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九十一章怎么当厨子了
    郭芙溪说着,直接把谷祁苏身边的萧岚依拽在自己身后,护崽母鸡般护着萧岚依,道:“谷主现在已经恢复记忆,我们萧家也就也能就安心了,若是谷主想要离开,随时都能离开,我们不拦着。”

    “岳母是要赶小婿离开吗?”

    谷祁苏哭笑不得的看着面前因为求生欲,而判若两人的郭芙溪,手中被她急急推过来的茶水也撒了一地。

    “那哪能啊,我这不是怕谷主在这小地方呆着不舒服嘛,若是谷主想多留会儿,也行……”

    郭芙溪尴尬笑着,说完拉了拉萧岚依衣袖,小声道:“岚依,你老实告诉娘,他恢复记忆以后,有没有要怪罪咱们骗他的意思?他会不会直接抄了咱们家?”

    看着郭芙溪眼神中的慌乱,萧岚依一阵心疼,想了想,趴在她耳边道:“娘,那我老实跟您说啊。谷祁苏其实已经被女儿的魅力给迷的神魂颠倒,打都打不走,所以您现在根本不用怕他,之前怎么样,之后也怎么样就行。”

    萧岚依话落,就见郭芙溪眼神直勾勾盯着自己一直看?

    “怎么了娘,我这身上有花?”

    萧岚依被郭芙溪盯的实在有些不太自在,想动动身子活动一下,就被郭芙溪两手搭在脸上,严肃道:“岚依,虽然娘不否认你的魅力,但是这药谷谷主定是见多了女人的,你可别被他失忆时候的老实模样给骗了,他说什么你就相信什么。”

    “娘这话,是怀疑女儿魅力不足喽?”

    萧岚依挑眉,总觉得自己是被郭芙溪鄙视了。

    “娘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娘就是怕你被他骗。不对,娘现在最怕的,是他怪罪咱们骗他的事。”

    郭芙溪说着,眸中泛出阵阵自责,“娘当时就不该瞧着他模样好,就硬是将你与他凑成一对……”

    “娘,药谷谷主不过是个身份而已,您就像之前一样,只把他当做女婿,别当成谷主不就可以了,何须这么害怕。”

    萧岚依说罢,隔着郭芙溪的肩头看了眼谷祁苏,给了他一个眼神。

    “岳父岳母……”

    谷祁苏接受到萧岚依眼神,双手交叠于胸前一尺,拱手开口,正欲解决这一场因恢复记忆与身份而引起的风波,却不想郭芙溪对他已经戒备到了极点,一听到他的声音,就立刻炸了,赶紧制止道:“别叫岳父岳母,受不起,受不起呐!”

    “岳父岳母如何受不起。你们这些年帮我把娘子照顾的这么好,还那么疼爱小星,前些日子,又收留了失忆的小婿,你们不仅是小婿的岳父岳母,更是小婿的恩人。”

    谷祁苏继续拱手说着,一句‘恩人’成功让郭芙溪减少了些对他药谷谷主身份的恐惧。

    借势谷祁苏赶紧倒了两杯茶水递给郭芙溪与萧清书,恭敬道:“岳父岳母喝口茶压压惊吧,若是不习惯唤小婿祁苏,便只管如从前一般,唤小婿月笙就好。”

    谷祁苏与郭芙溪说话的态度实在太好,让郭芙溪慢慢平静,看着谷祁苏递到面前的茶杯,犹豫道:“娘真能如以前一般,再继续唤你月笙?再继续当你是女婿?”

    “自是可以,岳母莫不是忘了刚刚路上小婿给您说的事情了吗?小婿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那件事情,也需岳母多多帮忙才是。”

    谷祁苏说着又将茶水往前推了推。

    “那件事啊……”

    郭芙溪闻言嘟囔着,仔细打量着谷祁苏,发现他还是一如之前模样,眼中的惊恐慢慢褪去,接过谷祁苏手中茶水,开口道:“月笙见外了。都是娘胆小,刚刚一下子被吓到,方寸大乱,多有失礼,月笙可莫要介意。”

    “小婿自是不会介意。”

    谷祁苏笑说着,扶了郭芙溪坐回原位,与郭芙溪萧清书他们聊天缓解刚刚的尴尬气氛。

    没一柱香时间,郭芙溪与萧清书就又恢复了之前与谷祁苏的相处模式,对谷祁苏已经毫无芥蒂,并且相谈甚欢。

    “娘竟是能让祁苏这么个大人物做娘女婿,娘上辈子,一定是积了不少福分!”

    郭芙溪拉着谷祁苏的手,满意点头,笑的眼睛都成了一条月牙,好似刚刚惊慌失措,将谷祁苏视若豺狼的不是她一般。

    “娘,您能有我这女儿,也是积了不少福分的,您可不能吧女儿活活饿死啊。”

    萧岚依已经被郭芙溪还有萧清书无视了良久。

    老两口不怕谷祁苏以后,就一个劲拉着谷祁苏问东问西,把她这女儿完全视若空气,眼看就要到吃饭时候了,还没有要去吃饭的意思,她的肚子已经抗议良久。

    “你这孩子。”

    郭芙溪看着萧岚依无奈一笑,起身拉了谷祁苏,道:“走走走,去吃饭去吃饭,府里来了个新厨子,做饭味道好极了,你们刚回来,都多吃点,多吃点啊。”

    “新厨子?”

    萧岚依闻言挑眉,与谷祁苏对视一眼,转而看向郭芙溪,道:“那娘你们先去厅里,我饿的不行了,先去厨房蹭点吃的再过去啊。”

    “诶,到饭厅再吃……”

    郭芙溪的话还未说完,萧岚依就已经消失在了门口。

    “这孩子,都要吃饭了,去厨房吃点再来,和去饭厅直接吃有什么两样?”

    郭芙溪摇头嘟囔着,转头看向谷祁苏,拍了拍他的手,神秘道:“祁苏,你说的那件事,爹娘都支持你,到时候你让爹娘怎么做,爹娘就怎么做,一定给你办的好好的。”

    “那便多谢岳父岳母了。”

    谷祁苏轻轻点头,看着萧岚依离去方向,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叩叩叩——”

    萧岚依靠在厨房门框上,看着里面正在烧菜的怀安羽,敲了敲厨房门,开口道:“我说,我让你在我们不在的时候,过来替我看着点府内的事,你也不至于直接跑来做厨子吧?”

    这怀安羽,怎么说他也是银羽盟前任盟主,来府中做个什么不成,非得做厨子?

    “诶呀,盟主您怎么亲自过来了?我还准备等你吃过我做的饭菜后,再告诉您这是我做的呢。”

    怀安羽惊喜看着门口萧岚依,为她盛了点刚出锅的菜,端给她让她品尝,随即靠在灶台上,长叹一口气道:“盟主有所不知呐,当时盟主您亲自下令,让我一定要在您和公子不在的时候,进入府内保护,可我来时老爷夫人非说福利不缺人了。我从本来的要做管家,一下降到了要做打杂小工,老爷和夫人都铁了心不招人,最后还是本前盟主拿出了看家本领,这才讨了个厨子做,得以留在府上的。实在是不容易呐!”

    怀安羽这话说的是一个心酸。

    要不是怕萧岚依和她那相公嫌自己无用,他堂堂银羽盟前盟主,能这么憋憋屈屈的在这做厨子吗?

    生活所迫,绝对是生活所迫!

    “怎么,做我家厨子,这么委屈你?”

    萧岚依挑眉,想想那时自己与谷祁苏初去银羽盟,要端下银羽盟时,怀安羽的嚣张,再看他现在的这模样,不觉有些好笑。

    “那哪能啊,要是知道盟主家里有这么好吃的调味,属下早不做盟主,来这给您当厨子了。”

    怀安羽说着,拿出萧岚依厨房中的干辣椒,简直要将它奉为上品供着了。

    说实话,他当初来萧岚依家只能做个厨子的时候,怀安羽是有些怨言的。毕竟他前一个月还是盟主,眨眼间就成了听人调遣,还得伺候人吃饭的厨子,这落差简直不要太大。

    不过他本来就会些厨艺,也有他的拿手绝活,做饭倒是难不住他,直到郭芙溪教他使用辣椒这味调味料后,他宛若找到了新大陆一般,对烧菜做饭的兴致大涨,这些日子,也研究了不少它的做法,倒也不再觉得屈才了。

    萧岚依看着怀安羽拿着辣椒罐,一脸满足模样,摇了摇头,“你也就这点出息了。”

    说罢拿筷子尝了口怀安羽端给她的饭菜,惊讶道:“看不出来,你这手艺还真是不错啊。”

    “本前盟主也是这么认为的。”

    怀安羽得意说着,吩咐府中丫鬟赶紧将他炒的菜上桌,等丫鬟走远后,怀安羽这才看向萧岚依,恭敬道:“夫人,您交代的招募人员呢,已经办妥,现在他们都在盟中等待盟主亲自去检阅。”

    “我知道了,我过几日得空了,便与你一起回盟中。你先飞鸽传书回去,让他们先简单训练。”

    萧岚依说完就要离开,走至门口,步伐却又顿住,转身看向怀安羽道:“最近让盟中弟子多留意些天翎国周边情况,若是有异,立刻来报。”

    “是。”

    怀安羽拱手应声,“不过不知盟主所关注的,是何种异常?”

    “任何异常。”

    萧岚依留下这话,便离开了,留下怀安羽一人在厨房回味着萧岚依的命令,“任何异常?盟主这是盯上天翎国的火趣盟了?”

    ……

    萧家饭桌。

    “来来来,祁苏吃这个。”

    “来来来,祁苏尝尝这个。”

    “来来来,这个味道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