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三百零七章萝卜配青菜
    再醒来时,萧岚依的眼前是一片艳红。

    艳红……

    艳红?!

    这特么居然又是盖头?

    萧岚依惊愕不已,脑海中刚刚出魂的画面挥之不去,尤其是想到最后她在镜中看到的女子模样,便让她心中一凉。

    那女子为何和她长的一模一样?她现在为何又被盖头盖着?

    难道她又附身到了女子身上吗?!

    萧岚依脑海中闪出无数念头。

    可女子刚刚明明被那劳什子四皇子揭开了盖头,现在怎么又盖上了?

    这破出魂,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

    这些疑问只增不减的充斥在萧岚依脑海之中,让她焦躁到跺脚。

    跺脚?她刚刚跺脚了?

    意识到这身体可以自己控制的那一瞬间,萧岚依心中简直畅快,二话不说直接甩开头顶盖头,就是一阵破口大骂,“奶奶个熊的,居然敢打姑奶奶?看我不踹了……”

    萧岚依的话说到一半,就止住了,“爹?娘?伊玥?”

    萧岚依不可思议的唤着屋中被自己行为吓到目瞪口呆的三个人,看着自己熟悉的房间此刻已成婚房模样,一瞬间有种自己还在做梦的感觉。

    要不,她再去睡会儿?

    萧岚依如是想着,身体也很自觉的开始往床上躺。

    这一动作吓坏了谷伊玥,赶紧小跑着冲了过来,“诶,萧姐姐你别躺下啊,头发待会儿弄乱就不好了!”

    说话间谷伊玥已经冲到了萧岚依身旁,使出吃奶的劲,将萧岚依给托了起来。

    “头发弄乱了?”

    萧岚依怔怔看着松了一口气的谷伊玥,捏了捏她的脸,看着她疼到蹙眉的表情,不可思议道:“所以我现在没有出魂,也没有做梦?”

    “什么出魂?什么做梦?萧姐姐你赶紧清醒一下,今晚是苏哥哥离开前,给你准备的一场小型婚宴。”

    谷伊玥揉着自己莫名被萧岚依掐疼的脸,委屈说着,随即拨弄着萧岚依的脸,边为她检查妆容,边解释道:“萧姐姐你放心,等以后苏哥哥有时间了,定会给你举行一场盛世婚宴弥补,只是现在苏哥哥有急事要离开,刻不容缓,只能一切从简了。”

    话落,谷伊玥似乎觉得唇脂颜色还不够,噔噔噔跑去萧岚依梳妆台前,拿出了先前谷祁苏送给萧岚依的那盒唇脂,在里面翻找着颜色,嘟囔道:“萧姐姐你唇脂可真不少,不过不知为何,苏哥哥非要让我给你用水蜜桃味道的那个颜色?我觉得石榴味道的那个颜色更好看些!”

    语毕,谷伊玥也终于从那一盒唇脂中翻找出了水蜜桃味的唇脂,心满意足的在手上试着颜色,走向萧岚依要给她再补层唇脂。

    “这就是你们筹划了一天的事情?”

    萧岚依静静看着谷伊玥跑来跑去,躲开谷伊玥为自己上唇脂的手,盯着谷伊玥质问。

    那双惊讶中带着了然的清透视线,把谷伊玥盯的有些背脊发凉,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是,也不是。”

    这般模棱两可的话,引得萧岚依蹙眉。

    见此谷伊玥心头一跳,赶紧解释道:“其实萧姐姐,我们筹划了不止一天!不过因为今日是最佳的良辰吉日,这才今天实施的!”

    “贫嘴!”

    萧岚依扔了个白眼给谷伊玥,随即道:“好端端的,准备什么婚宴啊,有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不如让谷祁苏多回来见见我的好。”

    萧岚依这话颇为抱怨,因为谷祁苏最近太忙,她已经好多天没见他了。

    若是婚宴和经常见谷祁苏这两项让萧岚依选的话,她果断会选谷祁苏!

    “萧姐姐原来是想苏哥哥了啊,不过没事,你乖乖让我给你上妆,待会儿拜完天地,你就能见苏哥哥了!”

    谷伊玥表示被萧岚依的话甜掉了牙,掩嘴打趣儿着,心里却是有些不满这场小小的婚宴。

    毕竟谷祁苏本来有心办一场大的婚宴,借机昭告整个大陆他成婚的消息,可好死不死药谷最近事物繁多,谷祁苏体内的毒素压制也快要到达极限,状态十分不好,根本没有精力去接待那些来自四国的庆贺。

    几番思量过后,谷祁苏最终决定先在明曲镇中给萧岚依举办一个小型的婚宴,宴请萧岚依的所有朋友过来,内部举行一个婚礼,然后等他回药谷,将寒毒之毒的毒素彻底压制后,再昭告天下,大办一场,风风光光将萧岚依娶回药谷。

    于是原本大的婚宴,就变成了今日这悄悄筹备的小型内部婚宴。

    不过也罢,不管是大的婚宴,还是小的婚宴,萧岚依这个嫂子,今日后,就算是跑不了了!

    从谷伊玥口中得知了事情的原委后,萧岚依了然点头,任由谷伊玥给她上着唇妆,为她再做梳妆打扮。

    一直等到谷伊玥将唇脂为萧岚依涂好,准备离开之际,萧岚依突然抓住谷伊玥的衣袖,询问道:“伊玥,你可知四国中,哪个四皇子是今日成婚的吗?”

    “今日成婚的四皇子?”

    谷伊玥闻言一怔,疑狐打量着话题突转,而且莫名其妙的萧岚依,环切道:“萧姐姐,你是不是被打昏的时候,伤到脑袋了?快把胳膊给我,我给你诊诊脉。”

    说着谷伊玥就伸手要帮萧岚依她诊治。

    不过手还未碰到萧岚依,便被萧岚依麻利躲开,“我没有伤到脑袋,你直接回答我,今天有没有哪个国家的四皇子成婚就好。”

    萧岚依语气定定说着,想到她出魂时,被那渣男四皇子虐打的画面,就心里憋火。

    至于为何出魂最后,她看到镜中哭泣的人是自己,萧岚依觉得那应该是出魂时的时空偏差,所以导致她看错了吧?

    虽然很诡异,但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的通。

    毕竟就出魂本身而言,就已经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所以出魂中再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萧岚依觉得她也可以足够淡定的接受。

    虽然她总觉得在出魂时,她看到镜中人是自己的一刹那,心中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但醒来后,那种感觉就消失了,让她此刻想回忆也回忆不起来……

    “没有,四国中若是哪个皇子成婚,我们药谷都会得到消息,而且专门为他们备份贺礼,若是有必要,药谷还会派人去参加婚宴。可这段时间根本就没有听说过皇家有哪个皇子要成婚,更不可能今日就成婚。”

    谷伊玥说罢,看向萧岚依的眸中依旧是担心神色,“萧姐姐你真没事吗?怎么醒来后,就直说胡话啊?你还是让我给你诊诊,我才能放心!”

    谷伊玥说罢强行拽了萧岚依的胳膊,为她把脉诊断。

    当时将萧岚依打昏带回来的人,是她派去的,要是萧岚依真被打出个好歹,她也难逃其咎。

    而且现在最重要的是,萧岚依这个新娘子如果现在出了问题,这场惊喜的婚宴,不就成了惊吓吗?!

    只是诊了半晌,谷伊玥也没发觉萧岚依哪里不对,眉头越蹙越高,眼看就要堆成一座小山。

    “现在相信我没事了吧。”

    萧岚依笑说着抽回了自己的胳膊,想了想,又道:“那我这样问你吧,四国之中,可有哪个皇子名唤……”

    萧岚依说到这里,突然一顿。

    她分明记得出魂时,那个主人公女子叫过渣男名字的,怎么现在却想不起来了呢?

    是叫……什么晗?还是什么毅来着?

    “唤什么?”

    谷伊玥听着萧岚依戛然而止的话,蹙眉询问。

    “唤……毅晗?或者是晗毅?有没有叫这两个名字的皇子?”

    萧岚依回神后,不太确定的询问着。

    她记得应该是这两个字吧,毕竟她现在的记忆,十分模糊。

    “毅晗?晗毅?”

    谷伊玥闻言嘟囔半晌,突然眼睛一亮,开口道:“萧姐姐说的是月彦国的四皇子,景晗毅吧?”

    “对,就是他!”

    萧岚依闻言果断点头。

    既是四皇子,名字里又有晗毅二字,想来那个出魂时,看到的渣男就是这个景晗毅没错了!

    “他是不是最近成婚了?而且还一下子娶了两个女子?”

    萧岚依继续追问,眼神中的兴奋让谷伊玥突然就有了危机意识,“萧姐姐,咱们不谈别的男人行吗?我苏哥哥今日可是专门给你惊喜,办了喜宴的,你……”

    “你想什么呢,我跟这景晗毅有仇,所以才问问你,关我嫁给你苏哥哥什么事。”

    萧岚依白眼甩给了谷伊玥,让她略微松了一口气,点头道,“不是喜欢他就好。不过萧姐姐,那个四皇子景晗毅,他确实一日内,娶过两个女子,一个正妃,一个侧妃。但那都是七年多以前的事情了,并不是近些时候。而且他那正妃,在成婚当日就暴毙而亡,如今他与侧妃的孩子已经六岁……就是那个景彦博,萧姐姐还记得吗?当时咱们送小星去剑幕山时,在玉尔村客栈中遇到的那个狗仗人势的桂嬷嬷,她当时陪着的少爷,就是景晗毅的儿子,景彦博。”

    “景彦博……”

    萧岚依被谷伊玥的话引导着回忆起了那时的事情,突然蹙眉,开口道:“我记得咱们当时见过一次景彦博的母亲,那个就是你说的侧妃吗?”

    “对,就是她,她叫江琦彤。当年四皇子对她可真是情真意切,在迎娶皇上赐婚给他的正妃当日,把江琦彤也给抬进了府中,如今夫妻二人恩爱有加,还成了一段佳话呢。”

    谷伊玥点头说着,心里暗道‘幸好这事情有些意思,被弟子当故事讲给她听过’,若不然怕是她也不能这般完整的回答了萧岚依的问题。

    不过她记得在玉尔村见到江琦彤的当日,萧岚依似乎突然昏迷了?那天着实让她担心极了,幸好之后萧岚依没事…

    “成了一段佳话?那对渣男贱女,果然绝配!”

    萧岚依冷笑讥讽,脑中一个机灵想到谷伊玥对正妃的形容——七年前?死了?

    所以自己刚刚出魂时,看到的是七年前发生的事情?!

    “伊玥我问你……”

    “岚依你和伊玥要聊到什么时候?马上出去拜堂见客了,先把盖头盖上。”

    萧岚依的话还没有问出口,就被焦急走来的郭芙溪打断。

    郭芙溪今日可谓开心,走到萧岚依身旁,拉着萧岚依一阵打量,满意道:“岚依可真美,今日娘啊,就要把你给嫁出去喽!”

    “娘还说呢,跟着大家一起瞒我一人,又不是卖女儿,要这么神神秘秘的吗。”

    萧岚依嘟嘴说着,下一秒就被郭芙溪敲了脑袋,“你这傻姑娘,说什么呢,娘跟女婿一起瞒着你准备,不也省的你费心了。而且你看看你这嫁衣,都是娘一针一线绣的,不瞒着你,哪来的惊喜。”

    “这都是娘绣的?”

    萧岚依闻言惊讶看着自己身上的嫁衣。

    她刚刚就觉得这嫁衣上的绣花很美,很精致,却因为心系‘出魂’一事,没有太在意,现在才知道,这居然是郭芙溪专门为她赶制的……

    心中一种说不出的暖意腾升,笼罩在萧岚依心头久久不能散去。

    在之后郭芙溪笑着询问她是否喜欢嫁衣之际,萧岚依脑袋一热,直接便抱了郭芙溪的脖颈,在她耳边感谢道:“这嫁衣是女儿见过最好看的嫁衣,让娘为女儿费心了。”

    “费什么心,娘就你一个女儿,不给你制嫁衣,给谁制。”

    郭芙溪说着,拿了被萧岚依扔在床上大红抬头,给她仔细盖上,“有什么话,就等拜完堂,祁苏给你揭了盖头后再说,现在赶紧随娘出去,院中客人们都等急了。”

    话落,郭芙溪与谷伊玥就一左一右的扶着萧岚依起身去了院中。

    不知走了多久,敲锣打鼓声突然在萧岚依耳畔响起,热闹的气氛一下子被这声音调动起来,让萧岚依脑海中四皇子与女子成婚的画面,顿时消散。

    是了,今日她成婚,一直想着那七年前就死去的倒霉女子做什么。

    手突然被人握住,熟悉的温度,熟悉的触感,萧岚依一瞬间就察觉到那是谷祁苏的手。

    “祁苏,岚依以后就交给你了……”

    萧清书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煽情的与谷祁苏交代着,说什么今天起,就把自己交给他云云,还给谷祁苏交代了许多关于她的细节,那煽情的力度,差点把萧岚依都给说哭。

    也是那个时候,萧岚依才知道,原来萧清书这个不懂得如何表达自己感情,总是默默奉献的爹,对自己如此珍视。

    面对萧清书的交代,谷祁苏也当着众人的面,对萧清书再三保证他绝不会辜负萧岚依,会一辈子保护,宠爱萧岚依,引得宾客席上的赵大真他们直起哄,一直到拜完天地,也不放萧岚依回洞房。

    最后还是他们各家娘子出马,一个个揪着耳朵把他们揪回来宾客席,萧岚依这才得以跟着谷祁苏回了洞房,掀开喜帕。

    “娘子今日真美。”

    谷祁苏勾唇夸赞,被盖头下萧岚依精致的新娘妆容惊艳。

    而萧岚依亦是被谷祁苏身着大红喜袍的模样惊艳。

    白衣时的谷祁苏,像是误入凡尘的谪仙,而今日红衣的谷祁苏,像极了惑人的妖孽,一双星眸,勾人心魄。

    “相公今日也很美。”

    萧岚依红唇勾起,美眸在谷祁苏脸上流转,眼中爱意不必说出,也可以让一旁充当喜婆角色的郭芙溪众人感受的到。

    直到四目相对,两方情意不分彼此的相撞在一起,那瞬间郭芙溪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多余,十分自觉的开始往门口走去,带着慈母的微笑,合起了房门。

    房门关上的那一刹,萧岚依只觉面前一阵清风掠过,后脑勺随即被人一揽,红唇准确无误的对在了谷祁苏薄唇,被他忘情深吻了好久。

    “娘子,今日只能给你一个小点的婚宴,没有八抬大轿,没有迎亲队伍,委屈你了。”

    长吻过后,谷祁苏将萧岚依搂在怀中,语气微微心疼。

    可萧岚依听出了他的虚弱,抚上他的脸颊,摇头道:“我本就不喜欢那些复杂的过场,你若是早告诉我你要准备这些,怕是这场小点的婚宴我都不会让你去办。”

    “那为夫倒是有些庆幸自己从头到尾都是瞒着娘子了。”

    谷祁苏勾唇笑着,努力掩藏着自己的虚弱,那模样让萧岚依看着更加心疼,不满道:“你身子才最要紧,这些虚头巴脑的形势,我一点也不在乎。你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

    “你就去给小星找后爹是吗?”

    谷祁苏打断萧岚依的话,看萧岚依瞪她,宠溺的在她脸上落下一吻,“为夫知道你关心为夫,这些日子,为夫也将这边的事情忙完,今日最重要的婚宴也成了,为夫也能放心回药谷了。”

    “这还差不多。”

    萧岚依闻言点头,想了想,又道:“我怎么觉得你说起这婚宴,像是在赶任务?难道今日没有这场婚宴,你就不能放心离开了吗?”

    “那是自然。若是没有这场婚宴,娘子只是名义上的娘子,万一在为夫离开期间,你被哪个居心不良的男人勾去,为夫回来,找谁讨人?”

    谷祁苏说着,将萧岚依抱的更紧,好看的唇角后起一丝得逞的笑意,继续道:“但如今这婚礼虽小,但天地已拜,礼数已成,娘子便实打实是我谷祁苏一人的娘子,旁人再想勾搭,也勾搭不走,为夫就能放心离开了。”

    “哦~原来你打的这个算盘啊!”

    萧岚依闻言了然点头,看着谷祁苏那张不知让多少女子恨不得倒贴的妖孽俊颜,心中一阵好笑。

    他这个傻夫君,也不知此番行为,到底是要把自己‘绑’着,不让自己被别人凯视自己,还是把他自己绑成‘礼物’,白送给自己了?

    不过也罢,如今婚也成了,不管是她萧岚依,还是他谷祁苏,这辈子,便分不开了…

    “岚依,你们两个要你侬我侬到什么时候?大家伙儿都在等你们出来敬酒呢!”

    赵大真的脑袋十分煞风景的从门外探入,看着萧岚依倒在谷祁苏怀中的模样,禁不住掩嘴一阵坏笑。

    “你笑什么呢?”

    萧岚依的声音带着威胁,也不知什么时候,就已经在了赵大真身旁,让本来想调侃两人的赵大真只觉得铺天盖地的危险朝他砸来。

    求生的本能让他赶紧抽回脑袋,站直了身子,看着萧岚依一本正经道:“今日我赵大真最好的朋友成婚,我开心,可不就得笑嘛!”

    “算你反应快。”

    萧岚依闻言噗嗤一笑,娇俏模样让赵大真竟是有些看呆,“岚依你今日可真好看。”

    “我娘子,自然好看。”

    谷祁苏蓦然出现在萧岚依身旁,揽着萧岚依,居高临下看着赵大真。

    仔细听的话,还能听出他语气中的酸味。

    不过赵大真性子本就直来直去,夸赞萧岚依,也只是他心中所想,直接吐露出来,根本没想到会让谷祁苏这个大醋坛子会吃醋,所以见到谷祁苏与萧岚依相拥站在自己面前,还满意拍了拍谷祁苏的肩膀,夸赞道:“你们两个站在一起,简直太般配了!这是不是就叫……萝卜配青菜!”

    “……”

    谁是萝卜,谁是青菜?赵大真这是在夸他们,还是在损损他们呢?

    萧岚依与谷祁苏闻言齐齐汗颜,赵大真却不自知,心里还挺美的求夸赞道:“我这个比喻是不是很好?毕竟跟着你们这群有文化的人,我赵大真也得说出点有文化的话,你要是想听,我还能再说几个……”

    “停停停,你打住吧!”

    萧岚依及时制止了赵大真的‘损人式’夸赞,并且纠正道:“你要想装文化人,就用四个字的成语,我们这叫天生一对,记住了没!”

    “天生一对?那不跟萝卜……”

    赵大真话还没说完,就在萧岚依的眼神攻势下止住,话音一转,道:“行行行,果然是文化人,我记住了,你们俩还是赶紧跟我去宴席上吧,大家都等着呢!”

    说着赵大真便将萧岚依,谷祁苏拉去了宾客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