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九十九章苏哥哥有些不太好
    “喂,你什么意思?我哪里说错了!”

    闻言谷伊玥顿觉自己被质疑,小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直接揪了秦旭炎的衣领,手中毒药蠢蠢欲动。

    秦旭炎本就吃软怕硬,刚刚被萧岚依威胁,这回对萧岚依‘亲妹妹’自然不敢再使脸色,赶紧服软道:“你没说错!但是…”

    看秦旭炎这般轻易服软,谷伊玥瞬间像被顺了毛的猫,火气也慢慢降下,松开揪着秦旭炎衣领的手,挑眉道:“但是什么?”

    “但是因为被女子逼婚,而去报官,你让官府按照哪条例律来处理萧红叶的事情?我可不知道月彦国中还有不能逼婚被抓进牢中的人。”

    秦旭炎说着,整理了自己被抓乱的衣领,然后与谷伊玥保持着距离,生怕她再激动冲上来。

    “你这么说……倒也没错…”

    这下谷伊玥手中的毒药也收了起来,让秦旭炎做药人的想法开始被搁置。

    随后四人围绕着萧红叶的事情,又讨论了一会儿,听梁少文无限的诉苦,对他既同情,又无奈。

    谁让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而那杨长如一家,那已经是天下无敌之上,更高级的天下无脸了呢……

    包间中原本陌生的谷伊玥与梁少文等人,也因为萧红叶一事,相处的还算融洽,只是这时谷伊玥突然抬首,有些焦急的看着窗外询问道:“诶呀,现在什么时辰了?!”

    真是八卦误人,她险些忘了还要回去给苏哥哥施针呢!

    “现在,应当申时末,还未到酉时。”

    梁少文看了看天色说到。

    “还未到酉时?那真是太好了!”

    闻言谷伊玥稍稍松了口气,拉着萧岚依就要往楼下走,“姐姐快来给我取几包糕点,我要带回去给苏哥哥吃。”

    “你不是说他不喜欢吃甜食吗?”

    萧岚依疑惑。

    “这不一样,今天是给他补身子的,他必须吃!”

    谷伊玥霸道的说着,想到谷祁苏现在的状况,小脸儿就又开始颓然。

    昨晚放了谷祁苏将近半身的血才,将他的毒给压下,这两日若是再不多补补,怕是会有生命危险!

    萧岚依听着谷伊玥的话,有些不明所以,但看谷伊玥那般着急的模样,便也没多问,给梁少文与秦旭炎示意自己待会回来,便被谷伊玥拉出了包间。

    “萧姑娘记得帮我们看看杨长如那个母老虎在不在门口!”

    下楼梯时,萧岚依还听到秦旭炎自包间中传来的嘱托…

    “你们药谷昨晚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包糕点时,萧岚依看着坐立不安的谷伊玥,顺口询问。

    “也,也没有,就是苏哥哥有些不大好…”

    谷伊玥叹气说着。

    看着萧岚依已经包好的三份糕点,也等不及再包下一份,直接放下十两银子就离开了。

    这般着急,想来那男人确实是出事了……

    萧岚依看着谷伊玥匆匆离去的背影想着,突然瞄见街头蹲守的杨长如,顿时心头一紧。

    杨长如还不知道她家铺子开在这里,这下子不就全暴露了吗?

    果然,对面杨长如也看到了萧岚依,脸上横肉顿时一蹙,气势汹汹的走向糕点铺。

    “原来真的是你们!”

    杨长如的声音夹杂着不屑与愤怒。

    先前因为萧清书的账房位置和郭芙溪所蒸糕点的炉灶位置都不是很靠门口,所以她远远望见并不敢确定是他们,直到萧岚依来门口包糕点,她这才确定这就是萧岚依家店铺!

    看着这装修精致,生意兴隆的铺子,说不嫉妒,是假的,但是杨长如现在更在意的,是刚刚被她跟着,突然逃进里面的梁少文。

    “快把我女婿交出来!”

    杨长如大嗓门的喊道,一副恶丈母娘捉奸的模样。

    店中客人闻声皆是好奇的看向这边,被赵大真与刘卓宇强行喊卖声吸引,这才没有造成什么骚动。

    “大嫂怎么气成这般,来吃个糕点消消气。”

    郭芙溪见状拿了块糕点过来,想将杨长如哄好,先别耽误了生意。

    杨长如看着那被递来的糕点,不屑冷哼,嘲讽道:“一块糕点怎么够?我们家红叶还有你大哥你都不知道给点!开业了也不给大嫂说声,是怕大嫂给你吃穷了?”

    “大嫂说的哪里话,这不是生意太忙,没来得及嘛,咱们里面说话,慢慢聊。”

    郭芙溪依旧是好脾气说着,还一边招呼着杨长如往里面去,别吵到客人。

    谁知郭芙溪的手才刚碰上杨长如,就被她大力一甩胳膊,吼道:“推什么推!我就要在这说话!”

    郭芙溪手中的糕点直接被杨长如甩掉在地,人也因杨长如大力甩胳膊的力道,后退两步才堪堪稳住身子,可见其手力有多大。

    萧清书也听着动静从后面账房出来,将郭芙溪揽在自己身后,对杨长如道:“大嫂这是生的哪门子气?咱到后面慢慢给我说说。”

    他虽然心里对杨长如厌恶至极,咱就没有一丝亲情可言,但碍于店中客人面子,对杨长如倒还算是恭敬。

    只是杨长如哪是给脸要脸的人?她明显是给脸就上脸的人!

    因此看着萧岚依一家人对她都恭恭敬敬的模样,顿时一笑,装起了大爷,在店中随便转悠,拿起糕点就往嘴里塞,还喷着糕点大声嚷嚷着:“你家女儿勾引我女婿,我刚刚亲眼见他进来的,赶紧把我女婿交出来!”

    店中客人多是有钱人,家教自然也好,看杨长如这般吃着糕点,喷着糕点碎屑的模样,顿时面露嫌弃,纷纷离开店铺。

    当然也不乏有听到杨长如所言,对八卦感兴趣的客人纷纷伸长了耳朵在店里听着,等待着接下来的‘大戏’。

    “你女婿?你女婿怕是还没生出来呢吧?就你女儿那随了你的模样,你真觉得有人愿意娶她?”

    萧岚依一直看着杨长如的所作所为,觉得忍无可忍,已经无需再忍,说话也是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哼,我家红叶就是随我,知书达理,乖巧可人,想去娶她的人多了去了!”

    杨长如闻言冷哼,根本没察觉萧岚依说那话的意思,是她丑,她女儿更丑。还真傻呵呵的在那接话,夸萧红叶的同时,还把她自己给夸了。

    然而这话让看戏的客人听见,那简直就是笑话。

    知书达理?乖巧可人?她们就见杨长如一副发福的猪样,还有满口喷糕点的没素质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