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三百一十四章交出房契地契
    “你,你特么敢打我?!”

    尚喻泉被打后原形毕露,咬着牙怒瞪萧岚依,却没想到这话一出,又狠狠挨了萧岚依一拳,紧接着还有屈膝一撞,“我不仅敢打你,我还敢踢你!”

    说罢萧岚依不顾尚喻泉呼痛,直接揪了尚喻泉衣领,质问道:“你刚刚说‘那个男人不知所踪’?你是怎么知道我相公很久不在明曲镇的?秦家酒楼被下药的事,是不是你所为!”

    若说萧岚依一开始与尚喻泉说话,态度玩味儿多些,就是想让他不痛快。

    可这话一出,确是带着凌厉,分明就是一个不开心,就能把尚喻泉手刃的节奏。

    “你这泼妇!”

    尚喻泉怒瞪着萧岚依,挣扎一会儿发现自己实在挣不脱萧岚依,这才将所有怒火发泄在了一旁伙计身上,“你们都特么愣着干什么呢,还不赶紧把这泼妇给我拉开!”

    伙计早就被这场景惊呆,被吼后这才反应过来,赶紧照呼人上前拉萧岚依。

    不过萧岚依哪里会怕这几个小喽啰?看着有人靠近,甩腿就是一脚,踹在了那个撞开梁少文,险些把梁少文撞伤的伙计身上,将他踢的直接倒地不起,看怔了那些还未靠近萧岚依的伙计们,以及尚喻泉本人。

    后怕的吞了吞口水,尚喻泉赶紧对萧岚依求饶道:“岚,岚依,你先放开我,咱们有话好好说,好好说不行吗。”

    尚喻泉说着,手上一直努力掰着萧岚依的手,想要将她揪着自己的手掰开。

    可萧岚依的手指惊人有力,尚喻泉居然使出了吃奶的劲也无法掰动分毫。

    自己之前是想得到一个多么可怕的女人啊……

    “我是在好好跟你说话,可我看你并不打算跟我好好说话。”

    萧岚依无视了尚喻泉的挣扎,攥着他衣襟的手攥的更紧,几乎将他勒到窒息。

    “你这样,你这样我怎么好好,好好说啊……”

    尚喻泉艰难挤出这几个字,看眼前萧岚依都要出现重影。

    店中客人因为刚刚伙计被萧岚依踢飞一个的动静,而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纷纷往这边靠着,想要一探究竟。

    围观群众很杂,也都不明事情真相,一个个探着脑袋看了半天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时萧岚依突然扬声道:“尚老板,我记得你刚刚说过你要将这家铺子送给少文的吧?那房契地契……”

    这话分明是在逼自己将地契房契全部都交给她啊!尚喻泉闻言一惊。

    这铺子,是他为了对付梁少文,在戚恩寻那里拍胸脯打包票,说一定能让戚家大赚一笔,哄了戚恩寻好久,才让戚恩寻通知的,现在若是给了萧岚依,他不仅没办法给戚恩寻交代,还便宜了梁少文与萧岚依,他怎么可能同意!

    “那看来你是不想‘好好谈谈’了……”

    萧岚依看着尚喻泉模样,小声嘟囔着,手下拽着他衣襟的手更紧,让尚喻泉几度喘不上气,又偏偏每次在他快要露出窒息神情时,给了他呼吸,让围观众人根本无法察觉到尚喻泉的‘被逼’。

    “我给,我给!”

    在僵持下,生命与店铺这两个选项中,尚喻泉最终选择了生命,“你放开我,我现在就去给你取房契地契,亲手将它交给少文兄手里,作为我送他的礼物……”

    “少文你看,尚老板可真是太大方了,说送给你,就送个你,真是个说到做到的男人!”

    萧岚依这话刻意将声音放大,以求可以让店中客人以及围观之人都听到,随后语气一转,担忧道:“不过尚老板现在这脸色实在不太好,看起来应该是太累了,还是坐在这歇着,让伙计直接送过来好了。”

    “……”

    萧岚依这话一出,让尚喻泉原本想借机落跑的心哗啦啦碎了一地,但还是想再挣扎一下,开口道:“没关系,我……”

    “你怎么?”

    尚喻泉话还没说完,就被萧岚依的反问给问怂了,赶紧摇头道:“我不怎么……不是,我这就让伙计去拿!”

    说罢尚喻泉给伙计使了个眼色,“还不赶紧去取房契地契,真是一点也不懂事。”

    接受到尚喻泉的眼神信号,伙计反应了一会儿,终于明白点头,“小的这就去!”

    说着,伙计便撒腿往门口方向跑去?

    “你去的是门口……难道房契地契被你们尚老板放在了门口地毯下?”

    萧岚依冷眼看着‘智商欠费’,明白了尚喻泉眼神意思,却不知道遮掩目的,直奔店门外跑的伙计,淡淡说着。

    伙计听后脚步一顿,僵硬回头,便撞入了尚喻泉那双恨不得吃了他的眸子。

    打了个哆嗦,伙计赶紧道:“当然不是,我一激动,跑错方向了,嘿嘿,我这就去后面拿房契地契过来。”

    “少文,我看伙计也被尚老板的大方给惊到了,所以激动的有些找不着北,要不你陪伙计一起去吧,毕竟那房契地契,最后也是给你的,你把它直接拿过来,也没什么。”

    萧岚依的话出口后,让伙计与尚喻泉都有些僵硬。

    伙计僵的是身体,尚喻泉直接脑袋都僵住了。

    等到他僵住的脑袋回神时,梁少文与伙计已经消失在他眼前?

    不是吧,伙计真带着梁少文去取房契地契了吗?这可是他的店铺啊!

    难道他真要把店铺拱手让人吗?

    他不要,他不要!

    这是他的铺子,他怎么可能因为萧岚依的逼迫,就将它让出去呢?

    他要反击!

    思及此被逼急眼的尚喻泉对着那些围观群众喊道:“快把这个女人抓起来!这女人心思歹毒,看我药材卖的便宜,怕我抢了他们的生意,所以想要抢我药铺,然后涨价贩卖药材!你们快将他们抓住,不然之后他们拿到房契地契,一定会涨价所有药材,赚那些昧良心钱财的!”

    “呦,还知道煽动群众了?”

    萧岚依闻言也不慌张,嘲笑过后,手下暗自用劲戳了尚喻泉一个可以让疼痛加倍的穴位,只一下便让尚喻泉疼的面目狰狞,那模样,总让围观群众觉得他之前的话跟开玩笑似的…

    做完这些以后,萧岚依突然不可置信的扬声道:“尚老板,你刚刚求我们为你保密这些都是假药材,还说要把房契地契给我们让我们不要抖出这件事情,怎么现在你就出尔反尔了呢?”

    说罢萧岚依一副痛心疾首的捂着胸口,道:“既然你这般出尔反尔,那我也不再为你保密!”

    “这是演的哪出?”

    围观群众看着尚喻泉奇怪表情,听着萧岚依的话,完全不知所云。

    而尚喻泉此刻疼到无法开口,只能由萧岚依开口解释道:“其实是这样的。这家铺子里面卖的都是没有药效的假药材,以及最劣质的药材,有些药材吃了不仅不能治病,而且还会引起一些病症,十分可怕。我与玉药楼老板从几个吃出过问题的人口中知道这件事,便想来让这家店老板诚信做人,不要再做这种欺害百姓,赚昧良心的银子。可谁知我们到这以后,竟发现这尚老板根本不识药,甚至连卖药资格都没有!”

    居然没有卖药资格?!

    萧岚依话落,围观群众皆瞪大了双眼,震惊看着手中自己刚刚狂抢的一些药材,默默将它们放回了原处,庆幸他们还没将药买回去……

    “那你说的房契是怎么回事?还有,若是店铺归你们,你们真的会哄抬药价吗?”

    这时一人突然质问。

    “将店给我们,是因为玉药楼老板为人正直,曾扬言要揭穿尚老板的无良行为,这尚老板知道他没有卖药资格的事情若是被揭穿,他定要承担严重后果,为了封我们的口,他就求我们,说要将店铺给我们有卖药资格的人。

    玉药楼老板看他那般求我们,心软答应,并要收了房契好好经营这家店铺。可没想到尚老板不仅不感恩我们放他一马,还在最后心有不甘的反咬我们一口!所以我便也不帮他隐瞒,将真相全部告诉你们。”

    萧岚依说着,再次戳了尚喻泉让他吃痛的穴位,避免他插话,“至于会不会哄抬药价……”

    萧岚依的话还没有说完,拿了房契地契回来的梁少文主动接话道:“玉药楼在莫桑城中经营虽然没有几年,可一直都是尽力给大家最好品质的药材,价格也都是合理的市场价,若是有人在玉药楼购买过药材,就一定会知道,玉药楼中从来没有次品!所以好的药品,价格自然会比这种最次品,甚至不是药的药材贵上一些,但我在这里跟大家保证,这些药材全都是市场价中最上品的药材,绝不会做出坑害大家的事情!”

    梁少文铿锵有力的话语,说服了不少客人,被价格便宜冲昏了头脑的他们,冷静下来后,都理智了不少。

    “我之前在玉药楼买过药材,那里的药材确实不错……”

    “唉,果然是咱们太贪便宜了,现在冷静下来看这些药材,果然觉得太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