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三百二十章一见钟情
    想看看她?

    难道这小子是对自己……一见钟情?

    自己这魅力,果然不小啊!

    萧岚依心里一阵美好,脸上确实没有表露,以后上下打量着面前一脸憨相的暗启,拍了拍他的肩膀,惋惜道:“虽然我知道我魅力大,但是我已经有相公,也有儿子了,你就把我忘了吧。”

    “……”

    暗启一听这话,下巴都要惊掉了,眨着眨眼,不可置信看着萧岚依,嘟囔道:“江姑娘一向腼腆害羞,果然是我认错人了……”

    认错人了……所以他不是喜欢自己?

    萧岚依闻言脸上闪过几丝尴尬,不过很快就被她掩下,撇嘴不悦道:“你这是什么眼神?人也不认清楚,就乱跟踪!”

    “才不是我眼神不好呢!”

    暗启一听这话立刻不悦反驳,随后不甘心道:“姑娘长的跟江姑娘实在太像,若不是江姑娘七年前就不在了,我定是将她带到你面前让你看看,一定跟照镜子似的!”

    说罢暗启突然摇了摇头,“不对,若是你跟江姑娘比的话,你比她要老一点!”

    “我这小暴脾气!你小子真是欠揍是吧!”

    萧岚依挥拳喝道。

    莫名其妙跟踪她,莫名其妙说认错人了,现在还说自己比他认识的那个人老?这小子是想知道知道什么叫做脑袋开花是吗?!

    暗启见到萧岚依晃悠的拳头,一副‘想起来’的模样,自拍脑门道:“对了,你比江姑娘要凶悍,这点也不一样。”

    “……你果然欠揍!”

    话落,萧岚依的拳头雨点般的砸在了暗启脸上,暗启本想反抗,但是想到打女人不好,便硬是忍了下来,直到萧岚依揍过瘾后,他才擦了擦嘴角的血,询问道:“那我现在能走了吗?”

    “……”

    萧岚依闻言彻底无奈,对这耿直的小伙子已经不能用言语表达自己的内心,摆了摆手,正要说“可以”却突然一顿,摇头道:“不行,你得先回答我几个问题才能走。”

    暗启十分听话,萧岚依不让他走,他就真不走了,顶着他那张‘猪头脸’,看着萧岚依,认真询问道:“什么问题,你赶紧问,我还得趁少爷没发现我不在之前回去呢。”

    “就是你们少爷的事情。”

    萧岚依说着,勾了勾手指让暗启靠近,询问道:“我问你,你们少爷,是不是双生子?就是说,他是不是还有一个和他长的一样的双生兄弟?”

    “还有一个和我们少爷长的一样的双生子?我怎么不知道这事!”

    暗启闻言一怔,眉头蹙呀蹙的,活生生将自己蹙成了个囧字,看着萧岚依无辜道:“姑娘你是打哪儿听的这个消息啊?”

    嘿,自己问他,他倒反问起自己来了……

    萧岚依见此赏了暗启一个白眼,垂眸微思一会儿,开口道:“是这样的,我之前在明曲镇时,曾见过一个和你们家少爷模样相似,却与他说话,做事,风格都大相径庭的人。我们那时还曾有过交集,但今日与你家少爷见面时,他并没有表现出与我认识的模样,所以我才想问问你,他是不是有个与他模样相似的兄弟,并且曾去过明曲镇。”

    “没有没有,我们少爷兄弟不少,但绝对没有什么长的一模一样的双生兄弟,不过明曲镇的话……”

    暗启说到这,顿了一顿,蹙着眉做努力回忆模样,继续道:“我记得三个月前,少爷似乎去过明曲镇。姑娘你是那个时候见到你说的那人吗?”

    “对!就是三个月前!”

    萧岚依双手一拍,欣喜说着,随即话音一转,“所以三个月前,在我在秦家酒楼见过的男子,就是你家少爷喽?”

    “若姑娘真是那个时候见到的话,应该就是我们家少爷没错了。”

    暗启点头猜想,突然有些明白为何当时少爷从明曲镇回来后,就一直很欣喜的模样。

    想来,便是因为见到眼前这姑娘了吧。

    “可不对啊,若我在明曲镇见到的真是你家少爷,那他刚刚在品月楼又为何一副并不认识我的模样?而且他那日的言谈举止,和今日完全不同!”

    萧岚依再次抛出质疑,这次暗启倒是没太犹豫,直接道:“少爷今日为何一副不认识的你的模样,我倒是不知,不过我家少爷对布庄的事情一向严肃,尤其是今日这场合,面对的都是将来可能与之合作的商户,我少爷自然不会儿戏。”

    “哦~”

    萧岚依闻言了然点头,想了想又道:“那你们少爷平日里,是那种吊儿郎当,喜欢耍贫嘴之人人吗?”

    这个问题,暗启犹豫了。

    眉头打结的反复思量好一阵,这才犹豫道:“熟人的话,应该会吧,不过必须是特别熟识之人才会!”

    “啧啧啧,依我看,你还是不太了解你们家少爷。”

    萧岚依听后咂舌摇头,在暗启疑惑注视下,开口解释道:“你说你们家少爷遇到熟识之人才会特别随意,可我当时和你家少爷初次见面,他就直接唤我岚依,怎么瞧都觉得像是个不稳重的公子哥。若不然,今日他这般一本正经模样,我也不会以为是另一个人。”

    “岚依?!”

    萧岚依说了那么长一段话,暗启却似乎只听到了这一句。

    惊愕呼出声后,暗启突然严肃询问道:“冒昧问一句,岚依姑娘的全名叫什么?”

    “我叫萧岚依。”

    萧岚依应声,对于暗启听到他名字时的惊愕,十分感兴趣,追问道:“我的名字怎么了吗?竟是能让你一瞬间脸色煞白,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擦了粉呢。”

    暗启被萧岚依这么一说,脸上泛出几丝不好意思,挠了挠头,道歉道:“是我失态了,我实在没想到,姑娘不仅模样长的与江小姐一样,就连这名字,也这般相似。想来,这便是为何公子第一次见到姑娘,就与姑娘相处十分随意的原因吧。只是姑娘脾气确实凶悍,即便是名字样貌……”

    暗启话还没说完,就见萧岚依的拳头已经蠢蠢欲动,赶紧打住了自己的话,真诚道:“我不说了,姑娘手下留情。”

    “呵,你倒是反应挺快。”

    萧岚依轻哼一声收回拳头,回归正事道:“跟我说说那个与我几分相似的江小姐的事吧,听起来,她与你们少爷关系还不错。”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萧岚依之所以留下暗启在这里问东问西的,就是为了想要多知道一些司徒宸的事情。

    她知道司徒宸事情越多,就越能想些法子让司徒宸与她合作,而这江小姐,明显就是个意外收获,多问些,没准还是个能让她成功取得合作的突破口呢!

    萧岚依正想着,却见先前对她有问必答的暗启突然坚定摇头,“萧姑娘还是不要再问江小姐的事了。”

    说罢暗启拱手与萧岚依致歉道:“今日之事,都是因为暗启一时好奇,这才叨扰了姑娘,暗启这就离开。”

    话落,暗启已经驾轻功离开,根本不由萧岚依阻止。

    也是那时萧岚依才知道,暗启武功并不弱,只不过是因为自己在巷口出现太过突然,让他没有反应过来,这才一举将他拉入了巷内。

    现在他也以那般出其不意的方式离开,萧岚依根本拦无可拦,他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这臭小子,回答了我那么多问题,还差这一个吗?”

    萧岚依看着暗启背影撇了撇嘴,转身离开了巷子。

    “诶,你听说了吗?那个扬言要嫁给药谷谷主的唐飞燕,搬去药谷住了!”

    路上,一粉衣女子正挽着绿衣女子胳膊,边走边讨论着她刚刚听来的八卦。

    这个话题,正中绿衣女子心坎,路也顾不得不走了,一脸兴奋的询问粉衣女子道:“什么时候的事啊?我就知道唐飞燕前阵子一直在想办法要嫁给药谷谷主,怎么这才过去多久,他就搬到药谷了?”

    “这我还真不知道确切时间。”

    粉衣女子被问后蹙了蹙眉,随即又道:“不过消息从京中传来,怎么着也得半个月时间吧。想来就是半月左右了!”

    “已经半个月了啊!”

    绿衣女子听罢惊讶,随即摇头感慨,“她可真是有勇气,若是我,就算喜欢药谷谷主,也不会这般昭告天下的去追人家。”

    “那可不,人家可是大将军的女儿,自小就身份尊贵,才不怕这些闲言碎语呢。”

    粉衣女子说着,瞥了眼绿衣女子,叹息道:“哪像咱们,连见到药谷谷主的机会都没有,何谈昭告天下去追人家啊。”

    “也是,这本就不是咱们该发愁的事情。

    绿衣女子叹息点头,想了想,自我安慰般道:“不过若是唐飞燕真的嫁给了药谷谷主,那药谷谷主可就是咱们月彦国的女婿了,以后四国之中,可没谁敢得罪咱们月彦国了呢,咱们还能跟着沾沾光。”

    “对啊,这么说的话,咱们还得祈祷唐飞燕赶紧嫁入药谷,这样,以后咱们月彦国在四国之中的地位,可就水涨船高了啊!”

    粉衣女子也是个乐天派,原本感慨无缘见到谷祁苏的低沉心情,被绿衣女子这么一说,便瞬间开心起来。

    然而她的笑,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僵住了。

    拉了拉身旁绿衣女子,在她耳边低喃道:“那个女子怎么回事?刚刚起就一直站在对面看着咱们,现在还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你认得她吗?”

    “我不认识她。”

    绿衣女子摇头说着,搂了搂胳膊,低声道:“咱们赶紧走吧,我被她盯的脊背发麻……”

    “好,走走走……”

    两个女子说话间已经走出好远,一直到她们脱离了萧岚依的注视,她们都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被萧岚依虎视眈眈的盯着。

    “哼,什么唐飞燕有勇气?还支持她赶紧嫁给谷祁苏?那可是我萧岚依的相公!哪轮得到你们支持!”

    萧岚依在两个女子离开后磨牙说着。

    她还真是小瞧了唐飞燕,前段时间才听说她追谷祁苏的事情,现在她竟已经入住药谷了?她怎么不知道药谷那般好住,随便的‘猫狗’,也能住进去?

    谷祁苏可是她的相公,她的所有物!这么被全月彦国的人谈论他与另一个女子的事情,别人忍不忍得了,萧岚依不知道,但她萧岚依绝对忍不下了!

    想到这,萧岚依身上煞气更甚,回去路上,路人见她都是退避三舍,能有多远躲多远。

    路过药谷在莫桑城的府邸时,萧岚依下意识往里看了一眼,却突然一滞。

    那个匆匆走过的是谷祁苏?

    不会吧……

    一瞬间萧岚依的心头闪过诸多思绪,等她定神再往药谷门里看时,那里早已空空如也。

    “这里是莫桑城,祁苏还在药谷呢,我再怎么想他,也不会在这里看到他啊……难道是出现幻觉了?”

    萧岚依奇怪嘟囔,最终将刚刚‘幻觉’归结为自己日有所思,想的太久而出现的幻觉。

    “对,一定是幻觉!”

    萧岚依嘟囔着往前走去,大概五步之后,萧岚依脚步一停,眨眼间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经深处药谷围墙之下。

    她果然还是不能用‘幻觉’安抚了自己的内心,所以她想她必须要进去一探究竟才能甘心,不然她怕是之后都得在纠结之中不可自拔。

    麻利翻过药谷府邸的围墙,萧岚依根据明曲镇弟子巡宅时间,大概估摸到了这里弟子的巡宅时间,所以在院中穿行多时也没有被发现。

    不过有些为难的是,不仅弟子没有发现萧岚依,萧岚依也没有发现那个她要寻找的‘酷似’谷祁苏侧颜的弟子。

    而且这个宅院萧岚依初次进入,完全对它不熟悉不说,她还发现这个宅院似乎比明曲镇的药谷宅院要大上不少。

    绕来绕去,萧岚依最后惊愕发现她居然迷路了?!

    这可完了,自己选择偷偷进入宅子,现在就算找人问路,告诉他们自己是谷祁苏娘子,他们也没人会信啊。

    不对,是就算自己一开始告诉他们自己是谷祁苏娘子,也没人会信她,因为她和谷祁苏,是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