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三百一十八章京城来的大商户
    “唐飞燕,大将军的女儿……”

    萧岚依坐在石凳上,双目出神的嘟囔着情敌的姓名身份,回想刚刚孟千烟所说,唐飞燕的一些追谷祁苏事迹,眉头越蹙越深。

    她是相信谷祁苏不会变心,在外面乱勾搭女子,可这唐飞燕将事情搞到四国皆知,以及她对谷祁苏穷追猛打一系列做法,就证明了她绝对不是个省油的灯。

    看来自己是时候要去趟药谷了!

    只是俗话说的好,计划赶不上变化。

    萧岚依知道谷祁苏被别的女人疯狂追求以后,就有了想要离开莫桑城,去药谷的打算,可偏巧这时季儒突然有事需要离开莫桑城,先一步请了萧岚依到府中,希望萧岚依可以在自己离开期间,帮他照看着季家产业。

    季家产业,萧岚依在季儒拉着她与她絮絮叨叨之际,已经了解了七七八八,可她当时并没有想到季儒会让她帮忙接手经营,如今听到季儒请求,着实惊讶,“季叔叔,这恐怕不妥吧,岚依初来乍到,您这么大的产业,都交给岚依,岚依怕是担待不起啊。”

    “岚依不必这般妄自菲薄,这些日子老夫与你接触颇多,聊天中老夫听了不少你新奇的经商理念,觉得你经商绝对是一把好手!”

    季儒毫不吝啬的夸赞着萧岚依,看她还要拒绝,再度开口道:“老夫经商多年,阅人无数,这次将家产交于你来照看,是老夫深思熟虑的结果,老夫也相信自己的判断不会有错。”

    “岚依多谢季叔叔的信任,可季叔叔突然说要把这么大的季家产业全部交给岚依,委实太过突然……”

    萧岚依面带为难说着。

    她承认自己确实经商不愁,可突然就给她撂下这么大个担子,她实在是做不到欣然接受。

    “岚依放心,老夫的铺子都是在莫桑城有多年口碑,稳定经营的,只是老夫没有妻儿,若是离开,家中一个主事之人也没有。戚家最近又虎视眈眈,老夫有些担离开后,那些戚家人会趁此空挡,对我铺子出手,这才想让你坐镇,帮忙照看。这期间你若有什么不懂的,叶风,叶责两兄弟也都会帮你处理。”

    季儒的话很有份量,而且他对于戚家会趁着他不在间隙使坏的担心,让萧岚依顿时觉得自己确实不该推脱。

    况且季儒这些年对她这般照顾,如今他无人托付,才会寻自己过来,她又怎能不答应。

    思及此,萧岚依拱手应声,“既然季叔叔这般信任岚依,那岚依也就不再推脱,一定会在季叔叔离开期间,好好帮季叔叔看管铺子!”

    “岚依肯答应,那便再好不过,老夫定会尽快处理完事物,早日回来。”

    季儒听后欣慰点头,拉着萧岚依与她交代了一些铺中事务,带着她熟悉了季家所有产业后,便连夜离开了莫桑城。

    第二日萧岚依来到季家后,这才知道季儒已经离开。

    “居然走的这般着急?”

    萧岚依惊讶嘟囔。

    昨日她虽然知道季儒有事急需离开,可万万没想到季儒会当夜驾马离去。

    也不知他到底遇到了何事…

    “小姐不必担心,在老爷离开这段期间,我们兄弟二人一定会竭尽所能帮小姐分忧,不会让小姐太过辛苦。”

    叶风叶责看着萧岚依微微蹙眉的担忧模样,齐齐拱手保证。

    他们两兄弟是季儒一手培养出来的得力助手,做事妥帖且十分衷心,可以说是季儒最信任的两个人。

    “那便有劳二位了。”

    萧岚依拱手回礼,让两人帮她吧暂住的行李搬入季家后,便开始兢兢业业的巡店,盘查,争取不辜负季儒嘱托,好好坐镇季家产业。

    一晃半个月过去,萧岚依对于季家产业已经十分了解,还与各家店铺的店员也都打成一片,相处十分融洽。

    不过她发现,这些店员都喜欢称她小姐,这样的称呼,很容易让客人误会,好多次她都被客人认为是季家小姐,如今年纪轻轻便接管家业,更过分的还有媒婆上门提亲,让萧岚依一度陷入尴尬境地。

    “小姐,今日……”

    这日,叶风从厅外匆匆走进来,正要跟萧岚依报备些什么,就被萧岚依直接打断,“我已经跟你们说过很多次了,你们叫我萧岚依,萧小姐,岚依都行,别只叫‘小姐’了行不行,很容易被人误会的!”

    叶风闻言,蹙了蹙眉,“小姐不是说过让我们不要在乎别人眼光的吗?我们唤您小姐,是对您的尊称,何必要因为别人的误会,而改变称呼呢?那样只会让人觉得刻意,到时候和你说不清了。”

    “我让你们别在乎别人眼光,是让你们敢出去叫卖,和这个是两码事好吧!”

    萧岚依砰的拍桌起身,指着厅中的几个箱子,没好气道:“而且你瞧瞧,那边是张家的聘礼,那边是谢家的聘礼,还有那家,是……是哪家来着?”

    “是冀老爷带来的聘礼吧。小的刚刚回来时,看到冀老爷从院门口离开。”

    叶风看萧岚依一下子想不起,还不忘提醒着萧岚依。

    “对,就是冀老爷!”

    萧岚依重重点头,手指一点一点的继续指着那几家的聘礼,气急道:“这些可都是因为你们唤我小姐,给我招来的误会!现在我不管怎么与他们解释,他们都不信我,还非得把这些留下,说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拒绝没有用,要等季叔叔回来,让季叔叔做决定?我可是有相公,有儿子的人!你们这样是在置我于不仁不义!若是再不改口,我现在就搬出季家!”

    叶风被萧岚依这‘搬出季家’吓到,神色微微慌乱,“万万不可。老爷现在在外不能回来,季家全靠小姐主事,小姐若是离开,怕会使得人心涣散,让奸人有机可乘啊。”

    “你是在威胁我?”

    萧岚依冷眼扫向叶风,让叶风心中陡然一凉,赶紧拱手道:“自然不是,小的待会儿就去通知让大家改口,以后都称‘小姐’为‘萧小姐’,还望萧小姐莫要再生气,也莫要再在老爷没有回来之前,提出要离开季家的事情。”

    “早这样不就行了吗!”

    得到叶风保证后,萧岚依怒火这才慢慢降下来,看着那些为了攀上季家,而不顾自己意愿,强行塞进来的聘礼,开口道:“你去把这些东西都给他们送回去,将事情和他们好好解释清楚,别让他们再来烦我了!”

    “对了,记得告诉他们,若是他们想攀附季叔叔,就在生意上多拿出些诚意,别总是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是,小的这就去办。”

    叶风自知萧岚依现在心情极差,听到萧岚依的命令后,赶紧拱手应声。

    随后招来几个小厮一起,抬着聘礼离开厅中,留下萧岚依一人在厅中喝茶降火。

    “就一个称呼的事情,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就那么难改口!”

    萧岚依看着叶风离开,一边喝茶,一边嘟囔着,再抬头时竟是看到刚出去的叶风又回来了?

    “怎么了?我交待的不够清楚?”萧岚依挑眉,略微疑惑。

    叶风闻言赶紧摇头否认,开口解释道:“小的刚想起来还有事情没报备,正好在门口碰到了叶责,就将聘礼的事情交给他去处理,自己回来了。”

    有事情没有报备?

    萧岚依看着面前叶风有些严肃的模样,猜测道:“可是店里出了什么事情?”

    “并不是店中出事,只是小的今早听消息说,京中一个大商户过两日要来莫桑城中考察,想要在城中寻找合作对象。”

    “寻找合作对象?”

    萧岚依听了叶风的话后,先是蹙眉,思索了一会儿,了然开口,“所以你是想让我找他合作对吧?”

    “正是。”

    叶风闻言赞赏的点了点头,随即与萧岚依解释道:“其实这件事本不该劳烦小姐,可小的得知戚家半月前就知道了此消息,并且对那商户虎视眈眈,早已做好万全准备,想要赢得那商户青睐,与之合作。戚家如今在莫桑城与季家实力势均力敌,若是再让戚家取得那么一个厉害商户的合作,到时候对季家十分不利!”

    “呵,还是戚家想要得到的人啊?”

    萧岚依闻言勾了勾唇,“既然是戚家想得到的人,咱们自然是不能让他们得逞。”

    说着萧岚依对叶风招手,示意他坐下,慢慢将那商户信息全部告知于她,她好趁着那大商户没来之前,好好计划计划如何说服他与自己合作…

    三日后,商户到达莫桑城。

    萧岚依特地起了个大早,带着叶风叶责,一起奔向了城中最大的茶楼品月楼。

    今日那品月楼,已经被大商户包下,专门接待城中各家商户,以寻求到中意的合作对象。

    品月楼一向不接受外包,可这大商户过来,却能将它包下整整三日,可见其实力与财力,都不可小觑。

    萧岚依本以为自己来的已经够早,可进了门才发现,比她来的早的大有人在。

    “萧岚依?你怎么也在这里?!”

    戚恩寻比萧岚依来的要稍微晚一些,进门时的她,本是带着势在必得的笑容,鼻孔朝天的从众人身边走过,但不巧的是,她的座位,就在萧岚依的旁边,于是惊愕的河东狮吼便在萧岚依的耳边炸开。

    戚恩寻虽然知道萧岚依如今在帮着季儒暂时打理季家产业,可她并不知道萧岚依今日也会过来争夺与大商户的合作资格。

    或者说,是萧岚依这两日故意使用障眼法,用毫不在意的态度迷惑了戚恩寻,让她以为萧岚依并没有计划这事。

    “你戚家能过来,我怎么就不能过来了?”

    萧岚依挑眉一笑,看着戚恩寻身后的尚喻泉,招手道:“没想到尚公子也来了啊,你送少文的那家铺子,位置实在好极,少文现在的生意好的不得了,若是有空,记得去铺子里坐坐,少文特别欢迎你。”

    “萧岚依,你别嚣张!那铺子总有一天我会夺回来的!”

    尚喻泉被萧岚依的话刺激,恶狠狠对萧岚依吼着,感受到身旁戚恩寻的怒火,尚喻泉赶紧讪笑与她解释道:“夫人,这臭女人说的那家铺子,就是我之前给你说被抢走的那家,不是别的铺子,你可别误会啊!”

    若是之前,尚喻泉一定不会给戚恩寻解释这么多,可自从戚恩寻只身一人去玉药楼找萧岚依,被萧岚依踹伤回来后,他在家中的地位就一落千丈,不管他再用花言巧语再怎么讨好戚恩寻,戚恩寻也不再向之前那般,任由他说什么,便信什么,甚至对他的每一句话都抱有怀疑,让他苦不堪言。

    戚恩寻因为萧岚依的突然出现,心情本就不爽,现在听到铺子被抢那件事,满心的怒火就被炸了出来,指着尚喻泉的脑门,怒道:“你还有脸说你的铺子被抢!当初是谁跟我打包票说有了那铺子,就一定会将玉药楼搞垮?我就不该相信你的蠢话!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尚喻泉被骂后,满心怒火却并不敢动怒,只得轻轻搂过愤怒的戚恩寻,拍着她的脊背安抚道:“夫人消消气,消消气,那次的事情都是意外,我保证这次一定赢得那大商户的青睐,将功补过,给咱们戚家大赚一笔!”

    今日商户要过来的消息,可是尚喻泉半个月前就得知了的,他从那时一直准备到现在,可谓信心满满。

    若是这次他能成功,他便能挽回他在戚恩寻心中的形象,而且还能借着这大商户的实力,把萧岚依这个眼中钉给除掉,所以这是件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事情!

    “大赚一笔?我对你可没这么大的奢望!”

    戚恩寻听后十分不给面子的说着,瞥了眼一旁看笑话的萧岚依,赶紧收了收表情,勾着尚喻泉的脖子,小声道:“今日这女人也在,若是让她与司徒宸合作,咱们戚家就真完了,所以就算最后你没有取得合作,也一定不能让这女人取得合作,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