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三百二十四章居然是兄弟
    司徒宸说话间不自觉用手指着萧岚依与谷祁苏拉着的手,那模样像极了突然捉奸的男人,满脸的不可置信。

    可萧岚依才是一头雾水,迎着司徒宸怪异视线,疑惑道:“什么九哥?你是再叫他吗?”

    “她是你九嫂。”

    萧岚依话落,谷祁苏便开了口,一句话解释了全部。

    不仅告诉了司徒宸萧岚依是他娘子的事情,更是一起告诉了萧岚依,司徒宸口中的‘九哥’,确实是在唤他。

    可他俩一个姓谷,一个姓司徒,莫不是……

    “你们俩难道是拜把子的兄弟?”

    萧岚依大胆猜测着,不过话才一出,就被谷祁苏否认。

    在萧岚依疑惑注视下,谷祁苏也不磨叽,直接想萧岚依解释了他与司徒宸的关系。

    一番解释后,萧岚依这才明白,原来司徒宸乃是谷祁苏同父异母的兄弟?!

    至于为何两人不同姓,谷祁苏给出的答案,是说他常年不在家中,身在药谷,外公对他父亲家有意见,不愿让他再唤家中名讳,便给他取名了谷祁苏。

    这理由倒还算是合理,萧岚依惊诧过后,便没再过多纠结,只是心中依旧奇怪司徒宸为何见到她时那么大反应,遂在三人坐下来后,萧岚依率先开口道:“司徒宸,你今日见到我这般激动,莫不是忘了,昨天你还把我当陌生人,差点让我以为自己认错人了呢!”

    司徒宸闻言一怔,赶忙拱手解释道:“昨日面对诸多商户,若是我贸然表示认识岚……九嫂,恐生非议,这才装作不识,却不想九嫂今日竟会和九哥一同过来……”

    司徒宸说话间,目光一直流连在萧岚依与谷祁苏相牵的手上,显得心不在焉。

    对此萧岚依虽有疑惑,却只觉得他是惊愕谷祁苏娶了自己,并没有太过在意,借着这次谷祁苏将她带来的机会,又与司徒宸天花乱坠的说了一通自己的合作计划,终于成功将司徒宸的心思从两人相牵的手上拉回。

    似笑非笑看着萧岚依,司徒宸询问道:“九嫂似乎很想取得这次合作?”

    “这是自然,司徒家的布料生意,在月彦国甚是出名,此番来到莫桑城,众商家也都十分重视,我们季家在莫桑城商界也有一定地位,自然不想将这个机会拱手让人。”

    萧岚依说罢,反问道:“昨日各商家的合作事项都提交给你了,不知里面可有比我季家提出条件还要更有利的合作条目吗?”

    “若说没有,倒真是作假,你们城中戚家,此番就下了不少功夫,开出的条件比季家开出的更让人心动,只是……”

    司徒宸说到这,面露迟疑,好一会儿才继续道:“只是戚家主事尚喻泉的风评不甚太好,九嫂能否客观与我说说他的为人,让小弟做个参考?”

    “尚喻泉的为人?”

    萧岚依闻言轻笑一声,看向谷祁苏,“我若在你面前说他不好,未免让人觉得我是为了取得这次合作,恶意重伤他,你不如问问你九哥,看你九哥怎么说吧。”

    “九哥也认得尚喻泉?”

    司徒宸闻言十分诧异,转而去问了谷祁苏,他对尚喻泉的看法,最后司徒宸得到的结果,十分简单粗暴,那就是,“此人不可用!”

    九哥的话,司徒宸一向言听计从,而且他绝对相信这次的回答,谷祁苏不会夹杂什么个人恩怨,毕竟在提到尚喻泉的时候,谷祁苏脸黑的程度可以滴墨。

    谷祁苏性子清冷,能让他那么不待见的人,可见真的不是什么好货色。

    如此的话,不管是出于合作的利益方面,还是出于司徒宸自己与萧岚依相识的情分上,萧岚依所在的季家,都是司徒宸这次最佳合作对象。

    于是第二日公布合作消息时,尚喻泉虽然自信满满坐着大红花轿,还带着锣鼓队敲锣打鼓过来听取结果,最后的头筹,却还是被萧岚依拔得。

    尚喻泉知道这个消息后,一瞬间大脑充血,拍案起身,就要与司徒宸对峙,质问他落败原因,可才一起身,就因激动,急火攻心而晕厥在地。

    最后尚喻泉十分狼狈的被戚家人抬着回了戚家,在家中大病数日,每日都喊着病好后要大干一场,证明自己可以给戚家带来利益,却在他证明自己之前,戚家就因多年偷税的问题,被官府查上,狼狈到只能连夜丢下尚喻泉出逃,将所有事端丢给了尚喻泉一人。

    听谷祁苏说,尚喻泉这次被抓,怕是这辈子也出不来了。

    对此萧岚依只道人在做,天在看,恶人终究会为他所做出的恶事付出代价,这不,尚喻泉的代价,这就来了。

    如此又过了数日,季家在萧岚依手上日渐壮大,季儒却迟迟未归,除了偶尔传来书信,让萧岚依放心决断店中之事,给萧岚依全部的决策权之外,没有丝毫要回来的迹象。

    而此时唐飞燕察觉到谷祁苏已经离开谷中,便开始作妖,大肆放出不实消息,让人以为她与谷祁苏已经在一起,将误会愈演愈烈。

    “九嫂,听说唐飞燕那女人竟是造谣她已经与九哥在一起了,这等荒谬言论,如今越传越烈,你得赶紧跟九哥回去辟谣啊,若不然再传久了,百姓们全部信以为真,你可就说不清了!”

    司徒宸得知唐飞燕所为十分气愤,一大早就气冲冲来了季家。

    “我倒是想回去辟谣,但季叔叔还未回来。他如此信任我,将所有家产托付与我,我自然也要对得起他的信任,好好帮他看着季家。至于唐飞燕那个女人,就让她再嚣张一段时间吧,反正谷祁苏在我这,她再怎么传谣言,都只能是谣言,我相公,怎么着也变不成她的。”

    萧岚依说着,给司徒宸倒了杯茶,让他喝口茶润润嗓子,悠哉的态度让司徒宸频频叹气,“我看你这是跟九哥在一起久了,眼看就要被他清冷的性子同化了!”

    说罢,司徒宸突然抬首询问萧岚依道:“九嫂,真是不怕回去后,药谷的弟子都被唐飞燕骗,以为你才是那个不自量力,想要抢夺九哥的女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