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三百零九章神秘的雇佣者
    萧岚依看着怀安羽面色似乎有些凝重,眉头微蹙,不禁再度开口,“怎么了?那‘重要’客人,到底与你说了什么?若是他真提出什么很难办到的事情,咱们不接就是。”

    “那客人提出的要求确实很难办到……但我想试上一试。”

    怀安羽说着走近萧岚依,在萧岚依的示意下,坐在了萧岚依对面,“那客人要咱们银羽盟帮他去寻千年前一统大陆的樱襄王陵墓。”

    怀安羽说着,在萧岚依的注视下,将他此次回去银羽盟的事情全部告知了萧岚依。

    原来他被召回去银羽盟后,见到的‘重要客人’,是个想要雇佣整个银羽盟帮他寻找樱襄王陵墓的神秘男人。

    男人蒙面,会武功,而且为人极其谨慎,与怀安羽见面时,说话几乎滴水不漏,让怀安羽想借机打探出他的身份,也没有成功。

    而且男人要寻找樱襄王陵墓的决心很大,开出的价格更是抵的上以往银羽盟两三年接任务时所得,出手阔绰极了。

    当然怀安羽想要接下这个任务,并不单单只是因为他看上了那笔不菲的收入,更重要的是因为那人的任务是要寻找樱襄王的陵墓。

    樱襄王是千年来第一个统一过伏耀大陆的男人,他死后所有武力财富全都离奇随着他的尸首,一同消失,留给后世太多太多的谜团,也让无数人想要探究。

    怀安羽就是想要探究樱襄王之谜的那群人中,其中一个,并且心中一直想要找寻出答案。

    因而这次有人要雇佣整个银羽盟去寻找樱襄王陵墓,并且是重金雇佣整个银羽盟,他岂有不答应的道理。

    当然,如今明面上银羽盟是他怀安羽的,可真正做主的人,是萧岚依。

    所以他不惜深夜赶回来,就是为了与萧岚依商量此事,争取可以说服萧岚依接受这次的雇佣。

    萧岚依听完怀安羽的描述,敛眸想了一会儿,询问道:“那个人可有给你透露过他寻找樱襄王陵墓的目的?”

    若是萧岚依没有记错,之前暗司盟就是被人派遣寻找樱襄王陵墓。

    暗司盟隶属黑微国,那么那个派遣暗司盟寻陵墓的很有可能是黑微国之人,如今银羽盟也被人重金雇佣寻找樱襄王陵墓,也不知樱襄王陵墓,到底有什么秘密?

    “那人口风很严,几乎从他嘴里套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怀安羽摇头说着,突然眼睛一亮,开口道:“对了夫人,在我犹豫要不要接下他雇佣的时候,那人嘟囔过过一句‘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这件事刻不容缓’,似乎很着急寻找墓穴的样子。不过想来也是,若是不着急寻找,怎会不惜花如此重金,雇佣咱们整个银羽盟为他寻找。”

    “那人说,‘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

    萧岚依闻言挑眉,心里有种雇佣之人说的‘他们’就是指暗司盟的那群人。

    这种感觉很强烈,也让萧岚依突然有了要挑衅的欲望。

    当时暗司盟那群人渣在地墓时,不惜与她们同归于尽,差点伤到小星性命的事情,萧岚依至今难忘。

    那是她这一世最惶恐的时候,让她刻骨铭心到深夜想起来也能咬牙切齿,所以这次这个与暗司盟同样目标的任务……萧岚依接定了!

    萧岚依的眼中闪出几丝坚定,“回去告诉那人,这任务,咱们接了。”

    “是,属下今晚就连夜赶回去,回复那人咱们的态度。”

    萧岚依的话让怀安羽如释重负。

    他本还以为这种一听就有危险性的事,要好好费一番口舌才能让萧岚依同意,没想到萧岚依居然这般果断就答应了。

    想了想,怀安羽又道:“夫人,那些新人都在等着您回去训练他们,您看您……”

    “我今日刚与午食楼下了战书,午沁音那蛇蝎心肠的女人,定会想着法子的要搞垮我膳食楼,暂时这里还离不开我。”

    萧岚依嘟囔着,手指轻轻扣着桌面,眼睛绕过刚刚记账时摊开的文房四宝,顿时计上心来,“这样,我现在就拟一份训练方案给你,到时你将仙瑟锦带回银魂盟去,让他按照训练方案中的条目,严格监督执行新弟子的训练。你就专心在盟中应付那个‘神秘的雇佣者’,吩咐派遣弟子到何处寻找陵墓,争取早日完成这次任务。”

    “如此也好,盟中之事,就交给我吧。”

    怀安羽听后点头应声。

    反正只要让他可以接下这个任务,让他可以去寻找樱襄王陵墓,其他的,他都不在乎。

    之后几日,萧岚依一直制定整改着自己的店铺经营计划,每天变着法的耍出新花样,吸引顾客来她家店铺,而不去对面的午食楼,气的午沁音天天炸毛,却又对萧岚依无可奈何。

    这日,午沁音终于被逼急眼,偷偷乔装打扮去了萧岚依家膳食楼,亲自品尝她家那让客人们都念念不忘的‘辣’味。

    要知道,昨天中午好不容易他们店中来了些客人,她还以为客人们已经厌倦了萧岚依家酒楼,又回到了她们午食楼的‘怀抱’,哪知道客人聊天后,她才知道他们之所以会过来,是因为萧岚依家膳食楼客满,而且还排了很长的队伍,他们等不及,才过来这里的。

    所以她们午食楼现在就是个备选吗?!

    想到这,午沁音气的一拍桌子,一下子引起了店中众人的注意,也将她自己给吓了一跳。

    瞬间回神后的午沁音直接遮脸,随后装疯卖傻的让众人对她失去观察的耐心,不再将注意力集中在她身上以后,这才轻轻松了一口气,心里无尽咒骂着萧岚依,顺便等待着自己这桌上菜。

    她刚刚大概看了下这里的招牌菜,没想到这里的招牌菜名字,全部都是她没听过的菜色……

    不过别以为改了个名字,就是新的菜式,是不是真的能留得住客人的味道,她待会儿一尝便知!

    “客官,您的麻辣豆腐来喽……”

    “客官,您的椒麻鸡来喽……”

    “客官,您的酸辣土豆丝来喽……”

    “客官……”

    “诶,我说伙计,我都来了这么久,我的菜什么时候上?”

    午沁音在伙计第……数不清多少次端着饭菜路过她身边之际,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身后那桌分明晚她很久进店,但那人桌上都上了好几道菜了,她桌上还是空空如也,桌面上空的都能当镜子了!

    “就快了就快了,客人您再稍等会儿。如今正是饭点时候,我们膳食楼生意实在火爆的不像话,客人也多的不行,后厨现在已经尽力在做,您就再等等吧。”

    伙计闻言好言解释,每一个字好像都是在与午沁音强调,他们膳食楼的生意很好,客人很多,气的午沁音太阳穴直突突,“人多怎么了?人多就能让客人等这么久吗?没能力接待这么多客人,还开什么破店啊!”

    午沁音说罢,觉得还不解气,指着午食楼方向,开口道:“果然新店和百年老店就是不一样,人家午食楼不管生意再好,客人再多,也都能应付的来,不让客人多等一会儿,你们呢?居然说什么忙不过来,让客人多等会儿?这都什么待客态度啊!”

    “诶呦,真是对不住您了。”

    伙计闻言赶紧躬身道歉,态度诚恳极的解释道:“不过客人您不知道,我们膳食楼比午食楼大上一倍,这饭点儿客人满了,自然比午食楼客满时要更忙上一倍,这上菜的速度,真已经尽力加快了,您就再喝会儿茶,等会儿可好?”

    “你什么意思!你店大不大你自己不知道?店这么大,自己厨子聘的不够就能让客人挨饿了?”

    午沁音被伙计口中的‘店大一倍’‘忙上一倍’等字眼直接气炸,拍桌喊着,随后砰的掏出一大袋银子扔在桌上,“姑娘我银子多的是,你们若是再这样怠慢,小心姑娘带着银子去对面吃去!”

    午沁音扔出钱袋,说出这话,本是想威胁伙计赶紧给她上菜,可谁知伙计听到这话,当即一喜,拉着午沁音的手就与她道谢:“诶呀,那可真是太好了,正好那边有两个客人非要等着吃我们店中的菜,在门口都等大半晌也没有空位,还不肯去午食楼先垫垫肚子。要知道客人您这般明事理,小的早就过来跟您商量了。”

    伙计这话说的简直感激涕零,无懈可击,可这分明是在赶她午沁音离开啊?!而且他还‘无意’透露了有些客人宁愿在店门口等着吃她家菜,也不愿意去午食楼吃饭事情,这绝对是在与她们午食楼叫板没错了!

    “你……”

    午沁音颤抖着手指指着伙计就要发飙,哪知伙计根本没给她发飙的机会,麻利转身去了门口请来几个人,边带他们过来,边给他们介绍着午沁音,“就是这位姑娘通情达理,愿意给你们让出这个桌子,自己去午食楼吃饭的。”

    “诶,我说你这伙计怎么自说自话,我哪说我要……”

    “诶呀,真是太感谢姑娘了。姑娘不知道,我家娘子有孕,这阵子十分喜欢吃辣,无辣不欢,咱全镇,不对,是全伏耀大陆,也只有膳食楼有这‘辣’味,所以真是太感谢姑娘让位,刘某在这里代娘子谢谢姑娘了!”

    午沁音万万没想到,伙计是个自说自话的人,这被他带来的客人,也是个典型自说自话的人,她拒绝的话还没说完,他就上前一个劲儿感谢自己?这是闹哪样呢!

    “诶呀,这姑娘人可真好。”

    “就是啊,她刚刚跟伙计吵架,我还以为是个不好相处的主,没想到居然这么善良,舍己为人啊这是。”

    “识大体的好姑娘!”

    “……”

    周围各种夸赞声在那客人感谢的话后,纷纷传来,让午沁音想要赶走两人的话硬生生卡在嘴里,怎么也吐不出来,只能咬牙一笑,开口道:“公子客气了,这都是应该的。不过依我看,对面午食楼的饭菜味道才更正宗,虽然没有这家店中的‘辣’味,但也是百年流传下来的味道,绝对安全放心。贵妇人如今有了身孕,吃食上一定要多多讲究,可别因为一时馋嘴,吃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伤到孩子就不好了。”

    “午食楼的饭菜啊……”

    那客人闻言欲言又止,脸上表情十分为难,最后下定了决心似的开口道:“姑娘心眼好,我就跟姑娘说实话吧,对面午食楼虽然是个百年老店,但是那菜,真就几百年没变过,还定价极高,吃这么久,都吃腻了。”

    说着那客人说着,突然环顾四周,脸上神色也变成轻松模样,话音一转,继续道:“而这膳食楼啊,虽然是个新店,但是它里面的菜色十分新颖,味道更是创新了一个尝所未尝过的‘辣’味。啧啧啧,那辣味,可真是人间美味啊,姑娘你说是不是?”

    是是是,是你个头!

    午沁音面上挤出一丝淡笑,心里早就不知道咒骂出了多难听的话语,还没等她想到话来反驳,就听一旁被那客人言语煽动到的客人们感同身受点头道:“公子你这话可真是说出了我的心声啊!那午食楼的饭菜,真的是一成不变百年,吃多了,就想换换口味。而这辣味,绝对是人间美味,我觉得我吃百年都不会腻!”

    “就是啊,这辣味,可真是神奇,越辣,吃着越香,却也越煎熬,可就是忍不住想要再多吃,我觉得我吃千年都没问题!”

    “唉,我都惋惜现在才知道这味道,耽误了这么多年……”

    “……”

    一句句夸赞膳食楼的话,让午沁音脸色越来越黑,咬着牙反驳道:“可还是经典的味道才更……”

    “相公,可以点菜了吗?肚子里的孩子都催着要吃了呢。”

    一直不言语的客人娘子适时开口,柔柔的询问声不仅打断了午沁音的继续辩解,还提醒了午沁音,她该走了。

    午沁音自然听出了她话中意思,可现在围观客人之多,午沁音不好临时反悔不走,只能强忍下来,皮笑肉不笑的开口道:“你们既然这么爱吃,就多吃点吧,我还是喜欢传统的味道,就去对面午食楼了。”

    说罢,午沁音白了眼膳食楼中那个自说自话,将她逼走的伙计,转身离开了膳食楼。

    午沁音走后,众客人也不再专注这边,纷纷回身继续吃着饭菜,只偶尔有些客人还在自己桌内评论着膳食楼与午食楼的优劣。

    “夫人,小的已经成功将那午食楼来的奸细赶出去了。”

    刚刚赶走午沁音的伙计此刻走到萧岚依面前,给她汇报着。

    “恩,做的不错,我都瞧见了,这个月工钱付你双倍!”

    萧岚依满意点头,看着午沁音离开方向,嘲讽一笑。

    刚刚乔装打扮后的午沁音一进店,萧岚依就发现了她,本还有些不确定她就是午沁音,可之后她拍桌的模样完全暴露了她自己。

    那时萧岚依就给后厨下令,别做午沁音那桌的菜,还故意让伙计每次路过她身边传菜,都加大嗓音,吸引午沁音的注意。

    最后午沁音果然生气与伙计争执,伙计也顺水推舟,把她给‘推’了出去。

    还想乔装打扮,来自己店中尝菜?指不定心里动什么坏心眼呢!

    让伙计离开后,萧岚依直接走出后厨,进入前厅,去了那桌‘不着痕迹’将午沁音挤走的夫妇身旁,熟络开口道:“卓宇,悦冰,你们两个不去演戏,都屈才了。”

    “还演戏呢,我们俩这才刚从悦冰村中回来,说来看看你这店铺生意如何,就被你下了这么大的‘任务’,幸好没搞砸。”

    刘卓宇看着萧岚依,心里其实也有些后怕,怕午沁音会认出他。

    不过看起来因为他前段时间陪着沈悦冰回娘家住了一阵,太久没有出现的缘故,午沁音已经将他给忘记,不然刚刚那场‘戏’就不会那般过瘾。

    “你办事,我放心着呢,一点也不担心你会搞砸。”

    萧岚依笑说着,随后拍着胸脯保证道:“就冲你刚刚与悦冰的这表现,以后过来吃饭,都记我账上,免费,免费啊!”

    “那怎么行,咱们一开始都说好的,即便是我们,过来吃饭也是要付银子的,你这……”

    沈悦冰闻言急急拒绝拒绝,就听萧岚依反问道:“怎么,你们帮了我,我开心,要免你们的单不行吗?”

    “可……”

    沈悦冰被萧岚依任性的反问给问的不知所措,求助的看着一旁自家相公,“卓宇你说句话啊,咱们虽然是朋友,可也不能一直让人家岚依破费啊。”

    “行了娘子,岚依这脾气,你还不知道?跟她讲道理,讲不通的,以后我还是多来店里帮帮忙,给岚依分担些活儿吧。”

    刘卓宇与萧岚依这么多年交情,当时开店前,他和赵大真商量了好久,最后一起忽悠下,才让萧岚依一个不查,进了他们的圈套,不得不答应就算是赵大真与自己来吃饭,也要照付银两的要求。

    可萧岚依再爱银子,她也不会接受赚自己好朋友银子,于是一报还一报,这回换萧岚依下套,先让他们帮忙,然后借机给他们免单。

    而且刘卓宇知道,这只是萧岚依的一个借口,若是他们这次拒绝,下次萧岚依一定还会再找别种理由,再给他们免单,倒不如省去以后那些麻烦的‘下套’,直接答应了,多帮萧岚依做点活来的实在。

    “行吧行吧,你决定就行。”

    沈悦冰闻言除了点头,也只能点头,随后感慨道:“不过你们也真是关系好,我大哥可恨不得我在家里住的这几天,每天都给他银子抵吃饭,住房的钱,好像我是个外来的客人一般。不对,在他心里,我应该连个外来的客人都不如。”

    “怎么,这回回去,你大哥又为难你了?”

    萧岚依闻言关切到,就是看不惯沈悦冰美人蹙眉的模样。

    “这次倒是没有。他最近整日早出晚归,我们几乎不碰面,不过我与他的关系,怕就得一直僵着了。可怜父亲为他操碎了心,他也没有半分感激之意。”

    沈悦冰说着说着,更是伤感,萧岚依见此赶紧安抚道:“悦冰你肚子里可还有孩子呢,你断不能因为那些糟心的人,让自己心情不好,影响了孩子。这段时间,你就先别回去了,与卓宇在你们镇中宅子好好住下,离我们近些,我和娘,也能多去照顾照顾你。”

    “岚依谢谢你……”

    沈悦冰闻言心中一暖,抓住萧岚依的手迟迟不肯放开,一个劲儿感激着萧岚依,还有那个对她无比关切的郭芙溪。

    之后几人又聊了几句,饭菜上来后,刘卓宇突然想起了刚刚被他们一起赶走的午沁音,开口道:“刚刚咱们那般合力将午沁音赶出去,让她吃了哑巴亏,不得不离开,可她也不傻,之后回去,想通这事后,定会报复咱们膳食楼,岚依你最近可要小心些,多注意着她的行动。”

    萧岚依闻言吃饭的动作顿了一顿,开口道:“其实这点我并不是太担心。但我最近与午沁音正面交锋过几次,我发现她并不像是那种心狠手辣到去害人性命之人,平日里也只会使些我根本看不上眼的小手段,最后无一例外被我气到憋出内伤。这等模样,与直接在旭炎家酒楼中下毒,导致有客人中毒身亡的恶劣做法实在太不一样。”

    “你的意思是,旭炎家酒楼的事情,可能不是她做的?”

    刘卓宇看向萧岚依,猜测着她话中意思。

    “是,也不是。”

    萧岚依的回答模棱两可,听的刘卓宇云里雾里,“那到底是,还是不是?”

    “我觉得那下毒之人确实是出自午食楼没错,因为我当时所有调查的结果,都指向午食楼,这点我丝毫也不怀疑。但重点是,这个主意到底是谁想出来的?我之前一直觉得是午沁音仗着她身后有人撑腰,所以肆无忌惮使坏,但现在看起来似乎并不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