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一百三十七章千里送‘豆腐’
    而糕香轩?

    一开始他们确实因为顾客都不知晓他们的恶行,还一直购买他们糕点,让她们又多风光了几天。

    不过几天后萧岚依那一系列抢生意的整改方案就大出效果,让他们的生意日渐衰退不说,还被商圈那些站队萧岚依的人孤立,最终竟是真的沦落到了孤立无援,一度濒临倒闭的地步。

    “萧老板,咱们都是这么多年的朋友,你就得饶人处且饶人,给我们糕香轩留一条活路吧!”

    这日萧岚依正美滋滋的盘着自己家的账,就听见付红香吗那哭丧般的求饶声自门口传来。

    “啧啧啧,都是朋友?你告诉我,这是谁给你的自信?”

    萧岚依不屑从铺中走出,看着数日不见,此刻仿佛突然老了好几岁的付红香,丝毫也不同情。

    尤其是想到这付红香瞧着自己被她相公陷害,忙的脚不沾地时,过来找自己晦气的模样,就更是生气到不想搭理她。

    “萧老板,萧老板!你看看我们糕香轩如今已经成了那般惨状,定是再不会挡了您的生意,您大人有大量,给我们条活路好不好?”

    见萧岚依出来,付红香也不管她说话有多难听,直接扑了上去,抱着萧岚依的裙摆,不停求她谅解,哪里还有半分当时当日的刁蛮气魄?

    “你这话说的可不对,大家都是开门做生意的,各自卖各自的糕点,互不干涉。怎得我养生堂糕点做的好,卖的好,就是不给你们活路?我最起码,可是没做什么给你们店铺糕点下药的龌龊之事。所以你们的糕香轩混得如此惨状,都是你们自己造成的,有这求我的时间,不如思考思考没了铺子,你们以后该如何谋生的好!”

    萧岚依说罢一脚踹开付红香,转身入店,听着门外付红香晦气的哭喊声,实在没忍住,派了两个伙计便将她用扫帚赶走了。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现在有的所有后果,都是她们自己造成的,要哭要抱怨?那只管与他们自己抱怨吧,自己可没那种喜欢同情敌人的臭毛病。

    “萧岚依,算你狠!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我定会让你哭着来求我!”

    被赶走的付红香此刻红着眼瞧着萧岚依店铺方向,咬着牙,语气阴狠道。

    说罢,她便转身没入人群,不见踪迹…

    “娘子,岳父教为夫的记账法,为夫都学会了,以后可以跟你一起去店铺,管理咱家生意了吧?”

    中午萧岚依回萧宅吃饭,才刚一进门,就被男人揽了胳膊,期待的恳求道。

    “这么快就学会了?让我瞧瞧,没问题的话,就可以让你去店铺管账照看。”

    萧岚依显然已经习惯了与男人这样的亲昵动作,因此根本没在意自己被男人抱着胳膊,心思全在男人手中的账本上。

    账本是萧岚依让萧清书从用去年店铺收入,教男子做的账。

    萧岚依翻看着,发现上面除了萧清书一贯的记账手法以外,男子还在旁边用细毫仔细标注了不少细节,整整齐齐,看起来竟是有种赏心悦目之感。

    看罢,萧岚依侧头看着身旁颇为期待的男人脸庞,询问道:“这些都是你写的?”

    “是啊,娘子觉得为夫写的如何?”

    男人被问到,忙不迭点头。

    他可是很认真学的做账,只想早日帮娘子分忧。

    “很不错,明天你就可以跟我去店铺试试……”

    萧岚依还在说话,她明显可以感觉到身旁男人因为自己的话,而十分开心。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男人竟是会开心到突然搂了自己的腰,在自己脸上落下一吻…

    等她反应过来时,眼前却早已不见男人身影。

    这个色性不改的臭男人,自己这些日子,可是被他吃了不少豆腐。

    不行,她这么睚眦必报的人,怎么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她要报复!她要让男人知道,吃自己的豆腐,是要付出代价的!

    思及此,忙碌了这些日子,好不容易可以歇息的萧岚依已经在心中构想了无数报复**。

    接下来,就是实施的问题了!

    入夜,哄睡了萧琪星的萧岚依偷偷摸摸溜进男人这半月中暂住的客院,瞧着男人卧房灯火已熄,嘴角扬起一抹贼贼的笑容。

    架着轻功,萧岚依麻利的自窗口潜入男人房间。

    只是进入男人卧房后,萧岚依嘴角的笑意却慢慢凝结。

    因为男人房间空空如也,并没有人在?!

    这男人,分明已经失忆了,怎得这么晚了,还不在房间?

    难道是……

    “吱呀——”

    萧岚依还正想男人会不会是已经恢复记忆,偷偷盗墓去了,却听卧房的门突然被从外侧打开。

    因为太过突然,意识到男人归来的萧岚依只来得及钻入身旁被褥中,房间的油灯,便被男人以功力点燃,一瞬间照亮整个房间。

    幸好自己反应的快。

    在被褥中隐吸观察屋内动静的萧岚依看到油灯点燃,此刻心中微微感慨。

    只是看到进入房间的男人居然发丝微湿,衣服半敞的妖孽模样,萧岚依便顿觉大事不妙。

    原来男人刚刚竟是去沐浴了?!

    所以沐浴归来,他不就该睡觉了吗?

    可自己还在他床上呢…

    自己这是……传说中的千里送豆腐?!

    一瞬间萧岚依就从刚刚及时躲藏的庆幸中脱离了出来,脑袋那根弦顿时紧绷,死死盯着房间中男人身影,观察着他的动向。

    索性男人好像没有直接睡觉的打算,在屋子里转悠了一会儿,就去了书桌前,摊开一本账簿,竟又是写写画画起来。

    烛影摇曳下,男人刚泡完澡而微微发红的面颊,以及他半裸的胸膛此刻十分惑人,看的那边正对书桌,躲在被褥间暗中观察的萧岚依,直道这男人绝对是个妖孽本人没错了。

    这样的妖孽,若真拐来做相公,好像也不是不可以的事情嘛…

    男人的被褥间,有着他身上专属的冷香气味,脑中闪过色色事情的萧岚依,竟是突然觉得有些发热。