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三百一十三章送你的‘礼物’
    “这有何难,你随便点,娘这几天天下厨,给你做你喜欢吃的!”

    郭芙溪闻言点头应声,笑说着的语气十分宠溺。

    可随即她就又将话题转回到了谷祁苏的身上,“岚依啊,你说女婿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就算是药谷的事情在忙,他也不能一连几个月,都不露面的吧。”

    得,又开始了。

    萧岚依听后心中直叹气。

    自从谷祁苏离开后,郭芙溪就三天两头的提起他,尤其是这段时间更是天天一追问,生怕谷祁苏这次离开不回来似的。

    “娘,祁苏毕竟是谷主,整个药谷的事情都等着他一个人处理,如今怕是忙的晕头转向,根本没时间回来。”

    萧岚依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服,一边回答着郭芙溪的询问,随意的态度让郭芙溪十分不满,“忙忙忙,娘当然知道他忙,可他再忙,也不至于这么久不回来吧?你们可是成婚第二天他就离开的,这都好几个月了!”

    郭芙溪的态度有些强硬,看起来真的是生气了。

    见此萧岚依赶紧安抚道:“娘消消气,等他回来我教训他!他怎么能让丈母娘这么等着他呢是不是?也太不自觉了,我回来一定好好管教!娘可别气坏身子了。”

    “娘等着他回来?”

    郭芙溪被萧岚依的话,气的哭笑不得,恨铁不成钢的点着萧岚依脑门,“娘这么整日催着他回来,还不是为了你,我的傻姑娘诶!”

    “为了女儿?女儿可不急着他回来,女儿现在也是很忙的好吧。”

    萧岚依嘟嘴给郭芙溪做了个鬼脸,躲开郭芙溪玩笑点她脑袋的手指,转身去了衣柜挑选出行衣服。

    “你忙……你确实是挺忙。”

    郭芙溪本想反驳萧岚依的话,后来想想似乎萧岚依是真忙,便没有继续,直接转了个弯儿,教育萧岚依道:“但是岚依啊,你再忙,也得想着自家相公不是。”

    “我想着呢,我做梦都想他,但是他面对的是整个药谷弟子,娘难道要让他抛弃整个药谷,回来与女儿见面吗?药谷做的都是治病救人的事情,若因为谷祁苏任性回来见女儿,耽误了救人,女儿不就成罪人了吗!”

    萧岚依这话说的很有份量,说的她自己都要信了。

    可事实上,她现在真的很想谷祁苏。

    但谷祁苏这么久不回来,不是因为他不想回来,也不是因为药谷之事真的脱不开身,而是因为他的毒四月一发作,这次被他又用药强行压制太久,状况很不乐观,只能留在药谷之中,配合治疗,才能治愈的更快。

    她深知谷祁苏的身体情况,又怎会怪他一直不归。

    “娘怎么会舍得让你成罪人,但你们夫妻俩这么久不见面,娘还是觉得不妥!”

    郭芙溪说着,走向萧岚依,“要不岚依你这次去完莫桑城,就去药谷找祁苏吧?他回来不了,你可以去找他啊!”

    去药谷找谷祁苏……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萧岚依闻言下意识赞同点头,想了想,转头看向郭芙溪,挑眉道:“娘,您这主意挺不错,但是您一个劲儿想让我们俩见一面,恐怕目的不纯吧。”

    “娘目的不纯?娘是怕你们太久不在一起,有目的不纯的人靠近祁苏才是!”

    郭芙溪这话说的十分愤慨,好像真的看到有‘别的女人’趁萧岚依不在,靠近谷祁苏似的。

    “恩,娘这话说的不错,祁苏他对我肯定不会有二心,但是那些粉蝶会不会自己贴上去,骚扰他,就真的说不准了。”

    萧岚依配合点头,为了不让郭芙溪在自己去莫桑城期间还瞎担心,萧岚依直接点头答应道:“那我听娘的,等这次莫桑城回来后,我就去药谷找他。”

    “这才对嘛!”

    郭芙溪一听这话瞬间开心,之后又给萧岚依一阵洗 脑,大意就是让她看着点谷祁苏,那么优秀的男人不好找,可别让别的‘妖艳贱货’给勾跑了。

    对此萧岚依完全不担心,完全相信谷祁苏的自制能力是不会被别的妖艳贱货勾跑,但别的妖艳贱货会不会不长眼勾搭谷祁苏,这还真说不准。

    这次药谷的行程,看来确实有必要安排上了!

    五日后,交代完所有明曲镇事物的萧岚依便带着一堆行李,以及郭芙溪准备让她送给季儒的一些特产,跟着梁少文他们一起去向了一直未曾去过的莫桑城。

    “岚依,这次让你为了我们铺子,专门去莫桑城一趟,辛苦了。”

    马车上,梁少文与孟千烟这对新婚燕尔还算是有些良心,秀恩爱的同时,还知道感谢一下萧岚依这个时不时吃狗粮,却一声抱怨也没有的‘临时孤寡老人’。

    “辛苦倒是不辛苦,不过你们两个能不能别总是腻在一起?我看着牙都疼了。”

    萧岚依开玩笑的说着,捂着牙,一副看不惯两人说话时都手挽手的模样。

    “牙疼?牙疼可不干我和千烟的事,你应该找你相公,他专门学医,肯定能治。”

    梁少文知道萧岚依是在开玩笑,便也开这玩笑,说话间还吧唧在孟千烟额头上亲了一口,表示他们与‘蚜虫’没有任何关系,牙若是再疼,找谷祁苏去。

    可这不明显戳萧岚依心窝子呢吗?

    “行行行,你们就是这么对待我的,我要跳车,我要回明曲镇,我不管你们这对‘没良心’的负心人了!”

    萧岚依捂着胸口,表示自己受到了数万点暴击,半起着身子做‘要跳车’状。

    “那可别,我们还指着你的聪明脑袋呢,万一跳下去把脑袋摔坏了,就太可惜了。”

    梁少文十分给面子的拦了拦萧岚依,只是他以后的话还是给萧岚依气的内伤。

    原来不让她跳车,就只是心疼她脑袋?行行行,梁少文这几日在自己怼人不倦的熏陶下,居然已经可以游刃有余的用只言片语,把她气到内伤,这让萧岚依不得不佩服梁少文的学习能力。

    由衷的对他竖起来大拇指,称赞道:“你说的有理,为了我的聪明脑袋,我确实不能跳车。不过我可以到了莫桑城后,直接雇一辆马车回明曲镇啊。”

    “行了行了,不跟你开玩笑了,万一到时候你真走了,我和千烟可就内疚了。”

    梁少文适可而止的停止了玩笑,再次由衷感谢萧岚依道:“你今日一听我们有难,二话不说就提出跟着我们回莫桑城帮助我们,我和千烟真的打心底感谢你,到了莫桑城,我们先带你在城中好好玩玩,然后……”

    “然后你的铺子就拱手给别人了?”

    萧岚依打断梁少文的话,一句话把他堵的说不出话。

    想到自己铺子的情况,梁少文轻叹一口气,“那倒不至于,戚家没有药铺,她再怎么打压我们铺子,也只能从一旁打压,只是影响了我们的生意,还不至于抢走铺子。”

    “其实这事也怪我,若不是我当时答应了相亲,认识了尚喻泉,就不会有之后的麻烦事了。”

    萧岚依垂眸有些自责。

    梁少文这次的店铺危机,其实就是因为梁少文前段时间回来时揭发了欺骗萧岚依的尚喻泉,将尚喻泉给搞进了大牢。

    尚喻泉夫人家在莫桑城中十分有钱有地位,知道尚喻泉被抓后,想尽办法托关系走后门的将尚喻泉从大牢里救了出来。

    尚喻泉如何小人,萧岚依她们都知道,所以他回去后怎么添油加醋给他夫人戚恩寻说这件事的,萧岚依她们猜也能猜到几分。

    无非就是怪天怪地怪萧岚依他们,想尽一切办法把所有过错推到萧岚依他们身上,在戚恩寻面前塑造他忠心不二的被害者形象。

    戚恩寻本就被爱冲昏头脑,不怎么明辨是非,被尚喻泉的演技折服也是预料之中。

    所以在尚喻泉的诱导下,梁少文这个身在莫桑城中的人,就成了尚喻泉最先报复的那个,生意也被他们搅和黄了好几笔,虽说不会马上倒闭,但情形实在不太好,让人心忧。

    萧岚依得知这事以后,知道梁少文是被自己拖累,就主动提出要与他们一起来莫桑城助他们度过难关。

    而且尚喻泉居然从大牢里出来了?当时他在自己面前装温文尔雅,差点让人把小星给卖了,自己胖他住大牢已经是便宜他了,没想到他暗中被救出后,还敢再作妖?

    萧岚依这次一定不会放过他!

    其实萧岚依听说梁少文这件事后,心里还怀疑一件事,那就是那个诱导午沁音给秦家酒楼以及给自己膳食楼下药的人,会不会就是尚喻泉。

    所以这次过来,也是想要证实下这件事情。

    若不是,她也能先收拾了尚喻泉,然后再在莫桑城中查查那人到底是谁。

    “岚依你可别这么说,他尚喻泉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就算没你,他那小心眼也会没事找找人使小绊子,我只是倒霉被他盯上了而已,与你何 干。”

    梁少文说罢,又道:“而且他做出那般不要脸的事情,明明娶了妻子,还在你们面前装没娶亲,百般骗你,作为你的好朋友,我当时知道这事,定是要管上一管的。”

    “所以我现在知道了这件事,自然不会不管你们啊,你就别整天谢来谢去的了。咱们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帮你药店度过难关,然后让尚喻泉那种表里不一的伪君子彻底翻不了身!”

    萧岚依说着便开始与梁少文他们聊着莫桑城的事,争取到那里之前,就把莫桑城了解个彻底,这样也避免到那里还需要太长的适应时间。

    几日后,萧岚依终于跟着梁少文去到了莫桑城。

    莫桑城也如梁少文之前所说一般,热闹,繁华,比明曲镇大上数倍,车来车往看起来都是些富贵之人,不像是明曲镇,虽然繁华,但多是些过往商客游人。

    梁少文的店面在莫桑城中算是偏中心地带,店面只有明曲镇中一般大小,不过因为梁少文敏锐的识药能力,他们店中药的品质都很好,两年下来,口碑什么的都已经打下,若不是这次尚喻泉打压,想来店中客人还能再多上一两倍。

    而且他的店铺是前店后院,店面后便是他居住的宅院,这样照看起店铺也很方便。

    萧岚依被孟千烟安排在了客房,孟千烟生怕萧岚依住的不舒服,几乎把她能想到的东西都给萧岚依备了一份,简直是豪华配置,费了不少心思。

    “岚依你先歇着,我这就去那家与你说过味道一绝的酒楼给你买些吃食带回来,让你尝尝这莫桑城的菜食。”

    萧岚依第一次过来莫桑城,孟千烟这个主人自然想尽一切办法招待萧岚依。

    说话间她人就已经冲出了萧岚依的房间,让萧岚依想开口让她也歇歇的话,都没有说出来。

    “这千烟,自己不也是舟车劳顿刚回来吗,也不知道心疼心疼自己。”

    萧岚依看着孟千烟背影无奈叹气,看着被孟千烟忙前忙后送来的生活用品,心中泛出丝丝暖意。

    之后几天,萧岚依要么在梁少文店中帮忙,要么就是出去熟悉莫桑城。

    这日店中生意又一次明显下降,萧岚依寻着客人过门不入的脚步,竟是找到了一家打着降价口号,大卖便宜药材的药店。

    萧岚依顺着客流一起进入药店,用这几日梁少文教她的辩识药材方法,在店中转悠打量了一圈儿,最后发现那些药材多数都是药品界被称作次品,药效含量并不出众,但确顶着名药幌子的一些药物。

    这些药物放在梁少文眼中,就是送他也不会要的劣质品,不懂行的人以为是占了便宜,可其实买回去的东西,比他们付的那些便宜银子还要便宜。

    不过不懂行的人终究是在多数,使得这家看起来像是新开不久,却因为药价便宜的药店人气大涨,并且店中伙计言语中还一直抨击别的店铺卖价太高,让来这家店铺买药的客人深深认定这家药铺药品好,价格低。

    甚至让他们以为这家比梁少文铺子,以及一众卖上品药材的铺子都要良心。

    “这些人的良心简直被狗吃了!”

    梁少文不知何时出现在萧岚依身边,看着其中一个被萧岚依认为的劣质药材,开口道:“这根本就不是干参,干参须长一寸,没支必有三须,若不然根本一点药效也没有。你瞧瞧这些,没一个根须达到一寸,还有些连三须也没有。这买回去,根本就是一堆枯草,别说大补,不吃出病,就是万幸!”

    “合着这东西连劣质药草都算不上啊。”

    萧岚依闻言了然点头,看着那些抢购欲旺盛的百姓,不免唏嘘,“可看如今这模样,咱们就算想劝他们别买,也没人相信咱们吧。”

    “是啊,自然是没人相信。”

    梁少文语气中是浓浓的无奈,转而环顾一周这店铺,开口道:“我回去明曲镇时,还未见这家店铺开业,如今铺中生意竟是这般火爆,也不知是谁……竟然是他!”

    梁少文本还想说不知是谁开出这丧良心的店铺,就连尚喻泉那个人面兽心的虚假小人从店铺后走出来,身后还跟着铺中伙计。

    那副巡视店铺的模样,不用猜梁少文也知道,那是只有铺中老板才会有的姿态。

    萧岚依看到尚喻泉那张伪善的破脸时,心中就窜出一阵想拿拳头招呼的欲 望,不过还是忍下了,“不是说开药铺需要有证明吗?尚喻泉与戚家,似乎没有资格开药铺吧?”

    “是啊,开药铺程序比开其他店铺都要麻烦,若是没有一定识药能力,没有三代为医的证明,就算人脉再广,也不可能批准开药铺的,我倒要看看他能给我一个什么解释!”

    梁少文被假药、劣质药材的事情搞的心中气愤不已,说话间人已经冲到了尚喻泉面前,揪着他的衣领,质问道:“尚喻泉,这铺子可是你开的?”

    “尚喻泉?”

    尚喻泉被抓了衣领,看着面前梁少文,不屑一笑,“叫我尚老板!”

    说着尚喻泉拍开梁少文抓着他衣襟的手,整了整自己的衣襟,“我还以为你被我吓的滚回明曲镇不回来了。怎么,这次回来,又要自取其辱了?”

    “你这狗东西还在莫桑城中活蹦乱跳,我又怎么因狗吠声大而离开!”

    梁少文看着尚喻泉得意的模样,毫不客气的回击回去,随即质问尚喻泉道:“伏耀大陆开药铺,是需要有三代行医证明,我分明记得你尚喻泉丝毫不懂医术,更别说三代懂医,如今你这药铺,又是何意思?”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个道理,你会不懂?”

    尚喻泉扬了扬他那惹人厌恶的眉毛,环视一圈儿自己客流兴旺的店铺,开口道:“梁少文,在明曲镇你帮那女人揭发我,还在众人面前把我在莫桑城的事情都抖了出去,这事我全都记在心里!如今回到莫桑城,那就是我的天下了,在这里,你梁少文才什么都不是!这家店就是我送你的‘礼物’,你瞧这可还喜欢?”

    尚喻泉的言下之意很明显,之前他都是暗处打压梁少文店铺,而这家店铺,就是他明着与梁少文开战的信号。

    “这般坑害人性命,你……”

    梁少文还是接受不了尚喻泉为了打压他的铺子,就这般儿戏性人命,乱卖假药,还要再质问尚喻泉,就被萧岚依的声音打断了接下来的话。

    “原来这家店是你这不要脸给少文兄的礼物啊?我就说嘛,你这不要脸再不要脸,也不敢自己造假药铺,不然被药谷发现了,那可是能直接诛九族的罪啊。所以为了不让尚公子为难,你这礼物,我就替少文兄收下了。”

    萧岚依说话间悠悠自人群中走出,那张让尚喻泉魂曾牵梦绕的面容再次出现在尚喻泉面前,竟是让尚喻泉原本愤恨以久的心,再次止不住的对她产生了邪念。

    不过下一秒尚喻泉就意识到了不对劲,因为萧岚依走到他面前以后,直接伸出了手,将手掌摊开在他面前,似乎在讨要什么,“岚依,你这是合意?”

    尚喻泉这话说时十分温柔,即便当时萧岚依亲手给他送进了大牢,可他看着萧岚依那副绝美容颜,依旧忍不住在心里YY着将她按在床榻上的画面…

    “尚公子是在与岚依开玩笑吗?这意思,你会不懂?”

    萧岚依佯装惊讶,故意一挥手中小手帕,用丝帕的尾端在尚喻泉那张对她明显凯视的脸上抽过,将他‘打’醒。

    不过萧岚依的‘打’,在尚喻泉眼中就是勾引,浑身一个酥麻抓住了萧岚依的手,“本公子懂了,本公子这就带你回去……”

    “这么久不见,尚公子依旧还是这么自恋。”

    萧岚依不悦甩开尚喻泉那充满企图的手,一个白眼甩了过去,开口道:“不过岚依没心情与你开玩笑,刚刚你说要把这店送给少文的,岚依与少文听的听清楚出,你还是赶紧把房契地契拿出来给我吧,不然传出去,别人以为尚公子说话跟放屁似的,说是给少文‘礼物’,又舍不得交房契地契,误会了可就不好了。” “……”

    房契?地契?

    这女人是要抢自己店铺?而且还是明抢?!

    尚喻泉脑中淫 念顿时被这句话打散,看着萧岚依冷笑道:“萧岚依,我之前在明曲镇那么给你脸,你却装清高,一直不与我在一起,还跟别的男人整天在我面前卿卿我我,怎么,现在那个男人不知所踪,你就寂寞了,又来莫桑城跟梁少文搞在一起了吗?你可真是个荡……啊——”

    “荡什么?有本事话说完啊?”

    萧岚依一拳打在了尚喻泉肚子上,那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直接把尚喻泉打的躬身像只虾米似的,只剩下呼痛。

    幸而尚喻泉店中生意火爆,人人竞相抢购超低价药材,吵杂的声音将尚喻泉呼痛声完美淹没,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这里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