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三百零六章渣男配贱女
    萧岚依出去后,发现酒楼外的天色已经有些昏沉。

    就连她自己也没想到,她居然在秦家酒楼中直接呆了一下午。

    索性在这一下午时间里,她涌现了不少对于新开酒楼的想法,还算是有些收获。

    将手中记事簿揣入怀中,萧岚依穿梭在人流之中往萧家走去,已经可以看到萧家门之际,萧岚依突然后颈一痛,失去了所有意识……

    耳边是敲锣打鼓的喧闹声音,萧岚依此刻正飘在空中,淡淡凝视着下面的迎亲的大红花轿,眉宇间有丝丝懊恼。

    她又出魂了,而且这次出魂的原因,竟是她被人敲晕而出魂的?!

    她分明记得那时自己周围并无任何异样,若是有人靠近,她必然会察觉,可她竟是一直到那人将她敲昏瞬间才有感觉,可见那人武功有多厉害!

    但她自从来了伏耀大陆后,并没有得罪什么厉害人物,尤其是没有得罪过比她武功还要高之人,又会是谁袭击自己呢?

    萧岚依还在疑惑,那顶不知为何让人觉得萧瑟的大红花轿却在一气派大门外停下。

    围观之人对着花轿指指点点,萧岚依却听不清他们的话,只能看到那气派的府门此刻大门紧闭,一点也没有要开启的意思。

    “这分明是拒婚的节奏啊!”

    萧岚依见此感慨。

    古人最注重良辰吉时,嫁娶时新郎家不开门迎娶,俨然是对成婚女子最大的侮辱。

    轿中也不知是谁家姑娘,这么倒霉。

    萧岚依同情想着,正要飘进轿中一探究竟,就见另一批迎亲队伍自同一方向走来,此刻敲锣打鼓,喜气洋洋的模样,与前面这陷入沉寂的一队相比,简直不知道喜庆了多少。

    对此萧岚依更加同情第一队花轿中的女子,正想着两家相遇,必会尴尬不已,就见刚刚紧闭的大宅中,突然出来了迎接之人。

    还好还好,这样便不会相遇了。

    萧岚依暗暗点头,哪知那出来之人似乎并不是放她们进门的,与喜婆说了半晌话后,就见喜婆脸色僵硬,还未与那人争论什么,就被那人赶苍蝇似的挥手赶走。

    “她们说了什么?”

    萧岚依好奇挑眉,飞身下去花轿旁,废了好大的劲儿,才听到喜婆向轿中人报备的话,“小姐,四皇子说……让我们从侧门进。”

    侧门进?这好好嫁进家门的新娘子,新郎不来接亲也就算了,还要让新娘子从侧门进?这新郎官,也太欺人太甚了吧?

    萧岚依心想若是她,她绝对不能忍这件事,并且她现在十分希望轿中新娘可以霸气出来砸个门什么的。

    不过轿中新娘的做法很让萧岚依失望,因为……她同意了!

    连抱怨也没有抱怨一句,她就同意了从侧门进入?!

    这做法着实让暴脾气的萧岚依有些接受不了。

    可她只是个魂体,什么也碰不得,说什么别人也听不得,她就只能憋着,眼睁睁看着众人抬了轿子,往侧门走去……

    周围人的声音,萧岚依依旧听不清楚,可从他们脸上的嘲讽,以及他们对着轿子指指点点的模样,萧岚依多少也猜出了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唉,没人迎接,没人与与之拜堂,有的只是无尽嘲讽。萧岚依远远看着,都能觉得心中悲戚,可想而知,此刻轿中女子的心情,又会是怎样的失落。

    等等,好像有点不对劲儿啊。

    空中萧岚依突然蹙眉,看着脚下第一队的大红花轿,这才意识到哪怕她没有刻意跟着花轿的想法,她的魂体也一直在自行随着第一队从侧门进入的大红花轿,在它的上方飘荡着。

    莫非这轿中的女子,就是自己这次出魂的‘悲情’主角?

    是了,成婚时被对方拒绝请进门,最后又在众人指指点点下,被从侧门匆匆抬入,这件事怎么想怎么觉得悲催,和她以往出魂时看到的都是悲催事件来说,这新娘,确实有可能是这次的‘悲催’主角。

    想到这,萧岚依叹了口气,回首看向第二队迎亲队伍,发现它们竟是正停在宅院正门?

    这什么情况?这家男人一天里娶两个娘子?!

    萧岚依还在惊讶,就听见热闹的炮竹声在宅院门口响起,刚刚闭门不开的大门,也不知何时已经敞开,好像还有一身着大红喜服的欣长身影,正走向轿子,踢了轿门,将里面盖了红色盖头的新娘接出。

    一日内,取二妻,一冷落,一相迎?

    有趣,可真是有趣!

    萧岚依理清了事情原委后,不屑冷笑,鄙夷的盯着那新郎身影,似乎要将他盯出个窟窿。

    只是还没等那新郎身上多出两个窟窿,萧岚依的魂体却突然失重,完全控制不住快速向下坠落,摔入了轿中…

    等萧岚依再回神时,她的面前,是一片艳红。

    这……不会是大红盖头吧?

    萧岚依眨巴着眼睛,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大红色锦布,初步断定它是盖头没错了。

    可是她现在这视角,貌似只有新娘本人才会看到吧?她不会是附在了新娘身上吧?

    萧岚依想着,就要抬手去掀盖头,可是她发现,她居然动不了?!

    于是萧岚依这次的出魂开始变的十分被动,不仅她自己哪里也去不了,更是动也不能动的只能被这身体控制,生生陪着新娘子在婚房里坐到了深夜。

    期间她耳边不停传来一个小丫鬟的叹息声,还听见她一直在为她家小姐,也就是萧岚依此刻附身的新娘抱不平。说什么她家小姐才是被指婚的正妃,那个后来的喜轿中的新娘,只是她们家的庶女云云。

    不过萧岚依此刻根本没有心情仔细去听丫鬟的话,她只知道,她陪着这新娘在婚房中苦坐了一天,等待着新郎过来为她掀开盖头,可那个要来掀盖头之人,如今正在与其他女人共度春宵,情意绵绵。

    虽然按着萧岚依的脾气,她此刻应该是满心愤怒,但似乎是因为附身在这新娘体内的原因,萧岚依心中竟是涌出一阵前所未有的悲伤。

    “青禾你别再说了,晗毅哥哥只是还没有看到我的好而已,如今我嫁进来了,就可以帮他料理府中事物,总有一天,他会看到我的真心。”

    身体主人突然开口,萧岚依被迫张口与她一同说着这让萧岚依反胃的话。

    什么叫总有一天,他会看到?那男人又不瞎,能看到早就看到了。

    而且不喜欢还要迎娶这女子,又在迎娶当天丝毫不顾女子感受,将她拒之门外,让她听够了嘲讽的话语后,这才打发她从侧门而入,用正门迎娶了其他女子?

    这样的男人,分明就是个人渣,哪里配得到什么真心?!

    萧岚依在心中愤愤想着,骂着女子的不争气,又心疼着女子的一厢情愿。

    “小姐,您还看不出来吗?四皇子他不喜欢您,他娶您,只不过是因为夫人给小姐求的那道赐婚圣旨,如今他这般羞辱小姐,小姐又何必在隐忍下去,直接去皇宫让皇上……”

    “你闭嘴!晗毅哥哥一定是喜欢我的,他一定是喜欢我的……”

    女子慌张的打断丫鬟的话,一直重复的话,证明着她内心的惶恐。

    她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萧岚依这个不明真相的局外人都听的出来,女子自己怕也是心知肚明,不想承认罢了。

    之后女子的丫鬟青禾又劝了女子好久,萧岚依也从青禾的话中,多少了解到了事情的原委。

    长话短说,便是女子母亲临死前,怕女子在府中会受到欺负,就让皇上给女子赐了婚,将她嫁给女子一直心仪的人渣,可女子心仪的人渣之前对女子还很好,在女子母亲去世,在家中无人庇佑之后,就对女子疏离,后来还和女子表里不一,人前白莲花,人后母夜叉的妹妹搞在了一起,也就是萧岚依之前看到第二顶婚轿中的女子。

    渣男配贱女!

    萧岚依发誓,现在她若是能从女子身上出来,她一定要带着女子去踹了那什么狗屁四皇子的门,让那狗屁渣男贱女今晚也别想好过!

    “碰——”

    只是还没等萧岚依带女子去踹门,女子婚房的门,却被人大力踹开。

    那力道之大,隔着盖头萧岚依都能感受到自门外闯入的戾气。

    “四,四皇子?!”

    青禾扑通跪地,哆哆嗦嗦给门口男人行礼。

    呦呵,渣男来了?赶紧给他几个耳刮子!

    萧岚依听到‘四皇子’后,在心中叫嚣着,可是不自觉她的愤怒就被女子的心境给带偏,跟着盖头下女子的心一起雀跃了一下,兴奋道:“晗毅哥哥,我等你好久了……”

    “呵,等我?”

    门口男人闻言冷笑,大步迈进屋子,冷眼看着地上哆哆嗦嗦的青禾,一脚踹在了她的身上,“滚出去!”

    男人语气阴冷,猝不及防的一脚让青禾直接淬出一口鲜血,倒在了一旁。

    只是青禾似有一身傲骨,被踹后用尽全力起身,盯着男人道:“四皇子,我家小姐可是皇上钦此给您的正妃,您今日已经折了我家小姐的脸面,如今又气冲冲踹门过来,到底是何意!”

    景晗毅最厌恶别人忤逆他的命令,而青禾这般既武逆他的命令,又与她顶罪的行为已经让他有了杀心。

    萧岚依隔着盖头都感觉到了男人的杀意,为那衷心的小丫头捏了把冷汗。

    本以为男人会动手,却不想男人杀意一瞬而逝,最后只阴沉着声音,威胁道:“本皇子不想再说第三遍,滚出去!”

    “奴婢……”

    “青禾你出去吧,今日累了一天,你也乏了,便不用在这里侯着了。”

    女子察觉到景晗毅的怒意,赶紧开口打断自己这个倔强丫鬟的话,命令她下去休息。

    青禾向来不会武逆女子的命令,闻言终是闭了口,咬着牙一瘸一拐走出房间。

    房间门被关起的那一刹那,萧岚依突然觉得自己被大力一扯,跟随着女子一起,重重摔在了地上。

    掀个盖头,这是想要人命吗?

    萧岚依看着地上掉落的凤冠,以及凤冠上勾着的头发,心中愤怒不已。

    只是她的愤怒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她莫名附身的这女子心中的悲伤淹没。

    “晗毅哥哥,今日可是我们大婚,你……”

    “大婚?今日是我与琦彤的大婚!”

    景晗毅说着,反手一个巴掌就打在了女子脸上,“你这蛇蝎心肠的女人,本皇子明日就休了你!”

    “休了我…”

    女子怔怔看着面前景晗毅,看着他那张自己迷恋了多年,此刻却冷到骨子里的俊逸脸庞,突然发疯的抓着他的喜袍袍角,质问道:“晗毅哥哥你为何休我?我这般喜欢你,恨不得把心都掏给你,如今我不计较你娶琦彤,也不计较你白日里如何对我,可你为何要休我!”

    “少拿你的脏手碰本皇子!”

    景晗毅被抓后,面露厌恶,狠狠一脚踹开女子。

    女子不察,头重重撞在了一旁椅子上,引得她身体里的萧岚依也疼到惊呼,眼神一阵晕眩,心里更是迫切想要冲上去把这男人给胖揍一顿泄愤。

    当然,她只能想想,因为她的魂体依旧被禁锢在女子体内,纵然她再想帮女子泄愤,也只能跟随着女子的行为而动,可谓憋屈。

    “晗毅哥哥,我可是皇上赐婚的,你不能休我!”

    女子强忍着头上疼痛看着景晗毅,那姿态,低微到尘埃里。

    “你少用父皇来压本皇子!”

    景晗毅眼中冷意更甚,即便女子头上因为他的缘故,被撞了个血窟窿,他也没有半分怜悯,“本皇子之前念你生性纯良,便随了你的心意,娶你让你做了这正妃,可哪曾想你居然蛇蝎心肠,嫉妒本皇子喜欢琦彤,就在府中偷偷凌虐琦彤!若不是刚刚本皇子见到她身上的伤口,怕是还要一直被你蒙在鼓里!明日我就将你所作所为告诉父皇,到时,怕是父皇也会支持我休了你!”

    “我凌虐琦彤?”

    女子震惊听着景晗毅的话,眼中泪水蓦然涌出,“一直以来,都是她在府中为所欲为,我又何尝敢欺负她?晗毅哥哥你别被她骗了啊,她才是那个蛇蝎心肠之人……”

    “啪——”

    又是结结实实的一巴掌落在了女子脸上,疼的女子体内萧岚依直骂娘。

    奶奶个熊的,就这破男人还皇子呢?街上叫花子都知道不打女人,他那些书读到鬼肚子里了?!

    而且‘琦彤’那种白莲花绿茶婊的话他也信?猪脑吃多了吧!

    萧岚依无声叫嚣着,听到景晗毅下一句话,更觉得景晗毅就是猪精转世,蠢爆了!

    因为他打完女子后,就对女子撂狠话说,“琦彤是什么样的人,我心知肚明,你休要再让我听到你口中污蔑她的话!”

    景晗毅说完这话,就要转身离去,萧岚依见此心中一阵雀跃,‘赶紧走吧,跟这种蠢货在一间房间里待久了,会被传染的!’

    哪知地上女子真的爱景晗毅爱到骨髓,见景晗毅挥袖离去,竟不顾身上疼痛,牟足了劲起身,挡在景晗毅面前不让他离开,“晗毅哥哥,我没有污蔑她,她前日还去我房中鞭打我,我可以给你看我的伤口!”

    女子说着就开始扒自己的衣服,嘴里还不停嘟囔道:“都是她,都是她嫉妒我要做晗毅哥哥的正妃,所以在府中凌虐于我,我没有说谎,我没有……”

    “你这不要脸的女人!本皇子让你住口!”

    景晗毅说着愤怒一挥手,直接将女子飞身甩在了一旁梳妆台上。

    梳妆台上的东西被女子这一撞,哗啦啦摔落一地,女子柔软的身子更是直接被撞的没了直觉,趴在桌上动弹不得。

    “晗毅哥哥,我说的都是真……”

    “砰——”

    女子依旧拼命想要解释,换来的却是景晗毅冷漠离开的摔门声。

    “为什么,为什么不相信我!她才是那个蛇蝎心肠之人,不是我,不是我啊!”

    女子声嘶力竭的在房间中吼着,哭的声音一度沙哑。

    萧岚依在女子体内不停安慰着她,可女子根本什么也听不到。

    梳妆台上有一个巨大的铜镜,里面映着女子狼狈模样,女子哭泣中不经意看到镜中自己脸颊红肿,发丝凌乱的模样,竟是突然笑了,仿若无魂的嘟囔道,“明日晗毅哥哥就要休了我,爹那么讨厌我,一定不会让我回府,京中众人定也会等着看我笑话,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女子在嘟囔什么,萧岚依一句也没有听到,因为她已经被镜中人的模样,彻底惊到。

    那张脸,虽然红肿,虽然狼狈,虽然消瘦,虽然苍白,可她的模样,就算是化成灰,萧岚依也忍得。

    那,就是她自己?!

    意识到这点以后,萧岚依心中对景晗毅的愤怒,全部变成了惊慌,眼前镜子也突然化身漩涡,霸道的将她卷入其中。

    被卷入镜子的一瞬间,萧岚依有种脑袋要炸开的感觉,似乎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却让她再无精力去接受,眼前一黑失去了所有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