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三百一十二章什么时候回来
    “死了?谁死了!”

    萧岚依现在对于‘死’字极为敏感,拍桌起身的模样吓了前来报信伙计一个机灵差点坐在地上,“丰瑞,是丰瑞死了,他跳下酒楼后院的枯井,直接就……”

    “快带我过去!”

    萧岚依命令道,伙计也不敢含糊,赶紧麻溜带着萧岚依去了酒楼后面的井边。

    萧岚依到时,井边已经围着许多店中伙计,还一人人似乎正在井下试图将跳井的丰瑞尸体带上来。

    “他为何会跳井?”

    萧岚依质问着井边伙计。

    井边伙计不少都被这场面吓到,整个脑袋都是懵的,还好主厨算是个反应快的,赶紧给萧岚依解释道:“刚刚我们都在讨论今日到底是谁最后检查的食材,想看看问题到底是出在哪里,还在讨论中,丰瑞就突然疯了似的冲出后厨,跳下了枯井……”

    “突然就跳自己井了?”

    萧岚依蹙眉凝思。

    “其实夫人,我们刚刚谈论后,发现其实丰瑞就是今日最后检查食材之人……有没有可能是他怕被查出来,所以直接选择自杀?”

    主厨犹豫着开了口,让萧岚依微蹙的眉头先是一舒,很快又蹙了起来,“丰瑞一直是个很老实的人,我不觉得他会做出这样的事……他最近可有什么异常?”

    被萧岚依问到后,主厨凝思一会儿,开口道:“异常倒是没有,不过前两日他家中唯一的老母死了,他昨日才刚给他老母下葬完回来。”

    正好这时丰瑞的尸体被从井下打上来,被人平放在井边,血肉模糊的模样,让周围不少人忍不住做呕,后退。

    萧岚依却逆着众人的步伐,主动上前检查了丰瑞的尸体。

    因为是刚死,尸体还有些温热,萧岚依确定他是自杀后,便开始在他身上翻找检查着,企图找到一些他突然跳井的线索。

    “夫人你看,有药粉!”

    一包药粉自丰瑞胸口衣襟处掉落,被眼尖的伙计一眼看到并喊了出来。

    萧岚依捡起药粉打量后,发现那药粉正是造成后厨食材被毁的罪魁祸首,白硒粉——一种可以让食材快速失去水分的东西,这东西在伏耀大陆并不难买到,一个很普通的药店都可以见到。

    “就是这个,今日被毁食材就是因为这个白硒粉才变成那样的!”

    站在萧岚依身旁的厨师看出了那是白硒粉,开口提醒道。

    萧岚依闻言回神,看了眼厨师后,将药粉攥住起身,“确实如此,所以现在丰瑞已死,这件事情便没有再继续调查下的必要了。”

    说罢萧岚依看了眼地上尸体,“不过丰瑞毕竟是在我膳食楼做过活的,逝者为大,我再与之计较,也显小气,你们就将他好生安葬吧。这件事情,到此为止。”

    萧岚依说罢甩袖离去,一直到她的专属账房,关上房门后,这才再次看向手中药粉,眼神中泛出一起狠凌……

    此后一段时间,萧岚依膳食楼异常平静,不禁没有再出现什么奇怪的事情,连萧岚依也几乎没有再出现过。

    膳食楼在这段时间被交给了刘卓宇夫妇打理,店中所有伙计都不知萧岚依到底去了哪里,直到一个月后,对面午食楼的突然关门倒闭,萧岚依这才出现,告知店中伙计对面那个人去楼空的原午食楼,已经正式更名膳食楼,并且在一月后正式开业,让他们有所准备?!

    对面那个百年老店突然倒闭,就已经很让他们吃惊了,现在萧岚依居然又告诉他们……那里以后就是膳食楼了?

    这个玩笑……未免也太不好笑了吧!

    “还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

    萧岚依尾音微扬,话出口就让伙计们齐齐打了个寒颤,赶紧表态道:“不用重复,不用重复。夫人放心,我们定会做好分内之事,不管夫人让做什么,都尽全力完成!”

    他们虽然不知道午食楼倒闭,一个月后又要变成膳食楼,这个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他们知道,萧岚依现在是他们的衣食父母,他们只要按命令行事就好。

    “很好,你们自己忙去吧。”

    萧岚依闻言点头,转身去了酒楼中的休息室寻找刘卓宇。

    “叩叩叩——”

    萧岚依敲门而入,看着正在埋头算账的刘卓宇,开口道:“卓宇,这阵子辛苦你了,帮我把铺子照看的这么好。”

    “说什么辛苦不辛苦的,我又不是白干活的,你给我开的那工钱,让我想不尽心尽力,都不好意思。”

    刘卓宇看着萧岚依来了,惊喜起身相迎,顺手拿了账簿,就开始给萧岚依报账。

    他就是这么一个尽职尽责的男人,让萧岚依觉得把事情交给他做,就很放心。

    一直到刘卓宇给萧岚依讲完账目后,萧岚依这才开口道:“你来看店,我很满意,所以以后这个店就交给你打理吧,挣的银子,咱们半分。”

    “什么?”

    刘卓宇闻言手上动作一顿,不可思议看着萧岚依,开口道:“岚依你这也太突然吧。怎么,有了对面那家店,你就不管这家店了?”

    “怎么能是不管这店了呢,我这是对你能力的新任,懂不懂!”

    萧岚依扔给刘卓宇了一个‘相信你’的眼神,被刘卓宇拒收,并且回了萧岚依一个‘别想随便蒙混过关’的眼神,开口道:“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真的打算去莫桑城了?”

    “对,少文成婚那天,我从他口中了解到他的铺子在那边似乎遇到了点麻烦,正好两次让午沁音对酒楼下手之人,似乎也在莫桑城中,我便一道过去瞧瞧,一来帮少文度过难关,二来也可以趁机查查那个毁了旭炎酒楼,又想毁我酒楼的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萧岚依点头道。

    回想那日药粉之事她察觉有异后,就开始全力调查,最后不仅发现了药粉之前幕后主使还是午沁音,而且还一起查出了午沁音设计陷害秦家酒楼的事情。

    当然这个午沁音陷害秦家酒楼的事情被查出,真的可以说是萧岚依调查中的以外惊喜。

    毕竟当时秦旭炎家酒楼的事情,一直都有人暗中阻挠,时间久了萧岚依便没有再查下去,谁知这次居然一举找到了不少证据,而且并没有人再从中干涉。

    于是她就用这个证据,将午食楼一举扯下马,让午沁音一家再无反击之力,只能在纷扰的舆论中,宣布倒闭。

    而从午沁音的口中,萧岚依竟是意外得知午沁音陷害秦家酒楼,是被人诱导。

    那个诱导午沁音之人告诉午沁音,秦家酒楼如今风头太盛,若是她们再不加以整治,让秦家酒楼出些问题,到时秦家酒楼一定会是午食楼最大的绊脚石。

    午沁音当时本就因为秦家酒楼的客流增多,而对他们酒楼有些敌意,如今再被人稍稍诱导,就更有了危机感,想也没想就收了那人给她的药包,并且偷偷让人下在了秦家酒楼的厨房之中。

    当时那人给午沁音药粉的时候,告诉午沁音的是那个药粉下下去,只会给秦家酒楼制造一些‘小麻烦’,让她尽管放心,直到之后出了人命,午沁音这才知道自己被骗。

    可那时诱导她,又给她药粉之人已经不知所踪。

    所以之后午沁音只能尽量不再去想、去提这个事情,若是有人询问,她就咬死了什么也不知道,反正她家生意确实因此有所好转,接下来她只要坚决与这件事划清界限,就一定不会再有任何问题。

    事实上之后确实都没有人将这件事怀疑在午沁音的头上,除了萧岚依这个明着与午沁音叫嚣,却不曾拿出证据之人,一直在与午沁音对着干之外,其他便没有人再提及这个事情。

    这让午沁音慢慢放松起来,不再去刻意提及这件事情,与萧岚依对着干时也有所收敛,最多的都是期盼着客人可以吃腻了萧岚依家饭菜,最后再回归到她家酒楼吃饭。

    不过萧岚依家酒楼生意并没有按照午沁音的期盼,被客人吃腻,而且还越来越火爆,因为开在午食楼对面的原因,也将午食楼的大部分客源给截断去了她们店中。

    午沁音这时候就越来越着急,那日还以‘试菜’为由说服自己过来尝尝萧岚依家饭菜,却被萧岚依发现赶了出去。

    她一开始没有意识到是萧岚依发现了她的乔装打扮,回去后才意识到这个事情,生气到处乱摔东西时,伙计来报有客人找她。

    客人找午沁音,她再怎么不想去,也得收了脾气去见,谁知到那里见到的就是第一次给她药粉,让她害秦家酒楼之人。

    她本来很生气,质问那人为何骗他,那人却说之后之所以没有人找到她麻烦,也没有人找到证据说是她午沁音做的这件事,就是因为他在后面帮忙,一手压下了这件事。

    他还说萧岚依的膳食楼只是个意外,若是午沁音想除掉萧岚依,就得再下狠招,让膳食楼和秦家酒楼一样,再也不能翻身才行。

    那时午沁音刚被被萧岚依从店里赶出来,憎恨萧岚依的很,这人又百般诱惑她,告诉她她若是下了药之后,他依旧会极力压制这件事,不让这件事被任何人查到与她有关。

    有了秦旭炎家的酒楼的事情没被发现,这次男人的保证异常管用,就着当时的怒火,午沁音便答应了给萧岚依酒楼下药之事。

    可萧岚依的酒楼早就被萧岚依严防死守,不让任何人有动手脚的机会,午沁音为了安排、收买人进来给萧岚依后厨食材下药,着实废了不少心思,拖了好几个月后,才终于在萧岚依后厨伙计丰瑞那母亲去世后,假装好人帮丰瑞安葬了他的母亲,并且以此让丰瑞去后厨下药。

    丰瑞很老实,所以他答应的事情,午沁音便没有怀疑,一心以为事情也会像搞垮秦家酒楼一样顺利,可哪知道最后收到的结果会是膳食楼丝毫没有受到影响,萧岚依却被这件事激到,抓住了她所有的把柄,一举将她揭发,搞垮了午食楼。

    那个人终究还是骗了她!

    所以萧岚依搞垮午食楼后,过来问午沁音是谁让她这么做时,午沁音纵然恨萧岚依,却也毫不犹豫将那人诱导她之人供了出来。

    可那人总是自己找来午沁音,午沁音根本不知道他的身份,只觉得他的口音很像莫桑城之人。

    萧岚依也顺着这条线调查了几天,最终确定那人确实是莫桑城的,便决定前去看上一看。

    “你想过去帮少文,这我不拦着你,可那个让午沁音下药之人……若是他不再作妖,岚依你就别再追查下去的好,我怕你会因此惹祸上身。”

    刘卓宇是知道这件事全部过程的人,所以萧岚依说出她想法后,他便下意识劝说。

    “我惹祸上身?是他自己过来惹我的好吗?而且秦叔秦婶做错了什么,他非要把他们一辈子辛辛苦苦做出来的酒楼毁掉?这次要不是丰瑞最后良心发现,将午沁音给他的毒粉中掺了石硒粉,让我们轻易发现食材有异,怕是我们酒楼也会遭受非议,我为何就不能把他逮出来,给他点教训?”

    萧岚依的小暴脾气,一直很冲,心里对人只有‘朋友’‘敌人’以及‘陌生人’的区分,而这个得罪了她的人,不禁得罪了她,还伤害了她的朋友,这分明就是‘敌人’之上还要更加过分的人,她怎么可能放过。

    “可那人意图不明,你又怎知他的本来目的到底是想害你,还是要害午食楼?如今这两次事情以后,最惨的,应当算是直接砸了他们百年酒楼招牌的午食楼,若那人做出这一系列行为,都是针对午食楼,也不是不可能啊。”

    刘卓宇继续与萧岚依分析着,其目的还是想劝萧岚依,担心会因为萧岚依的执意追查,到时候将她牵扯入什么不该她介入的事情,为她带来麻烦。

    “针对午食楼,就可以拿我们当炮灰了吗?我倒是不怕什么,大不了被毁了名声,再干一场就行,可秦家酒楼是秦叔秦婶一辈子的心血,他们就这样破坏了,简直让人不能原谅!”

    萧岚依说着,看刘卓宇还要劝说,摆手打断他的开口,道:“我知道你是担心我,你的理由我都明白,所以我去莫桑城后,一定会见机行事,重点是帮少文先把他药铺的事情解决,之后教训下药之人的事情,我会好好斟酌行事。”

    “……好吧,我也不劝你了,你决定的事情,别人从来干涉不了。”

    刘卓宇无奈耸肩说着,不再试图干涉萧岚依的决定,但还是不忘再提醒萧岚依道:“你到时去了莫桑城,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出行时最好和千烟一起,不要擅自乱走,那里不比明曲镇,你若惹了事,我们也赶不及过去给你撑场面,你一个人,千万要小心。”

    “知道了知道了,你这果然是要当爹的人,看谁都是小孩子,这么啰嗦。”

    萧岚依笑着打趣儿,随即不放心道:“对面午食楼倒闭,我便将它店面买下,一个月后准备再开一酒楼。到时候我会将它交给秦叔秦婶,让他们经营,算是给他们已经被毁的秦家酒楼一个慰藉,你到时候,记得多帮衬些,两家合力好好经营。”

    “我知道了,这边的事尽管交给我就好,你不用费心。”

    刘卓宇点头应声。

    他的回答,总是让萧岚依放心,于是之后又与他交代了些事情后,萧岚依便离开膳食楼,回萧家打包行李,准备过两日随着梁少文,孟千烟一起去莫桑城……

    “岚依,你季叔叔就在莫桑城中,你去到莫桑城后,一定要代爹娘去看看你季叔叔,知道吗?”

    郭芙溪在帮着萧岚依整理行李时,突然开口。

    “季叔叔啊……”

    萧岚依闻言手上动作微頓,想到那个面相严肃,对她却很好的季儒,点了点头,“娘放心,岚依一定会去看季叔叔的,只可惜小星现在不在,若不然还能带小星一起去看看他。”

    虽然季儒不常来明曲镇,可他对小星的宠爱,绝对不比郭芙溪与萧清书对小星的宠爱少,经常是一有好东西,立马让人马不停蹄从莫桑城送过来,那份心意,让萧岚依看在眼里也很是感动。

    “是啊,你季叔叔最爱小星了,等小星放假回来,你可以专门带小星去看看他,想来他一定会很开心的。”

    郭芙溪点头应声,收拾一会儿,突然道:“还有祁苏,到时候把祁苏也带上,一家三口都过去,你季叔叔都还不知道你嫁了个那么厉害的女婿呢。”

    “是是是,等谷祁苏到时候回来,我一定带着他们去看季叔叔。”

    萧岚依点头应声,脸上稍有谨慎之色,并且赶紧转移话题道:“娘,女儿这次出去,怕是需要一些时日才能回来,临走前,您给女儿做些吃的,让女儿好好再尝尝娘的手艺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