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八十九章天作之合
    “呵呵,你这和你弟弟的性格还真是差挺多的啊。”

    郭芙溪笑说着,搂了小孝,拉了萧岚依,就往院中走去。

    “然云你尽量让老爷自己走,在旁边稍稍扶着就行,让他多锻炼锻炼。”

    路过萧清书时,郭芙溪不忘提醒,却见萧清书脸色似乎不太正常,又不由担心起来,“相公?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算了算了,不锻炼了,我扶你回去歇歇。”

    郭芙溪说着就要去扶萧清书。

    她虽然想让萧清书锻炼,可她更希望萧清书身体好,现在萧清书明显不太对劲,还是先歇歇,锻炼的事……再说吧。

    “我没事。”

    萧清书瞧着郭芙溪担心模样,对她笑了笑,示意自己没事,躲过郭芙溪搀扶的手,对萧岚依招手道,“岚依过来扶爹吧,这么久没见,爹还怪想你的。”

    “行行行,有了女儿就不要我了。”

    郭芙溪见此甩帕,佯装生气的去向谷祁苏与小孝身边,一手一个,拉了谷祁苏和小孝,叹息着道:“那对父女俩不要我喽。走走走,咱们先回去,让他们父女俩在后面慢慢走吧!”

    说着郭芙溪便一把抓了谷祁苏,快步进了萧宅,留了个‘萧瑟’的背影给萧岚依与萧清书,还越走越快……

    “呵呵,娘怎的越长越回去了?这些年,脾气反倒越来越像小孩了。”

    萧岚依看着郭芙溪赌气的背影忍不住笑了,仔细搀了萧清书,往宅内走去。

    “你娘她以前,就是这般小孩性子,是爹以前太过无能,让你娘跟着爹吃了太多苦,性子也不得不被迫改变。如今还是岚依有本事,给了爹娘这么好的生活,让你娘啊,又慢慢变回去了。真好。”

    萧清书眼神一直在郭芙溪的背影,那充满爱意的眸子,将他对郭芙溪的情愫全部显露无遗。

    只是他似乎又想到了流岳村中让人心情不好的事情……

    萧岚依见此神情微变,突然双手搓着手臂,调侃道:“没想到爹你也这么肉麻啊?女儿这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

    “爹爹都敢笑话?你这丫头,越来越没正形了。”

    萧清书尴尬咳嗽两声,转而恢复严肃,看向郭芙溪身边的谷祁苏背影,语气低沉的开口道:“岚依,你说月笙原名叫谷祁苏?”

    “对啊,谷祁苏,他的本名。”

    萧岚依点头,看着前面正口喋喋不休,述传授谷祁苏做菜技巧的郭芙溪,心想待会儿她若是知道谷祁苏是药谷谷主,还会不会这般随意?

    可不将这事告诉郭芙溪,一直这么瞒着她,似乎也不是那么回事。

    “那岚依可知道药谷谷主叫什么名字?”

    萧清书突然开口,打断了萧岚依的纠结。

    “爹,你已经猜到了?”

    萧岚依有些惊讶的看着萧清书,又有些了然。

    郭芙溪无心了解江湖之事,所以这事不知道,很正常,但萧清书再怎么说也做过教书先生,识文断字,关心的事情,远比郭芙溪要多,知道大陆最大派别的药谷谷主名字,也是情理之中……

    “他真是?!”

    只是萧岚依还未想完,就听萧清书的声音炸响在她耳边,差点把萧岚依震到耳鸣。

    “他爹,你这吆喝什么呢?”

    在前面走着的郭芙溪也被萧清书的声音吓了一跳,回头看着目瞪口呆的萧清书,似有担忧,“你是不是不舒服?”

    说着郭芙溪就要过来查看,被萧岚依赶紧挡下,“没有,娘,我爹是听我说路上奇闻吓到了,没事没事。”

    “真没事?”

    郭芙溪有些不相信,想了想萧岚依也没必要骗自己,便点了点头道:“没事就好,让你爹别总是一惊一乍的,对身体不好。”

    “知道了娘,咱继续走吧。”

    萧岚依点头笑说着,敷衍过了郭芙溪后,赶紧拍着萧清书脊背,将他从震惊中给拍醒,“爹您原来不知道啊?那你这般严肃的问我?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爹,爹只是觉得他与药谷谷主名字相似,就偷偷问问你,哪知道他居然真是!”

    萧清书惶恐的看着谷祁苏背影,本就因伤走的慢,这下走的更慢了。

    萧岚依看着萧清书的反应,无奈摇了摇头,“爹您不至于啊,他是您女婿,以后还得孝敬您呢,得他怕您,您怕他干什么啊。”

    也是她失算,不小心被萧清书的一本正经模样给蒙骗了,以为萧清书什么都知道,心里承受能力也不错,就毫不委婉的直接说了出来。

    这模样看来,可是给萧清书吓的不轻。

    “让药谷谷主孝敬爹?得了吧,爹这心脏受不了。”

    萧清书连连摆手,随即好奇道:“咱家之前在他失忆的时候,骗他说他是咱家女婿,现在他恢复记忆了,怎得也不生气?”

    “生气?他生什么气?白送他个儿子,还让得了个我,他不烧香拜佛都是好的了,还生哪门子气啊。”

    萧岚依说着,嘟嘴看向萧清书,“爹,您不会是觉得女儿配不上他吧?”

    “对啊,咱家咋能配得上药谷谷主!”

    萧清书这话毫不犹豫,听的萧岚依小心脏哗啦啦碎了一地,“您可真是我亲爹,有您这么损女儿的吗。”

    “爹这哪是损你啊,爹这是怪爹自己没用。”

    萧清书说着叹息一声,“四国皇帝都得对药谷敬上三分,就是那皇家公主嫁给他,那身份都显不平衡,更别说咱家这般寒酸,就只是个小镇子上的经商之人……当真是门不当户不对,配不上呐!”

    “配不配得上,可不是爹说的。而且门当户对是一点,最主要的还是得看两个之间的差距。”

    萧岚依说着,拍了拍自己胸脯,得意道:“女儿觉得,女儿跟他,不对,是女儿觉得,女儿比他更厉害!所以女儿以一己之力,弥补了门当户对这点,就成了……天作之合!对,就是天作之合!”

    说完这话,萧岚依似乎看到与郭芙溪一道走在前面,离她们距离大概有二三十米的谷祁苏背影在微微抖动。

    根据萧岚依多年经验看来,谷祁苏这是在笑!

    这臭男人,偷听她跟萧清书说话也就罢了,居然还笑她?

    见此萧岚依眼珠子咕噜噜一转,继续道:“而且爹啊,女儿这么好,没准还嫌弃他呢,您那要是有更好的,记得给女儿介绍介绍,女儿看还有更好的选择没有。”

    这话一出,面前一阵凉意扑面而来,目测方圆百里都已经被这股‘莫名’凉意包裹,让本就渐凉的天气,冷的更加彻底了些。

    “这天气降温还真快,你们几个刚回来的,都记得加件衣裳,别刚回来就给冻着了。”

    郭芙溪裹了裹身上衣服,交代着几人,全然不知这股突然袭来的冷空气,都是她身旁谷祁苏一人为之。

    她家大女婿,这是吃醋了,老陈醋!

    转过弯,便是大厅,萧岚依刚将萧清书扶着坐到了主位上,就被醋味十足的谷祁苏一把抓入怀中,狠狠扣住她的小腰,似有报复,“刚刚在马车上,娘子可是没有吻够?用不用为夫在岳父岳母面前……”

    “够了够了,我不乱说话了。”

    萧岚依赶紧打断谷祁苏的话,反手搂住他的腰,求生欲极强的对面前二老笑道:“爹,娘,您看我和相公般配吗?”

    开玩笑,谷祁苏这么‘不要脸’的男人,会做出当众吻她的事情,萧岚依一点也不怀疑。

    可她再厚脸皮,也做不出当着爹娘的面,被谷祁苏吻到求饶的事情。所以有仇有怨,等回房间再说,她忍!

    “当然般配了,娘第一眼起,就觉得你们两人特别般配,天作之合,天作之合呐!”

    郭芙溪看着萧岚依搂着谷祁苏的手,笑的开心极了,不经意看到萧清书欲言又止的模样,不悦道:“相公,女儿问你话呢,你这是什么表情?”

    “看起来倒是挺般配……”

    萧清书在郭芙溪的情绪下,勉强点了点头。

    “相公,你今日怎得这么奇怪?明明祁苏没回来时,还一个劲儿在我耳朵跟前念叨着女婿女婿的,怎么祁苏回来了,你却对他这么冷淡?”

    郭芙溪看着萧清书僵硬到坐立难安的神情,疑惑极了,想了想,以为萧清书是担忧谷祁苏会抛弃萧岚依,开口安慰道:“相公放心,祁苏他虽然恢复记忆了,但是刚刚过来正厅时,他说了,他家中无妻无子,岚依就是她的正妻,他以后也不会纳妾,相公不必忧心岚依跟着他没名分。”

    “那就好,那就好。”

    萧清书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察觉谷祁苏正在看他,就觉得坐立难安,“祁苏和岚依坐吧,别站着了,坐,快坐。”

    要不是萧清书身子不便,不能自己起身,怕是他得自己去请谷祁苏入座。

    “岳父不必如此惊慌,就像娘子所说,您是小婿的岳父,应当小婿尊重孝敬您,您就如往常那般就好。”

    谷祁苏拱手说着,态度一如往常在家般温和。

    “就是啊相公,祁苏也就恢复个记忆,你慌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