是你早早听我的,把心里话说出来,没准我再多给你们制造几次机会,你们就能在一起了,可你非得憋着。你能憋着不成婚,你还非得旭炎也憋着不跟女子成婚吗?就算他现下贪玩不想安定,可他娘再一逼,这可就不是他想不想的问题了。”

    “我,我错了,我不该憋着的,我就应该早早跟他说的……”

    谷伊玥听着听着,小脸儿就垮了,再看时已经是泪眼汪汪,“萧姐姐,你帮帮我,你别让他成婚,好不好?”

    “这你让我怎么帮你?我让他不成婚,然后你又为了面子不跟他表露心意,就这么一直耗着?我看到时候就算是旭炎同意,她娘也绝对不会同意的。”

    萧岚依耸肩表示自己无可奈何,“行了你也别哭了,如今天色也不早了,你就赶紧洗洗睡吧,想想明天给他挑个什么新婚贺礼才是正事,我也先回去……”

    “哇……”

    谷伊玥嚎啕大哭的声音在这一刻炸响,随后便见她朝萧岚依冲来,死死抱住准备离开的萧岚依,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道:“萧姐姐,你不能走,你要是不管我,我,我就毒死我自己给你看!”

    “你毒死你自己?那你是想让旭炎带着他娘子给你上香吗?”

    “……”

    萧岚依的话让谷伊玥的哭声都停滞了几秒,随后又是嚎啕大哭炸响,“萧姐姐你不能这样,你告诉我该怎么办?我都听你的,你别让旭炎娶别人啊!”

    萧岚依闻言得逞一笑,挑眉道:“那你当真都听我的?”

    “当真!我什么都听你的,你别让旭炎娶别人!”

    谷伊玥想也没想的脱口而出,说完话后就继续抹眼泪,想着秦旭炎就要被秦母逼着成婚了,在萧岚依耳边哭的简直肝肠寸断,让萧岚依耳膜都有些发疼,“行了行了,你别哭了,旭炎又不是真要成婚,你只需哭的这么伤心吗?”

    “呜……对啊,他又不是真的要成婚啊!”

    谷伊玥哭声戛然而止,随后破涕为笑,“你瞧瞧我,刚刚被萧姐姐一吓,就真以为他要成婚了,可伤心死我了。”

    “那你就把这种感觉记住,你若是再憋着不表明心意,下次可就是真的了。”

    萧岚依点了点谷伊玥的脑袋,手要离开时,却被谷伊玥定定抓住,“萧姐姐说的对,我不能再憋着了,我不想再感受一次刚刚的那个感觉!所以萧姐姐你一定要帮我,我一定要嫁给秦旭炎!”

    “这才对嘛。”

    萧岚依满意点头,想到谷伊玥刚刚哭的稀里哗啦的模样,就忍不住笑了,“你这丫头也真是的,之前好言相劝,你就是不听,非得让我吓一吓你,你才罢休,何必呢。”

    “诶呀,萧姐姐就莫要再嘲笑我了,刚刚可是把我给吓着了,咱们明天一早就动身赶路,我可是不想再在路上耽搁时间了,我要早早回去看着他!”

    谷伊玥眼眶还是红的,但是面色尤为坚定,说罢就要赶萧岚依回去,“萧姐姐你赶紧回去休息,你这些日子只要不夜宿野外,就总是一睡睡到中午才起,今日在相国府歇息,你可别又赖床晚起。这可是关乎着我的终身大事,一点也不能耽搁,知道吗萧姐姐。”

    不夜宿野外,就晚起?

    萧岚依先是疑惑,随后万年不变的厚脸皮竟是浮上一抹淡红。

    这能怪她吗?要怪就怪谷祁苏好吧!搞得好像自己多贪睡似的。

    “行了行了,看你为了秦旭炎那小子,都开始嫌弃我了,以后若是你们在一起,还不得把他护的严严实实?”

    萧岚依嘟嘴说着,便见谷伊玥的脸腾的蹿红,比萧岚依的脸还要红上几分,“萧姐姐你快别说了,回去睡觉,睡觉!”

    谷伊玥羞红着脸直接将萧岚依推出了房门,随后砰的将房门关了起来,靠在门板上,摸了摸自己红彤彤的小脸儿,笑的一脸沉醉。

    “这臭丫头,还敢赶我了。”

    萧岚依看着被谷伊玥砰然关起的房门,无奈摇头。

    罢了罢了,只要这小丫头能想通,她就姑且原谅她吧。

    “诶,今晚这月色,还真是不错啊。”

    回房途中,萧岚依不经意抬头看了眼天边月色,竟是不自觉沉迷其中,站在长廊中,仰望着天空赏月。

    也不知道小星现在怎么样了,那孩子还是第一次离开自己这么久时间,也不知道有没有适应剑幕山的生活。

    “思羽……”

    长廊尽头传来男人声音,将萧岚依思念儿子的思绪一下子打断,转身看向面带欣喜,脚步如风,极速走来的庄扶陶,附身道:“相国大人看来是又思念故人了,我是岚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