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三百一十一章有人死了
    “当然不是这样的了!旭炎是什么样的人?你和他从小一起长大,难道心里不清楚吗?他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萧岚依愤愤道,白了眼梁少文以后,继续道:“这件事都是午食楼的午沁音所为,她嫉妒旭炎家酒楼生意好,怕被抢生意,所以偷偷下的手。也不知你是在哪里听的这么荒缪的谣言,而且你居然还相信了?!”

    “居然是午食楼?!”

    梁少文闻言惊呼出声,想到刚刚自己居然会信了谣言,怀疑秦旭炎,又有些不好意思,解释道:“我其实一开始不相信这事的,可我刚刚问你的时候,你又那般回答,我就以为是真的了,这才误会了旭炎。”

    “其实这也不完全怪你,刚刚咱们两个不在一个思路上,不小心误会了而已,但这谣言也太过分了吧,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萧岚依摆手表示自己并不在意,只是对谣言的出处,实在是气愤。

    明明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怎么突然就出现了这样的谣言?

    “我在大街上随便一听,就是这个事情,要不是你说,我都不知道居然是几个月以前的事情。”

    梁少文说完,又疑惑质疑道:“但这事既然和旭炎没有关系,那为什么自从酒楼出事以后,旭炎就一直没有露过面?现在外面因为他一直没有出现这个理由,把这谣言传的特别真,若不是他做的,他为何不赶紧出来澄清?”

    “旭炎成婚了你知道吗?”

    萧岚依突然反问。

    梁少文虽然不知道萧岚依为何突然转移话题,但还是回答道:“知道,这件事也许多人在说,听说他还是先与叶家定亲,又退亲,最后又火速与那赵家小姐定亲,成婚的。我不在的这段日子里,可真是发生了不少的事情。”

    “恩,确实是发生了不少事情。”

    萧岚依点头表示认可,随后悠悠道:“不过你前面说的都对,但是旭炎最后娶的,不是赵家小姐,而是伊玥。”

    “什么?!”

    这话一出,不仅梁少文惊呆了,连他身旁一直忙于吃凉菜,看热闹的孟千烟也惊住了,“萧姐姐,你说的伊玥,可是那个整日与旭炎在一起玩闹斗嘴的谷伊玥?”

    “恩,正是那个你们都认识的伊玥,与旭炎成婚的,就是她。”

    萧岚依点头,话落就赶紧堵上了自己耳朵,等孟千烟和梁少文狮吼般的惊讶过后,这才将当时秦旭炎与谷伊玥成婚的曲折经历告诉两人。

    “天呐,他们两个藏的也太深了吧,居然互相喜欢?我每次看到他们,他们都要斗嘴,我还以为他们得冤家一辈子呢。”

    听后梁少文与孟千烟夫妻二人的反应都是一致的,皆是感慨,那两个时而互相开怼,时而把酒言欢的对头,居然会互相喜欢,并且真的成婚。

    “缘分就是这么奇妙,就像我那个‘捡来’的夫君,正好是谷伊玥的表哥,所以我现在严格意义上来说,我现在居然是秦旭炎那小子的嫂子。”

    萧岚依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又‘爆’出了谷祁苏的身份,说完又是堵住耳朵,却并没有听到预想中的惊讶‘狮吼’。

    不仅如此,她还收到了两道一模一样的鄙视眼神,“伊玥的哥哥?岚依,你那个墓穴里捡来的男人,不是个盗墓贼吗?你以为我们两个被谣言误导过一次的人,还会再信你这玩笑?”

    “就是啊萧姐姐,虽然我们才被旭炎成婚的事情惊到,那你也不能拿这么荒唐的事情侮辱我们的智商啊,我们才不会信呢!”

    孟千烟说罢,还跟梁少文对视一眼,互相挑眉,为对方的机智点赞。

    萧岚依听后无奈摇头,“我觉得现在已经不是我在侮辱你们的智商,而是你们在努力的秀智商了……”

    刚刚秦家酒楼的事情是假的,他们两个相信了,现在自己说实话,他们又不信了,还告诉自己,自己是在侮辱他们的智商。

    啧啧啧,这谈个恋爱,怎么就傻了一对呢?

    “不是,岚依,你说的不会是真的吧?”

    看着萧岚依脸上的嫌弃,梁少文与孟千烟原本得意的神情开始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惊恐中带着不可置信。

    “我骗你们有意思吗?”

    萧岚依挑眉。

    “那……可……这……不是……”

    语言已经不足以让梁少文表达出他内心的惊讶,憋了半天,梁少文终于总结出了他想要询问的话,“谷伊玥的表哥,在药谷是个什么身份?”

    他觉得应该不会是那个……

    “药谷谷主。”

    一句话,直接砰砰砰咋样了梁少文的‘应该不会’之后,将他最不敢想象的一个结果,赤裸裸摆在了他的面前。

    “呵,呵呵,你还是告诉我这是个玩笑比较好……”

    梁少文与孟千烟笑的十分牵强。

    药谷谷主,在那可是个在他们心嵌了不知道多少金边的人啊!尤其是他的身份比四国皇帝还让人敬畏,可萧岚依居然告诉他们,她相公就是药谷谷主,还是那个她‘捡’来相公。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难以让人接受,以至于他们突然爆发出狮吼般的惊讶时,萧岚依都没有来得及堵耳朵,险些被他们给吵失聪。

    最后两个人好不容易平静下来以后,恭喜了萧岚依好一阵,这才慢慢恢复理智,开口道:“岚依,我从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你将来一定有所作为,后来你开店的才能不断证明我眼光不俗,现在居然把药谷谷主也给搞到手了?我这眼神,一定是开过光的,看人神准啊!”

    “你可拉倒吧,你这是夸我呢,还是夸你自己呢?这么久不见,智商见退,脸皮倒是厚了不少。”

    萧岚依闻言毫不留情的损了回去,梁少文也慢慢恢复了正经模样,回归正题道:“不过旭炎和伊玥成婚这事,和旭炎不出来解释辟谣有什么关系?现在外面的传言对他太不友好,他就算拿不出午沁音陷害的证据,他也得先出来表个态啊。现在外面传谣言之人,都是因为这事后,从没有见旭炎露面过,才越传越多,越传越真的。”

    “问题就出在这里。旭炎早在这事发生前,就已经离开明曲镇,跟着伊玥回药谷见伊玥亲人去了。那时突然出了这事后,我忙着调查,还要照顾秦叔秦婶,就没抽出空把这事告诉他,现在秦家已经基本稳住,秦叔秦婶也早就看开,我若再将这事传书过去告诉他,也只会让他担心,我便没给他说,他自然露不了面。”

    萧岚依说着,突然质疑道:“其实这件事,早就因为秦家酒楼的继续经营而慢慢没人再谈论,怎么这会儿突然就又引起了话题,还把事情全部都推在了旭炎身上?”

    她这几日因为午食楼怪异的经营方式,将心思全部都用来经营酒楼上,没有关注外面事情,若是让她早点知道这个事情,她一定会将谣言尽快压住。

    “会不会是午沁音怕你揭发她而做的?”

    梁少文随着萧岚依的发问,猜测道。

    “不可能吧。”

    萧岚依一听这猜测,直接摇头,迎着梁少文疑惑目光,解释道:“午沁音这几天其实有点奇怪,所以我就一直盯着她,若真是她散播的谣言,我定会在一开始就发现,可是她这几天接触过的人,以及她自己,都没有做过这种事情。而且我根本找不到她陷害旭炎家酒楼的证据,这件事她应该是最清楚的一个,如今这件事已经慢慢从众人心中淡去,她没理由在这个时候旧事重提,让旭炎背上这个不忠不孝的罪名。”

    “你说的好像也有道理。”

    梁少文被萧岚依的分析说服。

    可现在问题来了,不是午沁音,又会是谁恶意传出这个谣言的呢?

    “行了行了,这事容后再想,咱们先吃菜,这可都是我们膳食楼的招牌,每一道都是客人们的心头爱,味道绝对让你们吃完还念!”

    恰巧这时包间开始上菜,萧岚依便主动打破这个严肃的话题,开始为二人介绍起自己的酒楼的菜色。

    最起码吃饭的时候,要快乐点。

    萧岚依一直陪到梁少文与孟千烟这两个被她家菜味道征服到‘根本停不下来’,最后吃到再也吃不下以后,这才将他们送走,看着他们因为撑而互相搀扶着离开的背影,萧岚依不由摇头感慨,觉得人的性格果然是会传染的,不然梁少文之前那么一个沉稳的人,怎么会这般不着调的跟着孟千烟一起,把自己给吃撑?

    “夫人,客人已经全都送走了。”

    伙计突然出现在萧岚依身边,恭敬报备。

    这是萧岚依命令过的,说是店中客人只要全部离开,就立刻告诉她。

    萧岚依闻言收回目光,神色一秒严肃,冷然道:“立刻打烊,所有人跟我去后厨!”

    说罢萧岚依率先去了后厨,身后伙计们感觉到萧岚依身上的冷意,皆不敢含糊,赶紧关了酒楼门窗后,跟着萧岚依去了后厨。

    后厨众人刚刚经历了挣分夺秒的给客人制菜炒菜救场,空气温热中还夹杂着饭菜的香味,可萧岚依的到场,让空气瞬间凝结,然后骤降……

    周围很静,静的一根针落下都能听见,“今天的事,给我一个交代!”

    为了防备午沁音动手脚,自开店以后萧岚依就非常谨慎,每日菜品都会让人盘查数遍,从未出过问题,今日的事情,还是头一遭。

    而且还是在店铺开了后,才发现的,这样的失误,是她意识里绝对不可能出现的!

    “怎么都不说话了?今早拍胸脯跟我保证一定不会有问题的是不是你们!若不是之后用‘新菜’以及‘半价’安抚住了客人,你们知道会给我膳食楼造成多严重的后果吗?!”

    萧岚依继续质问,语气中的怒意明显,却让人感觉不到火气,有的只是冰冷,彻骨的冰冷。

    “夫人,是我们的疏忽,我们下次一定……”

    “下次,你还想再有下次!”

    主厨率先开口,想要打破僵局,话还没说完就被萧岚依怼了回去,赶紧改口道:“不会再有下次了,以后我们一定加倍谨慎,以前检查两遍,以后我们都检查四遍,一定不会再出任何问题!”

    “好,这话你最好记住!”

    萧岚依说罢,眼神骤然凌厉,“但是在这之前,破坏食材的人,最好自己站出来,若不然之后让我调查出来,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食材会在开业后被破坏,这便说明破坏食材的人,一定是他们店内的人,虽然萧岚依并不想怀疑自己这些精心挑出来的伙计与厨子,但现在的情形,让她不得不怀疑。

    意料之中的没有人站出来承认,萧岚依随即勾唇,扬起一丝让人毛骨悚然的微笑,悠悠开口,“还真是有骨气,那我就开始调查了,若是让我查出来,我保证你们的后果,会比前段时间背叛我的人更惨!”

    萧岚依这话一出,本来就冰点之下的空气更加冷的让人心颤。

    那个被午沁音收买,背叛萧岚依,差点做出影响酒楼之事的伙计,如今应该还瘫在床上吧?

    他们也是那时才知道,原来平日里与他们有说有笑,给他们工钱甚多的萧岚依,一旦被背叛后,会对对手有多狠。

    可他们都是打工的,只要兢兢业业做好自己份内的事,不做出对酒楼不利的行为,萧岚依这个老板绝对是镇中给工钱,给待遇最好的老板,因而那件事虽然吓人,也吓走了不少伙计,但留下的也不少。

    只是没想到,那件事没过多久,如今就又有背叛者出现…

    萧岚依说完话后,就一直在观察众人反应,那几个听了自己的话,面上明显有异的人,她都默默在心中记了下来,随即转身离开后厨,将集中询问,改成了一对一的询问情况。

    背叛她萧岚依的人,她绝对不会放过!

    一对一的询问,仅仅持续了一个时辰,就被一突然从外房间外冲进来的伙计打断,“死了,有人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