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三百一十九章就是想看看你
    “夫人放心,这次的合作,我势在必得!”

    尚喻泉拍着胸脯与戚恩寻保证,感受到萧岚依一直在看这边,不屑回视了她一眼,嘲讽道:“萧岚依,这次过来的商户可是做布料生意的,你莫不是帮着季家打理了几天铺子,就忘了自己其实只是个糕点铺的老板?来这里凑热闹,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

    “我最起码在明曲镇还有几间铺子,还在莫桑城中帮着季叔叔打理了几天铺子,你这连铺子都是娘子的吃软饭男人都不怕被人笑,我又有什么好怕的?”

    萧岚依耸肩道,一句话将尚喻泉气到内伤,随即便不再搭理尚喻泉,自顾自坐下,观察着周围其他竞争对手的同时,也在回想着这几日她从叶风那里得到的商户信息。

    商户名唤司徒宸,是在京中做布料生意,与京外不少城中商户都有合作,生意做的极大。

    而且他还算是半个皇商!

    之所以说是半个皇商,是因为皇商一般是转给皇宫提供货物的商人,专为皇家服务,不允许私下在民间售卖,而这司徒宸本是民间商户,后来因贩售的布匹花色面料深得皇族中人喜爱,在民间也口碑极盛,所以被破例让他两头兼顾,民间皇家都可经商的商户之一。

    皇家都用的东西,老百姓们自然更想沾上点‘仙’气儿,使得司徒宸的布料生意大为抢手,不管去到哪里,都是一堆人争破头想要与他合作。

    “萧小姐,你瞧,开始上货了。”

    叶责的声音突然传出,打断了萧岚依神游的思绪。

    台上伙计一趟趟的搬运着被锦布遮盖着的大木质托盘,摆满了整个台面后,锦布这才全部揭开。

    一匹匹面料上乘,花样独特的布料就这样呈现在了众人面前,让人眼前一阵惊艳。

    “不愧是皇商,一出手就是五十匹上好布料,而且这货,若是能拿到店中贩卖,定会引起不小的反响!”

    萧岚依惊艳布匹的同时,心中对那些布匹价值也做着评估。

    布匹摆好,台上伙计们纷纷退去,幕后走出一身着红褐镶金边锦袍,身材欣长的年轻男子。

    男子模样俊朗,皮肤白皙,虽然模样年轻,气势确是不凡,走向台上的每一步都牵动着众人心扉。

    “这人,就是那个皇商司徒宸吗?也太年轻了些吧?”

    “你懂什么,这叫年轻有为!你瞧瞧他这气场,定是常年走动宫中,与皇家有接触的人!”

    周围开始传来小声的议论声,可萧岚依确是看着男子面容后,微微蹙眉。

    这男子的模样,像极了之前她在明曲镇中,初次带着菜谱去秦家酒楼试菜时,那个力挺她,最后还被她免单的男子……

    只是萧岚依记得当日的男子说话吊儿郎当,还直呼她岚依,眼前这一步步走向台上的男子,体态稳重,气场不俗,一样的模样,给人的却是不一样的感觉。

    难道两人是双胞胎?

    萧岚依还在疑惑,上了台的男子就开了口,先是简单的与众人介绍了一番,告知众人他就是司徒宸本人后,便直奔主题,在台上宣布了他这次的供货条件,并且将与他合作后他能给出的最大优惠,也当场公布。

    那优惠力度,比之前城中盛传的‘小道消息’里,优惠力度还要更大,引得台下诸位要巴结司徒宸的商户眼睛都亮成了两颗夜明珠,一个个眼泛绿光的看着台上司徒宸,在台下争先恐后的与之互动,吸引关注。

    而尚喻泉更是卖力,马屁功力也是全开,在介绍戚家时,先把司徒宸夸的好像天上地下绝无仅有,随后话音一转,开口道:“所以司徒公子这么优秀的人,合作对象也定是要最优秀才行,我戚家乃是莫桑城中数一数二的大户,将生意交给我们戚家,绝对是最佳选择。”

    “这是我戚家的诚意,所有合作条件,绝对外莫桑城中找不出第二家!司徒公子您过目……”

    说着,尚喻泉就要起身,将他准备好的,那个让他有万全之策能拿下司徒宸的合作条目,给司徒宸过目。

    可才站起来,尚喻泉就觉得腿上软,下一秒扑通跪地,手中写满了‘诚意’的合作条目也散乱一地,看起来甚是滑稽。

    “啧啧啧,让你乱说话,遭天谴了不是。”

    萧岚依幸灾乐祸的声音伴随着众人哄笑声传来,让摔倒在地的尚喻泉眼中泛出几丝阴狠,正要质问萧岚依,就听萧岚依继续道:“司徒公子一开始就说过,莫桑城中所有商户都有机会,要公平竞争。意思就是不管出身,只看能力。我们季家比你戚家还要实力雄厚一点,刚刚介绍时,也没见我们这么招摇,而你一起来,就直接搬出你们戚家是大户,与你们合作,才是最佳选择。你是看不起别的小户吗?”

    萧岚依最后一句话落,厅中哄笑声骤停,那些被萧岚依一句话点醒的商户这才反应过来他们刚刚竟是被尚喻泉狠狠鄙夷了一番。

    “尚喻泉,你不就是个戚家的上门女婿吗,你有什么资格嘲笑我们!”

    “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家业大又怎么样?我们布庄在莫桑城还口碑最好呢,比你们戚家那破店不知道专业多少!”

    “站都站不稳,我看戚家若是再让你瞎掺和,也得倒台不可!”

    各种夹带着不满的讥讽声音铺天盖地朝着尚喻泉砸来,气的尚喻泉额上青筋尽显,攥拳吼道:“都给我闭嘴!不是要凭实力说话吗?我说我戚家是莫桑城大户有何过错!你们这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少在这里得瑟!”

    尚喻泉说着,起身将地上纸张捡起,简单整理过后立马换上一副讨好模样,看着台上司徒宸,道:“今日得见公子英姿,让喻泉着实激动,不甚失态摔倒,望公子海涵。这份合作协议,还请公子过目后,再做定夺。”

    谩骂声因为尚喻泉走向司徒宸而稍稍减弱。

    司徒宸看着面前尚喻泉,并没有直接接过他手中协议,反倒是看了看不远处带偏舆论方向的萧岚依,一阵打量。

    “公子?”

    尚喻泉手已经举到麻木,不由出声提醒着司徒宸。

    司徒宸闻声收回视线,伸手接过尚喻泉手中协议,大概看了两眼,便将它放在一旁别家递交的协议之中,“今日看的出来大家都是精心准备,有备而来,这些协议我回去会一一查看,三日后给出诸位结果。”

    说着司徒宸指了指台上一众华丽布匹,继续道:“台上这些布匹都是我司徒家在各地贩卖,最受欢迎的一些布匹,诸位都是做布料生意的,想来对此也有些研究,不如都上来看上一看,对我司徒家布料也多些了解。在下还有要事要办,便不再此作陪,三日后结果公开之时,咱们再见。”

    司徒宸说罢匆匆离去,其后小厮将桌上萧岚依她们递上的合作协议全部整理,一起带走,只余下茶楼老板与茶楼伙计一起,陪着萧岚依她们在上台参观布料。

    “萧岚依你站住!刚刚你那般挑拨离间,可真是卑鄙!”

    尚喻泉的声音在萧岚依耳后愤怒响起。

    刚刚司徒宸离开后,戚恩寻因为受不了众人不停抓着尚喻泉话柄,冷嘲热讽的话,而愤怒离开,尚喻泉则是还没来得及溜,就被众人围起来,对着他冷嘲热讽好一阵,这才作罢。

    “我卑鄙?”

    萧岚依转身看着气鼓鼓的尚喻泉,“当初你要卖我儿子的时候你就不背卑鄙了?你要毁了少文铺子的事情,就不卑鄙了?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给自己挣下的!”

    “呵,别总是跟我提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你儿子最后不是没被卖吗?梁少文的铺子,我可是又给了他一个,这也就扯平了。你之后又让季家对付我戚家,才是小人行为!现在还一直与我对着干,挑拨离间?这才是卑鄙的不能再卑鄙之事!”

    尚喻泉不屑吼着,指责萧岚依的语气铿锵有力,话才说完,感觉到空气凝重。

    想起萧岚依之前的暴力行为,尚喻泉一个哆嗦赶紧道:“反正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我铺子也给你了,歉也给你道过了,你若之后再这般揪着我不放,就别怪我使阴招对付你……”

    “你使的阴招还少吗?”

    萧岚依打断尚喻泉的话,一步步走近尚喻泉,抬起手的一瞬间尚喻泉还以为萧岚依要对他动手。

    尚喻泉下意识抱头,却见萧岚依猛然揪住他的衣领,连拉带拽的给他‘整理’了下衣领,冷笑道:“你再在这里跟我叫嚣也没有用,我不会被你激怒的,我只会用我的实际行动告诉你,什么叫‘别得罪女人’!”

    说罢萧岚依拍了拍尚喻泉胸膛,甩袖留下一个‘这事没完’的笑容,转身离去。

    “这难缠的臭女人,迟早有一天大爷让你哭着跪在我的脚下!”

    尚喻泉站在台上,看着萧岚依离开背影,恶狠狠磨着牙……

    这边萧岚依直接离开了品月楼,可没走几步,萧岚依就察觉到身后似乎有人正在跟踪她?

    叶风叶责都是会武功之人,察觉到身后跟踪之人后两人对视一眼,询问道:“萧小姐,要我们去处理吗?”

    萧岚依闻言思索一阵,摇了摇头,道:“不用,你们先回去吧,我会会那人。”

    “是。”

    萧岚依的脾气,两人都知道,闻言不敢反驳的齐齐应声,却还是在离开前,不放心交代道:“虽然是在莫桑城中,可那人不知意欲何为,萧小姐还是要多加小心。”

    “放心吧,我心中有数。”

    说罢萧岚依继续在街上闲逛,模样随意,让身后之人无法察觉到异常。

    感受着身后跟踪她之人随着她的步伐而动,她快他也快,她慢他也慢,竟突然玩心大起的耍了那人好一阵,这才突然拐入小巷,引那人上钩。

    不过那人有些机警,看着萧岚依拐入无人小巷,并且快速消失在巷内,站在巷子门口打量了好一会儿,也没有要进去的打算。

    “跟踪的技术不怎么样,倒是挺谨慎。”

    萧岚依心中暗想,看着檐下那男子衣着似曾相识,也不再墨迹,运起轻功闪至他的面前,在那人看到面前猛然出现的萧岚依,还没来得及做任何反应之前,揪着那人衣领将他扯入小巷。

    萧岚依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也就眨眼之间的事情,看的巷旁小贩揉着眼睛,直道奇怪。

    他刚刚分明看到那里有穿着黑色衣袍的小伙子啊,怎么眨眼就不见了?难道是他出现幻觉了?

    巷口小贩还在不明所以的自我怀疑中,那个被萧岚依直接揪进小巷的男人则是显得十分惊慌失措,以至于萧岚依将他推在墙上,质问他的那一瞬,他整个人都是蒙的,“你,你会武功?”

    暗启不可置信说着,本就上扬的眉尾因为他的质疑,更是几乎翘上了天去。

    “我不会武功,你就能跟踪我了吗?”

    萧岚依白了眼暗启,看着暗启身上衣服,开口道:“你是那个司徒宸的人吧?是他让你跟踪我的?”

    她记得刚刚司徒宸在台上与众商户交流时,曾见到与暗启衣服一样的人在台下走动,最后司徒宸匆匆离开,也是那人跟在司徒宸身后一起离开的。

    所以当萧岚依看到暗启衣服与那人一致时,立刻就想到了司徒宸。

    “不是。”

    哪知萧岚依笃定的猜测,在说出来后就被暗启直接反驳,看出了萧岚依眼中的质疑,暗启竟还伸出四根手指指天发誓,自证清白道:“真不是少爷让我跟踪你的!少爷现在找九少爷去了,我是自己偷偷过来跟踪你的!”

    “……”

    他跟踪自己,被自己抓包,还发誓告诉自己,是他自己要跟踪她的?这货怕是没挨过揍吧?

    想到这,萧岚依顺手给了他胸口一拳头,质问道:“那你跟踪我干什么!有何企图!”

    暗启被这突然一锤锤的吃痛皱眉,结结巴巴道:“没,没企图,我就是想看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