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三百二十二章昭告天下
    “娘子这话可是冤枉为夫了,只是唐飞燕确实患病,这次又有月彦国皇帝开口,为夫纵然不想,也不好当场弗了月彦国皇帝的面子,这才让她暂居药谷。”

    说着谷祁苏拉起萧岚依的手,“跟为夫回药谷吧,伊玥已经在药谷中筹备。为夫这次要堂堂正正将你迎回药谷,昭告天下,为夫是有娘子的人!”

    谷祁苏的眼中满是柔情,突如其来的求婚让萧岚依也有些始料不及。

    “可小星……”

    萧岚依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谷祁苏接去,“我已经派人去接小星回来,如今山中也要放假,时间恰好。”

    原来他竟是将一切都安排好了。

    萧岚依深情凝视着谷祁苏,点了点头,道:“好,这次,我也要昭告天下,你谷祁苏,是我萧岚依的男人!”

    说罢两人相视一笑,温热池水,袅袅烟雾,诉不尽的相思缠绵正在池中随情上演……

    当晚萧岚依是住在药谷府邸的,那时她才知道,原来谷祁苏一开始是先回了明曲镇,得知自己来了莫桑城,才又过来寻自己的,而他的毒,以及小孝的毒都已经在药谷得到控制。

    只是要完全解除,还需巨兽兽角入药,才能彻底配出解药,如今药谷弟子正四处寻找消失巨兽的踪迹,一旦发现巨兽踪迹,定会全力抓捕,取其兽角入药,尽快制出解药。

    已至深夜,萧岚依窝在谷祁苏怀中,昏昏欲睡,耳边突然传来谷祁苏的询问声,“娘子身上这凤凰纹样好生别致,可有何寓意。”

    白玉般的指尖轻柔拂过萧岚依光滑肌肤,引得萧岚依身上一阵酥麻,“哪有什么别致的,这凤凰不过是之前一个路过我家的江湖骗子刺的,还是个半成品。幸而在大臂处,也不甚碍事。”

    萧岚依说着握主谷祁苏的手,不让他再在自己身上为所欲为。

    而且说实话,萧岚依觉得那凤凰挺丑的,说好听了是凤凰,说难听了,就是一跟跟歪七扭八的线条,一点也不精致。

    也因为这个原因,这些年萧岚依都是选择性忽略它,如果不是谷祁苏提起,她也不会再去看它。

    “江湖骗子?这倒是有些意思。”

    谷祁苏闻言轻笑出声,还要再看萧岚依的纹样,就被萧岚依直接拽了被子遮住,然后窝在他的怀中呼呼大睡起来。

    这晚萧岚依睡的出奇的香,醒来后还有谷祁苏的专属药膳,直接喂在她的嘴边,让萧岚依感慨不已,揽着谷祁苏脖颈,在他额上落下一吻,“以前倒是不觉得,可这次相公离开后,便觉得空落落的,如今相公总算是又回来了。”

    “既是这样,以后为夫便不离开娘子了,天天在娘子身旁,把娘子伺候的舒舒服服,可好?”

    谷祁苏笑看着萧岚依,似是询问,却更像是在保证。

    不过萧岚依听后却是叹了口气,悠悠道:“好倒是好,不过相公可是药谷谷主,到时昭告天下让世人都知道你与我成婚,你却只在我身旁‘伺候’,怕是唾沫星子都会把我给淹死。”

    说着萧岚依翻身下床开始穿衣,等衣服穿好后,再回头时,发现谷祁苏竟还坐在床上,所有所思。

    手在谷祁苏面前挥了挥,“发什么呆呢?走,今日带你去瞧瞧我季叔叔的铺子,他可是这莫桑城中的商界大亨呢,现在都是我在替他管理。等他回来,我就随你一同回药谷。”

    话落萧岚依已经拉着谷祁苏出门,药谷中那些不知道回来的弟子见到谷祁苏后,第一个反应是惊讶,再见到与谷祁苏亲昵拉手,拽着谷祁苏往前走的萧岚依,脸上的惊讶开始变为惊吓。

    一个个大张着嘴,不可置信看着两人从面前走过。

    什么行礼,什么不能直视,在此刻统统吓忘,满脑袋都循环着一个问题——那个女人是何方神圣?!

    索性谷祁苏娇妻在前,满心满眼都是萧岚依,并无瑕在意那些弟子行为,这才让那些倍受惊吓的弟子免于被惩罚,留出来的精力全部用来聚堆八卦萧岚依的身份,以及谷祁苏到底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药谷府邸就这么一大早,炸开了锅。

    “呦,你那消失这么久的男人,居然回来了?”

    萧岚依与谷祁苏正手拉着手在城中巡视季家铺子,才出一家店门,尚喻泉扫兴的声音便不死不活的传来。

    萧岚依瞥了眼尚喻泉,勾唇给谷祁苏介绍道:“还记得他吗?当初那个差点卖了你儿子的人,本是已经抓紧大牢,也不知怎得就出来了,现在又开始乱吠了。”

    萧岚依这话一出,周围空气骤降,俨然谷祁苏已经生气。

    不过尚喻泉却没有感觉到空气中的微妙,只被萧岚依那‘乱吠’二字激怒,喝道:“陈年旧事休要再提!”

    说罢尚喻泉突然笑了,“不过也罢,你也就只能再在这莫桑城中嘚瑟两日了,两日后,我拿到司徒家的合作,你,还有季家,都得滚蛋!”

    说罢尚喻泉转身要走,却突然身子一僵,大睁双眼看着自己慢慢腾空离地,思绪猛然回到当日在明曲镇他被抓的那日——

    那时他还因为关夫子证词,在家中筹划怎么才能避免官府调查,哪知身后窗户突然传来响动,他还未转身查看,就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道隔空提起,随后就是一阵狂风骤雨般的胖揍,直接将他打到失去知觉,再醒来时,他已经深处明曲镇的大牢之中。

    他一直不知道打他的那人到底是谁,可如今……

    “你,当时居然是你……”

    一瞬间尚喻泉仿佛明白了什么,吞了吞口水,还要再说什么,便觉身子不受控制的被甩了出去,飞跃几个摊位后,力道逐渐减弱。

    可那下面,是一条环绕内环莫桑城的内河?!

    “噗通——”

    巨大的水花打乱了河中的平静,飞溅数米的水花以及尚喻泉杀猪般的尖叫声,成了那日莫桑城中最大的谈资。

    萧岚依与谷祁苏则是在尚喻泉落水以后,留下一双冷漠背影,继续巡视下一个铺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